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貼吧 文章 作者 工作  
網頁搜尋
 
 愛PO吧 >> 長路漫漫 >> 瀏覽文章
回覆 加入我的最愛 與好友分享

劫後餘生:為什麼我活了下來?

本被文章 0 次, 共有回覆 1  
0
 
0
兩週前萊斯禮告訴我,我要被「遣返」,準備重新融入正常社會了,要去叔叔家住。這兩個星期感覺起來好像比我在貝南之家住的八個月還要久。要跟一個家庭一起生活令我覺得十分不安;我已經獨來獨往好幾年了,一向都是自己照顧自己,沒有什麼人來教導我。我很害怕如果和他們家保持距離,叔叔會認為我忘恩負義,畢竟他沒有義務要接納我。我擔心惡夢跟偏頭痛發作的時候不知道要怎麼辦;當哀傷的情緒控制了我的臉,表情掩藏不住時,我要如何向新的家人—特別是小孩子—解釋呢?這些問題我都沒有答案。後來我跟艾絲德說了,她說一切都會很順利的,但我要的不只是這樣安慰的話。

夜復一夜,我躺在床上盯著天花板想:為什麼我在戰爭中活了下來?為什麼我最親的家人當中只剩下我一個活著?我不知道。我不玩桌球也不玩足球了,不過還是天天去找艾絲德。我跟她打過招呼、問候一番之後,就會陷入自己的內心世界,想著離開中途之家以後的生活會是怎樣,有時候艾絲德必須在我面前打響手指才能把我拉回來。到了晚上,我就默默跟穆罕莫德、奧哈吉、曼布一起坐在迴廊上。他們離開大家共坐的長椅時,我也不會注意到。

重新返回社會的日子終於來臨。我收拾好自己少數幾件家當裝在塑膠袋裡:一雙球鞋、四件T恤、三條短褲、牙膏牙刷、一瓶凡士林、一台隨身聽和幾塊錄音帶、兩件長袖襯衫、還有兩雙長褲、一條領帶—後面這些衣物是買來讓我在開會時穿的。我等待著,心跳漸漸加快,就像媽媽第一次送我去寄宿學校的時候一樣。碎石子路上傳來廂型車往中途之家奔馳而來的聲音,我提起塑膠袋走到醫院去;事先已約好在那兒碰頭。穆罕莫德、奧哈吉、曼布三人坐在門口台階上,艾絲德笑著迎門而出。廂型車轉了個彎,停在路旁。那時已是午後,天空依然是藍色的,但太陽躲在唯一的一朵雲後面,顯得暗淡無光。萊斯禮坐在前座等我上車,準備帶我去我的新家。

「我得走了,」我顫聲對大家說道。我向穆罕莫德伸出了手,不過他沒去握,而是跳起來擁抱我。穆罕莫德還沒鬆手,曼布就過來抱住我;他兩手擠得好用力,彷彿知道這就是永別了。(我離開中途之家後曼布又回到了前線,因為親人拒絕收留他。)大夥抱完了,奧哈吉就跟我握手。我們捏緊了對方的手,直視彼此的眼睛,回憶著我們經歷過的一切。我拍拍他的肩膀,他知道我在表示「我們都會過得很好的」,便露出了微笑。後來由於他不斷從一個寄養家庭換過一個,我就從此再也沒有見到他了。奧哈吉握過了手,後退一步,向我敬禮,低聲說:「再見了,小隊長。」我沒辦法用軍禮回應他,於是又拍了拍他肩膀。艾絲德兩眼淚汪汪的走上前來,比以往都更用力地抱緊我;我沒有熱情回抱她,因為我正忙著忍住淚水。她放開手,給了我一張紙,說:「這是我的地址,有空隨時來。」

過了幾個星期我去了艾絲德家,可是時機不恰當,她正要出發去上班。她抱了抱我,這次我就有抱緊她了;我的反應讓她在兩人分開之後笑了出來。她直視我的眼睛說:「下週末再來找我,我們才有比較的多時間聊,OK?」她穿著白制服,正要去治療其他受了創傷的孩子。她生活中要背負著那麼多戰爭的慘事,一定很難過吧。我背負的只有一個,已經很苦了,因為重演當時情景的惡夢還是不斷折磨著我。為什麼她會做這樣的工作?為什麼他們那些人都願意做這種工作?我們分別的時候我心裡一直想著這些問題。那是我最後一次見到她;我很喜歡她,卻從來沒能告訴她。

逛上一篇:   逛下一篇:

作者: David
  (2008-05-19 21:59)
推薦文章: 將本文章推薦到【百度收藏】 將本文章推薦到【YouPush】 將本文章推薦到【udn共享書籤】 將本文章推薦到【Fiigo】書籤

 本文章共有回覆 1 篇,分 1 頁
 聲明:以上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且內容由網友發表提供,若有爭議或違法由發表者承擔,本站將不負責連帶責任,謝謝。

 IPoBar  愛PK  愛遊戲  愛online
新手教學 客服中心 站務公告 交換連結 合作提案 關於我們
 
版權所有©ipoba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論壇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本討論區不承擔由該言論所引起的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