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貼吧 文章 作者 工作  
網頁搜尋
 
 愛PO吧 >> 微風論壇h >> 瀏覽文章
回覆 加入我的最愛 與好友分享

《太歲》八十二、血紅天障降臨 下

本被文章 0 次, 共有回覆 4  
0
 
0
《太歲》八十二、血紅天障降臨 下

阿關迎著暴風,高舉白石寶塔,將一票奄奄一息的精怪們收入了寶塔裡,老樹精黯然無神,扶著綠眼睛狐狸進了寶塔,綠眼睛狐狸只剩一絲虛弱氣息,牠雙目失明、獨手亂抓,還不知道為什麼突然間變成了這樣。

葉元受了這般震撼,心中一急,不支昏厥。還有餘力的精怪們彼此攙扶著,將大傻和葉元都抬進了寶塔,阿泰慌亂掏著符咒跟在後頭,回想著后土教過他的治傷咒,含淚對著葉元和大傻放著治傷咒。

「幹……」阿泰踉蹌走進寶塔前,重重在阿關肩頭上搥了一拳,恨恨地說:「替大家殺了那個混蛋……」

阿關咬牙切齒,嗚咽了兩聲沒有回答,小海蛙撿了癩蝦蟆被扯得七零八落的手腳和半邊身子,嗚嗚哭著,和水藍兒一同進了寶塔。

海馬精和幾隻海精,一同抱著癩蝦蟆往塔裡頭跑,癩蝦蟆在經過阿關身旁時,還呱呱嚷著:「阿關大人……其實我還沒死吶……你哭什麼……呱呱……」

癩蝦蟆也進了寶塔,阿關將寶塔交給了趕來的王公老六,吩咐著:「要大家小心,見到午伊別跟他硬打,大聲叫我!」

「小歲星大人……」老六還沒說完,阿關已經跨上了石火輪,朝遠遠的妖兵團猛衝了過去。

「午伊——午伊——你給我出來!」阿關憤恨吼著,石火輪飛快,連百聲和九芎都追不上。

阿關身上伴著黑雷,石火輪像大流星一樣,炸入了妖兵團裡。

「冥頑不靈的叛逃小子,還不束手就擒!」午伊還打著官腔,罵著阿關。
xyz軟體補給站
「你這傢伙才是壞蛋!」「午伊,你竟和妖魔一齊設計陷害紫微大人!」天上的文官們憤怒大罵午伊:「原來是你這傢伙在搞鬼!」

紫微神色茫然,看著黃金池山壁那洞口,天上的血紅天障漸漸蓋下,樹神的聲音柔和傳來:「紫微大人,退來這兒吧,您傷極重,讓裔彌看看,她能救您……」

文官們交頭接耳,有的急忙不知所措,有的暗暗罵著:「紫微大人,別去,樹神想落井下石吶!」

「快送我去樹神那……我就快死啦……妖魔的邪術好厲害!我好難受啊……」紫微全身發顫著,口裡連連冒著血,他也猶豫著樹神是否會設計害他,但身邊文官治傷咒術一點也不管用,胸前那柄大槍還直挺挺插在胸上,上頭的邪咒一股腦往胸口裡頭鑽,難受至極。

他聽了槍鬼離走前幾句話,見到底下午伊對著大葉放電後的慘狀,登時醒悟了這些日子來,自己日漸暴躁的原因。

此時那洞天黃金池後的山壁,仍發出著一陣陣虹彩,力抗著強壓下來的天障,樹神的聲音此時聽在紫微耳裡,竟像是唯一的救贖一般,文官們猶豫看著,電母大聲催促:「還楞什麼!快去呀!」

天上一行神仙,終於轉向,慌亂往洞天山壁退去,洞陽、鄱庭在兩邊守著,應付四周妖兵和那些露出了猙獰面目的邪天將們。

「午伊!有種別逃──」阿關大吼著,揮動鬼哭劍斬翻了一隻又一隻的妖兵,午伊藉著那些胡亂飛舞的妖兵掩護,快速向後退著。

「可惡,混蛋!」阿關憤怒罵著,前頭落下兩個天將,使著大斧劈他,阿關閃過了一斧,一手放出黑雷將那兩個天將電得翻倒落水,後頭又有兩個天將落下。

阿關氣極,眼見午伊做勢要往另一處聚滿精怪的大葉飛去,驚慌之餘差點讓天將砍著。

「我來幫你!」天上喊聲未歇,一片光圈落下,射退了天將,翩翩凌空飛下,斬倒一隻隻妖兵,落在石火輪後頭。

「翩翩!妳學會了飛天咒?」阿關見了翩翩飛來,先是驚奇,跟著急喊:「快回去,午伊很卑鄙!」

「不怕。」翩翩一手抓著阿關肩頭,千羽巾迎風飛揚。「你忘了我已變成凡人,凡人有肉身保護,較能夠抵禦惡念,你沒看那猴子阿泰讓惡念炸了,還生龍活跳的?」

「很危險!」阿關一面牢牢盯著遠處的午伊,生怕他又亂扔惡念,一面提醒翩翩。

「都說不怕啦。」翩翩輕敲了阿關腦袋,手勒著阿關脖子,還以臉在阿關臉上蹭了一下。「我還以為你在外頭出了事,回不來了,能再見你,還有什麼好怕的,最難過的事都已經過去了,要死一起死吧。你怕了嗎?」

