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貼吧 文章 作者 工作  
網頁搜尋
 
 愛PO吧 >> 兩岸 >> 瀏覽文章
回覆 加入我的最愛 與好友分享

山西也要独立....

本被文章 0 次, 共有回覆 4  
0
 
0
哭泣的山西
  “山西,简称晋,位于太行山以西,是黄土高原的东部,习惯上叫山西高原,全省面积十五万多平方公里,人口二千七百五十万。山西省素称煤铁之乡,是我国重要的煤炭基地,钢铁,机械,纺织等工业在全国均占重要地位。雁门关以南是我国主要麦棉产区,以北以谷子、莜麦、胡麻等作物为主。山西的旅游资源丰富,宋代以前的地上古建筑约占全国总数的70%多,被誉为古代建筑的博物馆。另外,山西的土特产繁多,较为著名的有杏花村汾酒、竹叶青酒、老陈醋、清徐葡萄、平遥牛肉、柳林红枣等。”这几段话摘自中国地图册中介绍山西那一章。从文字上看,这里所描述的应该是一块富庶之地。的确,历史上的山西是块人杰地灵的好地方。远古时代的“尧都平阳”、“舜都蒲坂”、“禹都安邑”均建于此。隋末的李渊父子也正是从这里出兵统一中国并建立的让汉民族引以为豪的“大唐盛世”的。到了清末民初时,山西票号的昌盛更使得山西富甲一方,成为了当时全国的金融中心。老天爷也似乎特别青睐山西,在这块曾经诞生过王维、柳宗元、司马光等文人墨客和重耳、关羽、武则天等诸侯将相的土地下面蕴含着让其他地方的人们垂涎的矿产资源。山西已探明储量的矿藏有煤、铁、铝、铜、钼、钛、镓、铅、锌、金、银、钴、石灰石、粘土、石膏、芒硝、镁盐等49种,矿区达620处。其中煤、铝土、耐火粘土、铁矾土、珍珠岩、镓、铂的储量居全国之首;金红石、镁盐、芒硝的储量居全国的第二位,钾长石储量位列第三;钛铁、熔剂石灰石的储量居于第四;长石、石膏、钴、铜、锗、金的储量在全国名列前茅。在过去的那些乡土时代里,山西人凭借他们的勤劳智慧,让山西成为了中国历朝历代经济最发达的省份之一。新中国成立后,山西人开始无私的用这些原本属于他们的甚至是那些应该属于他们子孙的的资源支持着全国其他地方的建设,正如一个作家所说的那样“山西用它的光和热温暖着全国。”解放后到改革开放前的那段日子里,得益于过去还算雄厚的工业基础,山西经济在国内尚能处于中等水平。但是现在,山西落后了。山西人均GDP排名在1980年到2001年的20年内下降了9位;城镇居民收入长期滞后,1980年排位第23,1998年排到第29。1999年,2000年则连续2年全国倒数第一。曾经让山西人引以自豪的历史正在让现今生活在这块土地上的人们隐隐做痛,也许只有那些散落在山西各地的历史遗迹和已经败落多年的厂房还在默默的讲述着这片黄土地上曾经有过的辉煌。
  当汾河的水缓缓流入太原市的汾河公园,让太原的这条短短10公里长的河道让人看起来重新象条河的时候。太原的市民曾为这久违的河水欢呼,很多人爬在桥头整整等了一天来迎接它的到来。改造后的汾河两岸绿树成阴,芳草萋萋。但除了山西人,没有其他什么人知道这条景色绮丽的河只不过是个蓄水池而已。山西人用自己的智慧再一次粉饰了自己那本已破败不堪的面子。山西真的太缺水了!规模越来越大的矿山开采已经让山西的地层蓄水结构遭到了严重的破坏,其直接结果是地表塌陷和地下水位的迅速下降。现在山西全省河川径流量仅为114亿立方米,与全国各省比较,占倒数第二位,仅比宁夏多一些,人均占有水量仅为全国平均水平的五分之一。在2003年的10月2日,有过这样的一条并不引人注目的报道,“北京首次从山西册田水库向官厅水库调水5000万立方米水,相当于25个昆明湖的水量。晋水进京是历史上兄弟省首次向首都集中输水。”呜呼,山西,在自己濒临灭顶时还无私的将仅存的那点点给养奉献给别人。这让人不由的想起了1994年山西人为“引黄入晋”工程募捐时的那一幕,这些所谓的募捐款项均是从个人工资中扣除,募捐的原由很简单,工程是山西的,耗费的巨额款项只能由山西自行解决。联想到当前在建的国家歌剧院、国家体育场等等大型项目,山西人的生存似乎远没有些那些可以为国家增光的工程重要!用山西煤炭温暖着的那些人恐怕难以想象山西相当一部分矿工家属生活用水常年是靠矿井排出的废水来维持的。在水资源严重匮乏的同时,山西境内几乎所有的河道都受到污染,受污染河流长达三千七百五十三公里,其中超三类污染河道占百分之六十七点二,严重污染超五类水占总河长百分之四十五点八。山西仅有的那么点地下水不同程度的遭到多种有害离子侵蚀,矿化度,总硬度大幅度提高,有些有害物质甚至严重超标达26倍。新世纪的太原,那些曾经寄托着老太原们孩提时代美好回忆的沙河、虎峪河、玉河早已变成了一条条让人掩鼻的臭水沟。而整个山西,除了一些河流的源头部分,已经找不到象样的河流了。当眼看着山西的子孙们即将需要借助图片来认知什么是河的时候,作为他们的先辈,不知该作何感受。



