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貼吧 文章 作者 工作  
網頁搜尋
 
 愛PO吧 >> 微風論壇h >> 瀏覽文章
回覆 加入我的最愛 與好友分享

Eisen Flugel(鋼翼) 第一章 鋼鐵之翼(1)

本被文章 0 次, 共有回覆 2  
0
 
0






1




閃著翠綠光芒的淡水,被靜靜地運往下遊。那清澄鏡謐的河面,有時會被猛烈的旋風給刮起,被捲起水泡又倒流回上遊。

旋風之主正是霞龍的尾巴。平時都待在山岳高空上玩耍的小型龍的牠,現今遨翔於河面都可以清楚映出腹部的低空,兇猛地疾驅而行。而且數量還是三頭。那是個箭頭型隊列不動分毫、動作鮮明的編隊飛行。

霞龍的飛翔在巡航速度下仍舊超過300節(節。航空的速率單位。1節的速度即每小時一海里)。就連急降下中的隼最大速度也不過只能到200節,由此可看出,遨翔於天際的龍之眷屬們在生物中是多麼地規格外。

牠們的推力源頭來自高速震動的褶狀尾巴。從尾巴捲起的空氣壓,再加上兩肩的強韌翅膀所產生的空力特性,便成立出那驚異的高速飛行。倒不如說,跟連飛行原理都尚未解明的虹龍之類的超越種相比,霞龍對人類來說還算是能輕鬆參戰的對手。

如今,邊跟在目前三頭霞龍拍出的後塵後頭仍勇敢地挑戰牠們的是,憤怒地發動渥輪螺旋槳發動機的一架活塞式航空機。

實驗航空機『花魁鳥』--把尺寸重量縮小到全幅35英尺、重量5000磅的小型競賽用的機體,與能夠打出1750馬力的液冷一二氣筒引擎的組合,恐怕可以自負是現時點民間、軍用中毫無疑問的最強最快的航空機。它最特別的最大特徵,就是它採用了大出力的回轉螺距對沖的螺旋槳。靠著螺旋槳同時得到速度與安定性兩者的花魁鳥,便成了目前世界中最稀有、擁有可以跟上龍的飛行能力之性能的機體。目前以來所記錄下的最高速度為412節。在它的油門全開的尾隨下,現在,正跟在飛在前頭的霞龍們的最後尾,一點一點地逼近與牠們間的距離。

若把這情況看作是場跟蹤劇的話,看上獵物而熱血激昂的獵人應該就是花魁鳥那一側了。不過,對坐在淚滴型風防中的兩名搭乘員位於後座的人來說,她目前所處的反而是與獵人完全相反的心境。

「呀-!討厭啦──!!快停下來────!!你有沒有在聽啊!!」

發出不會輸給轟轟作響的引擎聲的尖叫聲的海蓮‧懷寧加,已經完全不把年輕少女該具備的矜持和羞恥心給放在眼裡了。更何況根本不能對在坐在前座手握操縱桿的男人,抱有半分他會作出纖細地關心纖弱淑女這類行為的期待,這是她早就親身體驗且心知肚明的事了。

事實上,卡爾‧修尼茲真的完全不在意坐在後座的戀人發出的慘叫,反倒是因鬥爭的驚險感而興奮地滿面笑容。

先別說毫無遮蔽物的高空了,在約高度30英里前後的匍匐飛行下,這種速度實在顯得太過魯莽。只要弄錯一個操縱步驟的話,機體就會立刻碰觸到水面進而機身整個粉碎。更何況風防被飛在前頭的霞龍們所捲起的水花給淋到,視野狀況糟糕到不行。就算對身為本領高超的測試飛行員的卡爾所擁有的操縱技術來說,這種舉動的確跟瘋了沒兩樣。

就海蓮來看,在此處賭上生命尾隨霞龍根本沒半點道理和意義在。不過,不幸的是,這份認識對操縱者本身完全不通用。

對卡爾來說,這個追蹤既是項神聖不可侵犯的儀式,也是他飛在空中的本身意義。而且,這份認識對被卡爾追在後頭的霞龍們來說也是一樣。

龍,絕對不會互相傷害同族。牠們那對銳利的牙和鉤爪,不過只用在食物連鎖的狩獵和自衛上罷了。

相對的成了龍同類間的鬥爭手段的就是,競爭飛行速度的『競速』。雖然龍的群體習性仍佈滿著謎團,不過牠們的階級是只憑『速度』來分優劣一事是眾所皆知的。龍牠們只會對『快的東西』表示興趣,在把一切鬥爭性都投注在凌駕『快的東西』一事。這就是這群充滿謎團的生物的、唯一被解明的習性。

