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貼吧 文章 作者 工作  
網頁搜尋
 
 愛PO吧 >> 微風論壇h >> 瀏覽文章
回覆 加入我的最愛 與好友分享

《太歲》八十四、宿命的對決

本被文章 0 次, 共有回覆 79  
0
 
0
《太歲》八十四、宿命的對決

「看你這老賊往哪裡逃!」阿關大叫著,腳下一用力,石火輪銀光閃耀,迅速往前衝去,撞在正想飛天的午伊背上。午伊摀著後背,摔落在地,身邊的邪天將將他團團圍住,護衛著他。

原來阿關追過了綠水、黃板台、壺形谷口,一路追到了洞天外頭,在石壁通道這頭見到對面光門就要關上,午伊才閃身出去,阿關便已衝了上來。

翩翩縱身躍起,光圈四射,射倒幾個殺來的天將,四周還有不少妖兵,卻已不聽午伊號令,四處亂飛。

午伊數次要放惡念,卻都讓亂飛亂刺的鬼哭劍破壞,又驚又氣。

「等黃靈來了!我倆必不饒你!」午伊揮動銀電大罵著,阿關不甘示弱,放出黑雷抗衡,且回罵著:「你想得美,黃靈一定趁你不注意,偷偷把血喝光了,你只是他手下一條狗奴才!」
xyz軟體補給站
「無恥小子,口無遮攔!」午伊讓阿關踩中了心中痛腳,勃然大怒,一下子忘了逃跑,又讓衝上來的石火輪撞得翻了個滾,阿關自車上跳下,舉著鬼哭劍劈來,午伊只好舉長劍硬拚。

午伊只喝了一小杯太歲血,實力遠遠不如私吞了整缸血的黃靈,甚至不如太歲力日漸增長的阿關。

「你以為你們兩個狼狽為奸,但是黃靈比你還要奸詐狡猾,他肯定獨吞了太歲血,你年紀比他大,資質比他差,我若是玉帝我也不要你,我若是獄羅神我也不屑你!」阿關胡亂罵著,發洩著這些日子以來受的惡氣。

「可惡、可恨!」午伊想要飛天,但翩翩在天上盤旋,大戰著天將,游刃有餘之際還放光圈往下打。

午伊兩眼發紅,奮力死戰,阿關說的話在他耳中揮之不去,玉帝真的屬意黃靈?就算最後除去了玉帝,獄羅神大權在握,自己如何能爭取一席之地?太歲血?太歲鼎?倘若黃靈真的獨吞了太歲血,那太歲鼎自然也落入他手中了。剩下來的自己在獄羅神和其他神仙眼中,只是個微不足道的二流神仙罷了。

阿關揮著短劍亂劈亂砍,有時握在手中劈斬,有時臨空突刺,午伊奮力擋格著,只覺得阿關手上的鬼哭劍要比自己漂亮長劍靈巧許多。

午伊腦中混亂,發現自己小看了眼前的少年時,已有些晚了,空中黑影亂旋,是一只布袋,布袋中伸出了蒼白的鬼手,猛然向他抓來,在午伊臉上抓出了幾道深可見骨的大爪痕。

「啊啊——」午伊怪叫著,往後飛著,猛一縱身要飛天,幾道光圈打在他的腿上,又將他打落了地。

「來救我!快來救我!」午伊憤恨叫著,瞪大了眼睛,只見到還有幾個負了傷的天將,早已逃得遠遠的,遠處群聚的妖兵四處亂竄,竟沒有一個趕來救他。

「你們這些低賤妖孽敢不聽號令!敢不聽號令!」午伊絕望吼著。

「你別裝蒜,你比誰都清楚!」阿關高舉起鬼哭劍,猛然朝午伊擲去,鬼哭劍伴著黑雷,穿透了午伊胸口。

午伊張大了口叫不出聲,他當然清楚,自己帳下的天將和臨時收來的部將,此時鳥獸亂散,沒有一個願意救他,沒有其他的原因,就是惡念。

以惡念建築起來的勢力又快速又強橫,但破滅也同樣地快。

午伊成於惡念,死於惡念。
xyz軟體補給站
翩翩落下了地,阿關上前拔出鬼哭劍,午伊早已死去,胸口破了個大洞。
xyz
「要是我沒殺死他,抓出他的惡念,他也能變好嗎?」阿關看著午伊逐漸化成飛灰的身子,有些發怔,喃喃問著翩翩。

