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貼吧 文章 作者 工作  
網頁搜尋
 
 愛PO吧 >> yfuyhead >> 瀏覽文章
回覆 加入我的最愛 與好友分享

2012掰掰,2013你好

本被文章 0 次, 共有回覆 0  
0
 
0
陰牙人 聊天室 升降機[hr]
2012年就這樣過去了,票選個人的年度流行用詞,我的左手與右手全體通過是「好慘」。
好在,托反應遲鈍之福,在許多好慘的當下,我並沒有意識到有多慘,如今已是年底,事過境遷,回首那些慘事,反而有種是發生在別人身上的錯覺。
伊坂幸太郎說過「最美好的時代永遠隻存在於過去」。
對我來說,似乎不隻是最美好、連最悲慘的事也隻存在於過去,這是好事一樁。因此,這篇文章並不會充斥怨懟之詞,反而有種雨過天青的爽朗,絕對不會影響到跨年的心情噢。


年初春節回外婆家時,我在雙溪山郊的廟裡求了支籤,籤詩雲「命內自然逢大吉」。八月去行天宮祭拜時,求了另一支籤,解籤曰「吉事已去,兇禍將來」,最後還特別用紅字註明「急宜祈禱神明,積德回天」。
我第一次看到這麼嚴重的下下籤,看到時都下意識地往左挪了挪腳步,怕忽然會有屋瓦掉下來砸到我。葛蕾的困擾
我不是完全相信命運的人,但今年的運勢,的確被這兩支籤說中了。

稍微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一整年都在忙著三件事,寫作、做教育網站、以及學術研究。上半年,我就像陀螺一樣繞著這三件事打轉,常常中研院下班了,立刻換另一個工作上班。忙歸忙,但因為覺得每天離目標越來越近,那樣的忙是會帶給人活力、充實感的。


到了下半年,首先放棄的是寫了快兩年的書稿。
這是我曾經在網誌上連載過的德國故事,快二十萬字,前後修了兩三次,但投稿時依然不是很順利,被投稿的出版社建議大幅修改。
但因為太忙,根本沒辦法好好坐下來重新檢查哪裡出了問題,隻好放棄,任憑文件的修改日期停留在七月。
九月,發生了一些事,短短幾周內,我離開了努力近兩年的教育網站。
退出的當下,腦海浮現的是前年耶誕節跟朋友在捷運站發傳單的畫面。
那天很冷,就算學生走過來我都不想伸手遞傳單。但我們還是跟街頭藝人一起站在捷運站出口,發著、被拒絕著、買了杯熱騰騰的綠茶、繼續發著。
事情變成這樣,我真的很遺憾,將來若是有任何人想聽我嘆氣,隻要提提這件事就可以了。
十月後,手邊隻剩下已成為習慣,持續再寫的部落格,以及唯一沒有拋棄我的學術研究。想想,或許是因為想著千萬不能連學術都失敗,在香港時我才會那麼認真做研究。


這一年真的是白忙了嗎?
我這麼阿Q的人當然不會願意就這麼說啦,而且與其埋怨著「可是從結果來看就是失敗了阿…」,倒不如把這句話留給別人來指責就好,自己該做的,是想辦法讓這些失敗的過往,成為保佑自己別再犯同樣錯誤的護身符。

坦白說,失敗時學到的事情往往很簡單,真的就跟書上,或是老一輩的人說的一樣。隻是人這種生物,很多事情不親身狠狠地經歷一次,是不會學乖的。
我學到的「再簡單不過的道理」是:時間是有限的。
我很窮,前些日子提款卡壞了去補辦提款卡時,銀行員為了確認,問我存款大概剩多少,報出來數目時,他看了一下我的身分證,被發現三十歲了戶頭還這麼少錢,我有點不好意思。
也因為窮,我清楚沒錢就該過沒錢的日子,好比去鹽酥雞攤就該點甜不辣這種又便宜又飽的食物,再說服自己鹽酥雞就算拿藍白拖鞋下去炸,再撒點胡椒粉味道也差不多。


