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貼吧 文章 作者 工作  
網頁搜尋
 
 愛PO吧 >> 琦麗影城 >> 瀏覽文章
回覆 加入我的最愛 與好友分享

【文字】媳婦的全盛時代--仁宇&福南(4)

本被文章 0 次, 共有回覆 20  
0
 
0
睽違多年的劇情文字化
下列所述劇情及對白皆是取自2007年KBS週末劇場「媳婦的全盛時代」所有
目前在台灣緯來戲劇台每週一~週五晚間2100首播


這一部份是韓版38&39集,兩人終於和好囉~
大口挖著家人吃剩的冰淇淋蛋糕,福南的腦海裡猛然回憶起不久之前的那個寒冷的夜晚、那個吃了很冷但是心卻暖烘烘的冰淇淋蛋糕、還有…『那個…我很喜歡親家,妳知道嗎?』這一句真摯又溫柔的話語在她耳邊迴盪起,壓抑在心中的情感跟思念,現在就像潮水般向她襲來,幾乎要將她吞噬。心痛的淚水大顆大顆地從她臉上滑落,那晚的他們是多麼的幸福,兩個人依偎著分享第一次約會的蛋糕,但是現在…福南無力地哭倒在地,『那個…我很喜歡親家,妳知道嗎?』不停迴盪的這句話狠狠地揪著福南的心,『那個…我很喜歡親家,妳知道嗎?』福南痛苦地哭著,百感交集的眼淚她已經不想要理會,更不想要讓自己停止哭泣。剛剛他們說,他要走了,要回去美國。而她,在說出這麼多殘忍又無情的話之後,只能像這樣哭著想他。最後,不知道哪裡來的衝動跟勇氣,福南邊哭邊收拾好一切,來不及換衣服換鞋子,她就這樣抓起手機衝出家門。現在的她,滿腦子只有一個念頭→見他!網路相關 洗完澡的仁宇回到房間,地上已經擺好他出國用的行李,今晚是他在首爾的最後一夜。這時候,他發現躺在床上的手機顯示著有未接來電的閃爍。拿起手機看了看未接來電紀錄,仁宇有點意外地發現顯示在螢幕上的來電者,「福南?」 此刻,福南正站在仁宇家門口,身上單薄的外套跟那雙完全就像沒穿似的拖鞋完全無法阻擋深冬的寒冷,「好冷喔!腳好冷!」而附近鄰居處傳來的狗吠聲四起,讓她更加的害怕,此時的她只有一個想法,自己一定瘋了!不然她怎麼沒有回家的打算?忽然,手機聲響起,「喂!」「妳打電話給我?」仁宇冰冷的聲音從話筒另一端傳來。乍聽到他的聲音,福南有股想哭的衝動。「是。」「為什麼?」仁宇依舊冷冰冰,都已經這樣了,她打電話來有什麼意義?「那個…」福南支支吾吾地,滿腹的心事此時卻不知道怎麼開口說出來。仁宇倒是替她想好了理由,「讓我走好嗎?」已經知道他要離開所以來電話來祝他一路順風嗎?「阿!是。」福南順著他的意思回答。這讓仁宇沒來由的一股氣,「不用擔心,我會走好的。以後妳結婚了記得給我喜帖,我會去祝賀的。不管怎樣,也會透過美珍聽到消息。」仁宇不知道,在他說出這些話的同時,福南正難受地摀著嘴,再多的偽裝也在這一瞬間崩潰,她只能掩飾住哭泣,不讓他發現她的心痛。「在聽嗎?別人說話時倒是回答阿?不回答的習慣要什麼時候才改阿?親家。」仁宇沒好氣地繼續說著,都不答話怎麼知道她有沒有在聽?這個壞習慣到底什麼時候才會改過來,不過她改或不改,對他來說似乎快沒那麼重要了…「不改也沒什麼辦法,也不是我帶著妳生活。」另一端的福南已經再度哭倒在地,眼淚大顆的滑落,他的話表明了兩人之後就要過著沒有交集的生活,也許以後就再也見不到面了…仁宇覺得有一句話他還是要說清楚才行,那就是他的xyz軟體補給站心。「但是,我想再說一次。我,以前是花花公子沒錯,但是跟妳在一起時,我對妳是真心的。」不管以前他交往過多少人,但是只有她能夠讓他完全傾心,只有她能夠讓他著迷!