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貼吧 文章 作者 工作  
網頁搜尋
 
 愛PO吧 >> 政治批評 >> 瀏覽文章
回覆 加入我的最愛 與好友分享

施振榮 蔡明介都反對垃圾政府紓困DRAM產業

本被文章 0 次, 共有回覆 1  
0
 
0
施振榮:紓困DRAM業 浪費青春
2008-11-18 工商時報 【黃智銘/台北報導】

 政府可能對DRAM業進行資金紓困的動作,宏碁創辦人施振榮卻以當年成立德碁、黯然收場的經驗提醒,過去20年來證明DRAM產業存在結構性問題,政府應思考紓困的機會成本,把有限資源好好分配,投資在有希望的產業,並輔導DRAM廠轉型,不然可能也只是「浪費青春」。

 施振榮昨出席ADOC 2.0縮小數位落差計畫記者會時,被問到最近政府有意對陷入困境的DRAM廠,提出紓困方案的看法,施振榮表示,紓困的錢都是全民的,政府不應該把資金繼續挹注到沒有希望的產業上,他作宏碁品牌事業,也是投資在一個能賺錢、有希望的品牌。

 施振榮說,他只問機會成本,過去DRAM投入了大量的人力、財力,如果繼續投資可能只是「浪費青春」,但是整個社會資源是有限的,應該作最有效運用,以他目前觀察,文化創新產業、品牌也都很缺人力跟財力,或許在這些領域投資,未來報酬可能會更好。

 過去宏碁曾經投資成立德碁,也有意發展DRAM,不過最後難抵虧損,德碁轉型晶圓代工,最後只好賣給台積電,回憶這段往事,施振榮說,任何產業只要供過於求都是「災難一場」。

 施振榮說,從市場、技術來看,台灣過去20年發展DRAM產業仍有結構性的問題,難以和韓國廠商競爭,因此DRAM產業需要的不是「紓困」而是「再造」,如果持續投資未來處境也難有改善。

 因此施振榮建議政府,「有捨才有得」,應該輔導這些廠商進行轉型。施振榮說,「現在不轉型,就沒有三年以後成功的產業」。

 施振榮舉1997年金融風暴時,韓國政府在國際貨幣基金(IMF)建議下,強迫三星放棄汽車產業,LG放棄半導體一樣,沒有競爭力的產業不應該持續投入,才讓之後三星、LG再造成功。

 除了DRAM外,面板產業同樣面對韓國廠商競爭,下半年也開始營運面臨挑戰,施振榮觀察,面板產業在市場、技術上情況是比DRAM好一些,不過產業也是供過於求,也會面對類似問題。
=======================================================

救DRAM搖擺 蔡明介:救不了
民視 2008/11/18 18:01

全球一片經濟不景氣中,過去風光的DRAM產業面臨歷史上最長的寒冬,政府到底要不要救?宏碁集團創辦人施振榮最先表態,主張不救,聯發科董事長蔡明介也呼應身有結構性問題,花多少錢救的結果恐怕還是難逃被淘汰的命運!

不管是力晶還是華亞科DRAM族群一片臉綠,多檔被打到跌停,無法起死回生,DRAM的報價也呈現溜滑梯,有業者就說,這真的是史上DRAM產業修正最長的一次,政府的國發基金已經擴大到1兆元。

要不要救DRAM,宏碁集團創辦人施振榮先表態,他說DRAM不值得救,而聯發科董事長蔡明介也同意這個看法,另一位業界大老台達電董事長鄭崇華,不願正面表態但是言談間對於政府救企業的大筆資金還是不以為然。

眼看政府政策都還沒定案,各界反對聲浪已經出現,照股市的走勢來看,現在百元俱樂部只剩8家,跌破票面價格的超過數百家,政府救產業的兆元基金到底救得了幾家?
=======================================================

是無知還是別有所圖
【經濟日報╱社論】 2008.10.26 02:51 am

行政院宣布將國發基金的規模由目前的2,000億元擴大到1兆元,功能也要從現有的創投及融資業務擴大到參與企業注資、重建、合併與收購。明眼人均知,這乃是政府不久之前提出而飽受批評的主權基金的新包裝,但因為說明較為詳細,因此其問題也比定位模糊的主權基金政策更明顯。我們希望行政院要做什麼重要的事情,都應該想清楚道理並做好規畫之後再說,一旦遭到批評,也應虛心檢討改善,不要這樣換個名稱就想矇混過去。