翩翩苦笑,搖搖頭說:「你應該比我更瞭解才對。」

阿關眼前突然亮起一道符令,是月霜傳來的:「小太歲,黃靈乘著太歲鼎逃出福地,秋草妹子也在上頭,黃靈中了太歲爺一戟,應當受了重傷,你趕緊通知大夥兒一起去攔他,別讓他逃回雪山!」

「黃靈!」阿關一聽黃靈,咬牙切齒地跳上了車,翩翩也飛上石火輪後座。

「你知道他在哪兒嗎?」翩翩問著,阿關連連點頭說:「我知道!我感覺到了!」

阿關閉了閉眼,只感到天際那邊那股熟悉的氣息正移動著,是太歲鼎的氣息。石火輪勢如閃光,朝那氣息猛竄而去。

「我要殺了那個傢伙,把林珊救回來!」阿關回想起黃靈操弄林珊的所作所為,更加激動憤恨了。

翩翩拍了拍他腦袋,提醒著:「別氣昏了頭,邪不勝正,救回了秋草,事情平息後,我們請大神們再打造一個化人石,那時一切又和以往一樣啦,你又有了一個靈巧聰明的保姆啦。」

「嗯?」阿關怔了怔,石火輪的勢子突然緩了下來,在一株大樹前彎了彎,突然倒下。

「哇!」翩翩措手不及,還來不及飛天,已經摔了個四腳朝天。

「怎麼了?」翩翩揉著臀部,驚訝問著,卻沒見到四周有什麼妖魔鬼怪攔路。

阿關扶起了石火輪,摸摸鼻子說:「很久以前,妳曾經說過,只要我能把妳摔下車,妳就要聽我的。」

「什麼?」翩翩愕然,站了起身,這才回想起許久之前,和阿關四處招募兵馬要對付順德大帝時,隨口說的約定,那時她還是蝶兒仙,身子要比現在輕盈靈巧許多,無論如何也不會給摔下車的。

阿關抬頭看了看天,太歲鼎就在前方頭頂上,石火輪不會飛天,上不去了。

翩翩在阿關頭上敲了兩下,雙手摟住了他的腰,頸上千羽巾飛揚,兩人一同飛升上天。

「是妳說的,反悔已經來不及了,妳什麼都要聽我的啦。」阿關呵呵笑著,深深吸了口氣,看著上頭越漸逼近的太歲鼎。

「我要妳做我的保姆,保護我一輩子。」阿關回頭,看了看翩翩。

翩翩咬著下唇,沒有說話,也沒有看阿關,身子有些顫抖,用自己也聽不到的聲音答著:「好啊。」

兩人穿過了雲端,阿關一伸手,已經觸到了太歲鼎的底座。

「小心謹慎,別讓敵人發現了。」翩翩叮嚀著。

「上面的是黃靈,他身上的太歲力很明顯,我感覺得到他,他也感覺得到我。」阿關苦笑搖頭,眼睛愈發閃亮,太歲鼎的氣息湧入了他全身。他身子漂浮騰空,離開了翩翩身子,手貼在太歲鼎上像是有著黏性一般,快速攀爬上鼎,到了鼎身三分之二處時,手腳幾乎已經騰空,向上昇去。

太歲鼎上紋路閃耀光芒,幾道金電順著大鼎紋路流向阿關。

阿關腿一蹬,蹬得離鼎身遠些,避開了金電,隨即又伸手搆向大鼎,繼續往上飛昇。

「你得小心動作,別打壞了鼎。」翩翩緊跟在阿關身後,只覺得呼吸逐漸不順,俏臉脹出了陣陣紅暈,這是翩翩化成凡人之後,第一次飛昇到這麼高的天空,而阿關由於體內的太歲力逐漸成熟,且已有幾次高空作戰經驗,反倒不像翩翩這般難受。

