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貼吧 文章 作者 工作  
網頁搜尋
 
 愛PO吧 >> sf台灣論壇 >> 瀏覽文章
回覆 加入我的最愛 與好友分享

[斬魔大聖??????]?.?????時計(上)

本被文章 0 次, 共有回覆 22  
0
 
0












時間正值大黃金時代也是大混亂時代亦為大黑暗時代。歷史之大河孕育著異常的熱氣渦捲著的、混亂時勢。

此處乃,命運大渦之中心,好幾百萬的人與”非人”的野心、慾望、熱望以及希望與絕望所描繪而出、彼此混合而成的大魔導都市「櫃夢市」。

高樓大廈的窗燈、照耀出繁華街的色彩繽紛的霓虹燈、在大馬路上保持一定距離並排的高聳街燈,在這些之間穿梭的車頭燈之列──今晚也不會消去的生命燈火,強烈地主張著那驅逐黑暗、就像要突破天際的都市活力。

但在另外一頭,在街道的燈火和喧鬧所到達不到的小路上,比單純的暗夜來得深沉的黑影中,散發出不吉的氣息不斷傳來。存在於最先進都市的輝煌”外貌”那片薄皮底下的是,從遠古地層中不斷冒出的不吉靈氣。

然而──卻有一名在靈氣的水面上踏起波紋奔馳而行的、不對,有一名在靈氣水面上”跳躍而行”的人在。



「大事不好了、大事不好了」

看著脖子上掛著的懷錶,卻奇妙地不帶任何感情說話的人,正是一名看起來年約十歲上下、身穿圍裙裝的少女。

頭上頂著大大的兔耳、屁股上有個大大的兔尾,背上還掛著大大的發條。看起來就像穿著戲服──不對,從她那無表情的臉孔和機械般的跳躍來看,應該要說「看起來就像,表演舞台的自動娃娃似的」才對。

「要遲到了、要遲到了」

少女在十字路口的正中央停下腳步,迅速地環視四周。從那不帶焦急和害怕的表情和小動作來看,與其說她在趕路,倒不如說她正在”被人所追趕”。

追著發條式兔女孩的,是一群身穿黑幫風格西裝的男人。他們全員都戴著表示其魔術組織”漆黑聖堂”戰鬥員之身分的上頭縫有奇妙紋路的面罩,架著湯普森衝鋒槍從十字路口的三個方向逼來。

被從右、左、後面給逼進而來的兔女孩,反射性地往餘下的前方一躍而出,然後──

「大事不好了、大事不好──」

──砰咚!

“踏破”了鋪在地面上的紙板。在老舊的紙板下,開著一個拿掉圓形人孔蓋的人孔大洞。

然後,看準了這一瞬間,

「嘟哇──哈哈哈哈!」

登登登登登──登!!

手彈電吉他從旁躍出的正是、既是瘋狂天才也是世紀逸材的最狂科學家「Doctorrrrr‧威~斯~特~~!!」本人是也。

「嘩哈────!完美!太完美了是也!妳果然被在下這名超‧超‧超天才所構思出的『威斯特博士垂直落下式陷阱‧人家要一個人掉下去』給乖乖地中~招~了對吧、小兔子!」

其實也不算構思,在一般人眼裡看來這也不過就只是個單純的”陷阱洞”罷了,

「哎呀、脫掉吧?脫掉吧?不管大人小孩都脫光光吧小兔子────!!」

登登────!轟隆轟隆轟────!!

──算了,他本人高興就好。

他的那群部下戰鬥員也沒特別吐槽他這點,若無其事地視而不見,為了捕獲兔女孩一同殺向人孔。

不過──很可惜的。

「奴!?」

該處卻出現了奇妙的光景。

原本應該跌到數公尺下的下水道的兔女孩,就保持著踏破紙板那一瞬間的姿勢,靜止在空中。

不管是被鎖鉤著給吊上去的懷錶、還是造出陣風的圍裙服裙襬、就連被腳跟深深踏進的紙板都如凝固般地停下動作,就只有背上的發條,仍喀擦喀擦地──在回轉著。

就在這一瞬間,

嘰嘰嘰嘰嘰──!