而在龍的認識中,那明顯比鳥類還要大型、比鳥類還要高速地飛行的人類的機械裝置,雖然看來有些鈍重且略為醜陋,不過牠們還是把它給視為跟『同胞』一樣的存在。履次踏入龍的領空的航空機,被領空的主人追在背後,還被盛氣凌人地從後頭追過,讓人類只能看著牠的背影,這些事就連飛在定期航路上的飛行員一年也會體驗到數次。似乎對龍來說,對手在『被追過去』的時點就等於表示恭順,因為龍不會作出比這更危險的其他危害,航空機側也只要乖乖地看著牠們離去,就不會在航行上受到任何障礙。打從太古時代就以天空為地盤的先導們的、略為粗暴的打招呼,就這樣視而不見,這是普通飛行員所採取的對策。

但是,卡爾,修尼茲就不同了。他之所以要發揮身為飛行員所不斷鍛練而來的狠辣本領,其目的就是為了挑戰龍群。

就今天來看,他原本目的也不過只是湊巧趁著測試飛行行程的空檔陪著海蓮作遊覽飛行,履行非常私人的約定罷了。但這個飛行卻在霞龍的登場下迅速變貌了。巡航中的花魁鳥被龍輕輕鬆鬆給追了過去,讓卡爾瞬間氣到腦袋充血,讓他完全不把同乘者的存在放在眼中,化作為『私鬥』的俘虜。

緊接著聞到鬥爭氣息的其他第二、第三頭霞龍也飛來聚集,演變成現在的情況。霞龍們似乎早在過去的競速就已一決雌雄,沒有要互相爭鬥的跡象。既然每一頭都把花魁鳥的速度給視為符合『挑戰者』資格的話,牠們的等級應該都在伯仲之間。牠們組成一絲不亂的編隊追隨在飛在前頭的那一頭龍的軌道後頭。想要擠進牠們的等級的話,開著花魁鳥的卡爾也必須作出與牠們相同的飛行。沒偏離先行者的路線,挑戰者們就只有看是要以更快的速度凌駕而過、或是用盡力氣放棄比賽,用這兩樣結果來作出了斷而已。

「你給我差不多一點──吼唷、快停下來啦!這種蠢事留到我不在的時候再作啦!」

「沒問題啦。不過是區區的霞龍罷了,不必慌張啦。我會馬上解決牠們的……」

面對海蓮的指責,卡爾的回答根本感受不到半點誠意。恐怕就算在沒帶傘出門下起小雨的情況下,他也會像這樣無視同伴的存在。他的語氣聽來就像這樣。再說從他的話語來推算,卡爾他根本沒打算要投降,他一定會把這場比賽給比到霞龍們完全認輸時才肯甘心吧。

「討厭──你呀!人家受夠了!差勁!!竟然帶著女孩子跑去吵架──而且還是跟龍吵架!」

「這種的只能算互相嘻鬧啦。根本不算吵架!」

隨著賽程拉長,每頭霞龍們也總算開始出現了體力上的個體差距。先是第三頭霞龍一點一點地從先頭集團偏離開來,接著牠開始退到和花魁鳥併走的位置上。

隔著風防的一旁近側,霞龍接近到讓人會有種一伸手就能碰到的錯覺的距離,牠的容貌,讓海蓮不禁屏住氣息看得入神。

體表覆蓋著分不出是剛毛還是棘皮的銳利又細長的鱗片。從會讓人聯想到槍頭的銳角圓錐狀的頭部,乃至介由粗壯的脖子連接到兩肩的翅膀,簡直就有如風洞實驗所設計的圓滑且洗練的流線型輪廓。但是在被縱向分割開的瞳孔給狠狠一瞪下,海蓮在壓抑著快從喉嚨跑出來的慘叫聲的同時,也完全意會到了牠是頭貨真價實的野生猛獸。

