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貼吧 文章 作者 工作  
網頁搜尋
 
 愛PO吧 >> 政治批評 >> 瀏覽文章
回覆 加入我的最愛 與好友分享

新新聞》壓制黨內雜音,促成路線改革

本被文章 0 次, 共有回覆 1  
0
 
0
新聞》壓制黨內雜音,促成路線改革
• 2008-10-31
• 文/張志雲
裴斯考特「硬」是 讓工黨重回執政一九九二年英國工黨再次意外敗給保守黨,新工黨運動也應運而生。代表傳統工會的裴斯考特,一再以強悍的發言壓服工黨內傳統路線的雜音,但最終卻使工黨在四年後贏回政權。反觀國內民進黨主席蔡英文想要完成她在黨內的歷史使命,裴斯考特的特質是一個值得玩味的事例。

本期《新新聞》封面(圖/《新新聞》提供)
請問民進黨的裴斯考特在哪裡?前英國副首相約翰.裴斯考特(John Prescott)在國人心中並不十分熟悉,卻對他與女祕書兩年前的婚外情或許還有點印象。
且不論他在辦公事內的韻事,裴氏在英國以不折不扣的傳統路線的死硬派(traditionalist hardliner)聞名於世,他年輕時曾在新堡當酒保,公開發言時常常說粗話;有時對民眾伸出中指(在電視上也一樣!)一言不合時會和民眾打架(保護他的安全人員也習以為常)等,凡此種種不一而足。簡言之,他就是個以強悍工人形象立足在工黨的政治人物,他的從政生涯中全力維護工會利益,早期也一直全力對抗工黨的現代化。
當前英國首相東尼.布萊爾(Tony Blair)和他走在一起時,形成了強烈的對比,布萊爾出身於蘇格蘭的貴族中學、牛津大學,又是律師,一口資產階級口音,其實很難想像為何這兩個人會分掌工黨牛耳。事實上裴斯考特也很不同意布萊爾的主張,但是工黨在這兩個人的領導下,的確完成了工黨在二十世紀末最重要的轉型,並因此贏得了政權。英國工黨臨潰散裴氏強悍護工會這可能要說回一九九二年。
一九九二年,工黨黨魁約翰.史密斯(John Smith)意外落敗給保守黨,工黨馬上陷入了愁雲慘霧中,因為自一九七九年保守黨的柴契爾夫人(Margaret Thatcher)上台後,工黨已經十三年未執政,本來各觀察家都一致看好工黨,沒想到工黨還是輸了下議院(也意味著同時輸了首相)。
一九九四年史密斯又因心臟病發猝逝。工黨那時狀況艱困:黨內工會山頭林立,下次勝選遙遙無期,而黨內路線之爭也懸而未決。但是最精準判斷工黨未來的人反而是其頭號大敵保守黨黨魁約翰.梅傑(John Major),他在其回憶錄中寫道:「史密斯過世了!這真是個令人扼腕的消息。但一轉念就想到:那誰會接任呢?糟了!是布萊爾,他比史密斯棘手多了!」
其實布萊爾在那時的工黨並非呼聲最高的接班人,呼聲最高的反而是現任首相高登.布朗(Gordon Brown)。比起布朗和裴斯考特,布萊爾的黨齡太淺,但是梅傑馬上就預測下次的對手是布萊爾,而確實如他預期的,布萊爾後來接任黨魁。布萊爾深知,工黨面臨潰散的主因就是過時的傳統社會主義,英國人民對這個牢牢和工會綁在一起的政黨深懷戒心。
此外,工黨傳統上一直把保守黨塑造成不體恤民情的惡棍--這徹底激怒了立場游移的中間選民。對這個牛津大學畢業的律師而言,工黨的頭號敵人就是工黨自己,於是自一九九四年起,新工黨運動正式展開,其首要目標就是要把裴斯考特所代表的工會形象徹底改變。
裴氏對新工黨的方向並不苟同,但是他知道英國改變了,英國選民也改變了,加上經濟大環境也改變了,最重要的是保守黨也改變了--保守黨魁柴契爾夫人的父親是雜貨店老闆,梅傑的父親是馬戲團雜工,梅傑自己也沒有機會上大學。傳統工黨的策略實在不可能再把保守黨塑造成高高在上的菁英,藉以挑起階級矛盾獲得大多數中下階層的選票。
所以裴氏原則上在黨內最重要的功能就是和工會領袖們說:「你們閉嘴,我也不喜歡這件事(新工黨),但是你們還是給我乖乖坐好。」在裴氏最著名的演講中,他說:「現在是時候給我們的敵人一點顏色看看了,我們的領袖把自己的首級押在這一步(指新工黨改革)上面,這是我們唯一的出路,那就讓我們把我們的首級也押上。」這種強悍的言論在英國政治圈內並不常見,甚至在工黨裡,裴斯考特的過激言論還是會引起反彈,不過由於他曾始終不渝地維護工會權益,仍然贏得了眾工會的信任。
睽違多年再執政民進黨借鏡對象當裴氏一再壓服工黨內傳統路線的雜音時,其實他的政治資本也在逐步的消失,因為工會對他的信任已相對減少。但是四年後,一九九七年,工黨贏得下議院,布萊爾成為英國史上最年輕的首相,新工黨政府因而完成了工黨一貫的目標:提高全民健保的品質和提高工人待遇。
雖然新工黨再也不像傳統工黨都是由工會人物掌控,但是最重要的還是:工黨在十八年後再度執政,至今已歷十一年。反觀台灣,民進黨的傳統路線也慢慢地在台灣過時,在民進黨黨魁選舉中已徹底反映了此現象,辜寬敏代表的傳統路線輸給了一點也不像民進黨政治人物的蔡英文,民進黨的現代化改革已然開始。
羅文嘉雖是第一個喊出「新民進黨」口號的人,但是在當時的大環境下,有其不可能。現在民進黨雖然剛剛在野,但是以台灣選民的健忘政治習性,是否像工黨一樣在野十八年還有可能執政,不無疑問。
更進一步說,國家需要兩黨制,若民進黨一直在野,對健全的政治平衡毫無幫助,反觀有資格成為民進黨的約翰.裴斯考特這類政治人物,例如美麗島世代,卻一個個退黨,更糟的是,這些人還被民進黨打成叛徒;美麗島律師團世代還在為路線之爭纏鬥不休,而學運世代的黨內歷史地位似乎也無法找出可以壓服黨內雜音的人物。
如果蔡英文想要完成她在民進黨內的歷史使命,她需要什麼?若以英國工黨為例,她需要布萊爾的裴斯考特:擁有民進黨傳統支持者的絕對信任,獨樹一幟的政治語言,可能揉合一點草莽英雄性格,可以犧牲自己在黨內的政治資本,壓服黨內的雜音,讓蔡英文完成民進黨的現代化。這樣一個人將在民進黨史中擁有像裴氏一般的雙重歷史地位--傳統民進黨的守護神和新民進黨的締造者。

逛上一篇:   逛下一篇:

作者:220.131.211.*
  (2008-10-31 15:17)
推薦文章: 將本文章推薦到【百度收藏】 將本文章推薦到【YouPush】 將本文章推薦到【udn共享書籤】 將本文章推薦到【Fiigo】書籤

 本文章共有回覆 1 篇,分 1 頁
 聲明:以上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且內容由網友發表提供,若有爭議或違法由發表者承擔,本站將不負責連帶責任,謝謝。

 IPoBar  愛PK  愛遊戲  愛online
新手教學 客服中心 站務公告 交換連結 合作提案 關於我們
 
版權所有©ipoba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論壇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本討論區不承擔由該言論所引起的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