發條加速回轉,在同時兔女孩”仰後飛了上去”。

既不是靠腳力和身體的靈巧,也不是靠魔術的空中浮遊,其動作簡直就可以稱為「將時間倒轉」。腳下踩扁的紙板也皺起浮了上來,就像沒被動過地回到人孔上覆蓋著。

「”了好不事大、了好不事大”」兔女孩倒著唸唸有詞後退了幾步,接著又面對了前方,

「大事不好了、大事不好──」

她換了腳步躍過了紙板,蹦蹦跳跳地快步離去。

「奴、竟然跑掉了──逼不得已,開槍是也!」

答答答答答……!!

在威斯特博士的一聲號令下,戰鬥員們拿機關槍朝兔女孩的腳邊齊射。數十發子彈劃過了大樓外壁和地板,其中一發子彈貫穿了她的膝蓋後側。

“從被破壞的腳撒出了螺絲和齒輪”,兔女孩摔了一跤。

但是──

「要遲到了、遲到、了到遲要」

時間又再次倒轉。

機械裝置的兔女孩的腳修復回破損前的狀態,輕飄飄地反轉站了起來,

!!……答答答答答

數十發子彈,逆著射線回到了戰鬥員的衝鋒槍內。

接著又再次,時間正轉。

「要遲到了、要遲到了」

當作沒事發生一般跳著離去的兔女孩,對著她的背後,

「奴奴奴奴奴、追上去!追上去是也────!」

威斯特博士邊揮舞著吉他邊追了上去「(砰!)呀────!?(砰咚!)」地,掉進了自己作的陷阱洞內。

也不回頭理會背後的模糊水聲,兔女孩跳著離去,但是──





「──目標確認。無力化‧捕獲ROBO」





──鏘!

突然落下而來的”重量物”再加上強力的打擊,把兔女孩的細小脖子給一擊折斷。

那是道利用從大樓上降下的力道,以堅硬的金屬柺所擊出的打擊。該名武器的使用者,是個外貌上比兔女孩還要大個幾歲的、嬌小的少女。

她正是威斯特博士的最高傑作之一、美與鬥爭的化身、既是人造的美女、也是人造的野獸──人造人”艾爾莎”是也。

艾爾莎如娃娃般面無表情,俯視了“脖子扭向不可能的方向”倒下的兔女孩一眼。

就在此時──

在兔女孩背上的、掌管動力的發條嘰嘰嘰地──再次回轉,

「大事不好了、大事不好了──了好不事大、了好不事大」

時間倒轉。兔女孩再生出被折斷的脖子,把身體半回轉,如錄影影像倒轉般地站了起來。

艾爾莎的翡翠色瞳孔,發出嘰......的機械音,焦點對上了兔女孩。





──目標的損傷:全無

目標的捕獲:困難

對策>追加攻擊

攻擊模式選擇>金屬拐連擊





喀鏘──艾爾莎將兩手於臉前交叉架好金屬柺,接著,

「ROBO!」

在兔女孩的面前翻了一圈,用裏拳打了下去。

磅咚──!

兔女孩的頭部像足球一樣被打飛,邊撞上牆壁和地面邊翻滾。

但是,兔女孩背上的動力發條又再次地回轉,倒在路邊的頭發出了小小的聲音。

「大事不好了、大事不好了──了好不事大、了好不事大」

時間倒轉。滾到地上的頭逆著軌道飛起,輕輕地放到嬌小的胴體上,不留半點縫細地恢復原狀。

艾爾莎絲毫未懼,再次抬起金屬柺,接連不斷地搥擊。

「ROBO、ROBO、ROBO、ROBO!!」



咚隆、咚隆、咚隆、咚隆!!

另一方面,兔女孩也回轉著她的動力發條,

「大事不好了、了好不事大、大事不好了、了好不事大」

不停地每被打一下,就再生剛才破損的身體。看起來似乎不管怎麼破壞,她都不放在眼裡的樣子。





──攻擊模式調整

>攻擊程式限制器解除

:打擊回轉數調向MAX





艾爾莎加快攻擊的拍子,像在敲鼓連打似地不停打向兔女孩。

「ROBO、ROBO、ROBO、ROBO、ROBO ROBO ROBO ROBO ROBOBOBOBOBOBO────!!」

咚嘎嘎嘎嘎嘎嘎──!

