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貼吧 文章 作者 工作  
網頁搜尋
 
 愛PO吧 >> sf台灣論壇 >> 瀏覽文章
回覆 加入我的最愛 與好友分享

愛的發聲練習之李鼎的也不賴

本被文章 0 次, 共有回覆 4  
0
 
0




去年底,除了魏德聖因為《海角七號》一炮而紅之外,

電影1895》、《愛的發聲練習》也受到觀眾的喜愛。

其中《愛的發聲練習》導演李鼎,

還有另一個更為大家知道的身分,

就是知名作家。



在拍電影之前,他曾經歷過多種不同的職場工作,

最後以書寫散文遊記打出名號。



訪談中發現,

40歲的李鼎早已經歷好幾次人生的顛峰,

彷彿不停地從這一個高點到另一個高點,從不停歇。





以下就是李鼎前半段精采的人生素描。







李鼎從小就愛說故事





以一個小孩而言,李鼎是特別的。

小學四年級就喜歡講故事、喜歡幻想、不喜歡到學校上課。

每天一早最喜歡躺在床上。

他的床靠在窗邊,可以聽到很多聲音,

如媽媽起床的聲音、外面世界傳來的聲音。



當他窩在棉被裡面,是他最有想像力的時候。





小時候他缺乏安全感,容易覺得孤單,

最喜歡跟父母講:「我生病了」。

因為在他幼小的心靈深處覺得,

唯有如此父母才會停下忙碌的身影關心自己

李鼎的父親是一名飛官,直到四十歲才有李鼎。

而李鼎說,

他現在四十歲才終於理解父母是因為有了他,

需要賺更多錢養孩子,所以必須出去工作。

小時候的他很愛說謊,

學校老師在家庭聯絡簿寫說,

「該生功課認真,熱心服務,但是卻愛說謊。」

爸爸知道這件事之後,就問他有沒有說謊,

年紀小的他當然說沒有,父親不知道兒子為什麼會這樣?

而現在李鼎40歲了,

回憶起往事,

仍然不知道為什麼自己老是愛說謊,

也許是因為自己的名字太特別的關係。





一言九鼎



「小時候我問我爸,

我的名字為何這麼難寫,

我爸告訴我,『鼎』是一言九鼎的意思,

所以要我說話要算話,說到的就要做到。」





對李鼎小小的心靈而言,

他覺得自己怎麼可能說到做到?

