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貼吧 文章 作者 工作  
網頁搜尋
 
 愛PO吧 >> 微風論壇h >> 瀏覽文章
回覆 加入我的最愛 與好友分享

《太歲》八十三、再戰福地 上

本被文章 0 次, 共有回覆 2  
0
 
0
《太歲》八十三、再戰福地 上

海上平靜異常,無風無浪。

大王船緊貼在海面,破浪前進。辰星在王船甲板上手按長劍,遠遠望向福地,太白星正和九芎互通符令,得知槍鬼反刺紫微、還領兵離去,明白了獄羅神奪權大計。

太歲抬頭看著天空,那濃厚的紅黑惡念比雲還低,不停翻騰滾動著,似乎就要落了下來。太歲又看了看自己左手,手腕上還捆著厚厚的布。手掌張開又閤上,還有些使不上力。

太歲的左手在遷鼎大戰受擒時,讓熒惑星一刀斬了,太白星保存了太歲的斷手,這些天相會,才替太歲施術接上了,且囑咐他當心,別太用力。

「原來是這麼回事!那麼玉帝、后土獨身待在主營,那可大大不妙!獄羅神大將領兵回頭,必是去助獄羅神對付玉帝了!」二王爺聽了太白星說明,恨恨地握緊了拳頭,搥著王船大帆木柱。

「現在該如何是好?」太白星部將松夫子開口:「我們是該繼續攻福地,還是去救玉帝?」

太白星說:「我那九芎小娃兒說,他們一行已經安然脫困,準備要反攻雪山,還在洞天入口撞著了被天障困住的太子,將太子也一併救出了。九芎那方連同四御紫微,還有維淳、風伯、太子、雷祖等等厲害傢伙,個個都氣得跳腳,都要去誅殺槍鬼。小歲星則早先一步追著午伊殺了出去,此時還不知在哪兒。」

辰星冷冷笑著說:「大家各安天命便是了,誰教玉皇大哥要如此顢頇?讓他吃點苦頭,咱們劫了太歲鼎再去救他便是。」

太歲點點頭說:「洞天離雪山更近,讓他們去救行了。天上那惡念就要掉下來啦,不盡早搶回太歲鼎,大地都要萬劫不復了。」

「老君爺爺,各位大人,前頭就是福地,但模樣有些異常。」五王爺前來稟報。

「好、好!」老子點了點頭,早已瞧見那福地二島上方閃動著奇異的光芒,又是天障。

「哼哼,原來如此。」老子轉頭,看著三星,說:「主營神仙有妖魔相助,在福地布下天障,難怪有恃無恐,你們哪個會破天障的,給我破了它。」

「老君爺爺下令,要攻打啦!」二王爺揮刀指揮著船上海精,海精個個吶喊著,揚起代天巡狩的紅字大旗。

雨師佇在王船帆木大柱旁,靜靜看著眼前福地,許久之前,他也領著大隊兵馬強攻福地,此時的他再次隨軍來攻,但敵我陣營卻大不相同。

雨師身上的法術鎖鍊讓老子施法解了,本來他那傷重的身子已潰爛不堪,但老子這方畢竟靠著三星加上梧桐、樟姑、月霜等部將聯手治傷,兩天下來也恢復了六成氣力,太歲也趁這機會,將雨師身上惡念抓去了大部分。

