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貼吧 文章 作者 工作  
網頁搜尋
 
 愛PO吧 >> 微風論壇h >> 瀏覽文章
回覆 加入我的最愛 與好友分享

《太歲》八十三、再戰福地 下

本被文章 0 次, 共有回覆 0  
0
 
0
《太歲》八十三、再戰福地 下

中央大鼎上站著黃靈和林珊,儘管林珊此時率領大軍,但終究曾是太歲手下部將,聽了太歲這威嚴巨吼,也不由得退了兩步。

xyz資訊工坊
「哈哈哈哈,怕什麼?」黃靈得意揮著手,他腳下這座大鼎上,便站了數十名甲子神,十座鼎上,足足有兩百多個甲子神,個個帶著厚重盔甲,持著奇異武器,模樣和那些邪天將差不多,都是黃靈、午伊以魔界妖魔修煉而來。甲子神們雖然無法制御惡念,卻能操縱太歲鼎飛天。

「輪到澄瀾發狂啦!」老子急忙喊著:「朱雀、玄武,去助澄瀾!」

朱雀玄武領了命令,領著一干星宿部將快速飛上天,跟在太歲身後。

前頭鎮星騎著一匹兇獸,耀武揚威地衝來,身後的部將神情卻有些茫然,因為他們少了幾個同伴——黃江、洞陽、鄱庭。

「藏睦,你可認得我?」老子大喊,鎮星本來神情冷冰,見了老子,有些驚訝,隨即又收去驚訝表情,領著部將繼續往前直衝。

「藏睦,好久沒見你,最近邪得如何?」辰星朗聲大笑,六劍齊出,飛竄向鎮星。

「叛將啟垣!」鎮星舉起偃月刀,躍上了空中,和辰星激烈戰起。

「竟敢小看老夫!」太歲直撲第一座大鼎,太歲戟揮動掃去,黑雷炸下,那大鼎登時炸出裂縫,一票甲子神趕緊飛上了天。

大鼎發出巨響和閃光,太歲早已飛遠,直撲第二座大鼎。

太歲一點也沒有遲疑,遷鼎之戰時由於十座都是假鼎,也因此反而分辨不出差異,但有了上次經驗,太歲此時清楚感應得出,黃靈腳下那座大鼎才是真鼎,裡頭還裝著些許惡念,其餘九鼎都是假的。

黃靈大喊著:「秋草,妳這計不行呀!造出一堆假鼎騙不了澄瀾,反而還讓他多了這些能吸惡念的大鼎。」

太歲已經落到另一座大鼎上,只見到甲子神又全飛上天去,知道黃靈詭計,也跟著隨即飛天,底下的大鼎又已炸了,金光閃耀,同時金銀捆仙繩子四竄亂纏。

「唉呀,還是騙不到他!」原來黃靈對林珊說那番話,為的是騙太歲上假鼎去抓惡念,那些假鼎表面上是個好武器,暗地裡卻等太歲一上鼎就炸。

「真當我是傻瓜?」太歲狂怒,大戟捲動黑風,直直朝黃靈飛去。

朱雀、玄武領了一票星宿,早讓太歲甩脫,讓一座大鼎攔了,和上頭的邪甲子神展開大戰。

太歲落到黃靈腳下那真鼎上,真鼎靈光流轉,上頭的甲子神結成了陣,將太歲團團圍住。

太歲深深吸了口氣,感受著太歲鼎的感覺,同時有些訝異,黃靈並沒有很怕他。

黃靈嘻嘻笑著,又回復了以往乖巧模樣,向太歲深深鞠了個躬。

「澄瀾爺……」林珊也低下了頭,不敢正視太歲的眼睛。

「奸巧小子,你死到臨頭,你說說,你想怎麼死?」太歲臉上手上青筋暴露,只見太歲鼎上另一邊擺著幾個麻布袋,不知道裡頭裝著的是什麼。

黃靈又朝太歲拱了拱手說:「叛逃澄瀾,你若降了,我可放你一條生路;你若不降,我只好親手斬落你腦袋,去獻給玉帝大人。」

「小子,還裝蒜。」太歲冷冷說著:「獻給玉皇?要是摘了我腦袋,你應當獻給獄羅神不是?」

黃靈微微笑著,臉皮有些抽動,四周大鼎的甲子神,紛紛棄了大鼎,往真鼎聚來。

太歲看了看林珊說:「秋草,妳竟助這小子設計玉皇,助那魔界妖魔圖得大位?」

「什麼?」林珊怔了怔,還不明白。

黃靈哼哼地說:「卑鄙澄瀾,你休想挑撥離間,你和那姓關的小子同樣卑劣,舊太歲鼎毀壞,根本是你一手造成,就為得使天下大亂,好趁機拉攏魔界妖魔,更上層樓,玉帝有先見之明,早一步和魔界大王攜手,不使你奸計得逞!」

