網頁 貼吧 文章 作者 工作  
網頁搜尋
 
 愛PO吧 >> dsamogep >> 瀏覽文章
回覆 加入我的最愛 與好友分享

【我愛蕭邦】浪漫日報小劇場系列 I II III聖誕夜特別專訪

本被文章 0 次, 共有回覆 0  
0
 
0
日本女優 大奶美女[hr]
浪漫日報小劇場─聖誕節訪談篇
說到聖誕節,大家都會想趁節日和心上人告白,今天我們請到飾演《我愛蕭邦》的眾多角色,不管他們是一人飾兩角或是人格分裂,讓我們《浪漫日報》的男性特派記者←(為了李斯特準備)依依為您做系列報導。

李斯特:告白?拜託…我對女人一點興趣也沒有好不好。
記者在李斯特耳邊稀稀疏疏說了些話。
李斯特:甚麼?我性向很正常…請不要多做無聊的懷疑。嗯嗯,你繼續說,嗯?呃!為何討厭女人?你真的想知道?
記者點頭如搗蒜。
李斯特:從我有記憶以來印象就隻有彈琴和被人跟蹤,穿著有領的衣服回家就會被敞開,穿著襯衫出門回家立刻變背心,鈕扣全都不知在何時被拔光,有一次,回家時我發現皮帶被扯斷了半截,更慘的是拉鍊…
記者不忍心繼續問下去,換了話題。
李斯特:就跟你說我討厭女人,為何你還要問我會說甚麼告白的話…嗯嗯?啊?如果對象是樂蓓兒?
李斯特想了一下,繼續回答:我不會和她告白,一輩子也不會!
記者:可是你已經在第三集說了告白的話…!
李斯特停頓了一會,拿起身旁《我愛蕭邦》03月光下的誘惑,雙手高舉:這黑歷史就讓我來銷毀它!
記者抱著李斯特的大腿:算了算了!我們換下個話題!
記者:如果你有了妻子,你會為她做甚麼令她難忘的事情。
這一次,李斯特不用說的,他用心眼回答,『就跟你說我討厭女人,再問我就殺了你。』
李斯特眼神的殺傷力到達一百,我們的特派記者當場少了半條命,李斯特終於不忍心這樣的畫面被撥出,於是勉強回答:嗯…我大概會想幫她整理房間、替她煮飯看她吃飯幸福的模樣,她如果想睡就讓她睡到飽,想出去玩就讓她好好玩,沒有錢我就去賺錢,有錢的話我會幫她存起來以備她臨時想要通販買甚麼玩具或是漫畫之類。
記者:所以你的假定對象是樂蓓兒嗎?
記者說完,攝影機被大力的一晃,鏡頭突然刷黑,隻聽見特派記者的慘叫聲。
《浪漫日報》在此緻上萬分抱歉。

