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貼吧 文章 作者 工作  
網頁搜尋
 
 愛PO吧 >> 兩岸 >> 瀏覽文章
回覆 加入我的最愛 與好友分享

處理兩岸議題 馬:台灣立場 一寸都沒讓

本被文章 0 次, 共有回覆 0  
0
 
0
處理兩岸議題 馬:台灣立場 一寸都沒讓
2008-11-02【陳洛薇、陳嘉宏、江慧真、曾薏蘋/台北報導】

 馬英九總統一日接受本報專訪時表示,處理兩岸議題,他把台灣的立場守得非常嚴謹,一寸都沒讓;至於是否可能在總統任期內與大陸國家主席胡錦濤會面,馬英九回應說,兩岸領導人會面若要突破,還需要在經濟國際參與等「前置」達到相當程度,現在談還言之過早。
美國將在二○一○年主辦APEC,最近有卸任美國官員表示,屆時應邀請馬英九出席領袖會議,果若成真,就會是兩岸領導人第一次在國際場合中會面;但馬英九表示,此時此刻不可能有這樣的規畫,也無法做這麼細的預測,不過希望雙方未來幾年能致力經濟正常化、在國際空間上有共識,兩岸領導人會面若要突破,可能還有一些前置要達到一個程度才有可能,現還言之過早。

至於十一月前副總統連戰將代表馬英九出席秘魯的APEC領袖會議,馬英九會不會請連戰特別帶什麼話給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馬英九說,連、胡已經數次碰面,而且兩岸目前溝通順暢良好,似乎不必特別在這個場合傳什麼話。

此外,海協會副會長王在希日前曾說,二次江陳會之後,下一步就是要談兩岸和平協議了。兩岸是否真到了政治談判時機?馬英九表示,王的說法他只是從媒體得知,但未從海基會得到任何說法,或許大陸有興趣,但尚未對我提出,他認為現在迫切的是經濟、金融議題,還有國際空間的問題。

馬英九表示,大陸處理國際問題的做法比較婉轉,比方說,奧運期間出現了「中國台北」和「中華台北」爭議,我方提出,萬萬不可以在奧運活動以外的場合稱我們中國台北,大陸也沒正式宣布,但就是接受了,大陸的風格不可能去簽什麼協議,但又保持彈性,在這個過程當中,台灣得到了應該有的尊嚴。

馬英九表示,他當了五個半月的總統,在這些議題上,把台灣的立場守得非常穩,沒有一寸的讓步。但大陸為何變得有彈性空間?因過去我們從未思考過這些問題,但現在開始思考,更重要的是我們有很多管道,譬如國共平台還是有用,多一個管道絕對是正面的。


他強調,兩岸關係和國際活動的關聯性非常高,這是天然侷限也是天然管道,運用的好會使得雙方關係更友好,運用不好的話就到處被打壓,這就是他提倡活路外交的重要原因。

馬英九:當進則進 當休則休

【曾薏蘋、江慧真、陳洛薇、陳嘉宏/台北報導】  馬政府執政後,外交上,撇開爭議,對大陸釋出善意,難道對對方完全沒有防備?馬英九總統在本報專訪中表示,活路外交最重要是「當進則進,當休則休」;從事這種「CUT THROAT割頸式的競爭」,對我們一點好處都沒。

相關的專訪內容如下:

問:活路外交雖然讓兩岸關係變好,大陸也不用再花大筆金錢挖台灣牆腳,一旦台灣不設防,邦交國全被對岸悄悄挖走,到時便得兩頭空,難道總統對大陸一點防備也沒有?

祕密外交 徒勞無功危害最烈

答:我們的活路外交最重要是「當進則進,當休則休」。「當進則進」就是,我們邦交國一定要鞏固,我上任還不到三個月,就去中南美跑一趟。至於「當休則休」,徒勞無功者要休,首推體制外祕密外交,危害之烈,不但腐化自己,也腐化別人,完全不透明,沒監督;高規格、高姿態元首外交要休,此代表作就是「世紀迷航」,龐大七四七花了上億元,全世界亂飛,完全沒有成果。

割頸外交 對台一點好處都沒

其次,得不償失要休,過去八年,我們挖了三個(邦交國)丟了九個,去年我們挖到聖露西亞,然後就丟了哥斯大黎加,今年二月又丟了馬拉威,很沒意義,這種「CUT THROAT割頸式的競爭」,雙方都是無所不用其極,會出現金援外交,支票簿外交,讓雙方在國際上,名聲敗壞,這對我們一點好處都沒。

澳洲駐台代表柯未名女士最近公開說,她很欣慰台灣最近的作法,澳洲過去關心的,就是南太平洋那些島嶼國,雙方競爭,但現在緩和了,我們活路外交實行到現在,國際間沒人反對,反而一片讚美聲,連我自己都有點意外,對他們都有利啊!