「黃靈,你向誰借的膽?」太歲眼睛瞪得圓大,狂喝一聲,身子飛竄向黃靈。

兩百多名邪甲子神們湧了上來,有一半瞬間停下了動作,像給定在空中一般,太歲怒眼圓瞪,背後黑雷閃耀。

那些給定住了的甲子神們,突然又落了下來。

幾股金色閃電四射,和太歲發出的黑雷相庭抗禮著。

太歲一驚,登時醒悟,冷冷地說:「我那一缸子血,原來是你喝了。」

「對。」黃靈微微笑著,臉上金光大盛。

太歲背後十數個甲子神一齊飛來,各自拿著武器,往太歲腦袋上劈斬。

太歲一個旋身,單手握著大戟尾端橫掃,大戟上那滿滿的符籙吊飾都隨著黑雷擺動,只見到太歲周邊那圈閃電餘光殘影,十數個甲子神全攔腰給斬成了兩半。

四面又幾隊個甲子神結陣來攻,林珊在後頭指揮下令:「別硬拚,快催動太歲鼎離開!」

「一群妖魔充當甲子神,濫竽充數,連陣都擺不好!」太歲叱了一聲,左手向前一伸,前方好幾個甲子神立時全身噴炸惡念,身子不停顫抖,動彈不得。

「秋草小娃,妳是真不知還是假不知?」太歲跟著又電倒了身後十數個甲子神,這些甲子神都是由妖魔煉出,身子裡都是惡念,太歲在太歲鼎上,能輕易地抓拿每一個甲子神身上的惡念。

「妳看看這些傢伙,要是沒惡念,豈會如此?」太歲一邊揮動大戟,一面說著:「我都忘了,連妳也讓黃靈害了!」

林珊怔了怔,還沒會意,見到太歲手指著她,突然感到身上一陣麻痺,像是給雷劈了一般。

「秋草小心!」黃靈喝著,一手握住了林珊手臂,金色閃電在林珊身邊繞著,林珊總算鬆了口氣,退到了黃靈背後。

xyz
「那老奸賊澄瀾放惡念想害妳和甲子神們!」黃靈喊著,抽出腰間的黃金寶劍,上頭鑲了密密麻麻的寶石,華麗耀眼。

「哈哈,瞧你這嘴臉,怪不得那傻小子當時氣急敗壞!」太歲見黃靈惡人先告狀,想起主營劫囚時阿關啞巴吃黃蓮的憤恨神情,不怒反笑,大聲喝叱,又伸手指向林珊。

黃靈雙手高張,金色閃電四起,在他和林珊身前張起了一道電牆,擋下了太歲所有的抓擊。

「好小子!」太歲這才惱怒起來,回身又斬死了十來個殺上來的甲子神,心想要是自己那一大缸子血真讓黃靈全喝了,那黃靈此時的太歲力,可當真厲害得很。

只見到黃靈眼睛發紅,一聲大喝,幾道金色閃電炸出,勢如飛龍,直竄太歲。

太歲也怒喝著,揮動大戟斬碎了一條金色龍柱電光,在斬入第二道迎面而來的金龍電光時,大戟卻讓那龍形電光一口咬住,僵持不下。

第三道、第四道電光一齊炸來,身後的甲子神也群起圍攻。

「班門弄斧!」太歲暴怒,雙手握上大戟,拖動金龍,戟上黑雷四面炸出,幾記狂掃,將四面殺來的甲子神全炸了個碎。

黃靈嘿嘿笑著,又揮出幾道電光,他知道自己若以兵器和太歲正面交戰是絕無勝算,但體內的太歲力卻因為飲下了整缸的太歲血而增強了十數倍,此時他能夠放出不遜於太歲的電光。

「奸巧小子,拔出兵刃還不來戰?」太歲怒吼著,又斬死了幾個甲子神,他伸手向前抓著,前方十數個甲子神登時動彈不得,身上炸出惡念。

黃靈的金色閃電卻立時打來,又將太歲捉拿出來的惡念,全都逼回了甲子神身子裡。

「太歲爺,我們來幫你!」朱雀、玄武領著手下星宿,突破了幾座大鼎的包圍,從兩側來襲。

「來得好!」黃靈大笑,黃金長劍指向朱雀,朱雀立時抱著腦袋嚎叫起來。

「秋草妳看,朱雀將軍全身是惡念,我救救他!」黃靈得意握著林珊的手,幾道金色閃電在林珊周身繞著,一點也不讓太歲有機會捉她身上惡念。

「你們別來礙事——」太歲聽了朱雀叫聲,知道黃靈此時踩在太歲鼎上,能遙遠地散發惡念,除了自己以外,其他神仙上來助戰,只會越幫越忙。太歲揮動幾道黑雷,一道打在朱雀身上,打散了灌入他身上的惡念,另幾道黑雷則逼退了玄武。