乍看下似乎只是魯莽亂來的亂擊,但那卻是項有她的一番道理的行動──簡單說,只要利用超越兔女孩再生速度的高速連打,把她藏在體內的時間操作機能給破壞掉就好。

不過,兔女孩也高速回轉她背上的動力發條,加快時間倒轉的間隔。

「大事不好了、了好不事大、大事不好好不事大、大事大、大大大大大大大──」

還以為她的頭部凹陷,碎片就要飛散出來時,她又在一瞬間再生。

還以為打斷她的背骨,滿步蹣跚時,她又再次再生。

還以為貫穿她的心臟,機油就要如噴水般灑出時,她又快速再生。

超越常理般的、破壞力VS再生力。

兩人間的勝負看似就要無限繼續下去,但過了不久──

「大大大大大、事、大、事、大……」

動力發條的回轉數慢了下來,兔女孩的反應開始遲鈍了。

「ROBO……?」

艾爾莎停下了手中的金屬柺的打擊,兔女孩準備躍起而屈膝──

「要、遲、到、了…………要……遲…………到……」

可是,在她背上的發條停止回轉後,她全身也一起望著半空,靜止下來。

那跟剛才的不一樣,並非時間操作上的停止。被微風吹動的長髮輕輕飄起,掛在脖子上的懷錶如鐘擺般搖晃。

動力的發條,總算完全鬆掉了。

「──已確認目標動力停止ROBO」

聽到收回架勢的艾爾莎這麼一說,

「喔喔艾爾莎!幹得很好是也~~~!」

靴子不斷發出水聲,全身濕透的威斯特博士快步跑了過來。可以說是他女兒的艾爾莎所贏得的勝利,也就是他自己科學力的勝利!就在他感動得想要衝動地抱住艾爾莎時,

咚。

金屬柺往他的額頭敲去。

「博士、全身都是臭水溝味ROBO。別靠過來ROBO」

「吱喔喔喔喔!」

手按額頭在地上繞圈回轉的威斯特博士,是想要消解痛楚、還是純粹地精神錯亂了呢?他開始彈起吉他唱起歌來。

登登登登登──

「?就像臭水溝的老鼠、一樣、美麗動人的在~~下~~!!」

另一頭,艾爾莎和戰鬥員們已經開始在收工了。俐落地拘束住機能停止的兔女孩,將她封印,把她抱著運到剛開過來的車上,在這段期間,手邊閒著的人就架著衝鋒槍小心地監視四周。





?琳達琳達──!

琳達琳達琳達──啊──

琳達琳達──!

琳達琳達琳達──!





「琳達、好傷腦~~筋(心) ……哎呀?」

把吉他撥片舉向天際的威斯特博士突然回過神來環視四周,巷道內就只剩冷風迎面吹來。從大樓細縫中可以遠遠看見戰鬥員們上了車,開動引擎的聲音還慢慢傳來。

威斯特博士揮舞著吉他,全身濕答答地衝了過去。

「你們啊──,別放在下鴿子、是────也!要問在下為什麼!正是因為兔子會因寂寞而死翹翹啊!會因寂寞而死翹翹的啊!」











所謂的時間,當然很重要。

時間就是金錢。光陰似箭。少年易老,學難成。

社會的常識、人生的教訓。就連我都多少明白這點。

不過,就算腦子中明白,仍跟”有辦法親身去實行”有很大的差距。

畢竟我「大十字九郎」,是個尚未學成就大學中退、當個三流偵探過著自甘墮落生活的男人。破舊的自宅兼辦公室裡頭當然不會有打卡機那種高檔貨,就連通勤電車我也沒坐過半次,還有,委託人大多都在我剛睡醒時突然前來,把”要找的人”的照片丟了就走。