即使所有認識他趙仁宇的人都快跌破眼鏡,驚訝著他竟然會愛上如此不起眼的女人。但是,自己愛她的心,從頭到尾都沒有變過,從他確定自己愛上福南的那一天開始,他就知道他的汽車類程式心已經為她淪陷,再也不會為其他女人跳動。這一點,他一定要讓她清楚明白才可以,她為分手所說出的那些指控對他來說是一個很大的傷害。福南無法繼續偽裝自己的心情,她激動地打斷仁宇的話。「我知道,我知道,仁宇。」電話那頭傳來福南哭喊聲,讓仁宇皺起眉頭,「為什麼又哭?」她怎麼了?怎麼又哭了?發生什麼事情了?「我知道,我都知道,我知道你對我是真心的。你對我這麼好,我怎麼可能不知道。」福南繼續哭喊著。她怎麼會不知道他的心?她知道,她都知道,可是…仁宇一頭霧水地,「這是又幹什麼?我明天都要走了。」不管她說什麼,他明天要離開是事實,怎麼樣都無所謂了。「再見了!這段時間對我這麼好,謝謝你。願意喜歡像我這樣的人,真得很謝謝你。」福南說著藏在內心深處已久的話,這輩子她最大的幸福,就是遇上他,一個用真心呵呼、愛她、照顧她的人。對他,她只有滿滿的感謝,就在她從來不奢望享有幸福的同時,他給了她20多年來最幸福的記憶。「什麼像我這樣的人?怎麼了?今天又吃剩下的豬腳了嗎?」仁宇聽著福南的話,心裡頭的擔心無形擴大,她這樣子他有多擔心阿?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讓她沒頭沒腦地講這些話,是又被打還是又被罵?搞得他一顆心七上八下的。「我對你這麼兇不是真心的,不那樣的話,怕你不會離開,會讓家人太辛苦才會那樣。」福南哭著說出真相,對他說出那些殘忍的話,她也很不好過。可是…當時的她看著父母、哥哥嫂嫂難受的樣子,她真的別無選擇,傷害仁宇是下下策,她只是希望他們的分開能夠讓所有人好過,而仁宇離開她後,也會遇上更好、更適合他的女孩子…即使那些話也像一把把利刃狠狠地刺在她的心上,她也只能逼迫自己狠下心腸跟他分開。聽了福南的話,仁宇不知道該高興還是該生氣,他顫抖著手緊握住手機,他曾經想過千百種福南會這麼對他的理由,當然,為了家人分手也絕對是他心裡面唯一想過的最大可能性,福南的話更印證了他的想法。這個傻丫頭,為什麼總是把別人放在前面?自己卻要這麼卑微這麼犧牲呢?仁宇哽咽地回答:「我知道。」就是猜想到她寧願委曲求全的個性,他才會決定回美國。即使分開很痛苦,但他知道這是福南的選擇,如果這樣的分開能讓她罪惡感少一點、痛苦少一點的話,他願意走。「我一輩子都不會忘記你的,對我這麼好,我一輩子都不會忘記的。」福南越說越難過,她能給的只剩下這個,這一輩子她都不會忘記曾經有過這樣一個人,一個帶給她短暫幸福時光的男人,一個她好愛好愛的男人。「我…到現在還是很愛很愛你!」最後福南大喊著,從知道自己愛上他的那天開始到現在,她愛他!這是從來沒有改變過的事實。不過就在福南講出這句話的時候,四周的狗群又開始集體狂吠著,讓仁宇聽不清楚她的話。仁宇把手機更貼近耳朵,她剛剛說什麼?「什麼?什麼?說什麼?大聲點說?妳說什麼?什麼時候開始養狗的?處理一下,沒聽美珍說過阿!」剛剛的狗吠聲也太大了,蓋過了她的聲音,什麼時候豬腳店或者市場附近開始養狗了?福南再度大喊,「到現在,我還是很愛很愛你!」不絕的狗吠聲似乎不僅從話筒那端傳來,仁宇發現這些聲音的出現頻率跟窗外傳來附近鄰居家的狗吠聲是一致的,這讓他起了疑心。他走近窗戶試圖看著外面的景象,一面問著:「妳現在在哪裡?」「在我家阿!」