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貼吧 文章 作者 工作  
網頁搜尋
 
 愛PO吧 >> 微風論壇h >> 瀏覽文章
回覆 加入我的最愛 與好友分享

《太歲》八十二、血紅天障降臨 上

本被文章 0 次, 共有回覆 4  
0
 
0
《太歲》八十二、血紅天障降臨 上

「援兵來了,又能如何?」熒惑星冷冷瞧著阿關那方熱烈大戰,一旁福生揮動犄角,轟隆隆打來。

熒惑星一手接下福生的大犄角,手上燃起紅龍焰,紅焰順著犄角爬上福生後背,福生大聲喊痛,全身著了火;那頭飛蜓挺著三尖兩刃刀,勢如飛電,往熒惑星腦門上刺來,讓熒惑星一拳頭轟在飛蜓胸前,打凹了一個坑。

飛蜓狂吐著血,伸手指著,血花伴著旋風捲上熒惑星手臂;青蜂兒也放著光針打向熒惑星。

熒惑星張口哈著氣,吹散了那些針,火紅鬍子讓飛蜓烈風吹得狂搖,卻一點也不在意。「這等風術也想傷我?」

熒惑星還沒說完,四周的風術猛烈了數倍,瞬間臉上身上給割出好幾道裂痕。

「紅鬍子!那我這風術又如何?」風伯不知什麼時候,飛竄到了飛蜓身後,伸手搭在飛蜓肩上,加強了他的風術威力。

「是你這傢伙!你也來啦──」熒惑星見了風伯,微微吃驚,這才放開了全身燃火的福生。

飛蜓並不知道風伯歸順己方這段經過,轉頭見是風伯幫他,也驚訝喝問:「你為何幫我?」

「因為你英俊。」風伯嘻嘻一笑,又鼓動幾道大風逼開熒惑星打來的火。

若雨和翩翩早已竄下,翩翩使千年不滅撲滅了福生身上烈火,若雨趕緊伸手灌了幾股治傷咒,只見福生全身冒煙,儘管全身化出了厚甲,仍讓這大火燒得甲殼崩裂,皮肉焦黑,全身不停打顫,傷重得動彈不得。

飛蜓死命支撐身子,協同風伯狂鬥熒惑星。

三辣又領著其他眾將趕上,將一干歲星部將團團圍住。

熒惑星找著了對手,也興奮起來,握緊了拳頭往風伯身上打,風伯知道熒惑星悍勇,不敢硬拚,不停旋著身子飛,放出風術突襲,熒惑星一面打,一面揮著火,火越揮越烈,好幾面火牆四面蓋來,風伯無路可退,只好鼓起全力放黑風硬衝,好不容易衝過了火,全身也已燒傷。