黃靈趁著太歲分神之際,長劍一指,金色閃電已經捲上太歲大戟,太歲怒喝一聲,放出黑雷抗衡,卻覺得黃靈的金電比他想像中更為強悍。

四周的甲子神舉著兵器攻來,太歲一手緊拉著太歲戟,另一手握著拳頭,拳頭上黑雷纏繞,接連打飛了來襲的甲子神。

太歲覺得握拳那手腕有些疼痛,太白星替他接上的手還未痊癒。

「中!」林珊突然尖叫一聲,唸起咒術。

太歲只覺得腳下一緊,腳底下竟冒出符光,幾條金銀繩子纏上腳踝,直捆大腿。仔細一看,這才發現太歲鼎蓋上那密密麻麻的紋路凹陷處,竟藏著許多塗上黑漆的捆仙繩子。

林珊儘管心驚,卻仍專注地注意太歲一舉一動,在他雙腳接近捆仙繩,且分神當下,唸咒施法,捆仙繩這才發動。

「喝──」太歲張手放雷,打退了一批趁勢殺上來的甲子神,腳下的捆仙繩越纏越多,四周腳邊還有幾處也揚起了捆仙繩子,要往太歲身上纏來。

有些甲子神也從身上掏出了捆仙繩,全往太歲身上扔。

太歲一把接住了一個甲子神朝他扔來的捆仙繩子,使勁一抓,黑雷從繩子傳去,將那甲子神電得彈開,太歲甩著繩子當成鞭用,又打飛了好幾個甲子神,只覺得背後一痛,轉頭過去,原來是有些甲子神拿著弓箭,遠遠地射。

「哈哈哈哈!莽牛撞進了陷阱,束手無策啦!」黃靈哈哈大笑著,只見太歲腳下的捆仙繩子纏得更緊,且手上的黑色大戟也讓捆仙繩子給捆了。黃靈見機不可失,一個縱身飛天,舉著黃金長劍往太歲竄去。

「黃靈,小心,別去!」林珊大驚,急忙喊著。

「看我斬了他!」黃靈躍得極高,在太歲頭頂上落下,一劍伴著黃金閃電雷霆萬鈞地劈下。

黃金劍劈進了太歲肩頭兩吋,鮮血四濺,卻無法再劈下去,是太歲用手挾住了長劍劍身。

太歲一語不發,怒瞪著黃靈,背後要殺上來的甲子神,全讓太歲身上炸出的黑雷電開,但仍有兩個甲子神沒給電到,挺著長槍刺入太歲後背。

「好大的蠻力!」黃靈見太歲讓長槍刺了,挾著他長劍的力道卻有增無減,心中不免有些駭然,鼓足了全身力氣,一手發出了極為耀眼的黃金閃電,往太歲臉上轟去。

「鼎上發生了什麼事?」老子驚訝地看著天上,由於太歲鼎已飛得很高,底下看不見大鼎上頭發生的事,只見到金電黑雷此起彼落,朱雀、玄武領著星宿在大鼎周邊游擊。

金光閃耀之際,黃靈只覺得手上金電一道一道全給彈上了天。

「毛頭小子——」太歲暴喝,身子浮動,捆仙繩子一根根斷了,四周的甲子神全給吸上了天,在太歲鼎上空十數尺旋繞著,像是大漩渦一般,甲子神的身上炸出了惡念,一柱柱惡念捲柱激烈繞著,竄進了太歲鼎上九個大孔中。

「可惡!」黃靈驚愕交加,猛力拔出了砍在太歲肩頭的長劍,又朝太歲腦袋上劈去。

太歲又一吼,大戟黑雷炸出,戟上的捆仙繩也給震開了大半,挺戟和黃靈金劍互格了幾下,黃靈雙手握劍,只覺得手腕要碎了般,猛一見到太歲怒瞪眼光,怯意大增,發出了閃耀金電往太歲身上亂炸,趕緊往後退著。