福南不敢明說現在人正在他家門口,隨口編了自己在家的謊話。而仁宇卻透過窗戶,發現大門外有一個小小的、瑟縮的身影。「那就那樣待著。」說完,仁宇立刻掛上電話衝出房間。 結束了和仁宇的通話,福南抹去臉上的淚水疲憊的站起身,要說的話已經說完,她該走了… 福南才正要起步離開,仁宇剛好拉開自家大門,喊住了那抹背影,「欸!親家。」聽到仁宇的喊叫,福南馬上拔腿就跑,不過速度更快的仁宇急忙追過來拉住她,「仁宇…」打量著福南身上單薄的外套,還有她腳上那雙拖鞋,仁宇快氣死了,「這是在幹嘛?妳現在是在幹什麼?打算要被凍死嗎?」她怎麼這麼不懂得照顧自己阿?這麼冷的天穿成這樣,就算是傻丫頭也應該知道冷阿!「我是來送禮物的。」聽了仁宇擔心的責備,福南回答著。「禮物?什麼禮物?」側著頭想了想,她要送他禮物?「香油嗎?」「不是。」「那是什麼?」除了香油,她還會送他什麼?而福南已經摘下眼鏡,然後閉上雙眼正面朝向仁宇。「什麼?」看她這樣子,忽然使他有一股害怕的感覺,她想幹嘛?「這真的是我出生以來第一次做的,」福南微微仰起頭,「我主動真的是第一次。但是你明天就要走了,所以是我內心想給的。」她最後能夠給他的,也只有這個了。一個真心的臨別禮物…「什麼內心想給的?」仁宇看著福南緊閉雙眼、仰頭嘟嘴的模樣,「現在是想幹什麼阿?」緊接著她緩緩地一步步朝他走來,「妳要幹嘛??」她到底想要幹什麼?表情還有一種類似視死如歸的覺悟。福南睜開了眼睛,害羞地低下頭,「不要動!我快害羞死了!」然後,又繼續抬起頭嘟著嘴向仁宇靠近。如果不一氣呵成的話,她實在不知道自己有沒有勇氣再做第二次。但是很顯然,仁宇還是搞不太清楚福南的目的,「妳想幹嘛?」「再見了,仁宇。我…真的真的很愛你!」說完,就像是要讓自己沒有後悔的時間似的,福南馬上踮起腳朝向仁宇送上她最後的吻。仁宇瞪大眼睛接受著這突如其來的吻,一下子的變化讓他有點來不及消化跟理解,她是為了這個才穿成這樣跑來的嗎?福南辛苦地踮著腳,這真的是最後了!就算仁宇要離開,她也希望他不是受著傷離開,所以她才會主動吻他,到現在,她還是很愛很愛他。 就在福南打算結束這個吻的時候,仁宇發現了她的意圖,當下立刻化被動為主動,他一把抱起福南加深了這個吻,重心不穩的熱門片DVD福南驚訝之下只能拉住仁宇避免跌倒。兩人就這樣相擁著、吻著,直到不知道過了多久,仁宇才肯放下福南。看福南失神地摸著略為紅腫的唇瓣,一陣寒風又吹得她縮起身子,仁宇馬上把福南帶到大門外的某個突起的角落,「妳在這邊等我!我馬上出來…」「我…」福南叫住轉身的仁宇,她該回家了。「妳就乖乖在這裡等我,哪裡都不要去!」仁宇不讓福南有說話的機會,臨轉身前又加上一句:「如果我出來後沒有看到妳,我會衝去妳家找妳!」也許是最後的嚇阻有達到效果,在仁宇拎著大外套回到外面的時候,福南還是在原地等他,只是低著頭像個委屈的小媳婦般。仁宇二話不說馬上把大外套套在福南身上,然後拉起她的手,「我們找個地方好好談談吧!親家。」 此時,仁宇已把福南帶到家附近的公園,有些話今天一定要講清楚才行。「說是作家,竟然沒有對人類愛情的感知,對人也沒有愛,把親家耍得團團轉。把交往過的男人無情地甩掉,說謊就像是吃飯一樣。這樣的女人,你覺得我應該重新接受她嗎?」仁宇惡狠狠地指責福南,之前她讓他受到的傷害,今天晚上他非討回來不可。但是福南非常煞風景的回話了,「我來又不是要你重新接受我的。」她只是來送臨別的禮物而已,因為知道他要走了。從頭到尾,她就沒有想過要和他和好。