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貼吧 文章 作者 工作  
網頁搜尋
 
 愛PO吧 >> 微風論壇h >> 瀏覽文章
回覆 加入我的最愛 與好友分享

念甚

本被文章 0 次, 共有回覆 3  
0
 
0
xyz資訊工坊





四個月了,我還在街頭徘徊,雖然這些時間,我經常在夜裡看著你入睡,只是你的睡眠時間往後延長了許多,而我只能無能為力的逗弄床頭的史迪奇布偶,你我在眾多布偶中,最喜愛的。









09年跨年倒數前兩個鐘頭,藉口幫大夥買啤酒,而事實上一個人在馬路旁漫步,或許接受表哥的邀約一同慶祝新年是個錯誤,早該意識到他想越矩的心思,在他懷裡沒有掙扎,只因為那一句話,似乎使我心底的什麼,瓦解了。

「妳要什麼,我都可以給阿」激動著抓著我手臂,有那麼點歇斯底里的,他說。

他總認為我過分拒絕「愛」,所以想將我拉回一個正常年輕女孩該有的悸動裡,但莫名的排斥且令人作嘔。正常的年輕女孩該有的悸動?難道是那花言巧語構成的衝動?愛情果然是盲目的,我想他醉了。



拎著7-11買來的啤酒,我沒有回表哥住處狂歡,而是走了一遍你經常送我回家的路,有些長有些遠,最後,我在那個小十字路口停住腳,並就在行道樹旁坐下來,且拉開拉環就這麼的喝起啤酒。

我納悶,剛在7-11為什麼沒有店員跟我說未成年勿飲酒?又或者親切的告訴我,妳未成年不能購買喲!結果就這麼灑脫的讓我付了帳,還不忘叮嚀我拿取發票和找零,也是,小四後就不懂什麼叫兒童票,不管在哪都是如此。算了,反正你長得也不年輕,無照駕駛不用躲警察大概是我們這副長相最大的好處,那,關於表哥的話?



「什麼都可以給,哼」那一聲冷笑連我自個兒都忍不住毛了起來,不過,可也足以諷刺那些人的自以為是,而那句話背後我最想說的、穩穩扎進心窩的是

「我什麼都不要,你能把吳旭晨還給我嗎」



壓扁鋁罐,拿起下一瓶,打開。

曾幾何時,我能獨自一人喝掉一手啤酒?或許寒冬的風颯颯的吹,打掉滿心醉意,可我還是掉了淚。

兩年時間,記憶中的你已模糊,當初的什麼也不再清晰,不變的大概只有那個確實存在的過去。我的矛盾有你的不解,你的憂愁有我的轉身,最終選擇離去的人是你,帶著不捨、絕望的步伐,你離去。

當我還沉浸在過去的朦朧,手機顯示一封封新信息,內容大略是Happy New Year等,原來又一年了,我也在外頭混兩個鐘頭了。



馬路上車子來來往往,不怎麼想繼續待下,回表哥那好,還是回家好?

我起身,一輛小貨車就這麼在面前駛來,一個閃不及我跌坐在馬路上,看著眼前的貨車,我嚇得大口喘氣,顧不得司機會下車詢問我安否還是指著我鼻頭大罵,

我要回家!



開了門關了門,褪去一身繁雜的衣物,抓起手機,我就是要聽那個聲音。

「喂?」

我想我太激動了,什麼話也說不出口,就只是抓著手機聽你的習慣。

「喂?喂喂」



xyz軟體補給站






這樣也算和你跨了個年吧,而現在是我好好放鬆的時候了,經歷方才的生死關頭,我該好好泡個澡好整理這番亂的思緒。



還是沒有變,對於無聲的電話,你總不會超出三聲以外的問候,但變了的是,你不再淘氣的說:小姐別鬧了。

兩年後的現在,我仍戀棧於你的一切,習慣也好,爭吵也罷,畢竟在這個過程中,我付出的遠不及你。埋進熱水裡,除了瘋狂的追憶,還有忘了向表哥他們那一大夥人道個平安,算了,反正我就是這麼沒責任心。



多少個時候過去,在一陣漆黑中,我將自己從注滿水的浴缸裡拉起,倘若在這麼躺下去,或許會溺死也不一定。

而在床上至睡去這些時間裡,總覺得今天發生的一切有些倉促有些不真實,算了,不要緊。



夢裡,我站在那個小十字路口,你常送我回家的那個,我看見我們帶著笑意的相視,一枚深吻落在眉間,接著場景轉換至你的房間,我看見你我調皮的嬉戲,就在那個有許多生活記趣的房間,不過,後來卻又轉回那個小十字路口,沒有你只有我,橫臥在血堆中,我。

xyz接著我驚醒,且嚇出一身冷汗。



放長假只因為修了學,而天天自然醒大概是人生中一大妙事,宅在家有說不出的喜歡,而這天清晨醒來,應該說被那夢搞得渾身不自在後,我打算到你工作的地方看看你。



果然,你還是這麼辛苦,這裡的空氣污染已經不是一般人能夠受得了,還記得以前景氣好時,一直希望你能換個工作環境,不過最終,你還是留在這,不曉得你有了女朋友沒,倘若有怎麼不擔心你的健康問題?我納悶。

