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貼吧 文章 作者 工作  
網頁搜尋
 
 愛PO吧 >> 琦麗影城 >> 瀏覽文章
回覆 加入我的最愛 與好友分享

【文字】媳婦的全盛時代--仁宇&福南(1)

本被文章 0 次, 共有回覆 3  
0
 
0
睽違多年的劇情文字化
下列所述劇情及對白皆是取自2007年KBS週末劇場「媳婦的全盛時代」所有
目前在台灣緯來戲劇台每週一~週五晚間2100首播

這一部份是韓版25集,練氣功的福南及想解釋的仁宇


[hr]昧著良心說要去劇組開會,留下嫂嫂美珍跟奶奶看店,卻跑去學氣功的李福南剛結束訓練課程離開教室,還沒來得及離開補習班,一個意想不到的聲音卻叫住她。「欸,跟我談談吧!」原來是美珍的哥哥仁宇,那個總是追著她要劇本的難纏傢伙擋住她的去路。看到福南一臉驚嚇的樣子,仁宇沒好氣地,「有什麼好嚇到的?」「你來這裡幹嘛阿?」福南對仁宇的突然出現感到不解。「什麼?去劇組開企劃會議?」想起妹妹美珍剛才在電話中無助又哀求的聲音,仁宇忍不住酸了起來。這傢伙不僅會逃跑,還開始會說謊了!仁宇的話讓福南又嚇了一跳!「你怎麼會知道?」仁宇沒有回答,他瞄了一眼才藝中心,悶著聲對福南質問著,「這裡是劇組嗎?」「這個…」聽著仁宇的話,福南忍不住心虛了起來。「不是…我妹妹在店裡累的要死,做小姑的竟然為了自己的身材在這裡做運動!這樣像話嗎?」仁宇越說越覺得生氣,好好的妹妹嫁過去,又是上班又是看店忙得昏天暗地的,結果這個小姑竟然說謊跑出來,他真的替美珍感到很不值。但這番話卻讓福南皺起了眉頭,難道…「所以說,你現在是跟著我來的?」「沒錯!跟著來的,怎麼樣?」聽到仁宇理直氣壯的回答,福南真的覺得很莫名其妙,「真好笑,之前是送奇怪的禮物,現在是跟蹤阿!」這個人到底是怎麼了?「為什麼跟著別人阿?」「那妳為什麼不去劇組開會,來這種地方做運動阿?」仁宇忍不住回嘴,「我的意思是,為什麼只使喚我妹妹一個人?」說到激動處,他的聲音越來越大,看福南的樣子,難不成她還以為自己沒錯阿!福南也跟著大聲反駁,「我什麼時候使喚別人了?我之前做的事情就是在星期天的時候看店,讓我休息一天不行嗎?播映結束後讓我好好休息一天也不行嗎?大嫂也能夠幫忙看一下店,有什麼阿?」不是豬腳店的女兒,不會知道她每個星期天都要幫忙看店,根本沒有自己的時間或者做自己想做的事。她也只想在有大嫂可以幫忙的星期天,偷一點屬於自己的時間來學氣功,這樣難道不對嗎?他幹嘛大聲斥責她?什麼跟什麼阿!聽到這裡,仁宇更生氣了,「我妹妹今天公司有事情沒做,在店裡幫忙,Linux系列做小姑的這樣也可以嗎?」這個人到底有沒有搞清楚狀況阿?說要去劇組結果跑來學氣功的人是誰?還真的覺得自己有理喔!乍聽到美珍今天有公事,福南不禁心虛了一下,但轉念一想,她又大聲地反駁仁宇。「我怎麼知道大嫂今天要去公司?我知道嗎?我才不知道!」沒錯!她又不知道,如果美珍一早就說她有事,她就不會跑出來阿!她又不是故意的。「所以呢?」怎麼聽都覺得這個女人認為自己沒!仁宇倒是想看她還想說什麼。「所以說,那你就去店裡幫忙阿!為什麼要跟我來這裡?真的好笑!」反正他又不是沒去店裡幫忙過,既然知道大嫂跟奶奶兩個人很忙,他就應該去幫忙阿!跑來這裡跟她大小聲的有什麼用。