這句話堵得仁宇不知道該怎麼反應,「吵死了,這是跟誰狡辯?」他大喊著,都什麼時候了,她怎麼是這種態度阿?到底有沒有搞清楚狀況?既然如此,他就繼續發洩,「說是作家,對自己做的事情一點都不負責任,戴著像蒼蠅的眼鏡,又把父母當作藉口,又穿著這麼幼稚的拖鞋。哭成那樣子,想用一個吻來解決問題的瘋女人,妳以為我會重新接受嗎?」福南只是低著頭不語,基本上她真的沒有想過要讓他重新接受她阿!這樣要她怎麼回答?而仁宇邊說邊感受到來自腳底的寒冷跟疼痛,「阿!好冷喔!但是這個怎麼這麼小阿?腳好疼喔!」從他們來到公園開始,就在仁宇強烈的要求下,福南換上了他的休閒鞋,而她的拖鞋則是在他的腳上。福南抬頭看了看仁宇疼痛的表情,內心一動,他為什麼總是要對她這麼好?「不要這樣看我,妳以為這樣我明天就不去美國嗎?」仁宇嘟囔著,又用這種眼神看他,是希望他心軟留下嗎?福南再度低下頭,低聲地說著,「我沒那樣想過,我知道你會走。」她從來就沒有打算讓他留下。即使她現在已經知道自己有多不能沒有他,但是他要離開也是自己造成的。「沒錯!很了解阿!我明天就去美國。妳就在這個地方好好寫東西,吃得好、過得好吧!」仁宇狠狠地說著,就這麼希望他走阿!這幾天的氣他真的要一股腦發洩出來了,「什麼?我是見過那個女人、這個女人的Play Boy,天天就是開玩笑沒有正經的,沒有可以相信的。我好不容易想到辦法去登記結婚了,竟然那樣背叛我然後一個人逃走!還有什麼?把我當作作品的素材來寫?還不如把我殺了來煮成料理!幹什麼在這麼冷的天氣穿成這樣跑來我家門口?」仁宇像連珠砲般地話說不停,她之前怎麼說他的?Play Boy!他可是一字不漏全記得很清楚,那些話就像刀一樣一句句深深地刺傷了他的心,這都是誰說的!誰造成的!然後現在那個人,竟然在這麼冷的天氣一身單薄地跑到他家門口哭,讓他又心疼又生氣。「我無話可說。」福南的頭更低了,自己說過的話要負責,她確實無言以對。「那是當然!」仁宇沒好氣地說著,她還有什麼話可以辯駁。「對不起。」福南委屈地道歉,雖說那些都是她的違心之論,他還是受傷了。「這是說對不起就可以的事情嗎?」說再多對不起有什麼用?他的傷口已經造成了,而且痛了好幾天。「可是…」「怎麼了?」福南欲言又止,小心翼翼地提問:「已經教訓完我的話,我現在可以回去了嗎?」「什麼?」仁宇不敢置信地以為自己聽錯,她說什麼?「實在太冷了!還有,要是回去太晚,長輩們會擔心的。明天你走好,我要快點回去!所以快點把我的拖鞋還我吧!」已經出來太久了,剛剛的電話還有現在在這裡聽仁宇的教訓。她是偷偷跑出來的,萬一家裡人發現她不在的話,又不知道要說什麼了?如果已經教訓完,是不是可以讓她先走了?再晚又要添亂了,「幹嘛,快還我阿!」仁宇快受不了了,講了那麼多,這女人到底有沒有聽進去阿?不然怎麼又突然說要回家?剛剛那些話,她都沒什麼想法嗎?就…多一些解釋或者多一些求饒也好…這…「吵死了!安靜點。我現在還沒說完呢!」「那就快點說吧!我會聽完的。」福南催促著仁宇,該聽的她會聽完的,畢竟他會生氣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不過…「真是的,要是還有要教訓的,就快點說吧!我好冷喔!」天氣越晚就越冷,就算身上有披著他的大外套,但是她還是很冷,能不能長話短說讓她快一點回家阿?這下仁宇更激動了,他拍著僅穿著一件T-恤的上半身,「是我更冷,是我!你看我還敢這樣說?」他把外套讓給她還把鞋子換給她,現在他全身上下只有一件長T-恤跟一雙小到會痛腳的拖鞋,結果她竟然是嫌冷要趕快離開。