林珊和少許甲子神沒給捲上天,卻也覺得身上麻痺疼痛,像是有什麼東西要竄出體內似地。

那些給捲上天的甲子神,紛紛落下,有些動彈不得,有些虛弱舉著兵器,仍要圍攻太歲。

「別死戰,快往前飛!」林珊奮力下著命令,那些還有餘力的甲子神全鼓足了全力,操縱著太歲鼎往禽曲天障那圓形光陣飛去。

百來個甲子神全力施法,太歲鼎的速度一下子增加了數倍,撞飛了前頭一隻隻亂竄的黑蝙蝠,往天障光陣快速飛去。

「啊!」老子見太歲鼎突然加速,心中想到了什麼,急忙大吼著:「朱雀、玄武,攔下太歲鼎,去助澄瀾!」

朱雀、玄武在天上受了命令,卻有些遲疑,太歲不讓他們插手,同時四周一條條黑龍亂飛,也難纏得緊。

「黃靈——」太歲狂吼著,斬碎了攔在前頭的甲子神,身上黑雷四起,有如一條張鰭揚鬚的兇惡大龍,往黃靈捲去。

黃靈不由自主地發起了抖,眼神發紅,獠牙長出,用盡全力放出了金電,捲向太歲。

林珊同時施術放咒,身前數十條捆仙繩子同時竄起;甲子神也全都撲向太歲,要阻止太歲這驚天一擊。

太歲背後還插著兩柄斷槍和箭,身上也有幾處讓甲子神傷了的破口正淌著血,肩頭讓黃靈長劍劈開的裂口冒著金氣,是劍上附著咒術。

儘管如此,太歲衝勢卻更為猛烈,大戟一揮,斬碎了那些金銀繩子,另一手不停揮動黑雷開路。

太歲一戟穿入了黃靈轟來的那團金電,金電大放光亮,轟隆一聲煙消雲散,大戟刺進黃靈腹中,惡念洩了出來。

「哇——」黃靈兩眼大睜,一口血噴撒上天,只見到太歲的黑雷大放,激烈射向四面八方,一塊塊甲子神的碎塊狂飛亂炸,

黃靈後退幾步,對於己方用盡全力卻仍無法擋下太歲,又是驚愕又是不甘。

「強弩之末!」林珊搶在黃靈身前,揮劍斬向太歲,太歲要閃,卻仍給林珊砍中,胸口又多了條大裂口,幾條捆仙繩子又來,纏上了太歲全身。

林珊知道太歲已受了傷,以寡敵眾,狂烈猛擊之後必然有短暫的虛弱無力,趁此機會反攻,果然扳回了一城。

四周的甲子神七零八落地落下,大都讓黑雷給炸得碎了,只剩下少許十來個仍奮力操縱著太歲鼎往前飛。

黃靈緊握著插在腹部上的太歲戟,怪喝一聲,終於拔了出來,伸手按在腹上,惡念總算不再溢出。

太歲身上讓捆仙繩子越纏越多,雙臂發力,黑雷四起,眼見又要將捆仙繩子震碎,黃靈心中害怕,腹部像是火燒一般的疼,腦袋轟隆隆響著,心中想著要是太歲回了氣,自己必然不敵了。

就在這瞬間,天上幾條黑龍竄來,原來太歲鼎已經衝到了天障的圓形光陣前。

「老傢伙,差一點……你就差一點!」黃靈咧開了嘴,狂笑起來。

黑龍捲上了太歲身子,將還沒來得及震碎捆仙繩子的太歲捲上了天。

光陣怪異光芒閃耀嚇人,朱雀、玄武緊追在後,只見到太歲鼎一下子憑空不見了。

「失策!」老子拍著大腿,這才醒悟林珊這計策的的最後一手,並非將殺進福地的兵馬全給打退,卻是要藉著天障困住來襲敵軍,掩護太歲鼎獨退,使其安然抵達雪山。

天障或許困不了三星協力,但太歲鼎若能搶先一步抵達雪山,在那獄羅神的天障庇蔭之下,要奪回大鼎,便更困難了數倍。

林珊並非要守鼎,而是要再一次遷鼎。
xyz資訊工坊
「快追!」老子大喊著,茄苳公等兩星部將仍和兇獸激戰著,且殺倒了大部分的兇獸,抬頭看天上好幾座大鼎亂飛,大都還不知真鼎已經離開了福地。