「這熒惑星好霸道呀──」風伯恨恨罵著,連連揮風,都讓熒惑星擋開。

「風伯別怕,我們來助你!」寒單爺大聲吼著,從左翼殺來,揮舞彎刀劈砍熒惑星;有應公從右翼衝出,沙啞叫著,掄動鐵棒朝熒惑星打去。

熒惑星手上沒有兵刃,用粗壯手臂或抓或打,一拳打飛有應公,一指噴出烈火燒上寒單爺全身,燒得寒單爺打起了滾,怪聲叫著。

風伯緊接著來接戰,和熒惑星過了兩拳,身上那黑色大袍已全著了火,趕緊飛遠放風滅火。

熒惑星正得意要笑,腿上卻一陣巨疼,竟是那全身著火的寒單爺,伏在大葉上裝死,趁機砍他的腳。

「混帳傢伙,我竟忘了你這寒單不怕火燒!」熒惑星勃然大怒,揮拳要打寒單,有應公再來,風伯也跟上,左右夾攻熒惑星,寒單爺也趁勢起身,全身冒著火焰,一同圍攻熒惑星。

熒惑星正酣鬥三神,後頭一聲怪吼,才回頭,是青蜂兒和若雨聯手攻來,熒惑星力戰五神,漸漸感到不敵,氣憤罵著:「我熒惑星部將都上哪兒去了!」

一個腦袋落了下來,是熒惑星其中一個部將腦袋。

熒惑星抬頭望去,只見到空中部將稀稀落落,只剩三個,其中一個是使著火鞭的三辣,三辣胸膛上有條大口子,還淌著血。

三辣聽了熒惑星大吼,分神下看,前頭身影竄來,是翩翩。

三辣急揮火鞭,火鞭化成十數條小龍,一條條在空中起舞飛竄,熊熊烈烈。

翩翩一點也沒緩下勢子,只是輕輕揮動歲月燭,五色流光漫起。兇烈的火龍讓千年不滅纏上,瞬間散成了細細碎碎的小光點,往下落去。

三辣心中駭然,他一柄火鞭毫無用處,正要想辦法應變,翩翩早已旋了身子,一片片光圈打來,三辣狼狽要逃,身上腿上讓好幾道光圈斬過,切出大大傷口。

另兩個熒惑星部將放出火術,齊攻翩翩,也都讓千年不滅滅了。

「熒惑星爺,那蝶兒仙的法術是咱們的剋星,兄弟們都死在她的刀下啦!」一個熒惑星部將恨恨罵著。

由於風伯和寒單爺、有應公的助陣,拖住了熒惑星攻勢,翩翩等歲星部將,便也因此騰出空來,大戰熒惑星部將,熒惑星一干部將全使火術,但在翩翩的千年不滅面前,全無用武之地,一陣大戰之下,紛紛敗陣。青蜂兒和若雨便因此轉向去攻熒惑星,剩下三辣等三將也已力竭,完全不是翩翩對手

「什麼!」熒惑星又怒又惱,翩翩一陣亂竄,三辣又中兩刀,不支落下,落進了水裡,讓水精一擁而上,拖進了水裡痛打。







這頭,午伊指揮著眾天將圍攻阿關,王公、城隍家將團、大寶、大傻、水藍兒等精怪們將阿關守得密不透風,天將們完全攻不進去。

「這可惡小子,叛逃歲星!還不束手就擒!」午伊大罵著,從腰間抽出一柄鑲滿了寶石的細長寶劍,那是玉帝令天工特地打造,賞賜給他的。

午伊挺著寶劍,也加入戰圈,他一手握劍,一手手掌大張,銀光閃耀。

「啊呀!糟糕!」阿關見了午伊一手銀光中,隱約可見淡淡的紅黑色黏團——惡念。

午伊手一揮,惡念黏團上纏繞著銀色電光,迅速飛來,打在大傻身上。

大傻怪吼一聲,摀著腦袋蹲下,將背上的葉元都甩落在大葉上。

阿關連忙轉了個彎,騎至大傻身後,一手按著牠腦袋,將那團惡念又抓了出來,正不知要往哪兒扔,只見到午伊似笑非笑,又將一團黏團扔向水藍兒。

「你好可惡!」阿關怒叫一聲,鬼哭劍凌空扔去,打散了那飛向水藍兒的惡念團。

「大家小心,午伊亂扔惡念──」阿關憤怒叫著,石火輪耀出火花,衝出了己方護衛陣勢,直直往午伊衝去。

午伊見阿關受激,心中大喜,往後退著,身後的妖兵不停往前飛,湧向阿關。

這頭,阿泰一夥見到阿關衝出戰圈,以為他又要逞強,急忙跟在後頭。

阿關回頭揮手喊著:「你們後退!」

午伊嘿嘿笑著,知道惡念當然無法讓阿關一行的伙伴立時反叛,但只要能使阿關心神大亂,已經足夠,他白鬍飄動著,手一揮,又扔出幾團惡念亂打,有的打向城隍、有的打向精怪。

阿關操縱著鬼哭劍飛竄,四面攔截那些胡飛亂竄的惡念,但總有攔截不及的,有些精怪讓惡念打中,都摀著頭打滾,有些利齒長了出來、眼睛都紅了。

阿關憤恨至極,正覺得奇怪,這兒沒太歲鼎,午伊是哪兒抓來這些惡念亂扔的。跟著他隨即明白,午伊身前身後、四面八方,全是妖兵,惡念俯拾即是。

午伊哈哈笑著,同時揮劍指揮:「那叛逃小歲星心中惡念已重,邪氣衝腦,情緒失控啦,快趁機擒下他!」

「你太可惡啦──」阿關眼見午伊不停扔出惡念攻擊己方的同伴,恨得咬牙切齒,四周妖兵源源不絕,石火輪雖快,卻無法逼近午伊身邊。

九芎和百聲速度較快,已跟上了阿關,百聲急問著:「關哥,你說清楚,午伊怎樣用惡念?」九芎搭了光箭,飛快朝著午伊射去,都射在午伊前頭那票亂飛亂竄的妖兵身上,午伊往更後頭退著,藉著密麻麻的妖兵掩護著自己