這到底是一個怎樣的女人阿?仁宇逼近福南,「我說親家…」「怎麼了?」只見她頭也不抬,完全不想直視仁宇。看她這樣子,仁宇真的快瘋了,「我真的快瘋了!」他走到一旁大吼大叫,天知道他竟然會為了這樣的女人動心,然後現在搞成這樣,這個女人是太遲頓還是根本還在狀況外?他真的不知道該拿她怎麼辦才好。最後,仁宇再度靠近福南,算了,多說無益,如果說再多她還是這種反應的話…他乾脆緊緊地把福南擁入懷中,這一抱又讓福南掙扎了,「幹什麼?」講得好好的,怎麼又突然動手動腳的抱她阿?「安靜點,要來就昨天來阿!現在這樣算什麼?我都決定明天要去美國了,怎麼辦好呢?快瘋了!」仁宇緊抱著福南,如果昨天可以這樣開誠佈公的把所有事情講清楚該有多好!現在他都已經決定順從母親的意思回美國去,福南這一記回馬槍完全攪亂了他的心思,這下他更不能夠拋下她一個人離開,可是又該怎麼面對長輩們呢?真是的,他快瘋了。接著,就像是下定決心似的,仁宇放開了同樣回抱他的福南,認真地詢問:「以後,要不要聽我的話?」福南投降了,她知道自己再也不能夠失去仁宇,「聽。」他說什麼她都會聽,只有他還願意在她身邊,她就會乖乖聽話的。「要不要按照我說的去做?」仁宇再度認真地問福南,不過福南的表情卻有點畏縮,「怎麼不回答?」他不能夠讓福南有猶豫的空間,今天所有事情都要有一個答案才可以。「我知道了,會按照你說的做。」福南怯生生地回答,失去仁宇她的確也不好受!看著福南的臉,仁宇又是心疼又是憐惜:「怎麼辦?我決定明天走的…」然後重新將福南擁入自己懷中。這幾天他們兩個都受夠了,幸好今天她終於肯讓他知道,在他痛苦的時候,她也正傷心難過著。這個傻丫頭,讓人不曉得該拿她怎麼辦的傻丫頭,天知道他想這樣抱著她多久了?如果可以的話,他多希望可以一輩子抱著她都不要放開!而福南則是閉上眼享受著這久違的溫暖懷抱,明天之後該怎麼辦,都暫時先別想吧!也許又會再度面對長輩們的反對跟拒絕,也許在兩個家庭中又會掀起一陣波濤,但這些都暫時先別管了吧!在這個沁寒的冬夜裡,兩顆心依偎著分享著彼此的溫暖,明天開始要面對更多的考驗及阻撓,但是只要這一刻,他們的心是連在一起的就足夠了。



P.S 紫色的部份是自己寫的,因為劇情連結上比較方便,所以自己插一段進來補充,劇中並沒有演

逛上一篇:   逛下一篇:

作者: qyachjdy
  (2010-02-09 09:11)
推薦文章: 將本文章推薦到【百度收藏】 將本文章推薦到【YouPush】 將本文章推薦到【udn共享書籤】 將本文章推薦到【Fiigo】書籤

 本文章共有回覆 20 篇,分 1 頁
 聲明:以上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且內容由網友發表提供,若有爭議或違法由發表者承擔,本站將不負責連帶責任,謝謝。

 IPoBar  愛PK  愛遊戲  愛online
新手教學 客服中心 站務公告 交換連結 合作提案 關於我們
 
版權所有©ipoba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論壇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本討論區不承擔由該言論所引起的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