作者: 并州♂准愤青 2005-4-24 00:24   回复此发言

--------------------------------------------------------------------------------

2 [转]哭泣的山西
  站在山西任意一条铁路线旁都会看到一列列装满煤炭呼啸着东去南下的列车。2003年开始的全国性缺电已经影响到了整个国家经济的安全,国家需要更多的煤炭来保障不断增加的发电机组的正常运行。北京、上海、广州、杭州、所有你能想到的中国经济发展的龙头地区都在缺电。对于那里的人来讲,如果山西的煤炭不能足量及时的运到的话,他们的幸福生活将会无情的离开他们,2004年的这个让他们感觉到比任何年份都热的夏天似乎正在验证着他们的忧虑。电荒仿佛让山西一夜间又重新成为了块香饽饽。事实上,煤炭产量占全国的四分之一的山西,其调出量现已占到了全国的四分之三以上!为了保障电煤的外运,2004年上半年,山西其他货物的请车满足率通常都不到10%。太原铁路分局现在每天有6400个车皮,去除必须保证的重点物资外,仅剩下300多节可用于运输其他货物。那些包括不锈钢、仪表、电器、五金件等等在内运不出去的产品的附加值远比电煤高出很多,山西在这方面的损失又能由谁去承担呢?市场需求的扩大必定会刺激价格的上扬,这是市场不变的法则。而山西煤炭的价格似乎习惯了游离于这条法则之外,它的每一次提价企图都会淹没在那些使用山西煤炭的发达省份无尽的责难中。山西在那些正在使用山西煤炭的省份的心目中被定位为他们取之不完用之不尽的资源库,他们在遭遇危机时总是会用计划经济的思维来审视山西。他们知道在与他们的冲突中,山西是始终如一的弱者。他们眼中的煤炭成本只是用计算机上那么简单的一加,他们不会去考虑开采引发的生态灾难,也不会去考虑大大小小矿难中的那些阴魂。或许是他们认为山西已经挣的够多了,抑或是他们已经太习惯于山西的奉献了。
  山西是个很奇怪的地方。与德国的鲁尔区,澳大利亚的新南威尔士这些煤炭产地在所在国占有无可比拟的经济地位相比,同样以产煤闻名的山西显的如此的另类——山西有资源,但却如此的落后。在全国各省区农村贫困人口情况调查表中,山西省农村贫困人口的比例是8%,排全国的第五位;在各省基本生活保障线以下城镇贫困人口规模的统计中,山西省城镇贫困人口的规模占到了7.17%,全国排名第七位;在全国农村贫困发生率统计中,山西赤贫状况的发生率是中部省份最高的,达到了24.3%;在全球化指数的对比中,山西的全球化进程指数是35.49%,而同期的广州是364.93%,天津是208。78%;在全国生态脆弱程度比较中,山西属于极强度生态环境脆弱区;中科院中国可持续发展报告中,山西的可持续发展能力排在全国倒数第五。山西落后的印象似乎在2003年有所改变,在这一年中,山西省GDP比上一年增长12.5%,增长速度在全国居第五位,创近十年来同期最高水平。但是,如果我们稍做分析的话,这组数字又是那样的令人不安。在这一年里,煤炭、电力、冶炼、化工等高污染高耗能的行业为山西GDP增长的贡献率创记录的达到68%!山西的产业结构看来没有什么改变,只不过我们采掘资源的速度更快了罢了。我们也不妨将山西与国内其他省份做个比较,当山西人为其GDP达到2445亿元而振奋的时候,广东省的数字是13449亿元、山东12430亿元、江苏12451亿元——这就是差距。当山西低价输出资源,又高价输入消费品的时候,这种差距是那样的顺理成章。令人啼笑皆非的是中央在确立西部大开发战略的时候,山西居然没有被列在内。难怪山西人自我调侃到“山西不是个东西。”万幸的是,那个大开发战略到目前为止除了修了几条贯通东西、南北的高速公路和输油管线外,还没有其他什么更让人注目之处,不然山西真的要被贻笑大方了。