問:陳雲林來台,總統是否會觸及到台灣國際空間問題?

答:兩岸關係和國際活動關聯性非常高,既是天然侷限,也是天然管道,看你怎麼運用,就像大陸對我們是威脅也是機會,運用得好,會使雙方更友好,運用不好就到處被打壓,危機可以變成轉機,優點可轉換成缺點。

國際空間至今也都還沒和對岸談,國際問題大陸作法是比較婉轉。例如奧運期間,出現「中華台北」及「中國台北」問題,我們很積極透過管道溝通,後來對方也接受,但他們的作法不可能去簽協議,一方面可以保持彈性,台灣也保持了尊嚴。

我當了五個半月總統,在這議題上,我把台灣立場守的非常穩,沒有一寸讓步,但我為什麼可以讓他們找到更有彈性的空間?因為我們有更多管道。

國共平台 多個管道絕對正面

問:兩會已經復談,官方也逐漸上了談判桌,國共平台還有存在必要嗎?

答:國共平台還是有作用,多一個管道絕對是正面,不用擔心會以黨領政,中國大陸政治型態和我們不一樣,多一個管道不是壞事,最後要監督還是海基海協,你看賴主委多熱情跑到立法院要去報告,她很想去報告。

「以總統身分 接見陳會長」

【曾薏蘋、江慧真、陳洛薇、陳嘉宏/台北報導】  二次江陳會即將登場,對於緊接的馬陳會,馬英九總統昨天接受本報專訪時,斬釘截鐵表示:「我接見陳會長是以中華民國總統身分,我和他要談的話,第一是合乎我身分的話,第二是台灣人民的心聲。」

問:海協會會長陳雲林就要來了,這是辜汪會談後相隔十幾年來盛會,你也敲定要接見他,最想要和他說什麼?

答:我接見陳會長是以中華民國總統身分,我和他要談的話,第一是合乎我身分的話,第二是台灣人民的心聲。接見時間約一小時,會面有部分是公開的,其他是半公開,因為有些不是只有兩個人。


問:與陳雲林見面,他會用什麼稱呼您?

答:不管他怎麼說,我都是中華民國的總統,互動過程中,我也會把這樣身分表達出來,這是一定不可避免。我接見不管內賓、外賓,都會這樣做,他預備怎樣稱呼,還不是很清楚,因為還有幾天,但我希望,他能稱我為馬總統,就像所有會見我的外賓或國內貴賓,都是這樣的。

像我稱呼胡錦濤,我也是稱他「先生」,這就是對等,「先生」不是貶抑的意思,我們軍中和情治單位,也都稱「先生」,局長都稱「王先生」、「李先生」,總長也稱「霍先生」,以前稱戴笠是「戴先生」,這是一個傳統。

兩岸間最重要的是「互不否認」,不是「相互承認」,若都能「相互承認」就沒有台灣問題及兩岸問題,所以我們過去才會發生「互不否認」的定位。我們本來就是主權獨立的國家,幾時否認?但是不是因為他不承認你就不是呢?若真的是這樣,那又有什麼骨氣可言!我要自己承認我們是主權獨立的國家,不需要懇求他承認。

他們透過一切方法,我們也努力了,至少現在廿三個邦交國家,都沒有變化,我們也從很多實質上,讓很多國家稱呼我們。譬如當選後,連無邦交國家都稱我為總統,這是要慢慢改善,若每一樣東西都要照邦交國規格,那一定玩不下去。

這部分不是我們不願爭取,因為主權東西我們還沒達成協議。憑良心講,我們怎麼定位他們,他們怎麼定位我們,從來沒有協議。九二年好不容易有一中各表共識,大家都把它當作基礎,把那些暫時無法解決的事情,暫時擱置,大家去追求能夠先解決的部分,不然就這樣對立下去嗎?

雙方貿易額到了一千三百萬美金,一方面他們(對岸)也有一千三百個飛彈要打過來,那怎麼辦?只好把威脅部分盡量控制住,但在機會部分盡量擴大,這是很難剛好做到恰到好處,像蹺蹺板一樣,但一定要去努力。

問:會見地方會不會掛國旗?


答:原來的地方有(國旗)就有,沒有就沒有。台北賓館裡頭都沒有擺。至於陳雲林來台時間,原來會議就是敲十一月,但是十一月有APEC,所以希望能提前一點。

問:與陳雲林見面時,是否會替人民向大陸求償?

