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貼吧 文章 作者 工作  
網頁搜尋
 
 愛PO吧 >> 地震 >> 瀏覽文章
回覆 加入我的最愛 與好友分享

中国的小学生为什么该死?

本被文章 0 次, 共有回覆 11  
0
 
0
导言:四川大地震,如果震死了15万人[估算依据后告],如果能够换来国民的彻底觉醒和匪共政权的覆灭,如果能够换来中国人权状况的根本好转,那么就是值得的。所谓三分天灾七分人祸,匪共的中央军委胡锦涛、政法委周永康、宣传委李长春所代表的腐恶势力,把这个政权的主要力量,不是用于救灾抢险,而是用于掩盖震祸真相、逃脱震祸责任,空前动员了全党全国和所有海外党崽势力,精心编造和传播各种谎言,使得我们的很多朋友,都在不知不觉中受到迷惑,骨髓深处的奴性再次发作起来。因此,为了彻底揭穿黑幕,本文的篇幅将会较长,请读者给予耐心。



[1] 小学校长缺位了?

根据震区图片的对比,我们知道小学生大批死于地震的直接祸根不是“自然灾害”,而是普遍的小学教学楼之劣质建筑。小学校长则是这些教学楼的建筑项目的法人代表,也是作为死亡小学生的苦主代表。但是小学生的批量死亡,居然没有关于小学校长的任何报道出现在各种媒体。难道当地的小学校长都被震死了?都被双规了?都是羞于见人?

世人看到的消息没有小学校长当即震死或者为了抢救小学生而死,没有小学校长因为自己的学生的批量死亡而伤心的自杀,没有小学校长呼天抢地的哭喊 “老天爷啊,为什么夺走我的学生?”,没有小学校长出面控诉建筑商在该校的劣质建筑质量,没有小学校长感谢亲人解放军从废墟下解放自己的学生...

为什么,中国的小学校长在震祸之后的舆论当中缺位了?这是为什么?为什么?因为小学校长们就是罪魁元凶,因为小学校长都是在腐败的第一线,因为小学校长是劣质建筑的直接责任者。

我们知道1976年唐山地震之后,中国大陆建筑的国家标准是能承受7级地震。按照这个标准设计施工的建筑物,即使发生了8级地震,也顶多是墙体开裂,断不至于整体倒塌毁灭。即使是贫穷的农民私自兴建的劣质建筑,那么死亡的也应该只是下午两点在家睡懒觉的成年农民,哪里应该是成群的小学生?

小学的建筑应该是怎样的呢?我所在的新海洲,是发达国家当中最不发达的。这里的公立幼儿园和小学,都是占据了风水宝地,在低缓的山坡上,校园的大部分面积都是空旷的草坪,没有围墙,建筑都是平房而且是木板房。学校周围的道路,都有橙色的告示牌“前方学校”;路面都有限速坎,汽车时速如果超过20公里,就会颠簸得很难受。每当上下学的时间,都由教师和学生穿上橙色马甲指挥交通。

每到大选,投票站都设在当地的小学。居民也喜欢晚饭之后到附近的校园散步,小学的校园就是社区的公园。我做邮差的时候,跑遍了当地的幼儿园和小学中学,我的儿子也辗转了三所幼儿园和两所小学。文明国家的孩子,是宝贝中的宝贝;文明国家的小学,是宝地中的宝地。

我在这里做学生的时候,每学期都有逃生演习,模拟地震或火灾,教师引导学生疏散,然后集中点名。学生进入新学校,或者工人进入新公司,第一课就是了解周围的逃生路径。学生集体外出,巴士上都是老老实实的坐着,不允许有孩子站在车上,学校巴士的驾者必须有专门的培训和证书。


在私营教育制度下,小学校长的梦想就是把自己的小学办成最好的小学,永远当校长,按照自己的小学的模式克隆很多的小学,自己的儿子和孙子首先要在自己的小学上学。

但是,中国的小学校长呢,儿子孙子决不会是在自己的学校、而是在他所认为的升学率最高的条件最好的小学;乡长就有能力把儿孙送去县城的上学而不是本乡的小学;县城的公务员的儿孙都在机关幼儿园、机关小学;县长就有能力把儿孙送到外国去读小学。中国的官员和中国的富商,对于自己儿孙的教育机构的选择是一样的。

所以,够了级别的中国贪官和中国奸商的儿子孙子,都不在中国小学上学,所有的中国贪官和中国奸商都在忙于逃离中国,首先让自己的儿孙逃离中国,那么他们的精力和财力,怎么可能投放于中国的国民小学?中国的小学的建筑,是贪官和奸商榨财的机器,中国的小学生的义务就是背诵和表演如何热爱那些子孙都不在本校本国的贪官和奸商。所以,中国的小学生统统该死。