特派記者推了推眼鏡,好不容易從李斯特的魔掌中逃出,緊接著來到的是威嚴的查普斯基宮,傳說中我們的鋼琴詩人就住在這邊…
特派記者手握著門把,手汗就快要滴下來了卻還是不敢打開門,終於被攝影大哥踹了進去。
看見攝影機,原本若有所思的蕭邦對著鏡頭露出一抹微笑,記者揉了揉眼睛,奇怪…這笑容感覺有點詭異:咳咳,不好意思我們是《浪漫日報》的特派記者。
蕭邦:誰準你們進來的?(依然微笑)
記者:咦?那那那那個我們在上個月就申請核準所以…
蕭邦:跟誰申請?誰答應的?上個月的何時?誰是企劃?
記者流出一身冷汗,拿出一大本的申請書,蕭邦快速的翻閱,露出一臉不屑,看完了申請書後,他又露出了笑容。
蕭邦:倒數五分鐘,四分五十九秒、五十八…
記者:咦?倒數?是倒數甚麼?
蕭邦:五十四、四分五十三…
攝影大哥趕緊催促記者:啊!原來是在倒數訪問時間,我們《浪漫日報》的讀者心中很想知道蕭邦是如何向心儀的對象告白的,可否回答一下…
「我愛妳。」蕭邦斬釘截鐵的說,原本緊張的記者突然覺得很害羞。
記者心裡想著,『又不是對我說!』一邊打自己巴掌。
記者:那…那想請問如果蕭邦成為了人夫,會怎麼對自己喜歡的人呢?
每當問到這題,訪談對象就會思考一番,蕭邦也不例外…這次,蕭邦想了很久,記者自覺反擊成功。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大家屏氣凝神,隻聽見秒針分針的聲音。
滴答滴答─滴答滴答─!
我們的攝影團隊待在蕭邦的房間許久後,蕭邦終於開口:時間到了,可以回去了。
記者:啊啊啊啊啊!
自覺得重招,記者死命地躺下,卡在門縫間,阻止房門被關上。
看著如此拼命的記者,蕭邦勉為其難的笑出了聲音。
記者似乎看到一線曙光,原來蕭邦也是會同情弱者的。
蕭邦:如果你執意要死,那我隻好成全你。
記者再度抱大腿:拜拜拜託~你就說幾個字讓我好寫文章
蕭邦蹲了下來:你真的想知道?
記者死命點頭。
蕭邦指尖畫出了弧線,輕抹過記者的臉頰,並將記者的下巴擡起:親愛的,妳要甚麼我全都給妳,別跟我鬧彆扭了好嗎?妳要我親哪裡?喔?要我幫妳脫衣服…真是的,這種事不用妳說我就會做了。
記者被脫去外套之後,害臊的以一百公尺六秒的速度跑離了蕭邦的住宅。
攝影大哥:裏歐!裏歐!←(記者的名字)
邊跑邊哭的記者:老婆~我想回家←(四個孩子的爸為了生活繼續奮鬥中)

記者拭去淚水,來到了我們孟德爾頌的家:終於、終於是正常的家庭。
而且還是個豪宅,到處都充滿著聖誕節的喜悅與裝飾。
記者打開了菲力克斯的門,迅速的關上。
剛剛,是看見了菲力克斯再騎著木馬嗎?
待記者再次打開,菲力克斯已經好端端的坐在單人沙發上,不愧是有家教、有錢少爺的坐姿,如此的優雅高貴。
剛剛是錯覺!記者這麼確信,因為在怎麼樣菲力克斯一定會比前兩位來的正常,至少他這樣認為。
記者:孟德爾頌先生您好,我們是《浪漫日報》的特派記者。
菲力克斯:你覺得這世界上有奇蹟嗎?
記者:咦咦?你說的奇蹟是?
菲力克斯:你覺得這世界上有巧合嗎?或是命運的安排?是不是這一切都是冥冥中注定?
記者:這…你問我…我也不是很清楚。
菲力克斯接近記者,用那充滿感性的雙眼注視著記者:所以,你覺得這世界上有神嗎?
記者:我想…我想應該是有的!
攝影大哥推了記者一把,記者見狀趕緊插話:啊啊啊!對了!孟德爾頌先生,這次呢我們其實是為了《浪漫日報》的讀者而來,想請問你對心儀的人會說出甚麼告白的話。
菲力克斯坐回了原位:告白的話?呵!
記者不明白菲力克斯為何笑出聲音,本想繼續追問菲力克斯卻接著說:我不用說她一定也會了解我的心意,因為這一切都是冥冥中注定…!
記者:所以,你對喜歡的人是採放任狀態囉?
菲力克斯翹起二郎腿:不是放任,是欲擒故眾!隻要是我的一定會回到我身邊,中間過程就讓別人去搶吧!等到她遍體麟傷自然會回到我的身邊。
記者:喔喔?所以孟德爾頌先生其實是個很有心機的人囉?
菲力克斯突然瞇起眼露出天使的微笑:怎麼會呢!
記者:那如果有了婚姻,你會怎麼對自己的老婆呢?
菲力克斯:我會想和她旅行,如果可以我想環遊全世界,一邊旅遊一邊作曲,帶她去看所有的美景,吃所有的美食,很隨性、很慵懶卻又很浪漫。
記者:所以孟德爾頌先生的政見發表是採用環遊世界做宣傳囉?
菲力克斯:他想要全世界,我就替他買全世界!
記者翻完講稿,沒想到這次這麼的正常又順利,就在他準備起身時,菲力克斯很近地看著他。
菲力克斯:那換你回答我的問題了。
記者:咦咦?
菲力克斯:你覺得科學和神並存嗎…
你覺得人類的存在價值在哪?
你覺得…


一天結束了三人的訪談,隔天早晨,記者與老婆和四個小孩在桌前禱告,記者的心理希望,今天一定要活下去!