雨師揭開身上大袍,看著自己仍慘不忍睹的身子,眼中精光閃耀,恨不得要殺了太陰,將太陰痛宰活剝。

「敵軍來了!」海精們喊著,牠們見到福地天障,有些天將領著妖兵飛了出來,往這兒殺來。

「開砲——」二王爺高聲喊著,極其威武,海精們個個挺砲對準了天上天將、妖兵,一挺挺巨砲震動著,發出了翻騰滾燙的烈火團,劃過了天際,朝敵軍轟去。

對方幾個天將們並不死鬥,只是在空中繞了繞,躲過了砲轟,便又領了妖兵退回天障裡頭。

邪天將都是由妖魔血肉煉出,在天障中來去自如。

王船離福地兩島越駛越近,仍看不清前方兩座島上的情形,只見到一層一層的異樣光芒,籠罩著整個福地。

太白星領著部將飄然到了王船前頭,雙手一張,放出了陣陣曜目白光,射向那天障,天障讓白光射出了一個洞口,洞口邊緣的異色光芒激烈抵抗著太白星的白光。

「很明顯呀,這是誘敵之計。」老子嘿嘿笑著。

太歲也冷笑一聲說:「幾個老頭子,明知道有古怪,那更要進去了。就是想瞧瞧裡頭到底有啥有趣玩意兒,怎能讓我那秋草小娃兒瞧扁了。」

太白星在船首處,施法破開第一層天障,巨大王船緩緩地駛進了天障,裡頭卻沒什麼古怪,是福地二島,老屋群仍然立在沙灘後方,只有幾小隊妖兵隨著天障,守衛著老屋群。

遠遠的高處,黃靈領著林珊,居高臨下看著福地沙灘,黃靈得意笑著:「蠢驢!自以為破了天障,要來送死吶!」

林珊搖搖頭說:「不。太歲爺……澄瀾那廝……應當知道福地布下了天羅地網,強要硬闖,應該是胸有成竹。」

黃靈哼了哼,沒有回答,聽著邪天將回報,有些驚訝地說:「傳言是真的,太白星德標果真和那群叛逃邪神在一塊兒,那老傢伙……」

林珊也不免有些訝異,但仍穩住情緒,分析戰情:「太白星……一向和澄瀾友好,或許因此和他們同聲一氣。」

黃靈吸了口氣說:「妳這大陣是設計用來捉補叛逃兩星,現在多了一星,大陣還有用嗎?」

林珊皺著眉頭想了想,說:「應當有用,就算擋不下三星聯手,我們也有後路。」

「對、對!幾個過氣的老傢伙,哪裡擋得下我黃靈!」黃靈哈哈大笑,笑得岔了氣,咳了兩聲,張開手掌,看著手上浮起一顆金色耀眼的閃電光球,不停旋動著;腰間那柄黃金劍泛著強烈光氣,似乎迫不及待地想要出鞘。

黃靈難掩臉上興奮說:「我倒想和那老澄瀾鬥鬥,看是舊太歲厲害些,還是新太歲厲害些。」







「你們給我聽好,從現在開始呀,得步步為營,知道嗎?」老子彎著腰,叮囑著三星和己方朱雀、玄武。「敵人見我們大剌剌進來,當然知道我們一票老傢伙是志在必得,他們笑我們要驕兵必敗了。虛虛實實,守護太歲鼎的天障,必定厲害異常,咱們可一點也不能大意,不管什麼三星四星,在這兒都要小心,知道嗎?」

老子是眾神的老師,太歲、太白星、辰星都乖乖聽著,拱手稱是,一干部將更是連連點頭,一點也不敢大意。

王船駛上沙灘,一點也沒有緩下勢子,直直往老屋群駛去。

五王爺一聲令下,王船兩側的海精們朝著船身外側撒下一張張奇異符籙,符籙發著亮光,在巨大王船船身上,結出閃亮耀眼的結界,這些結界能夠保護大王船的船身,減少法術和攻擊對王船的傷害。