  如果因为山西落后就说山西人都是穷鬼的话,那也的确冤枉山西了。山西历来就不缺乏富豪,改革开放后的山西同样如此。与先辈们走西口,闯关东历经各种磨难进行资本的原始积累所不同,当代的山西的富豪只用了不到20年的时间就已经让国内其他地区的人们所侧目了。没有什么秘密可言,工业社会对资源的巨大需求造就了山西的富人阶层。在山西,哪怕是在最贫困的地方你都可以见到挂着当地牌照的奔驰、宝马呼啸而过的情景,车的主人们绝大多数是煤矿或是焦化厂的老板们。豪华的坐骑、堂皇的宅院与张狂的言语一道彰显着他们的气派。在这块已经千疮百孔的土地上,他们是那么的与众不同。他们可以购买与他们身份相衬的任何东西,可以将他们只有十几岁的孩子送到国外接受良好的教育,甚至可以为他们所包养的二奶一掷千金,他们再也不用象本乡本土的其他人那样为子女们上学或是家人医病所需的费用伤神了。财富向这一小撮精英聚集的时候,他们不会去想他们赖以制富的这些资源是不会再生的,不会去想这些资源原本有属于同样生活在这里的其他人的一份,更不会去考虑应该为这片养育了他们的土地做些什么。当财富聚敛到一定程度时,他们开始厌倦这里的荒山,污浊的空气和那些由于贫穷而日益呆滞的眼神。于是,在京沪等大都会或是苏杭等花园般的城市里,属于山西人的房产成倍增长着,每年从山西流出的资金居然高达了数百亿元。这些已经或是正在举家迁移的山西富豪们迟早会融入当地社会,最终他们的子孙们也不会再将自己归为山西人,没有人愿意去预测山西在那个时候会是什么样子。但是就连山西人也开始放弃山西的时候,这块具有三千年古老文明的黄土地上的希望会在哪里呢?
  黄河一直被誉为中华民族的摇篮,山西不正是守侯在摇篮边的那位母亲么?这位原本也光彩照人的的母亲现今已气息奄奄,无人怜,无人爱。我仿佛看到了她消瘦的身影,她在挣扎着为她的孩子们挤出或许是最后的一点点乳汁,她眼里分明含着泪水。是的,她在哭泣,默默的…… ■

逛上一篇:   逛下一篇:

作者:218.26.30.*
  (2008-11-13 13:25)
推薦文章: 將本文章推薦到【百度收藏】 將本文章推薦到【YouPush】 將本文章推薦到【udn共享書籤】 將本文章推薦到【Fiigo】書籤

 本文章共有回覆 4 篇,分 1 頁
 聲明:以上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且內容由網友發表提供,若有爭議或違法由發表者承擔,本站將不負責連帶責任,謝謝。

 IPoBar  愛PK  愛遊戲  愛online
新手教學 客服中心 站務公告 交換連結 合作提案 關於我們
 
版權所有©ipoba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論壇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本討論區不承擔由該言論所引起的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