兩條黑龍纏著太歲要咬,太歲身上炸出黑雷,將兩條龍電得碎了。

太歲在空中飛竄,暴怒吼著。

「快解開天障——」太白星一把抓住了禽曲,禽曲在太歲鼎飛來同時,分神施術開光陣,讓太歲鼎脫出,卻因此讓緊追在後的太白星一把抓了。

太白星見此情形,已知道了禽曲計謀,掐著他的脖子白光灌進了禽曲的眼耳口鼻之中。

「好好好!」禽曲尖聲嚎著,雙腳亂踢亂蹬,大哭求饒著,長竹和梧桐在太白星身邊護衛,斬死了四周的黑蝙蝠。

太白星鬆開了手,禽曲立即施法,只見到天上狂雲亂捲,閃耀著奇異光芒。

「天障解了?」太白星有些愕然,抓著禽曲的手施了施力,禽曲哈哈大笑:「沒有!沒有!你被我騙了,我不但沒有解開天障,還多加了好幾層,你們這些神仙,一年也出不去啦!」

「混帳!」太白星勃然變色,白光炸進了禽曲七竅,禽曲咬著牙抵抗,手上皮膚鑽出一條條黑蛇,咬上了太白星手腕。

太白星又驚又怒,見自己的法力竟無法瞬間制服禽曲,想起了禽曲也是獄羅神大將,身上魔力不可小覷。手上讓黑蛇咬了的地方冒出了黑煙,正要全力相拚時,突然見到一旁一個黑影竄來,是太歲。太歲本已怒極,聽見了禽曲說話,猛竄而來,一拳打碎了禽曲腦袋。

太白星怔了怔,鬆開了手,看著太歲苦笑,太歲不發一語,大口喘著氣,梧桐趕緊上前放了幾道治傷咒。

「這些傷都不礙事,我要殺了那奸詐小子!」太歲怒喝著。

「澄瀾、德標!還不給我過來幫忙!」辰星的聲音遠遠吼來,他斷了兩臂,只剩四臂張得大開,四柄長劍奮力大戰鎮星偃月刀。

本來辰星單打獨鬥的能力要比鎮星強些,但鎮星終究邪了,下手絕不留情,招招強猛狠毒,辰星卻因為還盤算著若是太歲抓出鎮星身上惡念,己方便又多了一星。如此一來,一個要取對方性命,一個只想生擒,本來較為強悍的辰星反而落了下風,給斬去兩臂。

但鎮星也戰得金甲盡碎,肚子中了三劍,連連吐血。

「澄瀾,快去助啟垣!」太白星鼓足了全力往辰星飛去。

「對啊!我都忘了這兒有個專破天障的胖子!」太歲猛然醒悟,也緊跟在太白星身後,竄向鎮星。

朱雀、玄武在空中驅殺著黑蝙蝠,大王船停在山邊不動,兩星部將圍成了一圈,已經將四周的兇獸和妖兵殺得差不多了。

鎮星帳下最厲害的四個大將——黃江、長河、洞陽、鄱庭當中,長河早在金城大樓一戰戰死,另外三個又不知什麼時候跑不見了,其餘部將自然抵敵不過以茄苳公為首的兩星將士,一一落敗,都給押上了王船。

太白星飛到了鎮星左側,太歲飛到了鎮星右側,三星圍攻鎮星。

鎮星身形高壯圓胖,一柄偃月大刀仍氣勢萬鈞,憤恨亂殺之際,只見左邊白光刺眼,右邊黑雷亂捲,前頭幾股流水光芒撞來,一下子身上中了好幾招,給炸得翻了好幾個筋斗,摔落在坡地上。

再掙起身時,辰星長劍已經架到了他脖子上,太白星抓著他兩肩,白光壓得他透不過氣,腦袋上一陣麻痺,太歲的手按了下來。

鎮星還來不及說話,只覺得天旋地轉,身子裡頭一股一股的東西不停地往外頭洩。



說一輩子的故事 寫一輩子的小說
歡迎光臨 星子的故事書房:http://www.wretch.cc/blog/teensy
任何建議或是批評都歡迎來信指教:teensy97@gmail.com

逛上一篇:   逛下一篇:

作者: xgjvcpqh
  (2010-03-30 10:07)
推薦文章: 將本文章推薦到【百度收藏】 將本文章推薦到【YouPush】 將本文章推薦到【udn共享書籤】 將本文章推薦到【Fiigo】書籤

 本文章共有回覆 0 篇,分 1 頁
 聲明:以上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且內容由網友發表提供,若有爭議或違法由發表者承擔,本站將不負責連帶責任,謝謝。

 IPoBar  愛PK  愛遊戲  愛online
新手教學 客服中心 站務公告 交換連結 合作提案 關於我們
 
版權所有©ipoba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論壇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本討論區不承擔由該言論所引起的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