也不對啦,他們大多要找的都不是人,而是名字叫做波奇、米凱、小玉、查比那一類的,也就是”要找的貓狗”。工作內容實在一般到不行。

就算對象是貓狗,工作畢竟還是工作──在這個前提下,把柴魚片放進在口袋裡邊喊著「小~玉、小玉小玉」在巷道內亂晃的我的身影不管怎麼看,與其說看起來像個勤勞的社會人士,倒不如說看起來像個住在附近的無所事事的大哥哥。

當然,我的收入不會好到哪去……要說”那時”的我的經濟情況究竟如何,正是處在吃與不吃、嚴重影響到生命問題般的窮途潦倒。人明明就住在大都市櫃夢市的中心地帶,卻必須過著一到夜晚就得待在沒有燈火的室內也沒棉被可以蓋只好乖乖忍受饑寒交迫之苦的超‧殘酷生活中,都已經沒空去鳥什麼時間了。唯一剩下的,頂多就只有「太陽一升起就躲進”教會”裡吧」這樣的打算而已。

這種程度的點子,連貓都會。

實際上,貓真的這麼做了。

「──萊卡姐,賞點東西給我吃吧」

「喵~」

從一大早就拜訪教會的我的腳邊溜過,一隻身上略髒的貓咪闖進了門內。雖然看起來像是野貓,不過牠似乎對這裡相當熟悉。也就是,牠跟我是同類。

然後,

「萊卡姊姊,吃飯~!」

「吃飯~!」

「喵~」

跑來廚房催促要吃飯的住在教會的孤兒們、喬治、可林、愛麗森、和那隻野貓、再加上我──看著我們,萊卡修女她攪拌著鍋內的湯,露出她那一視同仁的慈母笑容。

「好好、快排隊快排隊。要照順序排喔~。就先從孩子們開始!」

「是~!」

「是~!」

「是~~!」

「再來是小貓咪!」

「喵~」

「不去工作的大人排最後!」

「……奴」

明明身為人類,卻被排在比貓還低等的位置的這股屈辱。

──話雖如此,所謂的人類,只要有東西吃就不會覺得生氣。

「謝謝招待~」

「謝謝~」

「喵~」

「嗝~、謝謝招待。那下次見囉!」

就在我爽朗地道完謝後要走人時,萊卡姐已經坐在我前面的椅子上了。

在大大的眼鏡裡頭,她那慈祥的目光對我微笑。

「九郎小弟,可以打擾你一下嗎?」

接著──

「──我說啊,或許你現在還撐得過去,不過這種生活,你不可能就這麼過一輩子對吧?」
xyz軟體補給站
「哈啊、是」

跟平時一樣,萊卡姐又對我說出那正確到不行的申斥,不過那些話語對吃飽的我來說根本就聽不進半句。對我來說,萊卡姐的申斥聲可以說是點輟飯後優雅下午茶時間的優美環境音樂吧。嗯哼~。完全放鬆。

「九郎小弟、你有在聽嗎?我可是在叫去給我好好去找工作喔」

「嗯哼~……咦?啊~、那個,工作的話我已經有在作了啊」

「哎呀、那麼那是什麼樣的內容啊?」

「呃…那個……其實我現在,在找一名女姓。她的名字叫”安潔莉娜”。該說她的”毛髮很漂亮”嗎,她是位相當美妙的千金小姐喔,聽說她從前幾天就行蹤不明了」

「……哎呀、這樣喔」

「然後啊,委託人是希望我能盡快地找到她保護她啦。畢竟要是春天到了就會發情期──咳咳咳,不對,就是不能出半點差錯啦」

「那麼九郎小弟,你就更不能待在這裡閒聊了對吧。還不快去找人家」

「沒那回事,太過著急是外行人常犯的錯誤。我大十字九郎,只是在執行緻密的調查計畫的一旁,利用行程間的空檔來教會看一下情況罷了。像是看看萊卡姐有沒有什麼困擾啦、還是孩子們有沒有餓肚子啦。不過啊,看到大家別來無恙,真是太好。真是太好了。哈哈哈哈哈」