「應該不會……」阿關看著自己的手掌一接近太歲鼎身,就冒出淡淡的黑雷電絲,知道黑雷和太歲力密不可分,對太歲鼎應當沒有太大影響。

翩翩點了點頭,看看手中雙月,心想反倒是自己放光圈時應當留神些,可不能損傷了太歲鼎。

阿關一鼓作氣奔跑起來,又跳過了幾道順著紋路流來的電光,猛力一跳,已跳上了太歲鼎鼎蓋。

鼎蓋上滿布甲子神的破碎屍塊,二十來個甲子神分立大鼎四周,操縱著大鼎前進。

黃靈靜靜站在遠處鼎蓋中央,林珊默默隨在身後,見了阿關躍上鼎蓋,忍不住向前踏了兩步,神情有些激動,正要開口說話,便見到翩翩也飛了上來。

林珊炙熱神情一下子像給澆了盆冷水一樣,又冷冽許多,不發一語打量著羽化成人的翩翩。

「咦?」黃靈摀著腹部,神情十分痛苦,見了翩翩,也嘖嘖稱奇:「妳不是那蝶兒仙,怎麼成了凡人也能飛天?」

翩翩並不理睬黃靈,只是向林珊喊著:「秋草,離黃靈遠些,他是個卑鄙小人!」

阿關看著林珊,心中難過,喊著:「林珊,黃靈用惡念害妳,他只想爭權奪位,他勾結魔界妖魔,要害玉帝、害人間!」

靠阿關較近的兩個甲子神揮動兵器圍來,翩翩搶先攔下,揮動雙月,和甲子神過了幾招,立刻砍落了兩個甲子神腦袋。

「別亂戰,你們不是對手,專心操縱大鼎!」林珊知道黃靈也受了傷,一時無法分心再顧大鼎,近二十來個負傷的甲子神,必須全神操縱大鼎前進。

「阿關……」林珊吸了口氣說:「你們不是黃靈的對手,趕快降了,玉帝會饒了你們,辰星野心甚大,他召集了大軍只想奪權,你心中有惡念,無法判斷是非善惡。」

「我心中沒有惡念!」阿關大喊:「林珊,妳仔細想想,妳對翩翩做過什麼?全都是那黃靈害妳的!」

林珊聽阿關這麼說,身子顫抖著,知道自己所作所為已不是秘密。林珊看了翩翩一眼,立即將頭撇開,喃喃地說「蝶兒仙早已邪化,我怕你中了她計,替你……」

「妳還和他鬼扯什麼?」黃靈瞪了林珊一眼。

「黃靈,我們該把帳算一算了。」阿關見黃靈額上冷汗直流,還摀著腹部,一手抓著太歲那大黑戟,知道果真如月霜所說,黃靈傷勢不輕。

「不自量力的小子,你不過區區一個凡人。」黃靈冷笑,嘴角因為腹部的傷痛而不住顫抖,右手將太歲戟舉得直挺,指著阿關說:「憑你也想當神仙?憑你想當太歲?」

「我一點也不想!」阿關揮了揮手,召出鬼哭劍,另一手也掏出伏靈布袋,深吸一口氣,身上泛起黑雷,往黃靈衝去,高喊:「都是你們在說,都是你們要我做這做那,我現在最想做的就是宰了你!」

「來得好!」黃靈喝了一聲,大戟上金電纏繞,往前一指,幾股電流激烈懸繞,飛竄打向阿關。

阿關只見黃靈打來的金電猛烈至極,心中駭然,趕緊飛撲閃開,在鼎蓋上打了個滾,掙起身來,有些氣餒,他原以為自己黑雷已經進步許多,但和黃靈金電一比,卻相差更多,完全無法抗衡。

「喝!」黃靈正要操縱金電轉向追擊,腹部卻突然劇痛,創口崩裂,好幾股惡念噴出。

阿關見到黃靈突然停下了動作,伸手按著腹部,知道他肚子上的破口是讓太歲大戟所刺,大戟的造材和鬼哭劍一樣,妖邪給刺破了傷口會難以痊癒,黃靈仗著身上強橫太歲力壓著,才不像午伊中了鬼哭劍那樣惡念狂洩死去。

「太歲爺刺得真好!」阿關大叫一聲,又衝殺上來,翩翩也從另一側殺來。

黃靈咬牙切齒,只覺得肚子裡頭有千百把刀亂竄,痛得他眼冒金星,眼見阿關殺來,便以大戟硬擋。

阿關鬼哭劍短,和黃靈戰了一會兒,小腿讓大戟上金電掃到,往後彈開倒在地上。

黃靈追上,正要突刺阿關,只覺得眼前一個影子晃動,竟是伏靈布袋,鬼手們猛竄而出,黃靈張口一吐,一陣金電閃耀,將布袋震飛老遠,鬼手都給電得焦黑,布袋在天上旋了幾圈,緩緩落在地上。