「嗯,不怕。」阿關熱血沸騰,石火輪在水面上打了個轉,直直朝向午伊:「宰了那個壞蛋!」

xyz資訊工坊
「哈哈、哈哈!」午伊大聲笑著,看著黃金池上一票神將掩護著精怪們紛紛往山壁退去,四周成千上萬的妖兵,和數十個天將全聽自己號令,突然覺得十分威風,高聲喊著:「他們全怕了我太歲午伊,哈哈!」

「喲,還有兩個不怕死的!」午伊見了阿關轉向車頭,直直朝他竄來,連忙揮手招呼四周的妖兵:「去殺他們!」

妖兵們仍在四周飛竄著,魔將們全隨著槍鬼離開了,天障裡這些妖兵群龍無首,有些慌亂地要往外頭逃,有些胡亂飛著,只剩不到五分之一的妖兵還瘋狂攻打著黃金池後的山壁。

翩翩肩上千羽巾飄動,自石火輪後座上站了起來,雙手一揮,那光圈像暴雨似地炸了開來。

鬼哭劍凌空飛起,伴著強烈黑雷,有如一條張口黑龍,直直朝午伊捲去。

石火輪所到之處,妖兵們全慌忙閃避著,或是讓光圈斬落。

「你們這些膽小鬼!」午伊見四周的妖兵並不太聽他的話,不禁有些憤怒地罵:「我和你們主子合作,你們敢不聽號令?殺了他們、殺了他們!」

儘管午伊這樣叫喊著,妖兵們仍然無動於衷,有些妖兵乖乖聽令,圍攻著阿關,都讓黑雷或是光圈打死,其他的妖兵開始往外頭衝,天上那紅天障降得更低了,只見到那些陷入天障裡頭的山壁,轟隆隆抖動著,落下了一片片的石屑。

長得較高的樹木,讓那蓋下的紅海一碰,登時腐爛了。

飛得更高的妖兵,讓這天障一蓋,斷手斷腳地落了下來,午伊這才醒悟,槍鬼設這天障,不是要助他,是要連他和裡頭的神仙、精怪們一同吞了。

「可惡!」午伊大罵著,連連後退著,在妖兵陣中忽左忽右地竄逃,突然轉身扔了好大一團惡念。

阿關早有準備,鬼哭劍伴隨黑雷竄去,打散了惡念,五色光圈立時跟上,穿破了四散的惡念紅霧,在午伊身前的幾隻妖兵身上炸開。

午伊見此時的阿關已能將黑雷操縱自如,加上鬼哭劍、石火輪等神兵,再加上那驍勇翩翩,自己根本不是對手,只好轉身逃著,不時吆喝妖兵護衛自己。

妖兵們胡亂竄著,在遠處天障的邊界啃噬著,挖出了一個一個的小破口,鑽出外頭,午伊也找著了一個小破口,逃了出去。

「別逃!」阿關快速騎著石火輪,一面驅殺著妖兵開路,也追出了那小破口。







「什麼……你說那鎮星藏睦,已讓獄羅神收買?」文官們個個面面相覷,驚訝叫嚷著。

山壁大洞穴中,精怪長老們在洞穴前頭排成了一列,全身發脹,有些皮肉裂了開來,淌出了紅血。

天障蓋下了黃金池,池水沸騰起來,還在池水上竄逃的妖兵們一隻隻落下,有些較頑強的,也能夠鑽出天障,逃到外頭去。

所有的精怪都退入了這片山壁,樹神及長老們已無力再放虹彩,僅能集中力量,張起了一面結界,護住了這片山壁。樹神高張雙手,瘦小的身子搖搖欲墜,正緊榨著身上最後一絲氣力,放出微弱的光。