由於主權基金的構想曾被質疑是要救股市,因此行政院這次特別聲明,擴大的國發基金不是要救股市,也不是要替企業紓困,而是要協助改善產業結構。然而協助改善產業結構似乎不需要這麼多錢,也不必這麼急。我們若稍仔細檢視行政院的說法,其實還是想要紓困。經建會在說明國發基金將如何操作時說:「金融風暴衝擊,許多公司的股價不斷下跌,市值也嚴重縮水,向金融機構增貸或申請展延不易,國發基金可透過公司發行新股的機會入股各企業」。試問,提供資金給金融機構不願貸款甚至要抽銀根的企業,這不叫紓困要叫什麼?購買股價不斷下跌企業的股票,不是護盤又是什麼?要為這兩種做法找出更合適的名稱,大概就叫「利益輸送」。

政府也許會說,現在很多先進國家也在幫助民營企業,甚至接管了民營企業。但請注意,那絕大部分是金融業;因為金融業出問題時不僅許多無辜把錢寄放其中的人民受害,而且可能發生骨牌效應,而造成嚴重傷害國家的金融風暴,政府才被迫介入。但製造業倒閉通常不會這麼嚴重,因此美國不久之前介入金融機構時,很多人就警告美國政府不可介入通用汽車等製造業。然而行政院卻說國發基金投資將以製造業為主,非到萬不得已,不會投資金融業。政府敢採取和更先進的國家完全相反的做法,到底是無知還是別有所圖?

我們不反對政府改善產業結構,但那是要投資新的產業,就像國發基金的前身當年投資台積電一樣。現在要投資出問題的舊企業,反可能是不讓產業結構改變。我們也不反對政府協助企業升級和其他改善,但那是要運用各種技術協助和獎勵,而不是直接參與投資。直接參與投資以改善經營,在民間是可能的,私募基金就常做這種事。然而私募基金能做這種生意的重要原因,是它們有能力從世界各地聘請相關的專業人才,來改革和管理它們投資收購的企業,而可能提高這個企業的價值。但我們的政府有這個能耐嗎?看看公營事業的情況就知道了。看看馬政府這幾個月政策亂成一團的情況,想到他們要接管企業,更叫人冷汗直冒。

即使技術和人才的問題可以解決,政府投資企業的合理價格也很難決定,而可能滋生極多弊端。企業的財務問題及實際可能的價值是多少,原來借錢給它的金融機構當然比政府清楚;它們也和企業的存亡有共同利害關係。因此由金融機構來決定要不要對企業紓困,要如何改善企業,比由政府來做更恰當。這也是以往紓困時常用的原則。若由政府出資來救企業,企業甚至銀行都可能隱瞞某些問題,而讓政府出太高的價格而買到太少的股權,甚至買到一文不值的企業。原來的股東及放款的金融機構則可藉機收回一些本來已該損失的錢。這種情況也可能透過官商勾結,而讓政府出更多的錢。所以政府投資問題企業這種事,絕對不可輕率為之。

這種不恰當而可能有極大損失的工作,政府不僅未提出合理的決策與監督機制,其財源也未經過政府預算程序,而是要直接從郵儲借款。而所借的錢當然也就不必列為政府負債,不受公債發行上限的限制,等於是把人民的錢挪用去救問題企業,而隱匿了政府實際負債大增的事實。

就算都不管上述缺陷,8,000億元的資金照目前的市價可買下所有上市公司7%的股權,若只買一半的公司,則可買到14%的股權,政府將可成為一半上市公司的最大股東,而且將主導公司的經營。姑且不論政府有沒有這麼多人才和能力,政府將會有多大的權力?我們又將成為怎樣的國家?政府高層在命令經建會把基金規模定在1兆元時,若沒想到這個問題,實在很可怕。若想到了還要做,就更可怕!

逛上一篇:   逛下一篇:

作者:61.62.113.*
  (2008-11-21 20:12)
推薦文章: 將本文章推薦到【百度收藏】 將本文章推薦到【YouPush】 將本文章推薦到【udn共享書籤】 將本文章推薦到【Fiigo】書籤

 本文章共有回覆 1 篇,分 1 頁
 聲明:以上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且內容由網友發表提供,若有爭議或違法由發表者承擔,本站將不負責連帶責任,謝謝。

 IPoBar  愛PK  愛遊戲  愛online
新手教學 客服中心 站務公告 交換連結 合作提案 關於我們
 
版權所有©ipoba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論壇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本討論區不承擔由該言論所引起的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