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貼吧 文章 作者 工作  
網頁搜尋
 
 愛PO吧 >> 兩岸 >> 瀏覽文章
回覆 加入我的最愛 與好友分享

九七年五月起,遍及湘、鄂、皖、赣四省的五十多个县,五十万农民大暴动。

本被文章 0 次, 共有回覆 4  
0
 
0
【人民报消息】毛泽东有言:“中国的问题是农民的问题。”意思是说:农民问题不解决,中国的问题解决不了。当代著名学者秦晖有言:“在中国,农民的问题是中国的问题。”意思是说:农民的问题主要是中国的体制造成的。
农民问题仍然是中国发展的最大危机。

据《人民日报》记者凌志军透露,万里先生在国务院一次高层会议上谈到农民的遭遇时说:「如果这些情况让工人、农民、知识分子知道了,不推翻共产党才怪呢!」如果换个人说这话,共产党政府不派警察把人抓起来,算是法外开恩,执法不严。

万里先生凭什么这么说?除了他位居高位,可以读到喉舌新华社编的《大参考》这样的全中国真正的「一小撮」才可以读到的消息外,他还亲眼目睹了中国农民的苦难。

1977年6月,万里出任安徽省委第一书记。上任后三个月的调查,万里这个农村出来的农民儿子居然惊呆了:「搞了快三十年的社会主义,怎么还这么穷?!」他大喊共产党政权把农民搞成这样是「忘了本了!」「忘了娘了!」万里究竟看到了什么?当时的人民日报记者吴象说:「老红军烈属的破屋里,他看到了露了底的米缸,在淮北平原农民的茅草棚里,他闻到锅中用胡萝葡樱子和地瓜面煮成的黑糊糊散发出的难闻气味;在凤阳、嘉山铁路沿线,他看到拖儿带女在凛冽的寒风中扒火车外流的成群结队的农民。

1983年11月23日,胡耀邦、赵紫阳和万里在一起。他们三人被一些媒体誉为“中国最有良心的政治人物”。

最让万里惊诧的是原安徽省委农委研究室主周昌礼在回忆文章提到的两次现场目击。

第一次目击是:「1977年11月上旬,万里到金寨县调查。在燕子河山区,他走进一户低矮残破的茅屋,在阴暗的房间里,见锅灶旁边草堆里,坐着一位老人和两个姑娘,便亲热地上前和他们打招呼。老人麻木地看着他,一动不动。『老大爷。』万里伸出手想和他握手,老人仍麻木地看着他,不肯起身。万里很纳闷,以为老人的听觉有问题。陪同的地方干部告诉老人,这是新上任的省委第一书记来看你,老人这才弯着腰颤抖地缓缓站起。这时万里惊呆了,原来老人竟光着下身,未穿裤子。万里又招呼旁边的两个姑娘,姑娘只用羞涩好奇的眼光打量他,也不肯移动半步。村里人插话说,别叫了,她们也没有裤子穿,天太冷,他们冻得招架不住,蹲在锅边暖和些。」

第二次目击是:「万里又走到了另一人家,看到家里只有一位穿着破烂的中年妇女,便询问她家的情况。『你家几口人?』『五口人,夫妻俩和三个小孩。』『他们到哪去了?』『出去玩了。』『请你喊他们回来让我看看。』万里催促两遍,这位妇女面有难色,不愿出门去找。在万里的再三催促下,她无奈地掀开锅盖,只见锅膛坐着三个赤身裸体的孩子。原来烧过饭的锅灶,拿掉铁锅,利用锅膛里的余热把三个没有衣服穿的孩子放到里面防寒。」

「万里看了两家农民后,已是泪流满面,他沉痛地说:『老区人民为革命做出了多大的牺牲和贡献啊!没有他们,哪来我们的国家!哪有我们的今天!可我们解放后搞了多少年,老百姓竟衣不遮体,食不果腹,有的十七八岁姑娘连裤子也穿不上,我们有何颜面对江东父老,问心有愧呀!』」