福南說完就轉頭離開,在這裡跟他吵架實在一點意義也沒有。不料,仁宇一把拉住她的手臂,完全沒有要讓她離開的意思,「妳說什麼?」「你這是在幹什麼阿?」福南試圖想把手拉出來,不過這男人的力氣怎麼這麼大阿!「妳真的要這樣下去嗎?」「你還不放開!」福南掙扎地要仁宇放手,但是仁宇拉住她的手勁始終不願鬆開一些。兩人在門口僵持住,讓路過的人都忍不住多望了幾眼。為了不想要變成別人眼中的好戲,仁宇做了決定。「不要亂動,我們去別的地方好好談談。之前內衣的事情也是,今天乾脆來做個了斷好了。妳這個潑辣的女人!」從來沒看過這種女人,長得不怎麼樣個性又不好,做錯事情還敢理直氣壯,算了!今天乾脆就全部做個了斷,不管是之前拿錯禮物被她打一頓的事情也好,她今天說謊偷溜害美珍忙翻天也好,全部都來做個了斷算了!「潑辣的女人!你…」從來沒有人這麼形容她,福南發現自己真的很想痛扁眼前這個男人一頓。只不過,他的力氣實在太大了,她完全被牽制住。「什麼都不要說,跟我來!走!」說著,仁宇硬是拖著福南往外走,今天他不會再讓她有逃走的機會,今天,就兩個人把一切都說清楚講明白吧!
兩人拉扯間,仁宇已經把福南帶到父親民植開的餐廳。福南拉了下仁宇,他的手勁大到讓她有一點痛,「這裡是哪裡阿?」環顧四周,她不懂為什麼仁宇會把她帶來這間感覺頗高級的西餐廳。「別說話,跟我來。」仁宇淡淡地回著,此時,餐廳的服務生Tom剛好從二樓走下來,「喔,仁宇哥。」「TOM,我爸不在吧!」仁宇看了下二樓,順口問起父親的去向,而福南也在此時扯開被他拉住的手。「他今天好像去機場接完夫人後就直接回家。」Tom一面回答仁宇的問話,一面打量了下被他抓住的福南,然後傾身詢問:「對了,這位是誰阿?」感覺上不像以往仁宇會帶來店裡吃飯的女孩子類型,這讓他覺得有點奇怪。「就這樣。」簡單地回覆了Tom,仁宇立刻轉頭上樓,走到一半,忽然發現福南一臉彆扭地站在原地動也不動地,他又馬上調頭回來抓住福南,「幹麼,還不趕快跟上!」再一次拉住不情願的福南走上二樓。
一上樓,仁宇就把福南帶到最靠近樓梯的桌子旁。「坐吧!」看福南楞楞地站著沒有動作,仁宇催促著,「坐吧!不會塌下去的!」「坐下不就行了。」兩人坐定位後,Tom正好上樓替兩人倒水,「仁宇哥,今天要吃什麼?」看著福南不發一語的模樣,仁宇不知莫名哪來一股氣,總之看她不出聲的模樣,他就覺得不舒服。想是要發洩似的,仁宇用力地在桌上拍了一掌,又讓福南嚇了一大跳。「真是的,是要給妳飯吃。」平復了一下心情,他再度轉頭對Tom說:「把店裡最好吃的拿上來吧!」「我知道了。」Tom倒完水,看著氣氛有點不尋常的兩人,默默地下樓,直覺告訴他,這個時候默默不要多問是最好的選擇。Tom下樓後,福南怯怯地看著不說話,但是動作跟表情就是很生氣的仁宇。怎麼說今天她確實有錯,沒想到竟然被他現場抓到。不知道他會怎麼跟美珍說今天的事情?越想她越覺得對不起美珍。「對了,你要怎麼對大嫂說?」「什麼事?」就像不了解福南的問題一樣,仁宇淡淡地說著。「我說謊跑出來運動的事情。」真是的,這個男人是故意裝作不知道嗎?看福南一臉歉意,仁宇板著一張臉傾身向前,「就看福南妳怎麼做。」「福南?」聽到這個稱呼,福南又嚇了一跳。不是李作家?不是親家?他就這樣直接喊她的名字?「不然怎麼叫?」仁宇不在乎地說著,這樣叫很奇怪嗎?他覺得沒什麼問題阿!「我們不是親家嗎?」怎麼想都應該叫親家比較正確吧!