轟隆隆飛沙走石,王船撞進前頭的老屋群,一間間老屋倒下,有些老屋發出了烈火,有些老屋射出飛箭,都讓王船周邊的符籙結界給擋了下來。

幾聲轟天巨響,王船前頭現出一面好幾層樓高的巨石板,擋住了去路。

「停下!那是什麼?」二王爺在王船上高聲指揮著,王船立時停了。

「那當然不是石敢當,是天障幻術。」老子提醒著,大夥兒朝大石板看去,有些眼尖瞧見了石板靠近頂端的地方,捆著一個神仙。

「太陰——」雨師尖叫,身子暴竄飛起,他見到那被鐵鍊捆在大石板上的黑袍神仙,正是太陰。

太陰神情漠然,腦袋上給插了根尖刺。雙手雙腳都釘上了紅殷殷的鋼釘,牢牢釘在石板上。

「那……」老子瞧了清楚,也不禁愕然。「真是那太陰娃兒。」

在大石板頂端,現出了一個羊頭人身的妖魔,身穿華麗長袍,黑色長袍下擺有數公尺,垂掛在大石板上不停飄動。

羊頭妖魔身旁跟著八個落魄神仙,個個手上都上了手銬,是太陰手下八仙。

那佇在太陰頭頂正上方,石板上的羊頭妖魔,便是在雪山主營,歲星殿下地牢與黃靈交談的獄羅神大將——禽曲。禽曲咧嘴笑著:「你們八個,人家要殺你主子了,還楞著?」

太陰本來漠然的神情,在禽曲尖笑的同時,突然扭曲,像是受了極大痛苦一般,發出了淒厲的悲鳴,他腦袋上的尖刺微微震動著,轉動著邪咒符紋,一點一滴緩緩地往下鑽。

八仙神情悲憤,紛紛躍下石板,迎戰急衝而來的雨師。

「小雨點兒,你不聽話,回來!」老子見雨師這麼快便忘卻他方才一番叮嚀,急得大叫。

雨師卻一點也沒停下,鼓動狂雲掃向八仙。

後頭又是轟天巨響,另一面石板挺起,上頭捆著一個紅袍大神——西王母。

西王母的神情不同於太陰的漠然,反而是兇烈莫名,手腳都讓鐵鍊拴了,鎖在大石板上。

同時,天上閃耀出七彩變化的光芒,四周狂風亂捲,天將、魔將紛紛領著妖兵,從老屋裡狂洩而出。

黃靈遠遠見了,拍手大笑說:「哈哈!四面包圍,一票老傢伙想破了腦袋也想不到會碰上這兩個惡婆娘。可惜禽曲來不及制御碧霞奶奶,否則正好讓他們三個捉對廝殺,豈不有趣!」

王船上海精奮勇吶喊,卻不免露出怯意。老子苦笑說:「妖魔無仁,使這等邪術殘害我那兩個小娃兒,唉,唉!啟垣、澄瀾,你們怕了嗎?」

「讓這些毛頭伎倆嚇著,還配稱五星?」辰星冷笑一聲,雙手抽出腰間佩劍,暴竄上天,領著己方部將直衝太陰。

「老師您放心吧。」太歲黑袍揚起,黑色大戟閃耀電光,飛躍上了王船帆木橫柱,遠遠望著西王母:「在老夫面前裝兇惡?」

「多了一個太白星領著王爺相助,光靠西王母、太陰,便無法抵住澄瀾他們。」林珊轉身向身邊天將吩咐:「通知鎮星爺出陣,放出兇獸,直攻王船。」

「繼續往前,別怕他們,太歲鼎就在那山坡後頭!」玄武高聲喊著,和朱雀一齊領著手下星宿飛下,迎戰那些從老屋中湧出的妖兵魔將。

王船上的大夥們,都看見了前方山坡後頭,那用來守護太歲鼎的黃金結界,強盛直衝天際,像是一座大金鐘,結結實實地蓋在山坡後方。

四面的魔將指揮著妖兵圍攻王船,妖兵們攀上了船身,拚命地往上頭爬,兩星部將紛紛出戰,將那些從天而降、從下爬上的妖兵們紛紛斬死。

「五部!這麼久不見,你身手退步啦!」守禦王船左側的含羞哈哈笑著,取笑著那被一名魔將逼到了帆木邊的五部。五部盡力戰著魔將,不理會含羞的激,後頭一個碗口大的拳頭揮來,掠過五部臉頰,一拳將那魔將打飛老遠,是茄苳公。

五部這才向茄苳公點點頭,茄苳公也沒說什麼,在五部肩上拍了拍,舉起大砍刀左劈右斬,將一票爬上來的妖兵全攔腰斬斷。

另一邊紫萁拿著短劍、小盾,和月霜、螢子、樟姑、松夫子等一同守著王船右側。

「轉得不夠,要撞上啦!」紫萁見到大王船要撞上前頭的大石壁,不由得尖叫起,突然覺得王船一陣巨晃,所有的海精們全抓緊了四周的木桿。紫萁還沒來得及會意,只見到二王爺在船首放出了好大的符令。