所以不自覺開始用說謊去騙人。



為了矯正這個缺點,他父親開始看他寫的作文,

從他寫的東西了解他的想法。

而藉由寫作文,他從說謊的小孩變成一個會說故事的孩子。

在說話課,班上同學都覺得他好有想像力。





當時李鼎有一位同學的爸爸在中廣上班,

提到白銀阿姨主持的兒童節目舉辦說故事比賽,

李鼎和同學一起去中廣參賽。

李鼎和同學各自講了一個故事,

工作人員聽的很入神,

還問李鼎講的是什麼故事,

其實那故事是李鼎自己編的。

這麼有天份的孩子當下贏得評審的青睞,

於是白銀阿姨就請他到中廣上班。 





之後每周一到周五,

一下課李鼎就背著書包到中廣報新聞

週末時間就錄預錄的兒童說故事節目。

小小年紀的李鼎,

當時一星期可以拿到一千元台幣薪資,

以當時的物價而言,他已經是一個小富翁。

藉由角色扮演、播報新聞、模仿大人,他開始了解大人都在做什麼。

有薪階級的他也有了錢請大家吃東西,

所以他非常早熟,從小就交女朋友,還去她家陪她做功課,

甚至李鼎還加入台視合唱團,每週練唱。



那時他做的都是被人談論的事,

從小就看到人事鬥爭,

讓他知道自己表現好就可以跟大人爭取東西,

從小就知道該說什麼話是大人喜歡聽的,

但是輝煌的成就也代表著李鼎沒有正常的童年,

造成他多愁善感的人格特質。





有保存期限的成就



在李鼎五年級的時候發生一件令他難過的事,

有一天突然一個大哥哥不見了,沒再來播音,

只因為他變聲了。



也因此,李鼎小六就當上男主角,

不是因為他表現好,而是因為原本的leader變聲了。

這件事在李鼎小小的心靈留下痕跡,

從此體會到這世界沒有永遠的美好。





所以他告訴自己,到他快要變聲的那一天,就要消失,





然後

就不要再出現在這個圈子,

希望留在大家腦海裡

是最美好的自己。





進入青春期的李鼎在社團表現都很好,

常在活動中幫全班拿到第一名,但是學科成績很差,

數學就是常考零分。



回憶過往,

李鼎笑說,

「我也不知羞恥。

我還說,『請問數學學得好可以賺多少錢?賺錢不是把加法除法學好就好,那些計算機都可以做得到。

我不是不唸書,只是我總是在寒暑假才把書念完,而你們總是在考試前把書念完。

那時我同學就都對我沒輒,

他們就叫我死鴨子,因為我常考鴨蛋,

他們就叫我鴨蛋教教主。』





為了符合社會肯定的面向,李鼎在升大學時立定志向,

希望可以考上政大新聞系,

但其實他並不喜歡新聞系,

只是因為社會認同這樣的階層而想去考。

當然,以李鼎高中學習的狀況來說,這志向也是遙不可及。



後來他陪同學報考台北藝術大學,結果他考上了。

李鼎說,「我知道我適合這個,但是其實我從來都不想去追求。」

而這一個轉折影響了他接下來的生涯發展。





那段時間是北藝大最輝煌的時候,

賴聲川從美國回來,成立戲劇研究所,

當時他的作品『那一夜,我們說相聲』紅遍全台灣

雲門舞集的林懷民也在學校開課。



那一年,李鼎印象深刻,當時楊德昌也正在拍《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

美好的一切彷彿都在那一年開始萌芽。





進入大學的殿堂,李鼎發現學校很小,

而週遭的同學都很優秀。

他覺得自己是渺小的,

他受到賴聲川影響非常大,

「賴老師從來都不希望我成為下一個賴老師,他最常講的就是,『李鼎,你要成為李鼎,成為你自己。』,

他告訴我,藝術家的優點是更精鍊自己,

在自己擅長的地方更精粹,

同時也要面對自己。



『李鼎你是愛美的,是不確定的,

不是一也不是二,

你不要特別去表現成大家所喜歡的樣子,

當然你也可以做到,

但是就不美了。』」





是的,一直以來我們都想做成別人想要的樣子,



李鼎當時年紀小,有一點懵懂,

「我當時聽不懂。只有更迷惘,只覺得老師不想收我。」

當時的他,還無法了解自己的價值何在。





李鼎大學念劇場,每一班一定會有一個演男主角,

因為天生外表長的陰柔,

比起其他同學可以說是較為俊俏,

所以常常都演出男主角,

那是因為外表限制關係,無關演技或年齡。



大四那年李鼎突然做了一個決定,希望自己可以做導演,

不要做表演組。



因為他很早就去跟賴老師講,

所以賴聲川老師也第一個答應要收他做導演組學生。

但是消息一傳開,後來有十個人都要做導演,

那一屆影響後來台北藝術學院戲劇系的命運。

因為人數過多,學校要求要重新audition這十個導演,

重新編一齣戲,

看哪一個人最適合做導演,

後來李鼎以最高分落榜。





李鼎對這件事一直耿耿於懷,

在拍完《愛的發聲練習》之後,

他回到學校詢問系主任,為什麼自己當年會落榜?



「我還撒嬌問說,『你看,有誰一畢業就做導演?現在還有誰靠做導演維生的?有誰有拍電影的?就剩我跟戴立忍。』

那時候系主任陳玲玲就說:

『我們錯了,我們以前都以為做導演要很有power,

要有所堅持,該爭就要爭,

而李鼎你太陰柔,所以我們一點都不覺得你可以control這一切,

你在台上表演真的很好,

我們一致認為你是可以繼續下去的,

但是這十年來,

主任自己也發現今天不是吵吵架就可以把錢拿到,

其實是要用柔性的溝通才行。』



後來他們也知道我父親是漸凍人這件事,

所以我想,

導演是要有所堅持,但是是內心的,而非外在看起來的堅持。」









一飛上枝頭





李鼎畢業後先在香港傳訊工作,也就是現在中天頻道的前身,

他學姊在【非常娛樂】工作,

他過去那邊先做【流行都市】,不久就被挖到三台做綜藝節目。



當年開放有線電視造成有線電視台蓬勃發展,所以很多人都一窩峰去電視台工作,

因為這個工作的關係,李鼎可以台灣香港兩地跑,

李鼎說起他找工作的原則,『我喜歡選可以跑來跑去的工作』。

當然李鼎也是自負的,做節目一段時間之後,

他常質疑自己做的節目品質這麼好,但是收視率為什麼不好呢?

