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貼吧 文章 作者 工作  
網頁搜尋
 
 愛PO吧 >> 微風論壇h >> 瀏覽文章
回覆 加入我的最愛 與好友分享

Eisen Flugel(鋼翼) 第一章 鋼鐵之翼(2)

本被文章 0 次, 共有回覆 0  
0
 
0






2





古斯塔夫‧懷寧加博士的私設飛行場,就建在周圍被高山圍繞的高原上。半徑10英里圈內,盡是些山羊的生息術比人口多上數倍的偏僻土地。

在肥沃的平野地帶佔了國土大半的席爾瓦那共和國中,山岳地帶仍是些尚未開發的偏僻地帶。從很久以前就有持續和鄰近群島諸國進行親密交易的席爾瓦那,在礦物資源上只需仰賴進口就足以充分供給,現今自國領內的採掘計劃也因不符合成本,高山地帶直到現代還是只跟以前一樣只用來放牧而已。

該飛行場因為並非公共設施,除非是較新較詳細的地圖,否則都不會被記載在地圖上。滑走道雖長到不行,但要用於大型機的離著陸來說又顯得不夠寬,再加上陸路的交通實在差到不行,根本沒辦法用於商業用途。設備完完全全就是只用在研究目的上。

倒不如說與飛行場併設在一塊的工房才是該設施的本體。包括所員的宿舍在內由三棟組成,由正格的風洞實驗室起頭,具備了所有最新機材的此處,是個可以在完全和外部隔絕的狀態下,一貫執行航空機的設計到製作的設施。花魁鳥也是在這間飛行場被製作出的專用試作機。

以比脫鞋還來得熟練的步驟降落到滑走道的卡爾,在風防還沒打開前,就已經注意到佇立在機庫前的少年身影了。他跟海蓮一樣是懷寧加博士的孫子,雖非工作人員,卻也是跟其他人一起住在這間研究所的最年少者。

「艾瑞克……你有什麼事嗎?」

在位於後座的海蓮叫出她弟弟名字的瞬間,卡爾突然愧疚地發出「啊」的一聲。

「你叫什麼啊、卡爾」

「啊……對吼。我也有跟艾瑞克約好要載他一起飛的,仔細一想,剛好……是今天」

「啊~啊、你真的是吼」

海蓮不禁嘆了一口氣。卡爾對日期和約定方面有多不負責任,她在過去也早就親身體驗過好幾次了。再說這名叫卡爾‧修尼茲的男人,雖然在操縱飛機上有著高超的本領,但他在其他日常諸事上卻都表現得相當鬆散又笨拙。他甚至還常常被研究所的人拿來當開玩笑的題材。「卡爾這個男人,比起讓他在空中飛,讓他走在城市的道路上還反而更來得危險」。

在著地滑行結束,一打開停下來的花魁鳥的風防,艾瑞克就憤憤不平地快步跑來。他兩手上還抱著一隻跟貓差不多大的生物。牠是被養在這間研究所的龍的幼生體,名字叫齊格菲。粗矮的身軀、短短的手腳,唯一能窺見成體面貌的就只有牠那對大大的翅膀,不過其中一片翅膀卻被支架給架著。