大王船突然打橫,船底發出了轟隆隆的炸裂巨響,掃平了好大一片破舊老屋,船身在巨大石牆前轉向,變成了側面向著石牆。

太白星雙手高舉,白光閃耀,白光照上了那大石牆,石牆上發出了碎裂聲響,幾道裂痕陡然碎開。

「魔界妖術,不足為懼!」二王爺大吼下令:「開砲——」

海精們全轟叫著,大王船側邊的十幾挺巨砲一同轟出閃耀光火,一記記往石牆上打去。

「讓開!」雨師殺紅了眼,但八仙結成的陣式卻難以突破,始終無法逼近太陰。

禽曲彎著身子,蹲在太陰上方石壁頂,向下看著。幾條龜裂痕跡崩上石壁頂端,濺出細碎石屑,石壁轟隆搖動著,一塊塊碎裂坍塌。

「臭神仙!」禽曲哼了哼,一躍而起,在掠過太陰腦袋之際,伸手抽出了插在太陰腦袋上的那尖銳椎子。

太陰的眼睛陡然發亮,兩隻爪子暴長出了墨黑色的厚指甲,四周的石壁崩塌得更厲害了,太陰身子自那不停崩裂的石堆中浮起,幾條黑色鎖鍊還鎖著太陰手腳。

太陰吼叫著,猛一揮臂,鎖鍊直直朝雨師轟去,末端還連著一塊大石。

雨師與八仙纏鬥著,本已落了下風,突然背後像是讓巨雷轟中一般,是太陰的鎖鍊擊中了他。

「太陰娘娘!」「太陰娘娘!」八仙們見了太陰脫困,都又驚又喜,簇擁上去。

太陰激烈嗥叫著,摀著腦袋叫疼,將搶上來的藍采和、何仙姑全都打飛老遠,突然又沒了動靜,惡狠狠地瞧著前頭。

「太陰娘娘……太陰娘娘……」張果老臉色憔悴,他是八仙當中唯一一個沒有惡念的神仙,在返回主營卻反而受囚之際,見了大牢中那慘烈景象,總算相信了阿關所言,卻也後悔莫及,也不知該如何與其他八仙開口說明,只能苦苦熬過一日算一日。