「那小歲星逃出天障啦?」樹神久默不語,突然問了這句。

「是的,我親眼見到,他們從邊界追著午伊出了天障。」阿老回答,樹神點了點頭,再也沒有顧忌,更專心一致施放著結界法術。

洞穴中央幾張大桌,則讓退入避難的神仙們佔了,激烈討論著,黃江、洞陽、鄱庭居中,說明這一切。

紫微胸前的大槍已經取下,裔彌在紫微傷處畫下了咒術,同時也敷上了靈藥,加上幾個神仙、精怪一同施術,總算壓制住了槍鬼惡毒邪術。

裔彌也在雷祖肩頭傷口,取出了一條黑紅色大蟲,施了咒術敷上了藥,雷祖的肩頭傷勢情勢好轉,也不再冒蟲了。

「什麼!太離譜,這太離譜!」一個紫微帳下的智囊連連搖手,無法置信黃江一番話。一名智囊揮手揪來一個遞著靈藥的精怪,將那精怪扯得哇哇大叫,智囊臉色猙獰罵著:「快拿吃的來啊,傻不隆冬地走來走去,像個傻子一樣!」

「喝!」雷祖本來坐在一旁,見到身旁文官這副模樣,陡然奮起,一巴掌將那文官打飛好遠,撞在洞穴壁上。

「雷祖,你又做什麼?」「雷祖邪化啦!」其餘文官騷動起來。

「閉口!」雷祖暴喝,手臂肌肉隆起,背後閃耀電光:「咱們一干神仙領兵來犯洞天,將這美麗仙境燒殺成了煉獄,樹神和精怪臨危還守護著咱們,哪個傢伙敢再擺神仙架子,信不信我揍他!」

雷祖還沒語畢,又有個文官開口:「誰知道牠們肚子裡安什麼心……」

文官還沒說完,轟隆一聲也讓雷祖打飛出去,撞在石壁上,跌在方才那智囊身上,其餘文官見了,再也不敢吭聲,本來囂張的神情登時收斂了些,腿也乖乖併攏,還向遞來茶水的精怪點頭道謝。

「雷祖大人打得好。」黃江向雷祖拱了拱手,朝洞陽、鄱庭使了個眼色,說:「咱們去助樹神,槍鬼那天障兇烈難擋。」

黃江等三將站起,到了樹神身邊,只見樹神矮小的身軀搖搖欲墜,仍不斷放出一陣一陣的光芒。

鎮星三將一齊唸起咒語,三面黃光現起,在樹神和精怪長老結出的結界外頭,又布下三道結界。腥紅天障將整個黃金池捲動得天翻地覆,總算在山壁前頭緩緩停下,和黃江三將的結界互相抗衡著。

紫微躺在洞穴一角,看著洞穴頂端石壁發楞,回想著黃江剛才說出的全盤經過。

原來,鎮星藏睦在擊敗太陰之後,受命返回魔界,去招納那些有意投降的魔王,一同共商掃平魔界的計畫。

但在那之前,鎮星便已和熒惑星一般,出現了脾氣暴躁的徵兆。

魔界大王獄羅神,在和鎮星幾番交涉之下,洞悉了鎮星情形。

旁觀者清,獄羅神在人間激烈交戰時,偷偷地派出眼線蒐集情報,見了鎮星暴躁模樣,知道他也讓惡念侵了,便也順水推舟,答應了鎮星請求,但卻向鎮星提出了更進一步的提議。

鎮星受命在魔界集結大軍,去助玉帝一統三界。

獄羅神的邀約則是「集結大軍,表面上幫助玉帝,待時機成熟,連神仙一併滅了。這三界便由獄羅神和鎮星平分。」

鎮星同意了這邀約。

黃江等鎮星部將都是智將,不似歲星手下的飛蜓、象子,或是熒惑手下一干莽撞大漢那樣後知後覺,見了鎮星受到獄羅神蠱惑,心中也有了盤算。

鎮星一行隨著獄羅神,帶領魔界兵馬上了凡間,投靠玉帝,表面上幫助玉帝煉出邪天將,補充玉帝兵力,但這些天將實則還是聽命於獄羅神。

魔將群聚主營,獄羅神不費吹灰之力,將大軍開進了雪山主營,玉帝已成囊中之物。

同時,獄羅神鼓吹大舉進攻洞天,目的則是讓玉帝身邊剩下來的幾支強悍部隊——熒惑星、斗姆、雷祖、二郎、太子,一併陷入洞天大戰,槍鬼會在最好的時機,張開最大天障,將這些神仙一網打盡。

黃江、洞陽、鄱庭三個商量妥當,找著了機會,逃脫離開了鎮星身邊,向外求援。

黃江曾與阿關一同在金城大樓對付過千壽公,知道神仙口中的「無恥小子劫囚叛逃」這事必有蹊蹺,便四處尋著阿關消息,想藉著阿關找著太歲,想辦法救他們主子鎮星。

同時刻,玉帝沈迷於獄羅神那虛幻天障皇宮大殿中,自覺威風不可一世,一點也沒發現獄羅神算計。

洞天大戰來臨,槍鬼將獄羅神一番算計實行堪稱妥當,熒惑星和斗姆甚至自己起了內訌。

黃江等三將追入洞天,救了阿關,誅殺槍鬼四將,也破壞了槍鬼計畫中一部分。使得槍鬼必須提前露出真面目,放下毒辣的大天障,順便將紫微刺傷,但卻還不及等太子和二郎趕來,沒能將這兩個厲害角色一併收了。