半年前,最早發現到翅膀受傷而掉落在滑走道上的齊格菲的人,就是艾瑞克。之後,隨著少年說要照顧牠後,幼生龍就成了飛行場的一員,也有一半被當作吉祥物來看待。

「你好詐喔卡爾!你不是說好今天要載我的嗎!?」

在卡爾把舷梯放到地面上前,艾瑞克就搶先這麼逼問。

「沒有啦、那個、嗯。好像有這麼一回事吧……」

「你忘掉了喔!這是男人之間的約定耶!?」

「沒有啦,我當然沒忘掉啦。我剛剛飛的只是那個啦。試機而已啦……」

跟著從駕駛艙下來的海蓮,對卡爾的藉口皺了眉頭。

「等一下卡爾……你難不成,還想馬上再飛一次嗎?」

「嗯?對啊。現在馬上就飛也沒關係吧。反正晚上前的天候也很安定嘛」

一聽到這句話,艾瑞克那不滿的表情瞬間變得滿面喜色。

「要現在立刻出發嗎!?」

「先等一下。你得先去拿好你要穿的飛行服。再來還有,先等我填飽肚子再說」

「OK!姊姊,齊格就拜託妳照顧囉」

艾瑞克沒一會功夫,就把手中抱著的幼生龍給壓到海蓮手上。被突然丟著的齊格菲雖發出嘎嘎的叫聲表示不滿,但在海蓮慌張用手安撫牠後,牠才總算取回平靜。

「我說你們啊……」

就在海蓮想要好好說他們一頓時,從機庫中走出來的老人,叫了卡爾他們一聲。

「你們到底在吵些什麼啊?卡爾」

「啊、博士。不好意思,你能先幫我把花魁鳥的油給加滿嗎?我等會還要再去飛個一趟」

從一頭雜亂無章的白髮,還穿著滿是油汙的工作服的外表來看,看起來就像是個一年到頭都在埋頭工作的乖僻整備工。從那陰沉的樣貌,實在很難看出他的真身是名近代航空史的偉人。他是名關係到取得多項專利、現今席爾瓦那共和國誇耀全世界的航空機製造者之旗手「哈伏拿工業」之抬頭的人物,在辭去了職位隱居後的日子及近況卻鮮為人知。

像這樣在遠離人煙的深山中立一個屬於自己的小小據點,他那從年輕時代就這麼一直和圖面與工具格鬥的模樣,只知道他歷年頭銜的人或許會感到意外,不過對熟識古斯塔夫‧懷寧加這個人的人來說,應該不會感到意外並表示認同吧。從就算早已年邁卻仍埋頭研究不肯離開現場的博士的生活模樣來看,大企業重要職位的椅子對他來說不過是個無聊至極的枷鎖罷了。

「你可別對我可愛的孫子們做一些亂來的舉動喔」

「嗯、我當然知道」

側眼瞪著滿是笑容點頭的卡爾,海蓮不禁小聲抱怨了句「還真敢說……」。

「好了。那麼艾瑞克,15分鐘後在待命室碰面吧。我要先去稍微填飽一下肚子。……那個,剛剛北方方角有個大得誇張的積雨雲。你要去看看嗎?」

「嗯!」

艾瑞克和卡爾都已經腦袋中只有離陸後的計畫了。明明兩人的歲數差距頗大,那一起離開宿舍的背影模樣,看起來就像聚在一塊四處搗蛋、臭味相投的兩名壞孩子。

「真叫人不敢相信……他明明、剛剛才玩完像馬戲團一樣的雜耍回來沒多久而已」

海蓮一邊目送他們離去,不禁驚訝地如此嘆道。

「真是的,簡直就像是為了飛行才出生到這個世間的男人啊」

另一頭這名叫懷寧加的老人,則是把加油管接上花魁鳥的油槽,順便咯噠咯噠地快速檢查螺旋槳和方向舵,看似愉快地作出苦笑。

雖然在年齡上或許只有艾瑞克他一人才算是孩子,不過跟隨懷尼加一起住在飛行場的成員們,每個人都或多或少相當孩子氣。裡頭最淘氣就屬卡爾,而最任性的孩子王,就屬身任研究主任一手承擔整個計畫讀懷寧加博士本人了。

對早已超過耳順之年的懷尼加來說,在『年長者的經驗』上可以拿來自豪的,也不過就他可以客觀審視自己、懂得自我反省這點罷了。





---





卡爾所看中的積雨雲,是朵雲頂高到快要到達大氣層的特大怪物。

與高達7英里的垂直巨牆相比,別說人造的高樓建築了,那是個連不管多大的高山都比不上的壯大景觀。雖然該雲的真身是由水蒸氣組成的,不具硬度,不過那堅挺聳立的表面上的、鮮明地造出輪廓的陰影,簡直就如具備質量的巨岩似的,離它越近,越是被它的莊嚴所壓倒。