張果老見太陰停下動作,也跟著怔了怔,轉頭看去,見到辰星威風凜凜站在雨師身旁,一手拎住那讓鎖鍊砸得昏了的雨師。

「讓開。」辰星冷冷看著擋在他前頭的鍾離權、鐵拐李、曹國舅、呂洞賓四仙。

「你……你你你……你這叛逃神仙……」鐵拐李發著顫,舉著鐵拐,攔在太陰和辰星中間,害怕卻又不肯退讓。

「你這老瘸子快讓開!咱們不想和你為難!」鉞鎔大叫著,抽出腰間長劍,指著鐵拐李說:「你們都讓那魔界妖魔蠱惑啦!」

鍾離權、曹國舅、呂洞賓面面相覷,都露出憤恨眼神,呂洞賓仰頭嚎叫了兩聲,撲向鉞鎔:「都是你們這般臭傢伙呀,累得咱們被打入大牢!」

「不可理喻!」鉞鎔嚇了一跳,舉劍迎戰。

其他三仙也舉起武器,齊攻向鉞鎔和文回等辰星部將。

辰星身形晃動,幾道耀眼閃光,鐵拐李那鐵柺杖登時斷成了兩截,曹國舅大刀脫了手,鍾離權一雙蒲扇大的手掌落下了一掌。

辰星長劍高舉,肩頭、腋下發出光芒,又伸出四手,從腰間抽出其餘四柄長劍,也不繼續攻擊鐵拐李,而是直直朝太陰竄去。

「韓湘子!藍采和!通通住手啊!」張果老張開雙臂,大聲吼叫著:「那小太歲是好的,辰星爺那邊小傢伙說得沒錯,都是魔界妖魔在作亂,壞的是他們吶!」

「老頭,你說什麼?」藍采和、何仙姑、韓湘子本來要趕來救,聽了張果老大喊,都不明所以。

張果老聲嘶力竭喊著,張大了口,突然出不了聲,他的喉嚨隆隆動著,神情痛苦莫名,嘴裡爬出了一條條的粗長大蜈蚣。

大蜈蚣五色斑斕,登時爬了張果老滿臉,張果老慘嚎著,不停嘔著,嘔出更多的蜈蚣,和一口一口的黑血。

「嘻嘻。」禽曲遠遠飛在天空,笑嘻嘻地看著張果老,尖聲說著:「哪個再不盡力死戰,全都要像那張果老一樣。」

其餘七仙們面面相覷,絕望地互相看了看,全往鉞鎔、文回等辰星部將殺去。

「原來你以這等邪術控制八仙。」辰星冷冷看著禽曲,突然伸手一抓,抓住了太陰向他砸來的鎖鍊,仍盯著禽曲。「等我收拾了這瘋婆娘,很快去找你。」

禽曲尖聲笑著,笑得彎了腰,還不忘提醒太陰:「好好打啊!否則妳肚子裡的蟲子妖怪全要爬出來啦!」

xyz太陰像是聽不見禽曲說話一樣,揮動著鎖鍊撲向辰星。辰星六劍亂斬,斬斷了太陰揮來的鎖鍊。

太陰張開大爪,速度快絕,瞬間閃到辰星身邊,兩隻利爪抓住辰星頸子,尖銳指甲刺了進去。太陰張大嘴巴,唸著怨毒的咒術,狂烈的黑紋符籙一道道順著指尖傳入辰星頸子裡。

辰星臉色變得紫黑,但吭也沒吭,六手一揮,長劍不但沒有刺穿太陰身子,一下子竟全回了鞘。

辰星全身閃耀起青藍色光芒,硬是將太陰灌入他身子裡的邪咒盡數驅除,同時四隻手分別抓住太陰兩手,將太陰掐進他頸子裡的雙手扳開;另一手按在太陰腦袋上,一股猛烈的光芒震碎了太陰傳來的怨毒邪咒,直直印入了太陰額中。

「好妹子,吃我幾拳吧!」辰星吸了口氣,頸子上的創口兀自鮮血四濺,高舉起最後一手,轟然炸下,重重轟在太陰肚子上。

太陰雙手讓辰星抓了,肚子中了辰星一拳,痛得狂嘔起來,嘔出大口大口的黑蟲子,這些都是還沒收到禽曲法術符令的蟲妖,全都讓辰星打了出來。

「好啟垣、好啟垣!」老子抬頭看著前方,呵呵笑著,猛點頭說:「果然性格,懂得憐香惜玉,太陰小娃娃不是沒得救,當然要救,救得好!」

老子見辰星沒下殺手,卻試圖施法術鎮住太陰,心中寬慰,突然聽見身後遠處一聲慘嚎,趕緊回頭去看。

只見西王母慘嚎著,右臂已經沒了。

xyz軟體補給站
原來是西王母伸爪插進了太歲胸口,讓太歲使黑雷電了,還給斬下一臂。

西王母在南部作亂之時,養精蓄銳,且以凡人孩童為食,她一身法力在遷鼎之戰時達到顛峰,甚至強過太白星,但之後戰敗受擒,在囚牢中受盡了法術折騰,法力早已不若以往,和太歲一交手便落了下風,只能在太歲臉上身上抓出一些傷痕,手就給斬落了。

「這瘋婆子邪術確實厲害。」太歲喘了口氣,低頭只見到胸口瀰漫著紫風紅霧,是西王母爪子上的法術。

太歲呼了口氣,灰袍鼓動,身邊黑風亂捲,電光閃耀,高舉起大戟,轟然砸下,長戟伴著黑雷炸在西王母肩頭上,壓著他撞在大石壁頂上。

幾股黑雷炸裂,西王母背後的石壁齊中往兩邊崩裂,太歲仍強壓大戟,狂壓著西王母往底下撞。大石壁轟隆隆一塊塊爆裂,將西王母轟進了亂石堆中,只露出一條胳臂,一動也不動。

老子搖搖頭說:「澄瀾便沒那樣瀟灑,出手便這麼狠,西王母圓潤潤也挺可愛不是嗎?」

「秋草,妳看!」遠處山坡上的黃靈指著往這兒衝來的大王船說:「右側那是朱雀、左側的是玄武,那都是太上師尊的部將,原來太上師尊也一併來了!傳聞太上師尊站在叛將那方,竟是真的!」

