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貼吧 文章 作者 工作  
網頁搜尋
 
 愛PO吧 >> 大話新聞 >> 瀏覽文章
回覆 加入我的最愛 與好友分享

台中縣寄養家庭血淚控訴!王建煊、黃仲生看到沒?

本被文章 0 次, 共有回覆 1  
0
 
0
台中縣寄養家庭許媽媽的血淚控訴:  


加入寄養家庭單純只為陪伴,彌補寄養童無法在親人旁邊享天倫的遺憾,怎奈,當了七年多的寄養家庭,了解越多,心越寒,事實如下:

(丙)童:三個月檢驗出C肝,醫師診斷建議=要追蹤到(丙)姓女童滿三歲足,才能確定是否遭到母體感染

(丙)童97年四月底鑑定為學習遲緩兒。
兒福法第二章福利措施第十三條縣(市)政府應辦理左列兒童福利措施:

二、對發展遲緩之特殊兒童建立早期通報系統並提供早期療育服務。

四、強化早期療育工作
  三歲以前發展遲緩兒童之療育為三歲以後療效之十倍,儘早發現,儘早治療是應予採取的必要措施,本法爰予建立機制,強化運作功能,透過早期療育之規劃,強化對發展遲緩兒童之早期發現及療育

但是縣政府堅決不讓寄養媽媽帶去醫院做早療,理由是怕有就醫記錄,導致出養不易 推說要交給出養機構決定是否須做治療

(是否因美金會減半的原理)
鑑定確為遲緩兒至離開寄養家庭相差2個月,台中縣政府耽誤(丙)童就醫權益,已違反兒童福利法

從一開始寄養家庭就表明要領養(丙)童,縣政府完全將寄養家庭排除在外,不顧孩子真正的利益,堅持將(丙)童出養國外,寄養媽媽堅決收養卻一直被排除在外,如此冷血的做為令人心寒(難道台灣人的愛真的不如國外嗎?就算對我揭發縣府的疏失有意見,也可將孩子留給國內的國人收養)孩子的最佳利益在那裡呢?

(乙)養童原本就因受虐寄養,三歲前在第一個寄養家庭被身心虐待,又被第一個寄養家庭遺棄在朋友家(91年4月1日),縣政府完全沒有幫(乙)童做心理治療,也完全沒幫(乙)童追究法律責任,就此將(乙)童丟給第二任寄養家庭,一丟就是七年多。

第二任寄養家庭一再請求縣府及早幫(乙)童做安排,但是不明原因,縣府就是不做進一步的計畫,導致(乙)姓女童出養的黃金期錯過,縣政府完全沒做任何安排,直到去年(96年)上法院,(乙)童親耳聽到親生母親不要她,縣政府也沒有幫(乙)童做心理治療,去年底(96年12月)才決定要將(乙)姓女童安排出養國外(之後因(乙)童堅持不出養國外,目前扔在孤兒院)。

縣政府直至(97年5月)才安排諮商師做心理治療,但在整個治療過程中,因(乙)姓女童排斥,家扶社工及諮商師趁寄養媽媽不在場,竟然出言恐嚇(乙)姓女童,要將其丟棄路邊任其餓死、、、、、(家扶社工交代寄養媽媽,一切諮商過程除非(乙)童回家自己有說,否則不要自動問(乙)童諮商的相關內容,(乙)童每次諮商回家就是哭鬧她不再去家扶中心上課,寄養媽媽只能陪伴她,安慰她要勇敢的面對事實);(乙)童因內心壓力過大,導致在學校作文寫出想死等字眼,導師呈報學校輔導室,經過家扶同意之後,學校介入輔導,因此(乙)童在校有跟輔導組長訴說心中的害怕與原委,(乙)童在校寫一封信要向縣長爸爸陳情,是學校的一個阿姨幫(乙)童寄出的,(這些寄養媽媽都是在事後才知情的),輔導主任有去電縣府找科長,呈報(乙)童的狀況,希望以孩子的利益為最佳考量,縣府科長也答應跟(乙)童溝通。

所以縣府要寄養媽媽帶(乙)童到縣府開會(97年6月12日在縣府社會處的會客室,縣府社工有將(乙)童陳情的信件給寄養媽媽看,此刻寄養媽媽方知此陳情書內容),縣府督導及課長十分不該,竟然專業到拿出法律條文讀給(乙)童,並拿寄養媽媽威脅(乙)童說(若是你不離開寄養家庭,你的寄養養媽媽會犯法被抓去關起來,更殘忍的是要寄養媽媽親口當面告訴(乙)童,這個家已經不能讓你繼續住了),因此(乙)童被迫同意97年7月21日離開。