他們可是親家耶!聽到福南的話,仁宇想了想,再度開口:「那就看福南親家妳怎麼做。」福南更莫名其妙了,有點生氣地:「你真的要這樣嗎?」「安靜一點,我今天因為福南妳感到很生氣!再吵的話我不會放過妳!」仁宇吼了回去,真是的,這女人怎麼那麼容易就能夠惹人生氣?她到底有沒有搞懂狀況?怎麼叫不都是在叫她,現在竟然還敢擺臉色給他看。仁宇這番話,讓福南再度低下頭,誰叫她現在明顯處在不利的立場上。此時,送上沙拉的Tom發現附近的客人正因仁宇的大吼大叫而都望向他們那一桌,於是他趕緊提醒仁宇收斂一點,「仁宇哥,小聲點,客人會抱怨。」「知道了,小子。」Tom再度下樓後,仁宇叉了幾口沙拉,看福南像個做錯事的小孩子般膽怯的模樣,忍不住嘆了口氣,「別管了。」「什麼?」福南有點意外地看著仁宇,沒想到他竟然會這麼說。「都別管了!」仁宇又重複一次,原先嚴峻的口吻已經平緩許多。「不是說要了斷嗎?」福南心中的疑惑更大了,這個男人怎麼變來變去阿!「反正來這裡,就吃點好吃的再回去吧!」仁宇淡淡地說著,連他自己都沒發現說話的語氣益發溫柔了起來,「反正妳回家後也是要繼續做事、煮泡麵吃,要是開始工作就要通霄寫作不是嗎?不是說一次都沒有在星期天的時候出來玩?既然來了,就吃點好吃的,休息一下再回去。」難得聽到有人這麼窩心的話,看著眼前的仁宇,福南又想起了家中的美珍。「那大嫂呢?我覺得很對不起她。」「還知道對不起阿!」聽到美珍,仁宇忽然又開始大聲起來,不說還好,一說就會讓他生氣。算她還有一點良心,還知道會覺得對不起美珍。福南撫著胸口,「你喊什麼阿?嚇我一跳。」「唉~能怎麼辦?誰叫她要嫁到豬腳店去,自己找個苦自己承受。」仁宇說著,個人造業個人擔,這是美珍的選擇,所以她就必須要對今天這種情況負責。也不是怪罪誰說謊就可以了事的問題,畢竟身為豬腳店的媳婦,她有她該做的事情。至於他們兩個現在就…「我們就做自己的事情吧!」「什麼事情?」福南皺了皺眉頭,「我們有什麼事情?」「嗯…怎麼說呢…」仁宇歪著頭想了想,「就是…」想半天,他還真的不曉得該怎麼回答比較洽當。就吃飯嗎?可是好像麼說又好像…哎喲…怎麼一個簡單的問題會變成這麼難回答?越想仁宇忍不住惱怒,「妳這個人真是…」她還真是有搞瘋人的本事!眼看仁宇似乎又開始有點惱羞成怒的大叫,福南急忙回答,「好啦!我知道,今天就不問那麼多了。我也覺得對不起大嫂…」如果她早就知道美珍今天公司有事情,她也就不會說謊跑出來,這點她的確有錯!「那妳就好好做!」
兩人吃著吃著,福南正用力地拿著刀叉跟盤上的牛排奮鬥,這塊肉是故意跟她作對嗎?怎麼切都切不斷!看到這個情況的仁宇,忍不住叫住福南,「等一下!」因為看不下去,於是仁宇用自己的刀叉幫福南把那塊牛排切成一塊一塊,「這樣切才對!現在是在切豬腳嗎?怕別人不知道妳是豬腳店的女兒,故意這樣子嗎?」她以前到底有沒有吃過西餐?沒吃過牛也看過牛走路,怎麼切個牛肉這麼簡單的事情都不會!順紋逆紋搞不清楚,有時候他真的很懷疑,這女人是怎麼可以活到到現在。仁宇這個貼心的舉動,意外地讓福南開始發楞,一種莫名的感覺在她心中慢慢浮起。什麼嘛!為什麼他老是這樣變來變去的?讓人完全抓不到一個準。雖然大部分的時候他老是大吼大叫,可是他總會莫名其妙地對她好,好到讓她覺得奇怪,為什麼他會對自己那麼體貼?而這種體貼對她來說,是一種遙不可及的感受。