共产党如何对待农民——压榨。

中国农民为什么遭此大苦大难?这全可归功于共产党政权对农民的「压榨」。

「压榨」两字可以说是近半个世纪以来,共产党政权对农民实行的最基本国策。略有不同的是:1978年以前实行的是「无情压榨」这样的基本国策,1978年之后虽然有让农民短暂休养生息之说,但是终究离不开对农民「压榨」两字.共产党政权当然不会公开承认自己在压榨农民,但说自己「不首先关心和切实解决八亿农民的温饱和富裕问题,只是考虑向他们购取城市需要的各种农副产品,而忘记千方百计帮助农民多生产这些产品,杀鸡取卵,竭泽而渔。」这事实上也等于接近承认压榨农民了。

共产党政权靠「压榨」农民得到了多少好处?1951-1978年,农业在为工业化提供大量生活资料和生产资料的同时,提供积累计4340亿元。

根据资料测算,从1952年到1978年,国家给农业的发展、建设等方面的资金1730亿元,而通过农业剪刀差方式向工业转移6320亿元,加上农业税共达7264亿元.如果说1978年之前政府的宏观经济政策是对农民实行榨取的话,1978年之后甚至90年代又如何呢?90年代以来,「从总体上看,我国现阶段农业仍处于负保护局面。」「负保护」是什么意思?它指中国政府对农业这个传统的弱势和风险产业实行的不是服务政策,而仍然实行是榨取政策。以农业投入一项为例:1990年以来,中央财政资农投入,呈现下降的趋势。而且1994年以来的投入剧降。1994年到1996年财政资农净投入有两年是负增长。……

有一本前两年的国内杂志“社会”,该杂志中有一篇文章透露:“国家统计局公布,中国尚有八千万农村贫困人口,人年均收入在三百元之下,其中二千万人甚至年收入不超过百元,他们的生活尚不能维持温饱。”

据国务院办公厅一九九八年九月二十五日“简报”披露:“至九八年七月底,有十二个省(区)的四千一百多万边远山区人民,还不能解决温饱问题。”……




造价三十亿元的国家大剧院是江泽民与宋二奶奸情的见证!

如果明天您看到当代陈胜、吴广带领农民揭竿而起的新闻,您还会感到奇怪和不解吗?

九七年五月起,遍及湘、鄂、皖、赣四省的五十多个县,五十万农民大暴动。

五月十四日至十九日,湖北荆州地区京山、天门、潜江、仙桃等县六十多个乡,十二万农民暴动,仅天门县,县党政机关被冲毁后,遭军警镇压,死伤近百人。

益阳市、宁乡等地农民二十万进城,烧毁政府与公安机关车辆数十部,被镇压的过程中,农民有五十七人负重伤,三人死亡。

江西九江、宜春、吉安等地区的修水、宜丰、安福等县,七十多个乡的十万农民进城,抢占县政府党政大楼,冲进供销社抢化肥。

宜丰八百农民壮士冲击公安局后,与军警对峙达七十多个小时,最后有一百三十多农民被捕。

九八年,除陕西果农、山东蒜农大暴动外,五、六月间,有湘北二十万农民暴动,其中,江陵县太平乡乡政府被三万农民占据三天,农民撤销乡政府,又拘押了县委副书记、副县长等人,五月二十二日上午,被调来的军警镇压,有二百五十多名农民伤亡,军警死伤亦有数十人。

湖南汉寿县二千农民,五月十九日冲击公安局,要公安局局长下台,遭公安、武警开枪镇压,死伤多至一百五十人。农民气急,用土枪、土炸药也打死、打伤八十多名官军。

逛上一篇:   逛下一篇:

作者:60.198.142.*
  (2008-11-23 23:50)
推薦文章: 將本文章推薦到【百度收藏】 將本文章推薦到【YouPush】 將本文章推薦到【udn共享書籤】 將本文章推薦到【Fiigo】書籤

 本文章共有回覆 4 篇,分 1 頁
 聲明:以上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且內容由網友發表提供,若有爭議或違法由發表者承擔,本站將不負責連帶責任,謝謝。

 IPoBar  愛PK  愛遊戲  愛online
新手教學 客服中心 站務公告 交換連結 合作提案 關於我們
 
版權所有©ipoba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論壇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本討論區不承擔由該言論所引起的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