卡爾沿著雲的外緣慢慢地巡航著花魁鳥,和位於後座的艾瑞克一起觀賞著該雲的對流性上升氣流所創出的大自然之驚異。

「這底下的海,一定刮起了很大的風浪吧……」

「真的嗎?」

「對啊。有船在那的話應該是場大災難吧。不過待在天空看就平靜多了對吧?雖然靠得太近就會被雷打到這點需要注意就是了」

卡爾那得意地解說的聲音,比他待在地面時的聲音還來得開朗許多。在他的好心情的帶動下,艾瑞克提出了他之前就一直懷抱的疑問。

「卡爾你啊……不會害怕、在空中飛嗎?」

「不會啊,我反倒覺得安心呢」

看著閃耀的白雲,卡爾嘆了口氣回答。

「待在這裡的話不管到哪都去得了。沒有人會來束縛我。感覺棒到不行呢」

「你都不會覺得、改天有可能會掉下去嗎?」

「待在陸地上不是也有可能被車撞嗎?」

「唔、你說的也對啦……」

對艾瑞克來說,隨著祖父的工作增長,搭乘飛機的次數就一定變得比其他人來得豐富。這是他老早就已習慣熟悉的經驗,即使如此,他果然還是對腳沒著地的感覺會抱有一抹不安。這是在陸地上生活長大的人一定會有的生理上的恐怖

不過對卡爾來說──恐怕他並非在虛張聲勢,而是真的待在空中比待在地上來得讓他感到放心吧。從他感慨道出的聲音來看,也能隱約窺探出他的心思。

「老是在地面上爬啊,會讓我總是感到鬱悶。……我就只有像這樣在空中飛的時候,才會真正有活著的感覺」

「哼……卡爾你啊,搞不好以龍的身分出生還對你比較好呢?」

「哈哈哈、你說得真對。真希望我下次投胎時能夠如願呢」

在卡爾爽朗大笑時,無線電來了通訊息。

『由雅迪基地傳給花魁鳥。你聽得到嗎卡爾?有個小道新聞喔』

在航空無線中「雅迪基地」這識別名,指的就是雅迪高原上的唯一無線設施「懷尼加飛行場」。這是通從負責專任通信士的克魯茲那傳來的通信。

「花魁鳥、感度良好。有什麼事嗎、克魯茲?」

『就在剛剛,從凱路拿的雷達基地那傳來一道消息。說有捕捉到兩組可能是虹龍的反應。就在離你現在待的空域還要在北西15英里那裡。正往南一直線地前進』

「這消息……還真不能輕易放過啊」

由於太過興奮,卡爾的聲音瞬間低了一層。

『艾瑞克小弟也坐在你那裡對吧?可別太亂來喔』

「我明白啦。就只看看而已。記得幫我向博士說一聲叫他別擔心啊。通信結束(OVER)」

一邊對著無線電說話,卡爾一邊讓花魁鳥的機體迴轉,把前進方向轉向北西前進。

「他說有兩頭龍,難不成是、決鬥?」

聽到無線對話內容的艾瑞克也跟卡爾藏不住內心中的期待。

「對,而且還是虹龍喔,可絕對不能漏看了……」

「好棒喔卡爾!我還是第一次在天空看到龍的決鬥呢!」

看著艾瑞克那麼高興地大叫,讓卡爾不禁地越來越想向他炫耀數小時前載著海蓮贏過三頭霞龍的事,他慌張地警惕自己。──要是把這種冒險談說給他聽的話,艾瑞克一定會對他大鬧說他只對姊姊好,要卡爾下次一定要帶他再去挑戰霞龍一次。而且要是答應了他的要求的話,會被海蓮痛罵一頓的人也鐵定也是卡爾。

慢慢地解放油門讓機體加速,卡爾朝著無線電所指示的空域前進。急忙環視四周的艾瑞克,沒一會兒就把目光停在別的飛行物體上,發出歡呼。

「是龍耶……那、那裡也有。不光是霞龍,連雲龍也有耶!超大隻的!」

一隻接一隻地露臉的龍群,每一隻都是朝著跟花魁鳥一樣的方向前進。

「跟我們一樣都是觀眾呢。看來虹龍之間的大勝負,不管是哪隻龍都不會視而不見嘛」

既沒雷達也沒無線電的龍們,到底是怎麼察知到遠方發生的決鬥的呢,其秘密實在難以想像。有一種說法是說龍牠們具備有類似心電感應之類的超感覺。連這種沒根據的推測都被人拿來當作學說,就可見龍的生態對人類來說是多麼未知的領域。