他不在乎人家知不知道他是誰,他是一個比較實際的人,

只要賺的錢比較多就好。



因為他很努力,短短半年薪水就從三萬多,升到四萬多。



「我從執行製作開始做,因為願意幫人家扛腳架,

還願意兼職做MV導演,所以竄得特別快。

有時候攝影師沒有空,別人一句『李鼎你願不願意拍』?

我馬上回答『我願意』,而且我也願意自己扛腳架。





當下雨天攝影車沒地方停的時候,

人家問一句,『李鼎要不要跑』?

我馬上回答,『我跑』!

我就帶著攝影機上計程車,自己扛機器自己拍,

因為坐計程車也解決攝影車沒地方停的問題。



那時候我就從執行製作升等變成外景導演,我拍完之後,

別人不知道我拍的東西該怎麼剪,

我告訴他們,『沒關係,我自己剪』。

雖然我不會剪接,但是我願意學,

我白天拍片,晚上不睡覺學線性剪輯,

只要大家願意教,我就願意學。」





那時就認識好多人,因為工作關係到處飛,

但是後來薪水一直升不上去。

之後薛聖棻看到他拍的東西就透過中間人約他到五星級大飯店洽談,

希望李鼎接【金曲龍虎榜】,

當然伴隨跳槽而來的就是加薪,薪水變成六萬,

節目收視率也很好。

因為民生報跟【金曲龍虎榜】合作,每天做的東西都會在民生報出現,

當時有一個單元很紅,【拍賣大明星】,

李鼎是可以拍很快及能為明星特別打造專輯內容的導演,

所以大明星都指名要上該單元,

那時候李鼎看過許多大場面,

大明星的保鑣比工作人員還多。

當然,李鼎深信要成功就需要付出努力,

為了把節目做好,

他在節目開拍之前都會先把整個流程學一次,

構思好分鏡,

讓自己先完成大明星的夢想一次,

然後再帶大明星去拍,

當時候藉由做這個紅牌節目,

李鼎接觸好多新東西,

也認識社會上各行各業的人,

大家看到他也都會叫一聲『鼎哥』。





但是做了兩年之後,李鼎覺得想換個工作,

離開這一行的時候,

他發現自己在其他人眼中什麼都不是了。

離開之後,週遭的人再也不接李鼎電話,

本來打算去做唱片公司的企劃,他最後還是認清現實…… 





上帝關閉這一扇窗,就會開啟另一扇門,

一個月之後李鼎拿到channel v大中華區節目部監製的職位。

「我那時候是channel v大中華區節目部的監製,

常有世界級的廠商跟local廠商客戶跟我們合作,

做一些置入性的廣告、辦活動、辦演唱會。

當時常有一整個節目是由廠商贊助。

李鼎隸屬節目製作部,除了一直在找適合的vj,

創造新的vj之外,

也要尋找各地的製作公司,

同時要評定這些製作公司可不可以用。 





97年香港回歸,兩岸三地有很多業務可以合作,

所以李鼎常要找台灣或是內地的製作公司談案子簽藝人,

常要來回跑。每星期都出入境一次,一個月出國四次,工作非常忙碌,

忙到那年農曆年右耳耳鳴,

出入關的次數頻繁到海關問他是不是做批貨的。





當他變成channel v大中華地區的節目部總監之後,

消息傳出去,電話又開始來了,

那些消失的人又再度出現,

劈頭就是一句『鼎哥,聽說你到channel v去了?』



這段期間的人情冷暖讓李鼎特別有感觸。



到channel v之後,李鼎就在亞洲兩岸三地跑來跑去。

但是,做了三個月,對方卻告訴李鼎,

『我們市場評估錯誤,現在進入內地還太早,所以要把內地的據點撤掉。』



他的上海辦公室在南京東路,健身房挑高三層樓,裡面還可以攀岩,

在一九九七年的年代,還有大的游泳池,

可以想像當時辦公室設備有多豪華。



當時月薪十二萬,年薪破百萬的李鼎,

卻因為兩岸手續複雜,要辦一堆手續開戶頭,
xyz
所以錢還沒領到他就自己先刷卡負擔一堆開銷。