阿關見到布袋冒著煙掉落,心中激憤,順著目光看見了後頭幾個大麻布袋,正覺得奇怪,黃靈又已殺來,只好鼓起全力應戰。

這頭幾條捆仙繩子飛揚,翩翩快速閃過,原來在追趕大鼎之際,月霜又傳來幾道符令,轉述太歲的話,將大鼎上的情形、捆仙繩子機關等,都說了個明白。

「翩翩姊,我那樣對付妳,妳很氣我吧?如妳所願,妳變成了凡人,和阿關在一起了!」林珊說著,揮了幾下長劍,另幾處捆仙繩又起,仍讓翩翩閃過。

「以前的事我都忘了,不想再提,妳讓黃靈害了。」翩翩揮動雙月,將纏來的捆仙繩全給打落,不時還轉頭注意著阿關戰情。

「妳恢復面貌了、稱心如意了,當然可以通通不當一回事了!」林珊尖喊。

翩翩也高聲叱著:「秋草,妳足智多謀,黃靈在想什麼,妳究竟知不知道?」

「知道也好,不知道也好……」林珊蹙著眉頭,咬著下唇,眼眶泛紅,挺起長劍向翩翩飛去,大叫:「我不想再聽妳說話!阿關是太歲爺的備位,大家卻將我當作妳的備位,我並不比妳差!我不服氣──」

林珊全身泛起光霧,快速飛竄,翩翩也加快了速度,和林珊在空中相迎,激烈戰了起來。

「妳執迷不悟,幫黃靈害太歲爺、害阿關、害玉帝!」翩翩怒罵。

「我沒有害他!」林珊也怒喊著,一聲匡啷,長劍已讓翩翩打飛。

翩翩右手靛月才打飛林珊長劍,左手青月已經架上了林珊脖子,正要開口勸降,林珊已激動哭起,揮出一肘打在翩翩臉上,趕緊往後飛竄,落在黃靈腳邊。

黃靈正和阿關僵持不下,阿關在纏鬥中抓住了太歲大戟不放,以鬼哭劍凌空飛刺黃靈,黃靈也不願放手,只得拔出他漂亮的黃金長劍來格擋鬼哭劍,肚子劇痛,放出來的金電也衰弱許多,阿關因此能夠以黑雷硬撐。

只見大戟上一邊是金電,一邊是黑雷,阿關用兩隻手硬搶,卻仍搶不下大戟,急得大喊:「翩翩,放光圈射他!」

黃靈也喊:「秋草,還怔什麼,出招啊!」

林珊拭去眼淚,掙起身來,只見到翩翩幾道光圈來得又急又狠,直直射向黃靈。林珊連忙放咒,卻攔不下光圈。

黃靈猛喝,身上炸出幾道金電,擋下了光圈,卻已經吐出一口口血,狼狽至極,恨恨吼著:「秋草——」

林珊趕緊向後一躍,躍到了幾個大麻布袋邊,唸了咒語。

好幾個大麻布袋突然有了動靜,掙扎起來,裡頭裝的是人。原來林珊以咒術讓麻布袋裡頭的人睡著了,此時則以咒術將他們喚醒。

一個甲子神伸手拎起一個大麻布袋,往遠處用力一扔。

麻布袋在鼎蓋上空畫出了弧線,裡頭發出了害怕的哀嚎聲。

阿關瞪大了眼睛,那是一個老爺爺的聲音。

麻布袋飛越了大鼎邊緣,落了下去。

「黃靈——」阿關身上發出了更為激烈的黑雷,幾條要捲上來的捆仙繩子全讓黑雷掃開。

「你知道那是誰嗎?」黃靈冷笑說:「是你的同伴,你有好幾個『老』朋友,對不對?」

林珊遲疑著,又抓起一個麻布袋,向甲子神要了一柄劍,就要往麻布袋刺。

「林珊!別逼我恨妳──」阿關怒吼著,鬼哭劍猛烈突刺,卻刺不過黃靈的長劍守勢,悲痛大喊著:「翩翩!救爺爺們!」

林珊讓阿關一吼,眼淚奪眶而出,停下了動作,見到翩翩竄來,便將麻布袋往甲子神懷中一推,縱身舉劍去戰翩翩。

甲子神隨即將手上的麻布袋遠遠拋出,同時又一手抓了兩個布袋也用力拋出。

翩翩怒極,顧不得林珊攔在前頭,腰間給劃了一劍,硬闖飛過,竄到了那甲子神身旁,一刀斬落他腦袋,千羽巾激揚,翩翩飛勢更快,飛竄到了大鼎邊緣,接住了一個布袋,縱身往鼎下去追其他給拋下的布袋。