當然,太子不聽紫微號令,二郎遲遲未到,卻也是槍鬼料想不到的了。

「等等、等等!」一個文官忍不住走向黃江,問著:「那槍鬼臨行之際,向午伊吩咐,那午伊又是為何與妖魔同聲一氣呢?難道小歲星真是無辜的?」

「廢話!」「全都是黃靈、午伊惹出來的!」寒單爺、有應公等和阿關親近的那票神仙開始鼓譟,破口罵著那干文官智囊:「你們這些酒囊飯袋懂什麼!黃靈、午伊兩個奸賊操弄惡念,將你們全弄邪了,阿關大人瞧出了真相,卻沒人相信他!」

「黃靈、午伊本來就善於操弄惡念,當局者迷,旁觀者清,玉帝、紫微看不出獄羅神心計,難道這始作俑者黃靈、午伊也看不出嗎?」九芎插口說著。

「我想也是如此。」若雨插口說:「黃靈、午伊這兩個一心想要在主營裡混上高位,掌握大權,看獄羅神大軍開進,不會傻楞沒有動作,全主營,只有他們能夠清楚判斷一切。他們必然清楚,要是玉帝權力給架空,當個傀儡太歲也沒什麼滋味。」

若雨、九芎彼此交換著意見:「而對獄羅神而言,玉帝只是個虛位,但能夠操縱惡念的太歲,擁有太歲鼎的太歲,才是擁有談判條件的神仙。黃靈和午伊手握有十足的籌碼,私底下達成什麼協議,也不足為奇。」

幾個文官交頭接耳,嘟嘟囔囔地說:「這些全都是妳們兩個娃兒自個猜的……」

若雨大聲抗議:「是猜的沒錯,但還有比這番猜測更合理的解釋嗎?」

眾神仙們靜默半晌,若雨和九芎的推測十分合理,槍鬼臨陣反叛、熒惑星殺了斗姆,乃至於午伊也和槍鬼同一陣線,直到樹神一方反而出手相救,這些事實都親身經歷,難以推翻。

「要是真如此,該如何是好吶……」「玉帝和后土大人還獨自留在主營……」「都怪咱們……都怪咱們……」幾個文官拍著腦袋,露出了悔恨的神情。

「大家不要驚慌!」百聲清了清喉嚨說:「你們或許不知,老君爺爺召集了太歲爺、辰星爺,和咱們太白星爺,一同前往福地,三星合力,必能順利搶回太歲鼎,如此一來,就能和獄羅神大軍抗衡啦!哈哈,翩翩姊曾說過,這希望之火……」

「囉唆小子!」一聲叱喝傳來,給牢牢綁在地上的熒惑星不知什麼時候醒了過來,還開口說:「你說那三星都到齊了?」

百聲一票神仙,見熒惑星醒轉,都有些驚慌,不知這暴躁熒惑星,會做出什麼事來。

熒惑星咧了嘴巴,全身出力,身上的傷口迸裂,淌出血來。

「喂!喂!」雷祖、電母趕忙到了熒惑星身旁說:「熒惑星大人吶,你剛才昏厥,沒聽到咱們交談,一切全都是那黃靈、午伊惹的禍哪!」

「我有聽到!」熒惑星哼了一聲,全身發出烈火,硬是將黃江的金光咒術破了。

「啊啊,紅鬍子醒啦!」「他要發狂啦!」精怪們害怕地騷動起來。

「閉口!」熒惑星大喝一聲,吐了好幾口血,瞪視著百聲說:「你是德標手下部將,你剛才說,三星都到齊了是吧……」

百聲唯唯諾諾應著:「是……是的!」

「那……」熒惑星全身傷口不停淌血,沈沈地說:「算四星吧,加我一星,他們現在在哪兒,我也要去大鬧一場……」

「熒惑星大人,你別激動,你全身都是傷,還流著血吶……」文官們遠遠勸阻著。

「我現在很憤怒啊……」熒惑星呸了一口:「魔界妖魔、兩個小輩,竟將我等一干神仙,像猴子一樣戲耍……我很想大開殺戒哪,槍鬼是吧……」

熒惑星說著,一手按上了百聲腦袋,說:「你不帶我去,我就摘去你的腦袋……」

「唔唔……」百聲讓熒惑星嚇得傻了,九芎趕緊來勸:「裔彌姊姊,趕緊來幫熒惑星大人治傷吧,大夥休息一陣,想辦法破了這天障,去助老君爺爺,將那可惡黃靈、午伊抓起來砍了!」