「……哈啊」

看來這得意忘形的說詞,讓萊卡姐訝異地歪了頭。

就在這時,

「盤子、洗好囉!」

「我們可以去玩了嗎!?」

飯後整理完的孩子們衝了過來。

「好~辛苦你們了、你們可以去玩囉~」

萊卡姐點了點頭,小鬼頭們一起跑過來抓住我的身體。

「九郎、我來陪你玩!」

「我來陪你玩!」

「──啊、不行啦!九郎小弟有他重要的工作要做喔!」

「哈哈哈、就是這麼一回事~」

我用兩手對喬治和可林施展鐵爪(摔角招式的一種)把他們從我身上拉開,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乖乖當個乖孩子的話,我改天有空就會陪你們玩啦」

「什麼嘛、你明明就一整年都很閒」

「明明每天都在那邊無所事事的~!」

「噓、不可以喔!」

萊卡姐斥責在我背後說我壞話的小鬼頭們──不過,

「就算人家只是在”裝腔作勢”,只要他還有那個心要好好工作的話就代表人家還有救,你們就好好配合他吧」這根本不算在幫我說話吧。

總而言之,就在我要走出房間時,

「切」

「那就算了」

喬治和可林這麼說著,愛麗森則是叫了在房間角落舔盤子的野貓一聲。

「……”安潔”、一起玩吧」

「喵~」

──什麼、安潔……?

我從懷中取出了”千金小姐”的照片撇過頭來,拿著和地板上的貓比對了一下。

因為牠一直過著野貓生活把毛給搞得鬆鬆髒髒的害我沒注意到,不過這對眼睛、這個斑、這條尾巴,而且仔細一看還看得到貓鍊上寫著「安潔莉娜」的標記……!

「找到啦────!!」

咚康刷──!!

我興奮地從椅子上跳起撲了過去,

「喵──!?」

貓卻嚇得全身的毛都立起往後跳離。

「奴喔喔喔喔!」

就在我四腳著地爬著往貓撲去時,也對小鬼頭們下了號令。

「少一旁發呆了!快把可以逃的路都堵住!我這個月分的飯就全靠牠了!!」

沒想到,

「咦!?你要吃掉牠嗎!?」

「不要吃牠啦-!」

喬治和可林向我撞來,愛麗森抱著貓快步逃離。

「嗚喔喔、給我站住──────!!」

「喵──────!?」

「等一下九郎小弟、你先冷靜一點!」

萊卡姐慌張地擋下了我。

似乎打算玩弄我,邊放聲大笑邊四處亂逃的小鬼頭們。

另一頭,我和貓在認真度全開的狀態下展開了一場追趕劇。

……就像這樣,數個月前的我,其等級大致上跟貓沒什麼兩樣。











就像這樣。

有句話叫「時間就是金錢」,你們知道也有一句俗諺叫「給貓小判」(意同對牛彈琴)嗎。

換句話說,時間是項有相當價值的東西,不過世間也是存在著不懂其價值的人。就像我一樣。

要簡單整理說明的話,就像這樣。





(時間=金錢=小判) →× (貓=我)





簡單說,無可取代的時間究竟有多珍貴啊,像我們這種可愛的小動物是不可能懂的啦喵~。

但是──

在這裡,世界首都櫃夢市其中心”霸道宅邸”的執務室中,面對著世界隨一的權力者霸道財閥總帥,因為遲到了約好的訪問時間三十分鐘而被她說教的狀況下,我還有那個膽子表明這麼可愛的主張嗎?不,永遠不可能。