身為豬腳店的么女,她知道自己絕對不是最受寵的那個,所以她從小就不會奢望一些不可能的事情,但是他不經意的溫柔,似乎在不知不覺中開始攪亂她的心。發現福南看著自己出神的表情,仁宇有點不自在,「怎麼了?」她看他的表情讓他的心臟亂跳一把。「沒有,」回過神來的福南,急忙搖頭,「我吃完後就要快點回家了。」「為什麼?反正都出來就再休息一會兒阿!跟我玩一會兒再回去也行。看電影如何?」聽到福南說想回去,仁宇連忙阻止。反正都出來了,不是說沒在週末假期出來玩過,何必那麼早走。再說,他發現自己真的不太想這麼早就讓她回家,或者應該說,他不想這麼早就跟她分開…「不了,我想回去了。」拒絕了仁宇的好意,福南低著頭說著。直覺告訴她,早點回家是一個比較好的決定。跟他在一起越久,似乎不是一件好事情。「是嗎?那就回去吧!」既然福南拒絕,仁宇也沒輒,看著他一臉落寞的樣子,福南只能默默不語回望他。接著,就好像要快點吃完快點回家似的,福南一口接一口快速地消化盤中的肉塊,看她這樣,仁宇又不禁大叫,「哎喲,妳吃慢一點,就是吃這麼快才會胖的,這樣還做什麼運動阿?」真是的,她就真的這麼想要早一點回家嗎?就這麼不想跟他待在一起?福南用力放下叉子,「你今天是幹什麼?就這麼討厭我嗎?」福南委屈地說著。仁宇心虛地,「不是…」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搞的。「那為甚麼?為什麼一整天跟著我又罵我?」又不是她要他跟著她!是他自己跟上來,又拉著她不讓她走,一下溫柔體貼一下又大吼大叫。他就這麼討厭她嗎?所以才這樣耍她?他今天真的很奇怪耶!別過臉不敢看福南的表情,仁宇喃喃地說著,「只是…有一點生氣…」「為什麼生氣?」福南決定要打砂鍋問到底。「不知道!」老實說,他真的也搞不懂自己想幹嘛,總之…是一種簡單又好像很複雜的心情。心裡還有一股清晰但是很朦朧的感覺,搞得他整天心浮氣躁的不能自己。
就在兩人無言以對,選擇繼續默默地吃著晚餐的同時,一個熟悉的聲音從樓梯口傳來,「朴教授您來了阿!」轉頭一看,仁宇忍不住嚇了一跳,站在樓梯口旁跟客人寒暄的人,不正是自己的父親民植跟母親仁靜嗎!這下可糟了,他趕緊拿起隨身的包包,一邊催促福南站起來,確定好兩人的東西都拿好,就把她拉到不遠處的屏風後頭躲了起來。這時仁靜正因為一桌子的混亂問著Tom,仁宇急忙對Tom做出手勢要他不要說。福南順著仁宇的視線透過屏風的縫隙看著民植夫妻,「怎麼了?」仁宇急忙摀住她的嘴並做出噤聲的手勢不讓她講話,「安靜點!那個…在我爸媽離開之前就這樣跟我待一會兒吧!」要是被發現,就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也許,尹女士會想殺了他吧!現在可是非常時期。「為什麼?」「什麼為什麼?就是有理由才這樣阿!」這女人是沒有搞懂現在的狀況嗎?當然是因為不能被發現才帶她躲起來阿!福南滿心困惑地看了看仁宇又看了看民植夫妻,為什麼她現在又有一種像是錯事的感覺?還要躲起來,只是吃頓飯有這麼嚴重嗎?搞不懂。