「讓他的惡念扔中會很糟糕!」阿關憤恨喊著,知道讓惡念打進了身子,即便抓了出來,也會全身癱軟無力,且惡念若是經由午伊刻意且大量強灌進了身子,那傷害程度或者會更嚴重,他曾在太歲鼎上對著雪媚娘的妖兵扔過惡念,見了那些妖兵發狂模樣,還餘悸猶存。

前頭紛紛亂亂,九芎的光箭射得飛蝗亂竄,又射倒了好幾片妖兵;百聲緊抓著阿關手臂,問著一些不著邊際的問題:「關哥!你何必著急,你也有太歲血加持,個人認為,你比他要厲害!」

「小心!」阿關正慌亂著,又讓百聲纏得心煩,突然見到午伊從另一旁妖兵隊中竄出,對著九芎擲來一團惡念,連忙甩開了百聲,專心凝神,鬼哭劍飛勢極快,總算在惡念打中九芎前一刻,刺散了那團惡念。

「小心午伊那個卑鄙小人!」阿關氣急喊著,午伊又沒入了妖兵大陣中。

後頭幾片大葉開來,阿泰、水藍兒、葉元都朝阿關叫喊著:「你做什麼吶!」「快回來!」「別自己亂殺!」

另一旁一片大葉,上頭是綠眼睛狐狸、老樹精、癩蝦蟆和小猴兒等一票精怪。

癩蝦蟆呱呱叫著,八手亂揮,從小猴兒手上搶回了貝殼項鍊,往阿泰這張大葉上跳,興奮喊著:「蛙蛙!蛙蛙!」

水藍兒身後也探出了小海蛙的身影,高興地往癩蝦蟆奔去。

「老樹、狐狸、臭蝦蟆,好久不見啊!」螃蟹精、章魚兄這票海精,見了癩蝦蟆等山精趕來,都顯得十分高興。

癩蝦蟆嘴巴吐著泡泡,大聲呱呱叫著,手忙腳亂地將那貝殼項鍊往小海蛙腦袋上套,卻因為激動而戴不上。

「阿關!回來啊──」阿泰朝著阿關大叫大嚷。

「你們後退,後退!」阿關大喊著。

午伊已從大葉後方妖兵陣中竄出,一票邪天將守護著他。

銀白色的電光自午伊手上亮起,靠午伊較近的妖兵紛紛狂嚎叫喊起來,隨即虛弱倒下,像是精力給吸乾了一般。

「這死老頭有什麼好怕?」阿泰轉頭見了午伊,哈哈笑著,掏出一把符,大聲唸起咒語,符上閃耀金光。
xyz軟體補給站
幾個精怪也紛紛施出法術,水藍兒打出了光束、老樹精擲出了葉子。