答:相信談食品安全部分時,海基海協就會談了,不需要等到我見他(陳雲林)的時候再來談這件事。實際上海基會也成立求償機制,雙方在食品檢驗,應該也會有些共識,若由雙方都能接受的檢驗單位檢驗,那我們就會相信檢驗結果,這樣就不需要來到台灣再檢驗一次,不需我們衛生署在那邊設檢驗單位,而是由雙方都能認可的檢驗單位檢驗,這樣程序會簡單很多,後續處理也會比較容易。

問:九八辜汪二次會談國安會有戰術布局,包括整體議題設定和國內外宣傳,現在對江陳會有怎樣的步驟規劃?最糟的狀況為何?希望達到什麼戰略目標?

答:國安會對這次江陳會做了挺細緻的規劃,從之前不管府院一些動作,營造一些好的氣氛,現在也有一些成績出來,接下來會談本身一定要成功。十年前雙方還有些緊張關係,九八年剛好是飛彈危機之後,和現在氣氛不一樣,高層也沒有互信,現在情況和那時好很多,不用過度妄自菲薄。江陳會若有衝突,國安局會有較細的準備,我不需要去介入這些,陳雲林現在身分不是官員,沒有任何決策,但大家都認為,他是代表中共來的,所以要去表個態、致個意,正面或負面都可以理解,但重要是合法和和平,讓陳雲林理解一下台灣民意也不是壞事,但絕不是「張銘清式」的,也不是那個「王什麼宇」那種方式。

馬總統的第一堂會考

【陳嘉宏/特稿】

專訪的過程中,馬英九身旁的茶碗旁擺著一杯星巴克咖啡,幕僚解釋:「總統喝咖啡,這是提神用的。」只不過,近一個小時的專訪裡,侃侃而談的馬英九,忙著論述兩岸關係、為飽受批評的內閣辯護,竟然從頭到尾沒機會拿起這杯星巴克喝上一口。


五二○後,馬政府遭逢百年難得一見的國際金融風暴,百業蕭條,股市折半,人民怨聲載道,就連預期中的兩岸政策特效藥也看不到成果,施政滿意度從七成下探到兩成五,而且還看不見谷底。儘管馬政府內部自認這是來自「國際因素」的非戰之罪,但人民的憤懣不滿,的確足以讓任何主政者惴惴難安。

陳雲林來台進行兩會互訪,的確是兩岸發展的歷史大事;這不僅是中共首位部長級以上高官(陳曾任國台辦主任)正式來台訪問,也是兩岸建立長遠制度性協商的關鍵。馬英九的兩岸政策能否順利貫徹?以兩岸優位所鋪陳的國防外交內政財經政策能否逐一驗收?陳雲林來台是決定性的一役。

相較於近半年前那個擁有七百廿萬張選票加持的馬總統,此刻的馬英九卻面臨一個籌碼逐漸流失的困境。對中共而言,張銘清遭推打事件,勢必讓他們對於馬政府主政下的台灣局勢重新估算;對半年來幾乎潰散的民進黨而言,陳雲林來台則提供他們重新集結整軍的絕佳機會。

陳雲林來台是馬英九上任後的第一堂正式會考,對馬而言,這場會議有輸不起的壓力,若不能順利開展進行獲致成果,不僅反對勢力順利集結,就連黨內的反馬勢力都可能趁隙而起;一旦馬若無法證明自己有掌握大局的能力,又如何說服中共當局再釋利多,推動他的兩岸優位政策?

來不及喝咖啡的馬英九,臉上其實看不到累,但他時而蹙眉、時而與記者搶話的談話論述,卻看得出他內心的急切。馬英九知道他現在正處於政治上的逆境,如何在逆境中證明自己有能力帶領台灣往前走,這將是馬英九的新體驗。

逛上一篇:   逛下一篇:

作者:220.131.211.*
  (2008-11-02 09:14)
推薦文章: 將本文章推薦到【百度收藏】 將本文章推薦到【YouPush】 將本文章推薦到【udn共享書籤】 將本文章推薦到【Fiigo】書籤

 本文章共有回覆 0 篇,分 1 頁
 聲明:以上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且內容由網友發表提供,若有爭議或違法由發表者承擔,本站將不負責連帶責任,謝謝。

 IPoBar  愛PK  愛遊戲  愛online
新手教學 客服中心 站務公告 交換連結 合作提案 關於我們
 
版權所有©ipoba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論壇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本討論區不承擔由該言論所引起的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