「啊——」阿關聽著麻布袋裡頭老爺爺的聲音愈漸遠了,手臂青筋暴露,眼睛滿布血絲,憤恨怒罵黃靈:「你為什麼這麼壞?我要殺了你、我要殺了你!」

「你生氣了嗎?」黃靈額上大滴大滴的汗水滴落,腹部絞痛劇烈,嘴角卻微微揚起:「你有凡人體,也有純正太歲血,好幾次我以惡念都侵不了你,但這次不一樣了。」

黃靈突然鬆手,阿關正奮力搶著大戟,突然往後一倒,摔倒在地。

黃靈往後一躍,躍到了林珊身邊,拎起最後兩袋麻布袋子,搖了搖,其中一袋傳出梁院長的叫聲,另一袋有兩個女性喊聲,一大一小,是宜蓁和雯雯。

「雯雯——」阿關暴吼,跳了起來,幾條捆仙繩子纏上了他身。阿關發出沈重吼聲,拖動捆仙繩子一步步往黃靈走去。

黃靈抓著梁院長的大麻布袋,直直往上一拋。

阿關瞪大了眼睛,腳下的金色閃電流來,順著捆仙繩子纏上了他的雙腿。

麻布袋直直落下,重重摔在阿關眼前,好響的轟隆碎裂聲敲進了阿關胸口。

阿關的手臂讓因為用力掙扎而讓捆仙繩子纏出了血,全身青筋暴露,他的腳劇痛麻癢,金電纏繞上他全身。

阿關腦中一片空白,憤怒充滿了他整個胸膛,有種黏膩、兇惡,令人難受的東西,從他身上的傷口不停往裡頭鑽。同時,身子裡頭的亮白光芒起而抗衡,卻攔不下那不停灌入身子裡的黏膩氣息——惡念。

黃靈,口還滴著血,向林珊笑了笑說:「看,這小子滿身惡念。」

阿關舉步艱難,又走了幾步,離黃靈更近了,突然頭一偏,腦袋後頭跟上飛來的是鬼哭劍,朝黃靈竄去。

被黃靈一手抓下。

「使小詭計。」黃靈哼了哼,他身上此時的太歲力已能夠壓制住鬼哭劍,握在手上,使其不再受阿關的心念操弄。

「你知道嗎?」黃靈輕輕說著:「不久之前,我曾派秋草進入洞天,替你那沈睡著的母親修改夢境。」

「你記得嗎?你最熟悉的那個夢啊。」黃靈笑了起來。「每天每天,每天每天。」

阿關的眼睛發出了紅光,臉上的筋脈泛出了血色,張開了口,牙齒也伸長了,自牙根泛起了嚇人的紅。

「好了!」林珊往前一躍,躍到了阿關身後,揮手一道光,打在阿關腿上,將阿關打得跪了下來,跪在黃靈眼前。

林珊長劍抵著阿關背後,神情有些高興,向黃靈說著:「捉著他了、捉著他了,黃靈大人,快幫他清除惡念吧!」

黃靈微微一笑,大步一跨,挺起長劍往阿關胸口刺去。

阿關恍神之間,勉強偏身,還一把抓住了劍,使那劍只刺進了胸膛一吋有餘。

「黃靈!」林珊大驚,急急喊著:「你做什麼?你為何殺他?為何不替他清除惡念?」

「他邪化已深,救不回了!」黃靈面露兇色,用上更大力氣,阿關卻緊握著劍身,任那利劍將他手掌劃得鮮血淋漓。

「好傢伙!」黃靈哼了哼,劍上泛起了金黃閃電,纏上阿關全身,阿關咬牙撐著,也發出黑雷對抗,但力氣早已耗盡,那黑雷只閃了幾下,很快讓金亮電光壓了下去。

「住手!」林珊大叫,一躍而起,舉起長劍就往往黃靈握劍那手斬去。

黃靈不料林珊如此果決,說斬就斬,急忙抽出長劍格檔,架開林珊這劍。

「秋草!妳做什麼!妳敢犯上?」黃靈臉上青筋暴露,憤恨吼著,揮動長劍擋下林珊一連串攻擊。

「這窩囊廢有什麼好?怎地大家都維護他?全瞎了狗眼?」黃靈怒斥著,同時一邊冷笑,手上力道加大,劍身伴著金電。

「你出爾反爾!」林珊接了幾劍,很快不敵,右手讓金電電得劇痛麻癢,只得將劍換至左手,一面死戰,一面逼問:「以往我和他活捉了邪神,也沒當場殺死的,頂多關了起來,你既是太歲,如何連個凡人都制服不了?」