「好!」「將他們抓起來砍了!」「殺他媽媽的!」精怪神仙彼此打氣著,心想著要是四星齊力,應當沒有什麼困難才是。

「樹神大姊!」兩個長老一驚,樹神自牠們身邊伏下,瘦小的身軀癱軟無力,連手都舉不起來了。

樹神本便已受了傷,此時氣力放盡,虹彩結界一下子黯淡無光,槍鬼的血紅天障又開始往山壁壓來。

長老們一陣騷動,將樹神往後頭抬,洞穴外頭紅光大盛,前兩道由洞陽、鄱庭設下的結界已讓紅光吞沒。

「好厲害的天障!」洞陽咆哮著,羽扇揮舞,放出更強的符術抗衡。鄱庭也重新凝氣,施著法術,說:「要是鎮星爺在這兒,這天障也沒什麼!可恨!」

黃江連連搖頭說:「擋不下啦!一定要逃出去,大夥往後頭退,從別的出口出去,這兒這麼多洞,何必死守在此?」

精怪長老毛禹打岔說:「這山壁洞穴四通八達,所有的出口卻都朝著黃金池,這是臨時鑿出來的作戰洞穴,本有幾條通往後頭山林的通道,但還沒來得及完工吶!」

「那就打通它!」熒惑星咆哮著,裔彌和一票精怪、文官等,在熒惑星身上塗塗抹抹,治傷敷藥。

毛禹嘆著氣說說:「這山十分堅硬,要用神木林一種大樹做成的木鍬才能輕鬆挖開,但這些工具都在外頭,這兒沒有哪!」

其他通道的精怪來報:「有啊、有啊,我們這兒有一把!」「我們這兒也有一柄!」

四面八方精怪四處找著,洞穴裡有些儲放弓箭長矛的小室中,也擺了幾只圓鍬、鏟子等開挖工具。

幾處通道傳來了騷動聲和哭嚎聲,槍鬼的天障灌入了那些結界守禦較弱的通道中,讓這天障觸碰到的精怪,身子開始腐爛,痛苦不堪。

「叫大家往安全的地方逃!」紅耳本來在一角靜養,此時也拖著傷重身子,站起來指揮著,從一隻精怪手中奪過了那小鏟,問著黃江:「神仙大人,這結界還能撐上多久?」

「我也不知……」黃江額上流落下大顆大顆的汗滴。「這天障比我們想像中還要強悍,頂多只能撐上十來分鐘吧……」

「有工具的都跟我來!」紅耳喊著,精怪們拿著工具,心中害怕絕望,隨著紅耳往那尚未完工、通往夢湖的通道湧去。

「來不及啦……」精怪長老阿老和毛禹,絕望放著法術,外頭的結界漸漸褪去,幾個精怪長老都精疲力竭。

突然洞穴裡紫光閃耀,紫微站了起來,緩緩往外頭走去。

「紫微大人,你……」黃江怔了怔,紫微走過他身邊,也沒說什麼,吸了口氣,臉上現起了淡淡光芒。

「你們難道忘了雪山上那金光結界,是誰一手造出來的……」紫微咳了幾口血,紫金色的光芒在他背後揚起,向洞穴外頭打去,在黃江三將的土色結界和精怪們的虹彩結界之間,又結下了一道堅實閃耀的結界。