記者:您好,請問你是帕格尼尼先生嗎?
帕格尼尼回頭,張開嘴,露出尖銳的獠牙。
記者:算了!我認錯人了!別吃我呀呀呀呀!

以上是我們《浪漫日報》特派記者冒死的專訪,還好記者半死不活的寫下了這篇報導。

蓓兒:亞茲拉爾你要跑去哪呀?
最後,聖誕夜的前夕,蓓兒跟著黑貓跑出了聚會場所,就在這時,黑貓變成了人型的舒伯特,迅速地抱起蓓兒跳向空中。
蓓兒還來不及尖叫,就到達屋頂。
舒伯特放下蓓兒,拍整了西裝,並推著粗框眼鏡,「聖誕夜的前夕,我想帶妳來看這個,新月。」
舒伯特露出的笑容就像夜空中的上弦月,金色的雙眼如同星辰閃耀。
他摸著蓓兒的頭,接近了她的臉頰。
「是誰給的企畫呀!」李斯特第一個爬上了屋頂,心想,怎能讓舒伯特一人出風頭!
緊接著蕭邦發出了聲音,不知他從何時就待在屋頂,「哼,又不是滿月賞甚麼月。」
拿著一箱餅乾零食的菲力克斯好不容易爬了上來,「既然大家都在,那我們就來吃我特製的餅乾。」
李斯特驚恐的看著這青綠又有點烤焦的不明物體。
帕格尼尼靠在最頂端的鐘塔旁,不發一語。
白遼士則在樓下擡頭吶喊「你們聚會都不揪的唷!」←白遼士出演度資歷最淺,目前正在被排擠中,依然努力討好關係。
這時,舒曼和克拉拉提著一籃又一籃的蔬菜和水果,「看來戶外野炊的時間到了!」說完,克拉拉摔了一跤,青菜全落在水窪當中,我們的好老公舒曼則是善後的又拿回廚房洗了一遍,並且帶克拉拉回去換件衣服,命令僕人把水窪清乾淨。
提圖斯與馬利斯基開始在庭院生火,「這種時候就是需要溫暖了吧!」
沒想到,英勇的卡洛琳小姐踩著高跟鞋爬上了屋頂,本想大罵蓓兒一頓,出場也不邀一下,卻被李斯特迷濛的雙眼與側臉煞到,像石塊一樣定在屋頂上一動也不動。
「妳呀!真是個幸福的孩子!」李斯特一邊微笑,一邊喝著菲力克斯拿來的飲品。
「我的聖誕夜當然是留給妳了。」蕭邦走了過來,並坐在蓓兒的身邊。
「一年一度的聖誕夜,一定要和喜歡的人度過,快樂開心…」菲力克斯分發著自己帶來的食物。
舒伯特也乖乖的坐下來,不出聲,隻是看著蓓兒,隻用心去和她溝通。