為了省錢,每天中午他都去對面的靜安寺寺吃免費齋飯,只因為身上沒有現金。



就在他把那邊的家都弄好了,總公司卻說要撤退,

瞬間他所有東西全都要搬回台灣。





回台灣之後,李鼎就被降職,

因為同等位階的工作都有人做了,

他只能做節目部編導,而不是監製。



雖然年薪依舊破百,但是在李鼎回台灣三個月之後,台灣的channel v也收了,

當時新聞還報得很大。



李鼎依然全身而退,

他描述自己,

「我是一個,所有事情都在發生當中,但是可以游走在最安全防護線的人」,



他說起他之前當兵的時候在金門守地道,那一年是一九九五閏八月,

當時有預言大陸會攻過來,台灣即將淪陷。

那時候長官還玩笑地告訴他,如果大陸打過來他應該要高興,

因為他守的地道門一打開,就會看到對岸的上將。



「甚至我打電話回家告訴父親說要打戰了,父親還安慰說,

沒關係,就當作是回家就好了。」





進了channel v半年之後,一切又回到回點,

李鼎又開始沒有工作了。

那時候超級電視台被日本Sony買下,

縣在超視那個【S】的logo就是李鼎統籌下設計的。



當時電視台買了一齣連續劇《太平公主》,

由周迅主演,大陸第五代導演李少紅導的,

他們覺得節奏很慢,希望有新的促銷方式,

於是就找李鼎去剪預告。

四十集預告的剪輯費用卻少的可憐,僅有四萬元台幣。

但是李鼎又發揮吃苦耐勞的精神,將預告片段剪得像電影,

後來Sony總監來台灣指名要見他。



最後他受到賞識,雖然不會說英文

但是對方還是聘請他當OAP的頭。





那時李鼎剛步入三十歲,需要機會重來。

他幫整個電視台做視覺上的包裝,

每一年超視都在國際得到頻道包裝大獎,因此他受到超視總裁欣賞,

不管開什麼節目都會找他商量,

那時候陸續開了【新聞挖挖挖】、【命運好好玩】。

超視當時面臨沒錢再做高預算的節目,唯有做談話性節目才能壓低成本,

而且有可能因為製造話題而導致高收視率。

但是談話性節目畫面很枯燥,需要做包裝,

所以李鼎的存在很重要。





因為要參加比賽,李鼎又可以去紐約去新加坡,

他的位階層級讓他每次出去就可以坐商務艙,

然後商務艙的里程累積又可以讓自己下一次的旅程升等到商務艙,

甚至李鼎還住到擁有喜來登飯店體系金卡,

只要出示金卡就可以升等。

xyz接下來在超視他又過了一段如魚得水的日子。





因為超視賺錢而且頻位很好,之後就被東森收購,

李鼎是少數超視元老沒有離開的,

繼續領一樣的薪水、擁有一樣的職稱半年,

但是實際上李鼎是被冷凍的,

那半年雖然有收入、有頭銜,

但是實際上卻沒有工作可做。





所以他積極往外發展,當時超視也拍偶像劇,

李鼎就下去導戲賺外快,

賺連續劇導演費,

尋求工作上的成就感,

但是他後來決心離開東森,因為深覺領兩份薪水不妥當。



但是李鼎人緣很好,雖然他想辭職,大家還是幫他辦留職停薪。

這段時間他只領拍連續劇的導演費。

李鼎說,

「做人要端正,人緣要好,越現實的環境越要端正,這樣才能活下去。」

因為他人緣好,所以後來被劇組製作人換掉的時候,東森還請他回去上班。

但是隔天就發生他父親生病住院的事。

李鼎一直以為父親是中風,但是醫生說不是,

在隔天就住院,診斷結果確定是漸凍人,

之後他當然就是離開東森了。

利用東森的遣散費,李鼎在父親的期盼下成立自己的公司,

而父親堅持公司用李鼎自己的名字,



「他說要用我自己的名字才能為自己負責」,



所以這間公司就叫『李鼎國際文化』,

從此李鼎藉由幫別人辦演唱會'拍廣告'活動維生。