在邪化之後,紫微變得暴躁且魯莽,此時的他,臉上總算回復幾分睿智長者模樣。

「你們還楞著幹嘛?也來幫忙啊!」紫微回頭,邊咳著血,邊喚著他那干智囊文官。

文官們捲起袖子,七手八腳地趕去幫忙,九芎也到了洞穴前,舉起手來說:「我也會簡單結界法術,我也來幫忙。」

「都給我滾開!」熒惑星粗魯地推開了那些替他治傷的精怪和神仙,卻對裔彌點了點頭。「咦,妳這騷狐狸還有兩下子,那麼大的傷也補得上,且不怎麼痛了。」

「謝謝神仙大人稱讚。」裔彌苦笑了笑。

一干熒惑星部將和歲星部將等分臥兩邊,大都傷重,三辣怒瞪著飛蜓,恨他殺了綠言。

飛蜓和福生也傷得很重,全身裹著傷藥,靠牆發著楞。

「你們睡夠了沒?有力氣的就去幫忙挖洞!」熒惑星一聲大喝,幾個部將嚇得趕緊跳起,隨即又軟倒摔在地上,他們大都讓翩翩斬成重傷。

「讓我們來吧!」青蜂兒較為體貼,見熒惑星部將個個斷手缺腳,身上一條條大口子,趕緊開口:「紅雪姊姊,我們兩個還有餘力,去挖洞吧,再慢大夥便全死在這兒了!」

「好好!」紅雪嚷嚷著:「歲星部將體力較好,辛苦點也是應該的!」

「甚麼話吶,太白星部將不會輸給妳的!」百聲吵鬧著,也跟了上去,一干熒惑星部將臉色鐵青,卻回不了嘴。

鍾馗粗聲嚷著:「我不會放結界,但挖洞我最在行!」

「我們這票黑呼呼的大漢也去幫忙,別讓小姑娘看笑話啊!」寒單爺起著鬨,拉著有應公、城隍、王公等等,也往通道湧去,義民李強一聲吆喝,領著一票義民也去助陣。

「我才不要,我又不是工人!」有應公仍然瘋癲,憤怒抱怨著。

熒惑星瞧了瞧有應公,冷冷地說:「原來是你吶,那個小神有應,剛才拿棒子敲我力氣倒不小,去挖洞最適合你!」

「你哪位啊?你這王八……」有應公憤怒回嘴,讓寒單爺一把摀住了嘴,往通道裡頭拖。

熒惑星揉了揉頸子,捏捏拳頭,一拳頭打在石壁上,石壁有些崩裂,但拳頭也流出了血。「媽的,這山壁真的很硬。」

「要是我那火龍大刀在,還需要這些雜毛小輩?」熒惑星埋怨著,一把抄起了腳邊部將一柄砍刀,往洞穴深處走去。

熒惑星背後一陣鼓譟,幾隻精怪追了上來,嚷著:「熒惑星爺爺,您的大刀在這兒啊!」

熒惑星聞言回頭,果然見到幾隻精怪合力捧著他那把火龍大刀。寒彩洞一戰時,精怪們趁著熒惑星讓堅冰凍住之時,奪去他了的大刀,此時也顧不得熒惑星脾氣暴躁,只盼這火爆大神持了他慣手武器,能夠一舉將通道打通,好讓大夥順利逃脫。

「憑你們這些雜碎也配碰我大刀!」熒惑星猛一瞪眼,紅鬍飄動如火。精怪們嚇得連忙將大刀奉上,轉身便逃。

曲曲折折的石窟甬道深處,精怪神將們接力挖掘著通道,紅耳雙手舉著一柄小鍬,咬著牙猛力朝那堅硬石壁砸去,連砸了好幾下,總算挖落一些石塊碎土。

幾隻精怪們臉色難看,欲哭無淚,掘得手都疼了,但只往前推進了一丁點。
xyz資訊工坊
後頭一陣騷動,神仙們擠了進來,揪著精怪往後頭扔,義民們推擠著,從精怪手上搶下了那為數不多的鏟子、圓鍬。

精怪們嚇得往兩旁靠,只見義民們全往那通道盡頭擠去,還不知他們來湊什麼熱鬧,有精怪低聲交談著:「難不成神仙大人們要幫咱們挖洞?」「這怎麼可能?」

義民二頭目王海擠到了紅耳身旁,伸手要去搶紅耳的小鍬,紅耳沒吭聲,讓王海抓住了小鍬,卻不放手,怔怔瞅著王海看。

王海使勁搶了兩下,卻搶不下來,哼了一聲,舉起自己的大鐮刀,乖乖地敲打起石壁。

「弟兄們開工囉!」李強高呼一聲,義民們七手八腳地挖起了土,這票義民比起精怪們,力氣大上太多,加上不少義民本來手上的武器就是鋤頭、叉子之類的器具,挖起土來,比起刀劍要好用許多。

又是一陣騷動,若雨和青蜂兒也來了,後頭跟著的是大叫大嚷的百聲,全擠到了前頭挖洞。

寒單爺和有應公混在義民堆裡,彼此比較著誰挖下的土石多些。

精怪們在後頭也沒閒著,接力將前頭往後堆的土石運送到其他通道,以免堵了路。

「全給我讓開!一群沒吃飯的廢物!」精怪們讓這一聲大吼,又嚇得慌了,四處逃開,熒惑星大跨步走來,將擋著他的義民全揪著往後頭扔,像義民扔精怪那樣。雷祖也興致勃勃地跟在熒惑星身後,一同擠到了甬道盡頭前頭。

李強下了命令,一群義民退了出去,讓路給力氣更大的幫手。

熒惑星舉起火龍大刀,鼓足了勢子朝石壁一轟,堅壁伴隨著巨聲崩裂,一下子落下好多土石。一旁的有應公讓這巨響震得頭昏眼花,讓熒惑星刀上噴出的火濺上了身,燙得怪叫,生起氣來又要發飆,讓若雨揪住了頸子扔到了後頭。