眼看兩人已經躲在這裡快半小時了,福南忍不住問:「要這樣到什麼時候」就算玩躲貓貓也沒躲這麼久吧!「就這樣再等一下吧!」仁宇安撫著福南,等一下再找機會逃走吧!接著他指著仁靜身上的衣服對福南解釋著。「妳看,我媽身上穿的那件T-恤,事實上我是想送妳那個。還有…」說著,仁宇拿出盒子裡的內衣,「這個是要送給我媽的。」福南一點都不想相信仁宇的話,「別說謊了,你以為我會相信嗎?」變態就是變態,送人這種東西還有臉說是拿錯了禮物,天底下有這麼巧合的事情嗎?她才不相信呢!「是真的!」這女人真是,怎麼說都不信阿!仁宇拿起手上的內衣在福南胸前比劃著,「不然妳看,這也不是妳的SIZE阿!是我媽的SIZE,所以這是要送給我媽的。」福南看著他的手不停地在她胸前比劃,用力地拍了一下那雙不安分的手。「你在碰哪裡!」仁宇尷尬地縮回手,「我碰什麼了?」他只是拿著內衣解釋那不是她的SIZE而已…福南反駁著,「不是碰了嗎!」明明就有碰到還要嘴硬。此時,仁宇發現仁靜似乎有聽到什麼聲音,連手中的內衣都沒放下,急急忙忙地一把把福南抓過來,用力摀住她的嘴巴。福南因為不想被摀住,一連兩次拉下仁宇的手,不說話就不說話,幹嘛動手動腳。仁宇無奈,一方面要跟福南解釋,一方面又不能被母親發現他們在這裡,只好無聲地開口配合手勢解釋著,他手中的內衣是要送給仁靜,而仁靜身上的T-恤才是他要送…一時不察,仁宇的手指不經意地,就這麼剛剛好地碰上了福南的胸部。他嚇得連忙把手縮回來,怎麼會這麼剛剛好…「你在幹麼?」福南又驚又氣地甩了仁宇一巴掌,「你在碰哪裡!你這個壞傢伙…」然後伸手用力地捏住仁宇的耳朵,天阿!他剛剛到底在幹什麼?竟然敢吃她的豆腐!仁宇有苦說不出,他真的不是故意的,就…無心…但是福南已經氣到什麼都管不了了。兩人拉扯間,就這麼往旁邊屏風一靠,然後隨著倒地的屏風一起跌落在地。「你在碰哪裡?想死嗎你!」福南真的快氣死了,不停地打著仁宇,完全沒有發現兩人已經引起餐廳內所有人的注意,包括仁靜跟民植。「老…老公!」就在兩個人在一陣混亂間坐起身後,仁靜的聲音才把兩個人的注意力喚回。福南一臉完蛋的表情看著站在前面吃驚的民植夫妻,而仁宇則是一邊用拿著內衣的手摸著發痛的腦袋,一邊看著父母親,結結巴巴地,「媽!」仁靜看著仁宇跟福南,這個小子是不把她逼瘋不甘心嗎?現在是怎麼回事?在餐廳打打鬧鬧,還有仁宇手上的大紅內衣…「啊!」仁靜受不了地大喊著,嚇得民植連忙扶住就快攤倒在地的妻子,「老婆…」而仁宇跟福南,只能又驚訝又尷尬地看著仁靜,這下子…真的糟糕了…

逛上一篇:   逛下一篇:

作者: qyachjdy
  (2010-02-09 09:08)
推薦文章: 將本文章推薦到【百度收藏】 將本文章推薦到【YouPush】 將本文章推薦到【udn共享書籤】 將本文章推薦到【Fiigo】書籤

 本文章共有回覆 3 篇,分 1 頁
 聲明:以上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且內容由網友發表提供,若有爭議或違法由發表者承擔,本站將不負責連帶責任,謝謝。

 IPoBar  愛PK  愛遊戲  愛online
新手教學 客服中心 站務公告 交換連結 合作提案 關於我們
 
版權所有©ipoba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論壇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本討論區不承擔由該言論所引起的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