「我是一個很好的製片角色,我擅長協調、統籌,知道每個人適合做什麼工作。」

開了公司,為了工作李鼎又開始兩岸跑,

但是父親情況越來越糟,



「我們沒有辦法再每天互相支持了。」



在台灣的時候,

李鼎每天一進醫院電梯就是一直笑,

他希望自己是以笑容和父親見面、說話,

而他在大陸的時候就打電話回來跟父親講電話半個小時,

護士在旁邊會告訴李鼎,

他父親有眨眼睛表示喜不喜歡。





李鼎說

他父親在變成漸凍人之前,

回大陸見了親人、小學同學、蓋了他父親母親(李鼎的祖父母)的墳,

也在旁邊蓋好自己的墳,幾乎把錢花光,

走的時候沒留下什麼。

而李鼎因為個性海派,過去的收入總是轉眼進轉眼又出,

那時候李鼎身上只剩下三千塊台幣的現金,

他才終於清醒,

面對自己,接下來要怎麼繼續活下去?

後來是他父親的朋友緊急匯了三十萬給他,解決他當下現金周轉的問題,

這也讓李鼎發現自己會幫別人賺錢

但是不會理財的現實。





絕處逢生



在父親告別式當天,

現場來了一個綽號為台客徐君豪,是李鼎以前拍片的模特兒,

他印象非常深刻,

那天是他們第七次見面,

在徐君豪要離開會場時,他對李鼎豎起了大姆指

比了一個〝你很棒〞的手勢,

也是那時候李鼎才知道自己人緣很好。



那時候大家都叫他出去聊天,

朋友們最常講,「李鼎出來聊天啊,我們請你來說故事啊。」

也是在那段期間,

李鼎說了一個【螺絲狗】的故事,



「【螺絲狗】是一個愛的故事,所有的一切都是為了愛,

第一個故事就是第六十五個故事,也就是螺絲狗背對著愛情海說了一句話,



『我沒有腮,所以不能跟你一起游向大海,然後故事就結束了』


xyz資訊工坊
這就是螺絲狗跟愛情海一條在愛情海的魚的愛情故事。



大塊出版社的總編覺得很好聽,說要幫忙出版。

幾個禮拜之後,李鼎發現自己寫不出來,

對方說他可以寫別的,

後來李鼎就想寫一碗金針湯的故事,

還提到那個在告別式上出現的人,徐君豪。



「他們一直鼓吹我跟徐君豪一起去旅行,說要幫我出書,徐君豪是個什麼都很好的人,他聽到這件事,只說『好啊』,然後我們就一起去旅行了」。





夢想改變人的一生



李鼎說,「夢想真的會改變人的一生,這是我旅行時的體驗」,



從小不喜歡有夢想的他,腦袋突然開竅了,

說出了過去絕對不會說出口的感言。



因為這一次旅行,李鼎開啟了生命另一扇窗,擠身暢銷書作家行列。



「旅行當中最美的就是你遇到一個叉路,

然後面臨選擇,不管選了左邊還是右邊,

最後其實還是會再找機會回去另一邊看看。

旅行最大的魅力是可以讓你再來一次,

做另一個不一樣的選擇」。



從李鼎的書裡可以看到這段旅程的歡笑與淚水,

李鼎說他沒想過自己會變成作家,



「旅行的第一天我們就後悔了,我們騎的重型機車叫「直線加速之王」,

從零到一百時速只要三秒,

但是從台北到阿里山山腳還是要花六個小時,

這時候坐飛機都可以到安哥拉治去,

再飛四小時就可以到紐約,

實在是太痛苦了,下車的時候腿都是開的。」



對於舒適慣了的李鼎,

第一次吃苦自助旅行雖馬上讓他幻想破滅,

但這趟旅程卻改變他的一生,

讓他褪去虛華的外在,

用最真實的自己跟大家見面。





那是段獨處的時間,

騎車時有個人坐在前面,

但是彼此不會講話,

路上風景不停在變,

一下子從大城市變成鄉間美景,

一輛輛腳踏車緩緩經過,

隔天他和徐君豪一起看日出,一起對看,

當時李鼎心裡湧上一股念頭,

為什麼是跟這一個人一起出來?

為什麼不是跟那些原本在生活週遭的人一起來?

而身旁這個人為什麼要跟茫然的我一起出來旅行?