雷祖也從一名義民手上接過了神木鏟子,雙臂鼓出了肌肉,奮力挖著石壁,身子不覺閃起了電光。

一下子甬道盡頭熱鬧異常,一群漢子瘋了似地挖著洞,一陣一陣的土塊石頭,夾雜著雷光、火星四處亂噴亂灑,那些義民、家將們在大戰時受了傷,承受不了,都紛紛往後退去。

紅耳苦笑著,身上讓熒惑星發出來的火濺了,十分疼痛,但仍奮力挖著,一記一記朝那壁面轟去。

甬道快速向前推進。

「呀!」若雨尖叫一聲,她的大鐮刀劈砍在一處更為堅硬的壁面上,震得若雨鬆開了手往後倒下,大鐮刀還插在那壁面上。

若雨站起,拔出了鐮刀,只見到那壁面上的小孔透出了光,不由得興奮地大叫:「通了、通了!」

「讓開——」熒惑星在旁見了,一把推開若雨,搶到了小破口前頭,他身上的傷口有些都崩裂了,還淌著血,此時深深呼了幾口氣,全身閃耀出豔紅光芒。

「大家快退──」若雨知道熒惑星要使出全力,這狹窄通道裡擠著的神仙們可能承受不住,連忙吆喝著要大家退後。

一票漢子們早已精疲力竭,見了熒惑星身上發出大火,也只得你推我擠地往後頭退。

熒惑星高吼,雙手握著火龍大刀往壁上破洞猛一轟去,地動山搖,轟出了一個大洞,幾條火龍竄出洞外,在山的那一面四處飛旋盤繞。

「通了!打通了!」甬道裡頭的神仙精怪歡呼叫囂著,正要去通報,更後頭的神仙們已經退了進來,黃江等鎮星部將的法術早已抵擋不住血天障,多虧紫微的黃金結界,這才又支撐許久,此時再也抵擋不了,紛紛往後退著,得知打通逃脫通道,都隨著精怪們一同歡呼。

在山壁的另一面,也有少許妖兵四處亂竄,大都是從天障逃出來的妖兵。

神仙精怪們,從那破口魚貫逃出,回頭看去,血天障覆住了這山的一半,像是一只大鍋蓋,蓋在整片黃金池一般。







槍鬼領著妖兵大軍飛過了那燒成火海的神木林,飛過了燃著烈焰的大平原,飛過了那冒著濃煙、傾塌毀壞的古木碉堡。

槍鬼身後的魔將,指揮著妖兵大隊朝著通往黃板台的壺形谷口前進。

「槍鬼——」一聲長嘯破空而來,槍鬼回頭,一個瘦小身影迅速竄來,是太子。

太子在空中陡然停下,驚奇地問:「怎麼你自個回頭了,紫微大人呢?雷祖呢?抓著洞天樹神了嗎?」

槍鬼微微笑著:「你呢?你上哪兒去了?」

太子揚了揚手上揪著的精怪腦袋,足足有十六顆腦袋,讓太子用藤蔓串成一串,挑在肩上:「我找不到你們,四處飛四處殺,繞呀繞地又繞了回來,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你見到那挾著尾巴逃跑的『洞天第一勇士』嗎?」

「牠已讓我殺了。」槍鬼搖了搖頭。

「啥?」太子大聲問著,混天綾纏在腰間飄揚,朝槍鬼緩緩飛去,狐疑地問:「憑你?其他神仙呢?」

槍鬼嘴角微揚,冷冷一笑,在那太子越飛越近之際,槍鬼挺起了手上黑色短槍,往太子臉上捅去。

幾個魔將也同時揮動手上兵器,往太子腦袋、身子劈砍殺去。

噹的一聲,槍鬼的短槍刺了個空,讓太子側過頭張口咬著了短槍槍柄,奪下了槍。

幾個衝殺而上的魔將,只見到太子一手如閃光雷電,一手金亮耀眼,腰間紅影亂竄,幾個魔將還沒瞧個清楚,有的腦袋爆裂,有的身子上多了幾個窟窿,紛紛跌落下了黃板台。

太子口一吐,吐了那黑色短槍,他一手火尖槍高挺指著愕然的槍鬼,另一手握著乾坤圈還深陷在一個魔將肩頭裡,腰間的混天綾纏著另一名魔將的腳。

「太子武勇,果然名不虛傳。」槍鬼拍了拍手,黑色長槍緩緩挺起。

太子哈哈大笑,揮動火尖槍刺死了讓混天綾纏著的魔將,另一手抬起,那讓乾坤圈砸裂了身子的魔將也死去落下。

「其實我找不著你們是真的,就不知你們躲去哪兒了。」太子停住了笑,眼睛發出了嚇人精光,還伸出舌頭,舔舐著乾坤圈上頭魔將的血。「但我剛剛……收到了紫微那老傢伙傳給我的符令。」