有那麼一瞬間,我以為你看見我了,在若干個日子以前,我曾想過如果有一天你我再見面,你會對我說什麼,我會對你說什麼,不過在這時,突然有種無視於我存在的錯覺,有意的?



轉身,我離去。



三個多月了,有股打從心底想回去看看的怪異感,這些時候,我回去看過昔日好友,過去工作夥伴,還有你,唯獨家人我何去何從?幾年的失聯,我還能夠多說些什麼,即使知道彼此住處甚至電話號碼,除了每個月匯筆錢給我,還能夠多說些什麼?但莫名的,我就是想回去。



往家門口探去,我看見家裡似乎正辦喪事,我努力想想可能會是誰,但怎麼一點印象都沒有?直到擋住死者照片那個壯碩的男人走到一旁去,看見死者面容時,我,掉頭走人。



回到家裡沖了個澡,我試圖遺忘不久前所看見的一切,但過於真實使我握緊拳頭想冷靜,但不行,我沒辦法、沒辦法接受。我想再看你一眼,我會好過些。



現在是凌晨兩點整,我在你住處徘徊,甚至拿了那時候你沒要回去的鑰匙開了門,待在床緣看你熟睡的臉,我想起以前你也是這樣看著我入睡的,如今角色對換卻已無熟悉感。

清晨六點多,我鎖上門躲到外頭窗戶旁,望著牆上六點三十分的鐘走近六點五十分,才見你慢慢醒來,拖著懶散的步伐進浴室盥洗,我納悶,你的生活作息怎會成了這個樣子?更難以置信的是你好不容易收起的菸灰缸,如今又出現在木桌上,怎麼一個夜晚我沒有發現,你又點起菸。



接下來的好幾個夜晚,我進出你房裡的次數已不可數,除了看看你的睡顏,我也習慣性的托起那隻特大號史迪奇布偶玩耍,只是你不解的是,怎麼每天醒來時,那布偶會壓在你臉上,而我會在外頭窗戶忍住笑。

兩年多了,如果我能多意識一點接近你的機會,或許你不會重蹈覆轍在這樣明明已更改卻又墮落的習慣,還有你不會知道的是,當初你離開之前,我或許應該告訴你我所隱瞞的部份。

從來不願誠實的告訴你、對你的感覺,而是希望別把重心放在這些層次上面,關於你的學業或者心情、健康,都應該得到更好的支持與照料,只是我從沒說過你也從未試著去理解,所以我們的遺憾進駐在此。



幾度猜想,這兩年來你是否曾想起過我,記得我喜歡喝可樂梅,記得我怕冷,記得我喜歡你的擁抱而不是親吻,記得......如今這已不再重要,我打算離開,你再也找不到的那種離開法,這個夜晚,我向你道別,隔日的陽光會更加耀眼,你得發現我給你的最後一句話,那將寄托這些時候來我對你的思念,我不希望你將我忘了,那會讓我歇斯底里的大吼大叫。



而「念甚」是我對你最後一個深刻的記憶點。



你知道嗎,當我夢見自己橫臥在血堆中時,有多麼徬徨無助?只是我不曉得的是,在那樣的情境裡,我想起的還是你,吳旭晨,至於家裡面擺著的那張遺像,你肯定不知道我看見誰了,呵。



我看見我,在跨年夜的那輛卡車撞上我,而我真正離開的時候,是我確定你已經不再需要我,在好多部分我能察覺到,你不需要了。

逛上一篇:   逛下一篇:

作者: xgjvcpqh
  (2010-03-30 11:12)
推薦文章: 將本文章推薦到【百度收藏】 將本文章推薦到【YouPush】 將本文章推薦到【udn共享書籤】 將本文章推薦到【Fiigo】書籤

 本文章共有回覆 3 篇,分 1 頁
 聲明:以上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且內容由網友發表提供,若有爭議或違法由發表者承擔,本站將不負責連帶責任,謝謝。

 IPoBar  愛PK  愛遊戲  愛online
新手教學 客服中心 站務公告 交換連結 合作提案 關於我們
 
版權所有©ipoba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論壇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本討論區不承擔由該言論所引起的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