「快走!快走!」阿關大叫著,鬼哭劍飛竄而去,同時,午伊手上的大電光也炸了開來,幾道電流打向大葉。

「不過就是電……」阿泰哼哼唸著,幾十張符咒飛天,結成一張張符籙光陣。

「啊啊!」阿關絕望叫著,只有他清楚看見,阿泰的符陣只擋下了銀電,卻沒能擋下銀電之後那勢如大浪的惡念。

惡念海浪似地捲上了大葉。

阿泰見自己法術,竟擋下了這代理太歲的銀電,不禁得意洋洋,正要開口罵髒話,突然覺得腦袋一陣劇痛,摀著頭跪了下來。

「午伊——」阿關憤怒大吼,往大葉竄去。

「哇!」精怪們發出了撕裂般的吼聲,有的用手抓著臉,在臉上抓出了深可見骨的裂痕,綠眼睛狐狸瘋了似地,咬著自己斷了的那臂傷口,口鼻都冒出了紫霧。

「綠眼睛,你怎麼啦?」老樹精扶住了綠眼睛狐狸,正要開口問,卻讓綠眼狐狸一把揪住了鬍子,摔倒在地。

綠眼睛狐狸那雙漂亮碧綠眼睛,竟變得通紅一片,還淌下了鮮紅的血。

章魚兄揮動著八隻觸手的尖刃,奮力砍殺著四周伙伴,螃蟹精身中數刀,也殺紅了眼,掄動大螯,轟擊著章魚兄。

「大家冷靜哪,你們是怎麼了?」葉元不明白發生了什麼事,一旁有幾隻發了狂的精怪湧上,都讓發狂了的大傻打飛。

「你們要幹嘛?要幹嘛?」癩蝦蟆激動叫著,幾隻海精將牠抓了起來,用力扯著身子,小海蛙哭叫著,拍打著那些精怪。

「臭山精、臭山精!憑你也想接近我們海精!」幾隻海精瘋了似地吼著,指尖都掐入了癩蝦蟆身子裡。

「哇──」癩蝦蟆口吐泡泡,痛得尖嚎,手腳一隻隻給扯了下來。

阿關衝上大葉,慌忙在四周抓著。

九芎在上方護衛,見著了午伊又從另一邊探出身來,連忙放出飛箭,她知道午伊銀電上帶著惡念,一點也不敢大意。

阿關四處奔跑,先是驅出了綠眼睛狐狸和老樹精身上的惡念,綠眼睛狐狸和老樹精已奄奄一息倒在地上、渾身浴血,綠眼睛狐狸還獨手掐著老樹精頸子,老樹精身上的枯枝,一枝枝插在綠眼睛狐狸身上,還插入了綠眼狐狸那雙通紅眼睛裡。

「惡念哪──」阿關絕望吼著,又將幾個互相爭打的精怪電倒,電出了牠們身上惡念,有時下手重了,驅出了精怪身上惡念,卻也將精怪電得昏死。

眼見整片大葉騷亂連連,難以平復,阿關又氣又急。

「午伊——」阿關憤怒大吼,身上黑雷迸發,四處亂捲,大葉上的精怪一下子全讓這黑雷捲倒,黑雷纏繞著精怪身子,將牠們身上的惡念全激了出來。

「快退!快退──」百聲見了慘狀,這才感到慌亂著急,指揮著底下大葉:「卑鄙午伊在扔惡念,大家小心、小心!可惡啊……」

阿關停下了黑雷,轉頭一看,精怪們大都讓黑雷電得癱軟,葉元抱著大傻哭著,大傻雙手還掐著一隻海精,那海精已經死去,尖銳的鰭插在大傻胸口。

阿泰掙起身子,摀著腦袋喊疼。

小海蛙大聲哭嚎,手上捧著那碎裂的貝殼項鍊。

周圍幾隻海精怔怔看著手上的斷肢——癩蝦蟆的斷肢。

阿關趕了過去,抱起讓海精撕去了好幾隻腳和半邊身子的癩蝦蟆,不禁激動哭了起來,奮力在牠身上施放治傷咒術。
xyz軟體補給站
「阿關大人……讓我來!」海馬精全身打顫,牠手上還抓著癩蝦蟆一隻斷腿,方才牠也讓惡念炸進了心肺,腦中只想著要把可惡的山精扯了個碎,此時羞愧至極,搶了上來,雙手放出柔和的光芒,覆上癩蝦蟆全身。







風伯趁著熒惑星分神,雙掌大張,十指尖銳,兩臂都是烈風,打在熒惑星後背上。

熒惑星怒嚎著,前頭寒單爺、有應公打來,後頭青蜂兒、若雨跟上,翩翩凌空飛降,熒惑星獨力難敵,讓大夥一擁而上,連連中了兵器砍殺,想要放火,翩翩的千年不滅已經纏繞上他全身,燃得瑩瑩亮亮,火術才要出來便熄滅了。