林珊仔細看去,果然見到老子在二王爺身後,領著一票精怪。

「怪不得他們有恃無恐地殺來,天不怕地不怕,原來有老君爺爺坐鎮指揮,但為什麼老君爺爺……」林珊猶豫著,同時回了回頭,問著後頭一干天將神仙:「鎮星大人怎麼還不出戰?」

身後天將回報:「鎮星大人陣中有些騷亂,說有幾個大將不知去向!」

「什麼?」林珊有些發楞。

「我等不及要親自上陣,將那些叛將手到擒來!」黃靈流露出興奮神情,見林珊神情猶豫,不耐催促著:「秋草,還不下令,妳在顧忌什麼?」

「黃靈大人,他們這次來襲的兵力,遠超出了咱們原先預期。」原來林珊在福地布下天羅地網,本來為的便是擒下辰、歲兩星。她儘管機智,但她並不知黃靈、午伊操弄惡念始末,這便也料想不到一向忠誠睿智的太白星,竟會在這緊要關頭,領著王爺們臨陣倒戈,便連那德高望重的老子也率領朱雀、玄武,和辰、歲兩星一併來犯。

福地大陣除了西王母和太陰之外,還有獄羅神大將禽曲、鎮星一軍,本來單單鎮星一路兵馬,便能和辰星互相抵銷,剩下的太歲再凶悍,也抵不過西王母、太陰、禽曲、黃靈聯手。但此時加上太白星和老子兩路兵馬,朱雀、玄武都是厲害角色,王爺領著一票海軍也擋住了福地上的妖兵天將,一時之間竟感覺不到福地守方有何優勢,甚至於西王母、太陰兩大神仙和辰、歲兩星捉對廝殺,不時便敗了,福地守軍反倒像是落於下風了。

「此時也只能出兵接戰了。」林珊見黃靈眼中金光四射,殺氣騰騰,也不知該如何勸阻,只得轉身吩咐著天將:「通知鎮星大人快點出陣和黃靈大人並肩作戰,趁他們還困在老屋陣中,將他們一舉擊破!」