「──你有、好好聽懂我在說什麼嗎?大十字九郎先生」

如此對我皺眉頭的人,是名坐在桌上堆積著大量書面文件的厚重辦公桌上,就像被埋在裡頭的、十來歲後半的女孩。

霸道財閥總帥‧霸道?璃。

被她那冰冷的視線一瞪,害我不自覺地把背拉直。

不管在立場還是頭銜上,我都不太敢面對她的目光。她的目光總是筆直緊繃,帶點險峻。

這也莫可奈何。支配著櫃夢市以及全美、不,支配著世界經濟的、過去未有的巨大財閥統率者──的立場,對一名少女來說,這背負的東西實在太重了。

「『我們已經沒有時間了』──祖父總是把這句話當口頭禪放在嘴邊講。就連身為史上最大富豪的他都把”時間”看成無法以金錢買來的貴重”資產”了。為什麼、你還是──」

講到這裡霸道帝國的公主就說不出話來。眼角中泛著淚光。

她所說的”祖父”,就是霸道財閥的創始人、霸道鋼造。

霸道鋼造。從亞利桑那的挖沙金工身分只花了一世代就建了財閥、興建巨大都市,最後一躍爬上世界霸者之位的大偉人。一聽到他的名字,就連我這種小老百姓都會想要好好振作,擁有著壓倒性的存在感。就身為他後繼人的?璃看來,巨人的影子也是24小時都重重地壓在她的頭頂上吧。這我可受不了。換作是我的話老早就打赤腳落跑了。

不過──對年幼時就失去雙親、身為唯一血親的祖父也在數年前喪命的她來說,這些重擔都算是他們所遺留下的仍帶點餘溫的”記念”。這就是,她會選擇繼承霸道家的巨大遺產的、最大理由。

只要動一根手指就能影響整個國家、得到世界最大的財富和權力的少女。或許有不少人會羨慕她所擁有的東西,但又有多少人會想像的到,她內心只是希望得到她不管多想要卻無法入手的、稀鬆平常的小小幸福呢。

「……是,真是過意不去」

我乖乖地低下了頭。

我並非向霸道的總帥低頭。而是對在我面前拼命地硬撐著的、比我來得年幼的女孩低頭。

原本麻煩怕事的我,在這數個月來,會一直履次去牽涉許多關係性命的”複雜奇怪事件”,也有幾分是為了替這樣的她分憂解勞。

但是──

「哼,不過才遲到個二、三十分而已,汝在罵個什麼勁啊」

完全不懂察言觀色在一旁暗罵的,是一名外表看來比?璃還要來得年幼的少女。我的搭擋(跟班)、”阿魯‧阿吉夫”(Al Azif)。

「再說,明明是汝把人叫來的,卻還在那因為早到晚到而東罵西罵的,汝以為汝是什麼身份啊。霸道總帥的時間有比我們的時間來得貴重嗎?看來汝似乎很習慣狗眼看人低的語氣嘛、小丫頭」

──那個,妳才以為你是什麼身份啊。

雖然我是這麼想,不過這句話似乎碰觸到?璃的痛處了。

「我……我在講的可是身為人的誠意問題!」

?璃她不禁脫下了財閥總帥的沉重”面具”,滿臉通紅地回嘴。

「啊、沒啦、不好意思。在講”身為人”這點,對這傢伙可能不太通用……」

說著,我抓住阿魯的脖子把她整個人抓起。

──再怎麼說,這隻阿魯‧阿吉夫”並不是人”。

【魔物咆吼之書】(Al Azif)──存在著許多抄本的【死靈秘法】(Necronomicon)之原本。瘋狂詩人阿布德爾‧亞魯哈扎德(Abdul Alhazred)所寫下的、書齡一千二百年的最強”魔導書”。

換句話說,就算她的外表長得像羅莉,她的真身仍為人外妖器物的化身。雖然她本性不壞,不過她也似乎不太懂所謂的人情世故。

「汝幹嘛啦九郎!快放手啦、汝這無禮之徒!」

「好了啦,妳給我乖乖安靜一點好不好」



就在我把在那動手動腳的阿魯給抓起懸吊在半空中時,?璃她深吸了一口氣,重新向我詢問。

「……那麼大十字先生,我問你。請問你今天遲到的真正理由為何?」

「啊,那個…我是有為了今天中午要爬起來而設了鬧鐘啦──」

我一張嘴就講出了聽起來很像藉口的理由。

「──那個鬧鐘,被這傢伙給搞壞了」

「誰叫它那麼吵嘛」

阿魯她被我給抓在半空中,向後靠盤著手。

「哈哈哈、誰叫這傢伙,剛睡醒時的心情都會特別糟嘛」

「防礙吾之安眠的人都應該被詛咒」

?璃的那張臉越變越紅。

「……我說你們啊,真的有那個幹勁想做嗎!你們這沒幹勁二人組!愉快夫妻相聲!」

被這麼一說,

「──汝說什麼啊,汝這臭丫頭!看妾身現在就毀掉汝那愛講話的大嘴巴!」

突然腦羞成怒的阿魯,對著?璃伸出她那細小的手腕。手腕的多處地方”散”了開來,攤開記載著複雜魔術記號的魔導書紙片。老舊羊皮紙中的好幾列記號發出紅光,就像它活著般地渦捲、變形、增殖。