如同上一次辰星圍攻一般,大夥兒一刀一劍往熒惑星身上招呼,風伯兩隻手揪著熒惑星耳朵,狂風在他身上亂竄。

有應公一棒棒往熒惑星腦袋上砸,寒單爺猛砍著熒惑星身子。

「喂喂!」一陣黃光大現,黃江手上木劍,阻下了若雨劈往熒惑星頸子的大鐮刀。

「啊呀!是你啊,黃江大哥!」青蜂兒和若雨見黃江突然現身,都嚇了一大跳,還不知黃江是敵是友。

「你們殺瘋啦?」黃江將書挾在腋下,木劍繞圈,一陣陣金黃光芒照向熒惑星,黃光化成了金色鐵鍊,將熒惑星團團繞了起來。

翩翩會了意,也阻下了還欲進攻的風伯,說:「風大叔,熒惑星終究是五星之一,有得救!」

「救個屁!」風伯身上還帶著惡念,哪裡聽得進勸阻,鼓足了全力往熒惑星殺去。

才殺到熒惑星面前,熒惑星兩眼大睜,張口一吐,吐出一團紅火,打在風伯身上。

大夥一陣騷亂,熒惑星用盡全力,身受重傷,吐出了一團火便再也沒了力氣,癱軟倒在一片大葉上。

翩翩用歲月燭滅了風伯身上的火,同時問著黃江:「黃江大哥,鎮星藏睦爺是否也來了,你們……」

黃江苦笑說:「放心,我和你們站在同一邊!只不過,我家主子……」

天上紫微見了熒惑星遭受圍攻,不敵倒下,大驚失色地嚷嚷:「那不是黃江嗎?他怎也出現啦?」

「雷祖、雷祖!」紫微四顧大喊著雷祖。

雷祖一直領著雷部將士在水上游擊,卻不和精怪正面交戰,見到熒惑星受了圍攻,本要領兵去救,但見到翩翩一行在天上力戰熒惑星部將時手下留情,那些部將被砍落了水裡讓精怪擒了,捆了扔上大葉而沒有痛下殺手。

雷祖心中有了個底,和電母悄聲交談著:「我瞧那小歲星說的是真的,妳看那干歲星部將,戰歸戰,卻也盡量手下留情,相反的熒惑星暴烈兇殘,連斗姆都給他殺了,哪方才真的邪了,妳我心裡有數吧!」