整個開會過程中,完全沒有提到(乙)童陳情書裡的句句血淚,可憐(乙)童原本就不安與恐懼的心,此刻又被補上一刀,這些高官視若無睹,當晚回到家,(乙)童不停哭喊,看到孩子受到縣府高官如此殘忍的二度傷害,讓寄養媽媽心痛如刀割,無奈寄養媽媽只是個小百姓,無能為孩子爭取權力,事後寄養媽媽找家扶社工要為孩子申訴,寄養媽媽告知家扶社工,將不惜上告媒體,請社會大眾申張正義;孰知因此家扶社工向縣府通報,寄養媽媽也因此被縣府汙衊說要傷害(乙)童,(乙)童在97年7月21日被帶離寄養家庭,寄養媽媽事後在(乙)童的書桌發現,(乙)姓女童臨走前留下的幾張字條,句句血淚的指控,還有(乙)童對寄養家庭的不捨與叮嚀;然縣府卻一再欺瞞事實,只將好的一面呈給媒體,為了官位不惜讓孩子身心受創。因此寄養媽媽決定站出來,完全沒有個人立場:唯懇求司法及社會大眾給(乙)姓女童該有的權益。

在縣府開會的同時有家扶主任、督導、社工、完全沒為(乙)童說半句話,家扶張姓社工還怪學校輔導室管太多了,縣府科長還說;學校若再有意見,我明天親自打電話找校長。

您一定能體會疼愛孤兒的心境,今天我所說的每一句話,我會完全負責,若有謊報,縣府可告我,我期待有司法介入,我不確定是否會讓您為難,但是我真誠的懇求您幫這些無依的孩子發聲。

記的當初我跟家扶督導通電話說要上告媒體時,督導口氣很冷的說:你若這樣做,你就要自己小心。我當時也回她;沒差,不就命一條,黑白隨你們來。

很多人勸我說:小百姓最後只會被縣府欺壓,拿他們沒辦法,因為縣府機構只會拿好的一面出來報給社會知道,但是我相信社會愛心人士眾多, 為了這些可憐無依的孩子,就算我被汙衊到傷痕累累,為了孩子我也一定要站出來說出真實的一面,我接過5個長期安置寄養童,就有三個被縣府口中的程序迫害,真的讓我心寒至極。

依據法令:寄養兒童之處理計畫是要參考實際照顧者的建議。
(甲)童:依照返家記錄,明知道(甲)姓女童不適合返家,寄養家庭一再建議,但是縣政府完全不採納參考,導致(94年農曆過年)(甲)童返家被性侵,返回寄養家庭之後,寄養父母得知(甲)童被性侵,而且(甲)童指證歷歷的哭訴,第一時間通報,(此童領有殘障手冊,絕對無法自編穢語)94年2月15日帶至大里仁愛醫院驗傷,94年2月22日報告為(發炎),當時寄養媽媽極力與社工溝通,根據寄養媽媽實際對(甲)童的了解,可信度達%90,請社工必須深入了解。

然而縣政府卻為了怕擔責任,一再掩蓋疏失,94年暑假又讓(甲)童返家,(甲)童再度回寄養家庭,又是一連串的怪異行為,寄養媽媽細心觀察與溝通後,寄養媽媽確定(甲)童受傷害,因此一再催促社工,縣政府在經過數個月才又從新帶(甲)姓女童至(台中榮總驗傷)及法律訴訟(此案法院有開庭審理的記錄),事後完全沒有追究失職相關人員,然而可憐的孩子就這樣被識為麻煩人物,96年暑假結案了事。

逛上一篇:   逛下一篇:

作者: anna123
  (2008-10-14 14:43)
推薦文章: 將本文章推薦到【百度收藏】 將本文章推薦到【YouPush】 將本文章推薦到【udn共享書籤】 將本文章推薦到【Fiigo】書籤

 本文章共有回覆 1 篇,分 1 頁
 聲明:以上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且內容由網友發表提供,若有爭議或違法由發表者承擔,本站將不負責連帶責任,謝謝。

 IPoBar  愛PK  愛遊戲  愛online
新手教學 客服中心 站務公告 交換連結 合作提案 關於我們
 
版權所有©ipoba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論壇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本討論區不承擔由該言論所引起的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