「哼,兩大神仙原來這樣孱弱,一點意思也沒有!」天上禽曲搖頭晃腦,只見太陰和西王母完全不是兩星的敵手,搔了搔腦袋,轉身要飛。

閃耀亮白的光芒大現,在禽曲身後的正是太白星,太白星領著長竹、梧桐攔住了禽曲的去路。

「不是太陰、西王母弱,是啟垣、澄瀾,本便極強。」太白星冷冷笑著,眼中怒氣大盛。「五星之中,我才最是孱弱,但宰了你應當還可以。」

「哈!」禽曲尖叫一聲,身旁的魔將殺出,和長竹、梧桐展開大戰。

太白星伸手抓來,禽曲背後突然生出了翅膀,羊頭突出了尖嘴,變化成一隻羊頭大鳥,展翅要逃。

太白星張手揮光,追著禽曲,禽曲在空中繞了一個大圈,尾巴還拖著黑火。

太白星追了一陣,這才發現禽曲是原地打轉,尾巴上的黑火竟在天空畫出了一個極大的圓形符印。

天空上那大符印陡然巨震,伴隨著尖銳刺耳的破空聲音。

「我大哥槍鬼是天障好手,他的天障極為強悍厲害!」禽曲尖聲笑著:「跟我一樣厲害吶!」

太白星正驚訝著,只見到上方那巨大圓形符印裂成了一個大破口,探出頭來的是一條黑色巨龍,巨龍身邊伴著許許多多的黑色蝙蝠、黑色飛鳥。

大王船不停衝著,底下的妖兵全然無法阻攔,只見到山坡那頭綻放出了紅光,一圈圈紅色光芒全蹦出了兇烈的猛獸,從山坡上狂奔急下。

「是兇獸!」朱雀往上通報著,前方那些狂殺而來的兇獸,足足有四五十頭,全都是這些時日主營神仙四處抓來的。

「大夥兒準備!」二王爺急忙放術,使王船再度打橫,此時巨王船已經駛過了老屋群中,到了山坡的邊緣,船首停了,船尾仍移動著,王船側對著山坡。

海精們扶著巨砲調整角度,五王爺催促著:「開砲!開砲!」

一發發閃耀光火炸出,幾十發火焰掠過了天際,炸在山坡的那端,炸倒了幾隻兇獸。

「別停,別讓牠們衝來!」二王爺見那些兇獸個個窮兇惡極,急忙下著命令。

有隻九尾黑獅子有一間老屋那麼大,也有九頭牛、百面虎、兇惡麒麟獸等等巨獸,一隻隻狂奔衝來。

兇獸後方山頭,金光更盛,鎮星領著部將殺出。

「是鎮星!」「鎮星爺也在這兒!」大王船上兩星部將見了鎮星殺來,急得回頭看,只見天上登時黑了一半,黑壓壓的蝙蝠、黑鳥四處亂飛,太白星揮動白光和那黑龍纏鬥,一時也騰不出空來救援。

一隻巨豹兇獸撲上王船甲板,踩死了幾隻海精。另一邊幾隻大獸也紛紛撲上了船,二王爺、五王爺和兩星部將,領著海精和一隻隻撲上甲板的兇獸惡戰。

巨豹撲到了老子身前,老子身旁那頭大青牛鼻孔噴著氣,發出了哞哞叫聲,一頭撞在巨豹身上,巨豹回了一掌打在青牛身上,將青牛打倒在地。

老子閉目碎碎唸著,那巨豹突然停下了動作,在甲板上打起滾來,有如一隻小貓一般。

「哈哈、哈哈!」老子睜開了眼,見那巨豹可愛,就要伸手去摸。突然背後狂風亂捲,一劍落下,正中巨豹腦袋。

是辰星領著眾將來援,辰星一手挾著太陰,一手挾著雨師,將他們隨手一扔,大步一跨,跨上巨豹身上,拔出長劍,手起劍落,將巨豹腦袋斬了。

老子埋怨地說:「我才稱啟垣你好,你便殺了我的豹子,我就要感化牠啦!」

辰星哈哈大笑:「眼前這麼多兇獸,老師你豈能一隻隻都感化了?」

老子往前看去,果然見到幾十頭兇獸全衝到了大王船邊,一隻隻全往甲板上蹦,辰星眼前便瞬間多了三隻兇獸——人頭大鳥、紅臉大猩猩、雙頭獅子。

另一邊太歲也落了下來,揮動大戟斬死了好幾隻兇獸。

老子看著天空,哈哈大笑:「果然厲害!」

太歲也抬頭看去,額上青筋暴露,身上黑雷四耀,又炸死了幾隻兇獸,憤怒狂吼:「故技重施——」

辰星也看向那方,只見到山頭那方金光閃耀,竟飛起十座大鼎,上頭都站了許多甲子神,全是新煉出來的邪甲子神。十座大鼎中自然只有一座鼎是真的,其餘全是假的,和遷鼎一戰時的招數如出一轍。

「秋草——」太歲怒吼飛天,吼聲狂烈震天。



說一輩子的故事 寫一輩子的小說
歡迎光臨 星子的故事書房:http://www.wretch.cc/blog/teensy
任何建議或是批評都歡迎來信指教:teensy97@gmail.com

逛上一篇:   逛下一篇:

作者: xgjvcpqh
  (2010-03-30 10:04)
推薦文章: 將本文章推薦到【百度收藏】 將本文章推薦到【YouPush】 將本文章推薦到【udn共享書籤】 將本文章推薦到【Fiigo】書籤

 本文章共有回覆 2 篇,分 1 頁
 聲明:以上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且內容由網友發表提供,若有爭議或違法由發表者承擔,本站將不負責連帶責任,謝謝。

 IPoBar  愛PK  愛遊戲  愛online
新手教學 客服中心 站務公告 交換連結 合作提案 關於我們
 
版權所有©ipoba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論壇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本討論區不承擔由該言論所引起的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