在文明世界,小学校长都是受人尊敬的学问家和教育家,都是当地社区的领袖。

但在共产党中国,每一所小学校长都是共产党员,都是吃孩子肉喝孩子血的恶魔,每一所小学的女教师有义务被官员奸污,男教师则有权利奸污女学生。小学校长绝对不会领导教师罢工、呼吁学生利益,而是作为一个党员,作为教育局党组的下属奴才,率领教师向小学生榨取钱财。中国的小学校长,思维和胡锦涛李长春没有任何二样,都是在为党负责严防民众的前提下,榨取自己的利润,他们怎么可能把小学生的生命安全和小学建筑的质量放在第一位?

按照共产党的制度,小学的建筑属于教育局的投资项目,小学校长是建筑项目的法人代表。为了争取到教育局给本校的投资,小学校长必须保证教育局领导能从本校建筑当中获得丰厚利润,有权决定由自己的亲友承包建筑工程,有权选择装聋作哑的建筑监理者。比如按照某条建筑标准,在某个小学建筑项目的某根承重柱子,应该使用6根螺纹钢筋规格应该是16毫米,但是建筑商可以偷换成4根14毫米的,不被发觉。下一次的同类建筑,则可以偷换成12毫米的,再下一次 10毫米,再下一次8毫米...,只要房子竖起来没有倒掉,就可以通过验收。如此恶性循环,按照唐山大地震之后的国家标准所必需的建筑的设计余量,都被榨取成了教育局领导和小学校长的利润。

在中国的小学,普遍的建筑格局是,学生们上课的教室构成几层楼房,另有一片小小的中南海,花园平房当中有校长室、书记室、教导处等等,所以地震发生时,必然是小学生们及其任课教员当即被埋入倒塌的教学楼,校长们则是安然无恙的。还有很多的小学校长们,这个时候根本就不在学校里,可能去教育局巴结局长,也可能在浴池里桑拿...

在中国,每一位有幸成为小学校长的人选,脑髓里都是党性,小学校长的未来是当上教育局长,当上分管文教卫生的县委副书记,省委副书记,中央书记处书记,总书记,当上中央党校的校长。每位小学校长,都是该校的党委书记,当校长与当局长当县长当省长一样的都是当官,小学校长就是中央党校校长的起步,没有任何一位小学校长的志向是终身只当所在小学的校长。

所以,想想2005年黑龙江洪水中覆灭的宁安县沙兰小学,居然是建筑在当地的水库下面的洼地中央,想想1994年的克拉玛依油田大火,几百名小学生被领导当作欢迎地毯使用而被烧死。每一次小学生的灾祸,都被禁止让公众得知与讨论,所以每一次灾祸不仅不能找出灾祸的原因,反而让同类的罪犯确信他们犯罪不被揭露已经不是侥幸而是必然。每一次灾祸不仅不会成为社会的警示,反而成为党和政府领导救灾作秀的绝好机会,成为党的凝聚力的体现时刻,成为党的政权的合法性的来源,成为军队和武警的立功机会。所以,每次惨祸的发生,不仅不能提醒人们如何避免同类的惨祸,反而成为制造同类惨祸的模板。


现在,如果四川震祸地区的小学校长露面,那么必然要扯出小学的教学楼建筑当时的建筑商、批准的教育局领导、分管的乡领导县领导...,以致扯出当时的四川省委书记周永康。每一座倒塌的小学教学楼,背后都掩藏着一个腐败窝。揪出一个小学校长/校党支部书记,就能揪出相关的教育局长、县委文教书记、县委书记、地委书记、省委书记。如果让小学校长们曝光,就能引发四川官场的地震,进而引发全国的官场地震。

所以,那些央视记者们的装疯卖傻,实质是占据视野。顶多你骂骂记者,但你还能想到记者已经掩护了小学校长?

逛上一篇:   逛下一篇:

作者: MashiMaro
  (2008-05-21 23:48)
推薦文章: 將本文章推薦到【百度收藏】 將本文章推薦到【YouPush】 將本文章推薦到【udn共享書籤】 將本文章推薦到【Fiigo】書籤

 本文章共有回覆 11 篇,分 1 頁
 聲明:以上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且內容由網友發表提供,若有爭議或違法由發表者承擔,本站將不負責連帶責任,謝謝。

 IPoBar  愛PK  愛遊戲  愛online
新手教學 客服中心 站務公告 交換連結 合作提案 關於我們
 
版權所有©ipoba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論壇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本討論區不承擔由該言論所引起的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