總算快要無法維持速度的那頭霞龍,在得知牠即將脫落的瞬間,疊起尾巴展開雙翼,急劇減速。牠那一口氣遠離到後方警戒鏡遠方的身影,向前翻了一圈放聲嘶吼。

認輸時的龍群都表現得特別高潔。牠們面對疾驅得比自己還快的東西,只會帶著無上敬意目送對方遠去。

「你……你差不多該滿意了吧!喂!?」

「還沒啦!還剩兩頭!」

在卡爾和海蓮互相爭執的時後,從風防外流逝而過的景色已跟著變成山峰、河川岸邊、岸壁垂直勾起而來。這股壓迫感,總算讓速度感開始伴隨出恐怖感。

「哇、哇、哇……」

霞龍們也是一樣,牠們也判斷出在這種隘路下還要唯持著將近400節的速度太過勉強了吧。牠們離開河面拉起高度,開始選擇了勉勉強強可以穿過溪谷縫間的路線。

「太嫩了!」

在速度和運動性能上,花魁鳥都不劣於霞龍。在底力和反應能力上,卡爾對這架機體抱有著絕對的信賴。而且他本身也自負有著,可以引出機體的所有潛在能力的操縱技術。

速度足夠。不依賴翅膀的揚力也不會失去控制。卡爾利用其敏銳的輔助翼操作讓機體垂直橫轉,再來就只靠著回轉來切進溪谷。被突然翻倒到側面的海蓮雖有發出尖叫抗議──不過,她的抱怨聲完全傳不到把全神經都集中在操縱桿上的卡爾耳中。

另一方面,對霞龍們來說,在這座溪谷速驅似乎需要用到極限般的體技。這次輪到飛在第二名的龍,由於太過專心在避開即將撞上岸壁一事而疏於飛在前頭,速度開始轉慢。

「我不客氣了……」

卡爾把機體從回轉拉回取回揚力慢慢上升。就要一口氣追過怯弱的霞龍。第二頭龍終於擋不下由下方逼近的花魁鳥機首。在被追過的同時作出了表示投降的前翻,往溪谷底部降下而去。

第二名、第三名的同胞都一個個被突破,最後的霞龍總算不得不承認挑戰者的力量了。匍匐飛行的耐力大賽、在隘路的比膽量都無法通用的話,就只剩最純粹的比力氣了。霞龍從溪谷改變前進路線,從容地往正上方急劇上升。

「就是要這樣才對嘛──!」

花魁鳥也抬起了機首,急速上升緊跟在後。在引擎的雄叫聲下,視野和水平線都失去了意義,眼睜睜地看著大地往背後越退越遠。

「~~~~!」

肺部受壓在上頭的加速度所壓迫,海蓮她已經連抗議的聲音都發不出來。被耀眼的天空給掩蓋目光,不管是高度還是方角,都已經探尋不著。即使如此,從前座傳來的、卡爾那無聲的高昂意念,仍緊緊地傳了過來。

與飛在前頭的霞龍之間的距離已經切到一英里,如今連牠那翅膀的輪廓和猛振動的尾巴動作都能看得一清二楚。牠的身影,從容地被白雲所開始吞沒。就連花魁鳥的風防表面也被捲成渦狀的水蒸氣給沖刷流過,在一瞬間視野完全被覆蓋住。搶爭要飛在前頭的一頭和一機,終於衝進了厚重的雲內。

就算被白色的黑暗給遮住視野跟丟了對手,卡爾仍不慌不忙地維持螺距,埋頭專心地解放油門。他明白已經可以不必在意前頭的舉動,只要朝著直進方向前進就好。假若視野正常的話,霞龍或許會急劇迴旋甩開後頭,試圖拉遠也說不定,不過在完全不清楚互相的位置關係的狀況下,應該不會採取和挑戰者走散之類的多餘舉動的。龍不會作出這種取消比試的行為。龍的目的並非逃亡、卡爾也非獵人。這是項到哪都一樣對等的決鬥。看是哪一方能夠更快速地征服天空──在明白地比試出這一點前,是不可能會互相離別的。

突然間在毫無前兆下,耀眼的藍光打進了視網膜。突破雲層,花魁鳥躍進了一望無際的穹蒼正中央。高度6英里的對流圈。映在眼中的已並非是大地的面貌,白色的雲海覆蓋著眼下的一片天空。

「那傢伙──」

在一片蔚藍中,不見霞龍的蹤影。

在卡爾意會到了這個意義的下一刻,在晚了短短一瞬間後霞龍突破了雲層,現身於花魁鳥的背後。勝負,早在雲中就已經決定了。

「成功了!」

卡爾發出喝采舉起拳頭。敗北的霞龍心有不甘地作出前翻發出嘶吼,又立刻再次往雲的下方消失無蹤。在今天,這片空域最快的榮冠看來是讓給了花魁鳥頭上。

興奮冷卻的卡爾,忘我地玩著操縱桿和踏板,重複作出橫滑和連續橫轉演出花魁鳥的勝利之舞。

「你給我……差不多一點!」

在總算取回怒吼力氣的海蓮從背後發出的叫罵聲下,花魁鳥總算回歸到了水平飛行。

「那個、抱歉抱歉。誰叫對方那麼棘手嘛」
xyz軟體補給站
聽到卡爾那完全不帶惡意的明亮聲音,海蓮只好把盤旋在胸口的怒氣給化作嘆息吐了出來。和他交往也已經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在這種場面下跟他說什麼也沒用這件事,她也早就深切感受到了。