「我就說那票傢伙笨,怎麼會相信你們這些地底妖魔。」太子聳聳肩說,原來太子脫隊自個亂飛,四處找著,怎麼也找不到黃金池,途中也殺了不少精怪,還會偷偷刺殺一些落單的妖兵來過過癮,他打從心底就不喜歡這些魔界妖魔。

就在百般無聊之際,太子收到了紫微那干神仙傳來的符令,全都說槍鬼反叛,還將槍鬼的計謀,一五一十全都講了明白。

太子身上的傳話符令早不知扔去哪兒了,他也懶得回報,也無所謂要幫助哪一方,眼前的好玩目標,就是殺死槍鬼。

「坦白說,我早就看你不順眼。」太子火尖槍挺起,和槍鬼那黑色長槍,槍尖輕輕碰著,發出了鏘鏘鏘的聲音。

「我也是。」槍鬼爽快回應,長槍迅雷一般照著太子臉上刺去,這記刺擊比起方才短槍刺擊,更快上許多。

「好!」太子猛然撇頭,臉上還是被劃出一條大口子,黑紅色的血流了滿臉,卻一點也沒有惱怒的樣子,反倒像是餓狼瞧見了肥羊的貪吃模樣,哈哈大笑著,火尖槍猛烈回攻。

「我也要和太子你坦白。」槍鬼鼓足了全力接著太子的猛擊,一神一魔在空中飛舞兩只長槍不停閃耀,往來突刺著。

「你不是我的對手。」槍鬼說著,另一手放到了背後。

「放屁──」太子見槍鬼只用一手握槍,自己卻火尖槍、乾坤圈齊下,倒真像槍鬼比他更厲害一般,一時有些惱火,猛一記突刺,在槍鬼腰間也劃出了條大口子。

「哈哈,打腫臉充胖子呀你!」太子見槍鬼才將一手往後放,瞬間便中了自己一槍,登時啞然失笑。

「我說真的。」槍鬼忍痛,仍維持著笑容,擺在背後的左手陡然往前伸出,一團紅光乍現。

太子只覺得眼前一紅,四周天旋地轉,槍鬼的黑槍已經刺進太子胸膛皮肉。

在這瞬間,太子偏了身子,使黑槍沒能正中胸膛,而是往下偏了,劃過皮肉,刺進腹部,太子在偏身的同時,也咬牙還擊,火尖槍也刺進了槍鬼手臂。

「厲害。」槍鬼的聲音像在遠處傳來一般,太子驚訝四望著,上下左右全是紅殷殷一片,什麼也沒有,什麼也看不見,東南西北都分不清,登時氣得大吼:「鼠輩!膽小鬼!不敢和我一戰!」

槍鬼摀著手臂,原來他放出天障,趁著太子被困進天障的那剎那間急出一槍,本以為定能一擊殺之,卻讓太子閃身避過要害,且還能瞬間回擊。

槍鬼看了看受傷的左手,他左手讓火尖槍刺斷了骨頭,動彈不得。

「大王,要不要趁他混亂,大夥兒殺進天障,將那愚笨神仙斬成肉泥!」一名讓太子刺傷的魔將,恨恨地說。

「太子難纏,久鬥無益,你們殺進去只是送死,我和他纏鬥也只是平白浪費體力。我還得留些力氣,對付那二郎,但二郎不知為何,始終沒來。」槍鬼神情冰冷,從腰間撕下了戰袍一角,將手臂傷處包紮緊實,揮了揮手,領著大隊妖兵往壺形谷口退去。



說一輩子的故事 寫一輩子的小說
歡迎光臨 星子的故事書房:http://www.wretch.cc/blog/teensy
任何建議或是批評都歡迎來信指教:teensy97@gmail.com

逛上一篇:   逛下一篇:

作者: xgjvcpqh
  (2010-03-30 10:14)
推薦文章: 將本文章推薦到【百度收藏】 將本文章推薦到【YouPush】 將本文章推薦到【udn共享書籤】 將本文章推薦到【Fiigo】書籤

 本文章共有回覆 4 篇,分 1 頁
 聲明:以上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且內容由網友發表提供,若有爭議或違法由發表者承擔,本站將不負責連帶責任,謝謝。

 IPoBar  愛PK  愛遊戲  愛online
新手教學 客服中心 站務公告 交換連結 合作提案 關於我們
 
版權所有©ipoba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論壇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本討論區不承擔由該言論所引起的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