但我常錯以為有很多的時間,以為效率可以無限提高,貪心地甚麼都想做。
最後因為一直忙,鮮少有一塊完整的時間可以靜靜思考。常常事情處理到一半,就趕快處理一件事,中間再插進一件事,等到把這些事都弄完,已經過吃飯的時間,走去買便當的路上才猛然想起,第一件事還沒做完啊。
「八個子七個蓋」,蓋來蓋去就穿幫了。
我想,人該保留著一點空隙,不管是人與人之間的關係,還是生活中每一件事與每一件事之間。不要做完一件事就急著做另一件事,非到不得已時,不要用盡所有的時間,要讓自己的心隨時有些空間,不屬於理性或意識所掌控,是那種回過神來納悶著「嗯我剛剛在幹嘛」的空檔。如此一來,生活中那些有趣、有所體會的點點滴滴,才能有足夠的空間發酵,沉澱,成為富有味道的回憶。
明年,我希望能夠盡量維持少一點的事情,就算有再多想做的事情,但還是得仔細思考,然後留下一件、或兩件,好好地將它完成。


另一件事情是「轉大人」。
我去年畢業,現在依然還待在同樣的學術環境,常常有「我還是學生」的錯覺。帶著這種想法,今年受到朋友與長輩的邀請,去了大概七八場演講。教育網站的創業,為了募集資金,介紹網站,也去了好些飯局。
這都是我不大習慣的場合。
那之中,我做了一些很糗的事,例如我講話速度常常太快,有一次,投影片已經按完了,卻發現距離結束還有一小時,我隻好趕快又講了一些別的事情,結束時我流的汗大概比跑完馬拉松再去做芬蘭浴還要多。
對主辦單位與邀請我的人感到很抱歉,如果你有看到這篇文章(我相信你會看的),在此,我將今年的最後一句對不起用在這裡,對不起。


在這些一場又一場我不習慣的場合之中,我感覺到自己漸漸在適應這個新身分,不再覺得聽眾之中藏著X戰警的眼鏡俠會忽然燒死我,不在跟人講話時會在內心問「為什麼我從來沒思考過,聽別人說話時手該放哪裡?」
演講這種事情還是有分成天生就很擅長跟不擅長的人,但我想就算再不擅長的人,透過經驗的累積,也可以裝得讓人誤以為他天生就是擅長的吧。
就好像新買的牛仔褲,還有點緊,但多穿幾次,就會越來越合身,越來越自在。
現在如果有人叫我賴老師,我不會再認真跟他解釋
「我不是老師,我現在是博士後研究,不是研究員…」
而且,人家也管我老爸叫賴老師,硬要說的話,我還蠻喜歡這稱呼,有種接關的感覺。


最後有件事想提一下。
忙碌的上半的年某一天回家,正準備要開始寫文章時,老姊要我幫忙帶一下小姪子,她去溜狗。我邊埋怨我還有自己的正事要作,邊看著小姪子把一個個玩偶從床上搬下來,撲倒在玩偶中傻笑著。
有那麼短短的一瞬間,我懷疑起到底自己在忙的是正事,還是現在陪小姪子玩才是正事。
搞清楚這件事,是我2013年的願望,
另外還有的一個願望是——想練好手寫字。
2012年掰掰,2013年你好。

逛上一篇:   逛下一篇:

作者: fhoueleyl
  (2013-01-05 12:02)
推薦文章: 將本文章推薦到【百度收藏】 將本文章推薦到【YouPush】 將本文章推薦到【udn共享書籤】 將本文章推薦到【Fiigo】書籤

 本文章共有回覆 0 篇,分 1 頁
 聲明:以上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且內容由網友發表提供,若有爭議或違法由發表者承擔,本站將不負責連帶責任,謝謝。

 IPoBar  愛PK  愛遊戲  愛online
新手教學 客服中心 站務公告 交換連結 合作提案 關於我們
 
版權所有©ipoba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論壇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本討論區不承擔由該言論所引起的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