電母點點頭說:「我們去勸紫微大人,要他收兵停戰!」

雷祖點頭同意,領了一票雷部將士,往紫微飛去。

紫微見雷祖飛來,大聲叱喝著:「你們在做什麼,還不去救維淳!」

雷祖大喊:「紫微大人,你看熒惑星爺受擒,那干蟲仙卻沒有下殺手,他們沒邪,別打了吧!」

紫微眼睛圓瞪,不敢置信雷祖竟不聽號令,氣極大吼著:「全都給我上,快上吶!」

「槍鬼,你還楞在這兒做啥!」紫微見槍鬼還佇在他身後,冷冷觀戰著,又是一陣憤怒,大聲罵著:「快去救維淳,快去!」

槍鬼一點反應也無,似乎沒將紫微的話聽進耳裡,反而神秘看著四周,像是在找尋什麼一般。

「原來是你們,也只有你們能破我天障。」槍鬼淡淡說著,眼睛閃耀,突然舉起手來,手上紅光閃耀,像是抓著了什麼一般。

紫微這才看見,槍鬼身旁現出了個人形,竟是洞陽。

洞陽咬牙切齒,手握著短劍,停在槍鬼胸前三吋,讓槍鬼牢牢抓在手裡。

槍鬼身後陡然炸出金光,現身的是鄱庭,鄱庭身形矮胖,舉著兩柄鐵戟往槍鬼腦袋上砸。

槍鬼一個轉身,揪著洞陽往鄱庭身上揮去,洞陽撞上了鄱庭,兩個飛了老遠。

「紫微大人,快走!」鄱庭穩住了身子,大聲喊著;洞陽揮動羽扇,幾道咒術花亂閃耀,往槍鬼打去。

「可惜……」槍鬼冷笑兩聲,閃過了咒術,自背後抽出一柄長槍,在洞陽、鄱庭尚未趕來之際,一槍刺進了紫微胸口。

「紫微大人!」雷祖正緩緩飛向紫微,見此巨變,大驚失色,高舉著手上大斧,往槍鬼竄去。

紫微身子打著顫抖,眼睛瞪得圓大,一句話也說不出來,胸前創口冒出了漆黑的煙霧,那花槍還插在紫微胸前,微微晃動著,幾股紅色的咒文光芒在槍上轉動,往紫微身子裡頭鑽。

四周的文官驚駭莫名,搶了上去將搖搖欲墜的紫微扶住,手忙腳亂地在他身上施放治傷咒術,卻無法壓制槍鬼花槍上的邪術。

「你做什麼?」雷祖揮舞著大斧,暴喝竄向槍鬼,槍鬼冷冷笑著,抽出了背後最後兩隻花槍,花槍一長一短,槍頭槍身都是墨黑底色帶著鮮紅咒文,短的那槍兩端都有著尖銳的槍頭。

「本來還想逗逗這四御紫微,看你們這干神仙內訌真是有趣。」槍鬼大聲笑了起來,兩柄花槍炸出強烈的黑氣。

雷祖大吼著,一斧頭劈去,槍鬼拿短槍格擋,使長槍刺擊,凶猛有如黑龍翻江。雷祖只擋下一擊,第二擊便漏空,右肩給刺出一個深洞,血灑了滿身都是。

「雷哥!」電母尖喊著,趕來救援,發出幾股電流打向槍鬼。雷祖也沒讓槍鬼凌厲黑槍嚇著,一柄大斧頭炸出閃耀電光,兩夫妻齊心力大戰槍鬼。

槍鬼兩柄黑槍極其兇烈,威猛不輸給太子爺的火尖槍,上頭還帶著邪咒,雷祖肩頭腫脹流著血,血漸漸變黑,傷口激烈抖動著,倏地鑽出幾條怪模怪樣的黑蟲,在雷祖肩上啃著。

「好兇毒的邪術!」洞陽、鄱庭齊飛跟上,洞陽扶住了紫微,在紫微胸前畫了一個印,總算封住了這魔界惡咒。

鄱庭鐵戟亂舞,結成一個又一個的光形大陣,向槍鬼覆去。

槍鬼以長槍撥開這些光陣,身子一竄,脫出戰圈,飛得更高,低頭看著底下騷亂的神仙們。

「槍鬼,你——」電母扶著雷祖,氣極罵著:「我就說你們這班魔界妖魔,沒安好心!」雷祖臉色蒼白,摀著那不停爬出黑蟲的肩頭,咬牙切齒,恨不得追上去將槍鬼生吞活剝。

「至高無上的神仙哪,你們也有這麼一天哪!」槍鬼冷笑喊著,全身紅光大現,天上的血紅天障滾動翻騰,一下子兇烈了數倍。

樹神和精怪長老們協力發出的洞天虹彩,本來能抵擋住那血天障,但此時節節敗退,一點也無法阻止血天障的下壓。

四周的山林大池捲動起腥紅暴風,槍鬼背後的紅光更亮了,黃金池後山壁大洞穴裡,精怪長老們摔倒了好幾個,剩下來的都鼓起了全力,呀呀叫著,放出了更為閃耀的虹彩,一記記往那壓下來的腥紅天障斬去,卻像劈向大海一樣,幾乎沒有作用。

「精怪們的法術也是厲害,且很漂亮……只是你們真以為可以阻止我槍鬼的天障?」槍鬼得意說著,同時高聲大喝:「一切全在我主子掌握之中!午伊,剩下便交給你了!」

槍鬼說完,一陣紅光閃耀,紅光褪去,已不見槍鬼身影。

血紅天障仍往下壓來,山壁高處已讓天障吞沒,發出了碎裂的聲音。

四周的妖兵仍奮力亂竄激戰著,精怪們則讓這巨變嚇得慌了手腳,方才反攻的氣勢一下子蕩然無存。



說一輩子的故事 寫一輩子的小說
歡迎光臨 星子的故事書房:http://www.wretch.cc/blog/teensy
任何建議或是批評都歡迎來信指教:teensy97@gmail.com

逛上一篇:   逛下一篇:

作者: xgjvcpqh
  (2010-03-30 10:11)
推薦文章: 將本文章推薦到【百度收藏】 將本文章推薦到【YouPush】 將本文章推薦到【udn共享書籤】 將本文章推薦到【Fiigo】書籤

 本文章共有回覆 4 篇,分 1 頁
 聲明:以上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且內容由網友發表提供,若有爭議或違法由發表者承擔,本站將不負責連帶責任,謝謝。

 IPoBar  愛PK  愛遊戲  愛online
新手教學 客服中心 站務公告 交換連結 合作提案 關於我們
 
版權所有©ipoba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論壇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本討論區不承擔由該言論所引起的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