每一個人都是被神祝福的孩子,不管妳的際遇如何,風能帶走妳的淚水、雨能洗掉妳的哀愁、陽光能帶來溫暖和幸福、月亮能趕走妳的孤寂、星辰能陪伴妳迎接美好的未來。

『聖誕節快樂,給妳,也給你們。』

浪漫日報小劇場I
這故事是發生在樂蓓兒龍捲風席捲李斯特房內後,拿走了李斯特十二歲時穿的服裝,並留下搶劫後的案發現場。(詳情請見《我愛蕭邦03月光下的誘惑》124頁)
隔天,李斯特天還沒亮就起床。
「真是可惡,把所有的衣服都拿去洗,卻忘了留一件給今天穿!(潔癖使然)。」
蓓兒見狀隔壁有噪音,很難得的自動起床,其實她老早就在等這天的來臨,她竊喜,揉著眼穿著睡衣大方走出陽台,並偷窺一邊晾衣服一邊用衣袖拭去汗水的李斯特。
「你要衣服的話我有唷!」
李斯特:「哇!妳是要嚇死人啊!」
樂蓓兒拿著一袋黑垃圾袋裝的不明物體,從隔壁的陽台爬了過來。
她蹲在李斯特旁邊,開始往垃圾袋撈,「這材質是仿造太空總署的制服,網路通販限定版的款式,在劇場版第一幕男主角所穿的衣服。」
李斯特望著她手上的東西,原以為從垃圾袋拿出來應該很破爛,但看那樣子意外的新,應該說其實還未開箱,這麼說這就是全新品了,全新品應該很乾淨…
「妳要給我穿…是不是懷甚麼鬼胎。」
「你怎麼這樣!我可是為了你好!你也不想要穿很臭很髒的衣服出門對吧!」她非常配合的捏著鼻子。郝蕾
不過說來說去,這都要怪誰呀…李斯特勉強接收蓓兒強行推銷的服裝。
五分鐘後─
李斯特穿著深藍色高領,中央有菱形綠色的裝飾,下方則是全白的套裝,而深藍色的小外套則是縫合在上衣,長褲則是淺紫色與白色的組合,繫上特製的腰帶從廁所走了出來,並將附在衣服內的紙條拿起來看。
請喊出:『這世界沒有神!』『我是鋼彈!』『別碰我!』
這、這是甚麼角色扮演演演──!而且鋼彈是甚麼!李斯特內心吶喊著。
他顫抖著拳頭,「妳是在整我嘛─!」
蓓兒趕緊抱頭做出防禦應變,「這本來是我送給赫蓮的鋼彈系列制服!而且這還是通販才買得到─!呼呼─!剎那好帥!來吧─!借我拍一張!拍完你就可以脫掉了!」
蓓兒說完,頭上多了個包,被趕了出去。
不過,這一天,李斯特似乎是穿著鋼彈的制服套上外套走出房門。


浪漫日報小劇場II
這故事是發生在蓓兒第一次穿越到浪漫時期,和蕭邦一起在菩提樹下街遇見李斯特,誤以為李斯特是赫蓮卻遭到拒絕而昏倒的故事。(詳情請見《我愛蕭邦01金色的旋律》142頁)
蕭邦就這樣將蓓兒帶回家,話說其實他揹到一半覺得累了,剛好身旁有了推車,就這樣一路推回來。
他將蓓兒放妥在自己的床上,沒有了馬利斯基,隻剩下他們兩人,「有一點危險…。」他坐在木質的地闆上,雙手趴在床邊,仔細地觀察蓓兒的模樣。
跟這女孩素未謀面,她卻好像老早就知道他似的…蕭邦一邊想著,一邊觀察蓓兒,他拎起她脖子上的懷錶,突然『撇』的一聲,他感到被電擊,急忙抽回手。快速的放開後懷錶應聲落下,清脆地敲響蓓兒的額頭。
「唉唷威!」
過了一秒、兩秒,蕭邦屏氣地觀察著蓓兒,她似乎沒有醒來,還順便打了鼾。
這是怎麼回事?這種感覺不像是靜電,就好像是不讓他碰一樣,但是這女孩戴著卻沒事?
摸著自己上揚的嘴角,蕭邦突然覺得這事情變得極為有趣,他的一切向來都很順利、身邊的人都當他是優秀學生對他畢恭畢敬,很久都沒有像這樣的突發事件…來擾亂他的心。
他坐在床邊,摸著蓓兒的臉,悄悄地,親吻她的額頭,「祝妳有個好夢,晚安。」
說完,蕭邦很自然的躺在蓓兒的身邊。
隔天,他以起床去上廁所,走到離自己最近的床並躺了下來為由,成功的與蓓兒(純粹)睡了一夜。

逛上一篇:   逛下一篇:

作者: glddwwkou
  (2012-05-08 22:37)
推薦文章: 將本文章推薦到【百度收藏】 將本文章推薦到【YouPush】 將本文章推薦到【udn共享書籤】 將本文章推薦到【Fiigo】書籤

 本文章共有回覆 0 篇,分 1 頁
 聲明:以上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且內容由網友發表提供,若有爭議或違法由發表者承擔,本站將不負責連帶責任,謝謝。

 IPoBar  愛PK  愛遊戲  愛online
新手教學 客服中心 站務公告 交換連結 合作提案 關於我們
 
版權所有©ipoba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論壇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本討論區不承擔由該言論所引起的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