「你啊……有背後載著別人的自覺嗎?」

「有啊。不過啊,既沒嘔吐也沒暈過去還真是厲害呢。真不愧是懷寧加博士的孫女」

「別小看我。人家可是從五歲就開始在坐飛機的喔」

就算這樣捧她,海蓮也不會感到高興。她的祖父的確是航空機開發的第一人,但也不代表海蓮的心中就懷有跟他一樣的熱情。祖父和圍繞在他周圍的技術人員們,對海蓮來說也不過是個好奇心重的怪人集團罷了。而且在這怪人集團中,專屬測試飛行員的卡爾也包括在內。

「先不說這些、你的操縱真是差勁透了!又粗暴、又亂來。你是怎樣啊?想自殺不成?」

「妳說的也是有理啦,測試飛行員的行情本來就得不怕死了。而且自己想死的人去當的話,根本就測試不成了不是嗎?」

卡爾悠哉地這麼回答,一邊用手指玩著他掛在胸口的龍牙項鍊。龍的遺骸不管哪個部位都是鮮少能入手的貴重品,特別是龍之牙,更從以前就被人們作為守護飛機乘員們的幸運護符。

雖然也不是真的相信它的神效,不過從卡爾那極為平靜的態度中,根本感受不到剛才經歷過千均一髮生死關頭的半分感慨。雖然對海蓮來說這足夠讓她少十年壽命了,不過看來在卡爾眼中這似乎連冒險都算不上。

卡爾的職責,確實是操縱就連能不能平安飛行都不知道的航空機。跟開動像花魁鳥一樣的能對其性能抱有萬全信賴的機體完全不同。

而讓卡爾發揮本領的『冒險』,就要在數日後到來了。

現在,海蓮的思緒全放在懷寧加博士的飛行場上進行最終調整的飛機上。那正是她祖父花費數年心血所追求的夢想結晶。

「你的亂來……用在工作中、就已經足夠了對吧」

「嗯?」

「所以啦,你別再隨隨便便就作出一些亂來的行為喔。我求求你」

「好、別擔心啦」

面對海蓮那低沉的聲音,卡爾只是靜靜地、用帶有苦笑的鼻息回應。這並非在嘲笑海蓮的懦弱,而是表現他本身那不會動搖的自信。

沒錯,卡爾他相信著。自己的力量和強運,還包含著對支持著他的夥伴們的絕大信賴,確信著他自己的命運中不會有半片暗雲。

卡爾的那種抿嘴一笑,存在著可以鼓勵任何人、帶來勇氣的不可思議的堅強。仔細一想,海蓮會被他吸引的最初的契機,或許就是因為他的這份堅強和可靠。和他一起飛在天空,往往都是些令人雀躍的幸福體驗。──雖然有過好幾次像這次的例外就是了。

「……啊~啊,總覺得今天好累喔。人家想快點回到地面了啦」
xyz
「咦?已經夠了嗎?」

從懷寧加飛行場離陸是在中午過後,還只經過不到一小時。不過對被迫參加和霞龍們競速的海蓮來說,宛如就像在空中過了一整天那樣地疲憊。

「快回去啦。就留到下次再出來就好了。──下次可請你把我載到龍絕對不會出現的地方喔」

「是~是~」

邊嘆氣邊點了頭,卡爾緩慢地轉動花魁鳥的機首,將其反轉。

只要飛在最短航路上回去的路就只要一下子,不過卡爾還是選擇了避開龍的生息地的路線。要是在歸途中又被龍挑釁的話──而要是他又不小心接下的話──到時就一定有可能非得跟海蓮絕交不可了。





---

(待續)





好累啊......我乾脆別搞什麼翻譯......

去當萬年LOVE PLUS廢人好了......
xyz資訊工坊


xyz資訊工坊

逛上一篇:   逛下一篇:

作者: xgjvcpqh
  (2010-03-30 09:57)
推薦文章: 將本文章推薦到【百度收藏】 將本文章推薦到【YouPush】 將本文章推薦到【udn共享書籤】 將本文章推薦到【Fiigo】書籤

 本文章共有回覆 2 篇,分 1 頁
 聲明:以上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且內容由網友發表提供,若有爭議或違法由發表者承擔,本站將不負責連帶責任,謝謝。

 IPoBar  愛PK  愛遊戲  愛online
新手教學 客服中心 站務公告 交換連結 合作提案 關於我們
 
版權所有©ipoba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論壇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本討論區不承擔由該言論所引起的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