「……看到了!艾瑞克,一點方向!」

卡爾情不自禁地大聲催促。艾瑞克他也跟著馬上看到。前面的遠處,有兩道以快到不行的速度橫切而過的光點。

「在、在發光……」

「對,虹龍跟霞龍根本無法相比。只要牽扯到牠,不管哪裡的學者都只能舉手投降」

在數多的龍科龍屬裡頭,最讓生物學者們感到頭痛的就屬虹龍屬了。在平均體長長至45英尺的大型龍中,擁有最出類拔萃的高速飛行速度。而且牠的飛行原理,更不像霞龍那樣能作出物理上的解釋。

讓花魁鳥以最大速度疾驅,卡爾和艾瑞克凝神注視遠方虹龍的雄姿。從發出耀眼光芒的一對翅膀,隱約可見從翅膀上撒下如鱗粉般的光之飛石。

目前仍尚未回收到半頭虹龍的死骸,從數少的觀測報告中,可以知道目前所確認的就只有牠的翅膀為纖毛狀這點而已,至於為何翅膀會發出光輝、是該光輝讓牠得以作出脫離常識的高速飛行的嗎這些問題,仍完全圍繞在謎團中。就懷寧加博士的講法中,被視為最有力的假設就是名為『電漿放電』的現象,不過就連聽過那是什麼樣的現象之說明的卡爾都無法完全理解。

只有一件事可以確實斷言的就是──在現時點,虹龍仍是人類們所無法到達的領域之存在。

在過去被確認過的計測資料中,虹龍的最大速度快至480節。現行的航空機中,根本沒半架能發揮到這個飛行速度的機體存在。在航空機速度記錄仍停擺在420節附近就裹足不前的現狀,要靠往復式的推進裝置來凌駕虹龍的飛行能力,在原理上已經可以說是不可能的事了。

就連贏過霞龍們的花魁鳥也比不上虹龍。看著漸漸遠去縮小的兩道輝影,卡爾也只能眼睜睜目送牠們離去。
xyz軟體補給站
「好厲害喔……虹龍耶,我以前只有在照片上看過說」

「不,看情況的話,或許能看到比牠更厲害的東西喔」

「咦?」

卡爾他的目光已經不再放在虹龍身上了。他用抱著更大期待的目光,仔細地環視四周。

「既然是虹龍之間在決勝負的話,”那傢伙”會跑來見證也不必覺得意外……艾瑞克,全方位警戒好。有看到什麼在發光的話馬上通知我」

「嗯、嗯」

艾瑞克不明究理地把目光看向左右和頭頂。而先視認到”牠”的,不是卡爾而是艾瑞克。

「卡爾,那個、八點方向!有東西在發光!」

那道光芒乍看下,還會讓人以為是新的虹龍飛奔而來,不過仔細一看,牠發出的光芒比前面兩頭的還來得鮮烈又耀眼、完全無法相比。

「……來了。那傢伙……!」

比卡爾的感嘆聲還要快,那道光芒以無法相信的速度在一瞬間逼近了花魁鳥。

「嗚哇!」

耀眼到遮蔽視線的光芒把視野覆蓋為一片潔白,艾瑞克剛開始甚至還有撞上那個光體的錯覺。實際上它不過才拉出一道宛如慧星的尾巴,掠過花魁鳥風防的正上方通過而去罷了。──不過,在閃光要蓋過眼睛的前一刻,卡爾他清楚地看到了它的全貌。散發光芒的一對翅膀,還有那過於莊嚴巨大的龍之剪影。

「那、那個是……」

當艾瑞克戰戰兢兢地張開眼睛時,發光的飛影早已在花魁鳥的前方遠處,遠遠地追在疾驅而過的虹龍後頭,追著軌道猛然飛去。

「帝凰龍……」
xyz
卡爾以被茫洋和憧憬給拉走了靈魂的聲音細聲說道。艾瑞克也一樣不發一語。要是剛才眼中所見的那個就是,連在研究者間都對其存在抱有疑問的、只有在故事中才會被說到的『龍中之龍』的話……

剛才巨大到遮蔽視野的那道身影,現在看來不過是個在天空中發光的光點罷了。以那光點為中心,突然間輕飄飄地造出輪狀的彩霞,朝著周圍的天空擴大。

在看到的瞬間,前座的卡爾肩膀就立刻因緊張而緊蹦,艾瑞克在背後看得一清二楚。

「馬上就會搖喔、快準備好!」

xyz「咦──」

在艾瑞克意會過尖銳警告的意思前,發出聾耳如雷鳴般的轟聲,花魁鳥突然間就像被亂流捲入般地傳來驚人的振動。在艾瑞克吃驚到說不出話時,機體已經邊呈鑽孔狀邊一口氣降低高度。