那時候李鼎才知道,那是因為徐君豪明天要結婚,但逃婚了,

所以這兩個茫然的中年男子完全像小朋友一樣,

拋下一切,開心出遊,

也趁此機會思索未來。

這段旅程就促成《到不了的地方,就用食物吧!》這本書的誕生。







導演夢





李鼎的書賣得很好,所以他多了一個身份,暢銷作家。

書一本接一本出,而他也重新面對自己,

開始敢作夢。

首先,他就做起他的導演夢。





李鼎因為經濟不景氣,公司想多元發展,

就把一些故事整理一下投人生劇展,《愛的發聲練習》過了,

後來朋友就建議他送HD輔導金,變成電影的規格。

他就很快寫一個劇本送廣電處,後來就被選上。

但是他當下才知道並不能同時拿公視人生劇展跟新聞局廣電處HD的補助,

所以只好忍痛退了公視一百萬。

因為資金出現缺口,

在朋友介紹下詢問徐立功能否讓這部作品upgrade成電影的規格,

向各界集資?

後來才跟縱橫合作。



徐立功在大陸內地的投資方很喜歡大S,也確定出資,

但是後來開拍前一個月對方卻撤資了,

所以又開始到處找錢。

為了湊足這八百萬,李鼎自己也投下金錢。





原以為一切都會步入佳境,誰知道開拍沒多久,

發生帶子失竊事件,

當時離殺青只剩十天,

最後徐立功快刀斬亂麻,

決定立刻重拍,那十八場戲就又重來一次,

整個拍攝期含重拍總共三十八天。





雖然《愛的發聲練習》國內票房只有600多萬,

但李鼎以後還是要繼續拍電影,

因為他覺得,

人生不能重來,拍電影卻可以再創人生的美麗與永恆。







未來就在前方





對於未來,李鼎說他想接一些案子,

創作部分比較多,

還有想蓋一間故事館,

裡面全都擺一些創意的東西。

有他一輩子聽過的故事,還有所有吃過好吃的食物。

他還想跟好友開一個牧場,牧場有羊,還有狗在奔跑,

他已經在尋找這樣的地方以及城市。





「其實我爸一過世,在出發旅行時,

我以為自己的這一生應該就是這樣了,

就是燦爛的日子都過了,

黃金十年都過了,應該已經是一灘死水。

但很妙的是,我的人生像侏儸紀公園裡面的恐龍,關不住。

好像自然會找到一個出口,所以我出了書拍了電影,

接下來的10年,我想又是一個新的開始,

依然會拍電影跟出書以及四處演講分享我的經驗,

鼓勵大家旅行及實現夢想,

年輕人若能面對夢想我們這群中老年人就有望了。」



過去在意自己領多少薪資的李鼎,

卻在四十歲之後有了不一樣的轉變。



他開始覺得,錢賺的多或少不是最難的,

重點是要願意面對自己的夢想,

每個人身上都有一個別人拿不走的東西就是潛能與夢。

他過去學會把握機會及拼命努力可能只為了能賺錢、能藉工作去更遠的地方,

但後來發現最遠的地方

不是用數學跟哲學算的出來的,

最遠的地方以及最大的財富,

是在自己身上。







而現在正籌備將他的摩托車旅行改編成下一部電影,

以及正出版一本新書,

是由天下文化出版的《這樣也不賴》,

當然,更重要的,

就是

能更自在的



面對任何一場會再出現的風雨。







本文刊載於新聞局台灣電影網 人物專訪──愛的發聲練習之李鼎的也不賴

2009/3/18

採訪/梁?月,整理撰稿/林靜萍

逛上一篇:   逛下一篇:

作者: diayqvnj
  (2010-03-08 20:51)
推薦文章: 將本文章推薦到【百度收藏】 將本文章推薦到【YouPush】 將本文章推薦到【udn共享書籤】 將本文章推薦到【Fiigo】書籤

 本文章共有回覆 4 篇,分 1 頁
 聲明:以上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且內容由網友發表提供,若有爭議或違法由發表者承擔,本站將不負責連帶責任,謝謝。

 IPoBar  愛PK  愛遊戲  愛online
新手教學 客服中心 站務公告 交換連結 合作提案 關於我們
 
版權所有©ipoba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論壇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本討論區不承擔由該言論所引起的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