呼喚出攻擊咒文,咒文正在作動。

「嗚哇,住手啦笨蛋!」

我把阿魯的身體給整個拉了回來──但是,

崩-!

魔力塊從她的小小手心中射出,對著?璃如砲彈般射去。雖然那只是個威嚇用的、威力較小的打擊咒文,不過要是不小心被打到的話也是會受傷的吧。
xyz資訊工坊
就在這時。

──磅!

發出巨大的聲響,魔力塊於半空中破裂。

如影子般站在霸道?璃數步後面遠牆壁邊的年輕管家‧溫菲爾德,銳利地踏入我們與?璃的中間,”用拳頭把咒文給打了下來”。

他的動作讓我眼睛睜得大大的,阿魯則是驚訝地瞇起眼睛。不但具備著超乎常人的速度……要是剛剛那是致死性咒文的話,他有可能會因為自己去碰了”那個”而斃命。是他在一瞬間就看穿了咒文的性質,還是他早已作好為主犧牲而死的覺悟呢。無論如何,這都不是一般人所能辦到的。

另一頭,?璃則是連眉毛都沒動一根,神態鎮定。可以看出她對他的護衛能力有著十足的信任。

「大十字大人、阿魯大人──看來,你們似乎對大小姐說的話有些誤解」

溫菲爾德向前踏進一步,我嚇得不自覺地拉低了腰。雖然他不會那麼突然地就打了過來,不過要是有那個必要的話,這個人應該會毫不遲疑地擊斃我吧。

看到因太過緊張而掛著奇怪笑容的我,溫菲爾德對我微笑。

「『時間就是金錢』,雖然是逝去的老爺所傳下來的家訓,但那並非只限定於”霸道的時間”。而你們兩位在這座櫃夢市中”進行咒術上的鬥爭所需要”的時間,對霸道和櫃夢市、甚至於全世界,都是無可取代的財產──?璃大小姐所想說的,或許,就是這個意思吧……你們覺得呢?」

就在溫菲爾德幫我們仲裁時,

「哼、還真會講話」

阿魯哼了一聲,

?璃也回了一句。

「……算了,我就不計較了」

「誠惶誠恐,逾越之處還請多多見諒」

在溫菲爾德鞠躬後退回了牆邊後,房間內的氣氛也跟著恢復為原狀,只剩我臉上那失去了收回時機的苦笑顯得隔外顯目。

?璃向我瞄了一眼,

「……那麼,我們就進入正題吧」

在她這麼說後,把溫菲爾德交給她的文件給攤在桌上。











(待續)



---





[譯者近況]





我最近把"番長把妹除魔傳"



(P4)給全破...

正在專心玩NDS的"金水桶部隊南極惡魔迷航記"



(真女神轉生SJ)中...
哎呀呀......ATLUS GAME的中毒性還真高呢......

逛上一篇:   逛下一篇:

作者: diayqvnj
  (2010-03-09 09:00)
推薦文章: 將本文章推薦到【百度收藏】 將本文章推薦到【YouPush】 將本文章推薦到【udn共享書籤】 將本文章推薦到【Fiigo】書籤

 本文章共有回覆 22 篇,分 1 頁
 聲明:以上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且內容由網友發表提供,若有爭議或違法由發表者承擔,本站將不負責連帶責任,謝謝。

 IPoBar  愛PK  愛遊戲  愛online
新手教學 客服中心 站務公告 交換連結 合作提案 關於我們
 
版權所有©ipoba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論壇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本討論區不承擔由該言論所引起的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