不過手握操縱桿的卡爾畢竟還是身經百戰的強者。他不慌不忙地操縱輔助翼取回揚力,直接把機體拉回水平。在事情得以收拾後,艾瑞克才總算發現到自己剛剛連尖叫這件事都已經忘了。

「剛剛的、那個、真的是……」

「啊,沒錯。是真正的帝凰龍」

剛才在拼輸贏的兩頭虹龍,還有剛剛追在牠們後頭的巨大光芒,已經不在肉眼所能補捉的範圍內了。看決勝並非是在這座空域,而是帶到某處遠方的天空作了斷了吧。群聚的龍群似乎也放棄追上,七零八落地往四面散去。過沒多久,剛才的喧鬧就像騙人似地,天空取回了寂靜,就只有花魁鳥的引擎聲,作為打亂寂靜的噪音留了下來。

「那傢伙就是,還沒被人拍下錄下過的龍。就連雷達捕捉到牠時,大多也被人給誤當作隕石……牠真的存在。雖然僅只一頭,卻比虹龍飛得還快的傢伙」

卡爾那壓低的聲音,因太過興奮而顫抖著。只有被什麼給附身、被魅惑得忘我的人所特有的如夢話般的聲音,讓艾瑞克聽了不由自主地感到害怕。

「剛剛、那傢伙留在後頭的那個輪,你看到了嗎?」

「嗯、嗯……」

「那個啊,就是『空氣的浪』。船的船頭會在海上打出浪花對吧?只要非常快速地飛行而過的話,空氣抵抗就會變得跟水壓一樣,發生那種現象。也叫作『音爆(Sonic Boom)』。音爆,會在空氣中打出海嘯。我們就是被那道浪給捲進去了」

「聲音的(Sonic)、爆響(Boom)……?」

「你可以想像的到嗎?那傢伙飛的時候,比聲音在空氣中傳達時還來得快喔」

在『聲音』這種沒有實體的東西加上速度的概念的思考本身,對艾瑞克來說是件規模大難以判斷的事。

對著山峰大吼後,之後才傳來迴聲的那段時間延遲。那正是在到達山壁的距離中『聲音』往返所需要的時間。而在短短一瞬間從山飛翔到另一座山的就是『聲音』。具備形體和重量的物體,比聲音還要來得快速地移動一事,實在讓人難以想像──不過該實例,剛才艾瑞克卻在近距離間親眼目睹到了。對牠抱著敬畏的念頭,讓少年又再次全身發抖。

「……那樣的確是,跟神沒兩樣了呢」

「沒錯。至少目前還是這樣」

在少年的聲音因害怕而萎縮時,另一頭卡爾的聲音則是充滿著無懼的鬥爭心。

「別抖了啦、艾瑞克。你的爺爺,可是正打算要找那隻帝凰龍幹架喔」

「怎麼可能……他要怎麼作!?」

「就是讓過去未曾存在的、全新飛機飛起來啊。造出別說是人類、就連龍牠們看了也會害怕的機體啊……」

「難不成你說的就是,現在爺爺他們正在作的、那個……」

「對,就是我們的『閃雷佛格爾(Blitz Vogel)』」

接著卡爾他以挑戰的眼神朝著發光翅膀所飛走的南方天空望去,大聲咆嘯。

「下次碰面時……可別以為你能像這次一樣輕鬆地在一旁袖手旁觀啊。空中的大冠軍」





---

(待續)





[最近的目標]













....................好像哪裡不對!?(汗)

逛上一篇:   逛下一篇:

作者: xgjvcpqh
  (2010-03-30 10:00)
推薦文章: 將本文章推薦到【百度收藏】 將本文章推薦到【YouPush】 將本文章推薦到【udn共享書籤】 將本文章推薦到【Fiigo】書籤

 本文章共有回覆 0 篇,分 1 頁
 聲明:以上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且內容由網友發表提供,若有爭議或違法由發表者承擔,本站將不負責連帶責任,謝謝。

 IPoBar  愛PK  愛遊戲  愛online
新手教學 客服中心 站務公告 交換連結 合作提案 關於我們
 
版權所有©ipoba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論壇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本討論區不承擔由該言論所引起的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