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貼吧 文章 作者 工作  
網頁搜尋
 
 愛PO吧 >> 國際 >> 瀏覽文章
回覆 加入我的最愛 與好友分享

洩漏布希監聽 深喉嚨主動曝光

本被文章 0 次, 共有回覆 26  
0
 
0

紐約時報2005年底報導布希政府以反恐之名違法監聽國內通訊,引發美國政壇大風暴,撰稿的兩位記者因此新聞得到2006年普立茲獎。但當初洩密給紐約時報的「深喉嚨」多年來一直生活在恐懼之中,最近他為了自保,主動將身分曝光。

最新一期「新聞周刊」訪問了前司法部檢察官湯馬士‧譚恩。譚恩出身FBI世家,他的父母與叔叔都曾在FBI任職,他父親還當過FBI助理局長,而譚恩本人在FBI任職期間,安全查核的結果也備受信任,他可接觸到機密等級比「最高機密」還要高。

依據美國「外國情報監聽法」,司法部要監聽美國人民的國內通訊必須要有非常充足的理由證明監聽對象足以危害國家安全,還必須經過由11位法官組成的「外國情報監聽法庭」同意,而違法監聽最重可處五年以上徒刑。負責對法庭申請國內監聽的單位是司法部「情報政策與檢查辦公室」,譚恩2003年就在該辦公室任職。

譚恩工作期間,發現不少監聽命令與監聽譯文不循正常管道核批,但他只要一開口問「這是怎麼回事」,沒有一個同事願意接話;他有一次找上直屬主管,主管的回答是:「你少管那檔事,我想他們在幹違法的事情。」

譚恩已從過手的往來文件中知道「他們」指的是「國家情報局」,但他不知道的是,這個違法監聽之舉,是美國總統布希直接下令,而且早從九一一事件後沒多久就開始了。

譚恩不能忍受自己知道政府違法卻不作為,他首先找上昔日FBI同事、後來任職參議院情報委員會的威克森女士,譚恩告訴威克森所見所知,要求她問問情報委員會的人,知不知道政府違法監聽?但幾個星期過去,對方遲未回音;譚恩再度與威克森見面,問她事情怎麼樣了?對方回以「我不能說」,並且要他少管。

接下來幾個星期譚恩坐立難安,不知道該怎麼辦,他曾經想找「紐約客」的著名自由撰稿記者、專跑國家安全的赫許爆料,但找不到赫許的電話而作罷,他後來想到曾看過紐約時報跑司法部的記者Eric Lichtblau寫過的一些「有份量新聞」,靠著google,譚恩找到Lichtblau的電話。

2004年中,已經好幾個星期睡不好譚恩終於鼓起勇氣,趁中午休息時走到位於華府賓州大道地方法院旁,被大型廣告看板遮去大半的公共電話亭,對他來說,這是個再好不過的地點。譚恩說,他拿起電話筒的那一刻,全身都在發抖,他沒跟Lichtblau說自己的真名,但兩人約好過兩天在司法部附近一家書店見面。

紐約時報得到這條線索後一年半才刊出這則新聞,新聞當晚10點上網前,紐約時報總編輯凱勒接到布希總統親自來電,要求紐約時報撤掉新聞,但被凱勒拒絕。新聞刊出後,布希嚴詞批評紐約時報危害國家安全,又罵洩密的人「無恥」。

譚恩不是唯一一位紐約時報的消息來源,但他是第一個洩密者,新聞刊出後,他自然被列為調查洩密的對象。2007年8月1日一大早,FBI拿著搜索狀到他家敲門,他的電腦、兒女的電腦、私人往來信件、書、甚至寄送耶誕節卡片名單都被查扣,FBI還將他所有家人集中在廚房問話;此後兩年,他所有朋友都被FBI調查,FBI甚至懷疑譚恩只是棋子,另有人授意鼓動他去找媒體,司法部還要他自首認罪,交換減刑。譚恩自己知道,他可能被起訴的罪名有二,一是洩漏國防機密,一是洩漏通訊情報,兩者相加最重可判10年,但他不認為自己做錯事,因此一直拒絕認罪,他表示,這兩年他一直活在被起訴的噩夢中,當然,他在司法部的工作早也早就沒了。

歐巴馬與新任司法部長荷登都曾譴責布希違法監聽之舉,譚恩選擇在布希即將下台時出來,把自己的深喉嚨身分曝光,目的是希望司法部不要繼續調查這個案子,當然,他也可能認為歐巴馬政府不可能因為洩密而起訴他。

美國政治史上另一個深喉嚨是將水門案透露給華盛頓郵報的前FBI副局長費爾特,他的身分從水門案開始調查起30餘年來一直沒有曝光,直到2005年「浮華世界」雜誌才揭露他的身分。譚恩的爆料雖然沒有拉下一個總統,但至少改變了美國政治的風貌,但他的境遇比起費爾特來,可謂天堂地獄之差。


逛上一篇:   逛下一篇:

作者: admin
  (2008-12-16 09:09)
推薦文章: 將本文章推薦到【百度收藏】 將本文章推薦到【YouPush】 將本文章推薦到【udn共享書籤】 將本文章推薦到【Fiigo】書籤

 本文章共有回覆 26 篇,分 1 頁
 聲明:以上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且內容由網友發表提供,若有爭議或違法由發表者承擔,本站將不負責連帶責任,謝謝。

 IPoBar  愛PK  愛遊戲  愛online
新手教學 客服中心 站務公告 交換連結 合作提案 關於我們
 
版權所有©ipoba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論壇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本討論區不承擔由該言論所引起的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