「賤人!」黃靈暴怒,背後金光耀眼,一劍劈下,打在林珊劍上,將那劍震得斷了,從林珊左肩劈到了右腰間。

林珊表情還怔著,手還握著一短截斷劍,身上多了條大口子。

血像花雨般濺上了天際。

黃靈也怔了怔,摀著嘴巴退了兩步。

「黃……靈……」阿關掙扎站起,眼睛紅光大盛,牙齒更加突出,身上微微閃著黑雷,低吼著:「黃靈……你有種殺了我……」

黃靈轉頭,見了阿關像見了仇人般,全身金電四射,朝阿關竄去,暴怒大喝:「我就殺你!」

阿關齜牙咧嘴,神情卻不怎麼清楚,遊魂似地站著。

幾道黃光纏來,纏住了黃靈手和腳,那些黃光一碰上金電,立時散了,但一道黃光散去,又有兩三道纏來。

黃靈憤恨回頭,是全身染血的林珊緊跟在後,林珊不知哪來的力氣,一把抓住了黃靈臂膀。

林珊流淚喊著:「我幫你不幫午伊,我幫你奪得大位……你怎能出爾反爾……你說布下天羅地網擒下他,便替他收去惡念,放任他當個凡人……為何出爾反爾?」

「放手!」黃靈甩著手,卻感到背上一痛,林珊用那把斷劍,刺進了黃靈後背。斷劍刺不深,卻也讓黃靈疼痛難當。

「混帳──」黃靈怒喝著,眼前阿關動了動身子,突然暴吼,掙開了捆仙繩子,像隻猛獸般撲來,一把往黃靈抓去,在黃靈胸口抓出了幾道爪痕,阿關的指甲也伸長許多,墨黑尖銳,還微微閃動著黑雷。

黃靈怒急,放出猛烈金電,用力甩著,卻怎麼也甩不開林珊,林珊右臂已經焦裂濺血,左手仍緊握斷劍,抽了出來,又刺一劍。

阿關連聲怪吼,像隻發了狂的野獸般一爪一爪地扒擊黃靈,同時也讓黃靈揮劍在他身上砍出好幾道口子,但他似乎感覺不到疼痛,屈膝一蹲,尖嚎一聲,直直往前飛撲,猛一爪抓在黃靈臉上,在黃靈臉上抓出了深深的五道指痕。

「賤人!」黃靈眼睛閃耀出金光,一腳踢開了阿關,長劍倒握,刺進了林珊心窩,將林珊串在劍上,舉了起來,金電轟隆炸裂。

鮮血灑上了天。

林珊的胸口給炸出了一個大洞,身子風箏似地飛上空中,伴著那漫天血花,落在鼎蓋上,臉上的淚痕還未乾,甚至未能回頭再看阿關一眼,便已死去。

阿關張大了口,舉起手向林珊伸著,想要抓些什麼似的,只覺得林珊身上的惡念漸漸散唉,沒有了一點氣息。

他躬著身子,全身劇烈顫抖著,想起了在劫囚之時,太歲與他之間的對話。



「小子,草兒平時待你如何?」

「林珊對我一直很好……她邪化了……對我也一直很好……」



說一輩子的故事 寫一輩子的小說
歡迎光臨 星子的故事書房:http://www.wretch.cc/blog/teensy
任何建議或是批評都歡迎來信指教:teensy97@gmail.com
xyz

逛上一篇:   逛下一篇:

作者: xgjvcpqh
  (2010-03-30 10:18)
推薦文章: 將本文章推薦到【百度收藏】 將本文章推薦到【YouPush】 將本文章推薦到【udn共享書籤】 將本文章推薦到【Fiigo】書籤

 本文章共有回覆 79 篇,分 1 頁
 聲明:以上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且內容由網友發表提供,若有爭議或違法由發表者承擔,本站將不負責連帶責任,謝謝。

 IPoBar  愛PK  愛遊戲  愛online
新手教學 客服中心 站務公告 交換連結 合作提案 關於我們
 
版權所有©ipoba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論壇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本討論區不承擔由該言論所引起的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