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貼吧 文章 作者 工作  
網頁搜尋
 
 愛PO吧 >> 微風論壇h >> 瀏覽文章
回覆 加入我的最愛 與好友分享

是朋友,還是戀人?----(138)

本被文章 0 次, 共有回覆 3  
0
 
0
牛奶離開台灣那天,去機場送行的,只有我和嵐。



傑哥說他原本想來,但店裡太忙走不開,要我祝牛奶一路順風。



「說真的,牛奶真是個不錯的傢伙。」傑哥在電話裡這樣說。



「是呀。」我附和的說。



「不過他始終是個男人,過不了心愛女人的那一關。」傑哥最後留下了一句難以理解的話。





吉桑在比試後,曾問我一句話,他問:「真的沒辦法了嗎?」



我無奈的搖搖頭,回答說:「雖然平時看起來屌兒啷噹,但意志卻很堅決,我想除了歆,沒有人能使他改變主意了。」



「牛奶喜歡歆,但歆喜歡的人,不就是你嗎?」吉桑問,原來他早就看出來了。

xyz資訊工坊

「……」我沉默的低下頭去。



「那天,要是我贏了牛奶就好……」吉桑充滿遺憾的說,之後的他便有如人間蒸發,不見了蹤影,今天也沒出現在機場。



牛奶和吉桑比試的地點,是上回牛奶所投宿佛寺裡的道場。因為在深山裡,所以等我憑著印象,帶著歆找到到場時,兩個人的決鬥已到了最後關頭。



只見到牛奶高舉竹刀,右腳帶動左腳,緩緩的朝吉桑逼進,而吉桑則握著木劍,不停的畫著各式各樣的劍圈,同時挪動雙腳,繞著牛奶移動著。



「大師,請問現在勝負如何?」我用武俠小說裡的語氣問上回見過的大師,看來他應該是這場比試的裁判,不曉得牛奶和吉桑需不需要付他擔任裁判的出場費。



「阿彌陀佛,兩位施主各勝兩招,這一回將會決勝負。」他回答說。



「小安,加油。」一旁的歆聽完後,小小聲的說。



雖然吉桑不停的繞著圈圈,但牛奶一直朝他逼近,兩人的距離愈縮愈短,接著,牛奶突然爆喝一聲,左腳一蹬,整個人往前急射而出,氣勢非常懾人,但吉桑並沒被牛奶的氣勢嚇倒,反而穩住腳步,看準牛奶疾刺而來的木刀,雙手握緊竹劍,先輕輕擊中木刀後,順著牛奶疾刺而來的力道畫圈,想化解牛奶雷霆萬鈞的突刺,我記得這是吉桑說過的卸勁。



因為吉桑的卸勁,牛奶暴衝的身形遲滯了下來,這時吉桑順勢又畫個劍圈,眼看就要給牛奶最後一擊,但變化就在這時候發生了。吉桑畫圈的劍勢,突然緩了一緩,而原本已經遲滯下來的牛奶,一咬牙,雙腳再度用力一蹬,手中的木刀以比剛剛更驚人的速度朝吉桑的胸膛疾刺,吉桑露出驚訝的神情,畫圈的劍勢也再度加速,往牛奶的肩膀劈下,然後兩人幾乎同時擊中對方……



「哇~~~~」一旁的歆大叫了一聲,而當時我關心的是,到底誰贏了?



「大師,請問誰贏了?」我急忙的問。



「雙方都贏了,也能說兩邊都輸了。」大師回答,我有種哭笑不得的感覺。



「……大師,我的意思是,誰先擊中了?」我再度發問。



「施主,你看他們的神情就知道了」大師回答。



牛奶深吸一口氣,然後再緩緩吐出,右手按著被吉桑劈中的左肩,一副氣定神閒的模樣,而吉桑看著自己的胸膛,神情黯然的低下頭去。



「小安,輸了嗎?」一旁的歆不安的問。



「……恐怕是的。」我回答。



「吉施主本該獲勝,但卻在出招時考慮到對方,而放緩了劍勢,而另一位施主,看來決心異常堅定,才能不放棄的在敗中求勝,所以,倆人可算都是勝了,也可算是敗了。」大師說完,雙手合十後,逕自離開了。



大師說的沒錯,朋友間的決鬥,不管最後誰贏了,其實,大家全都輸了……



「怎麼會這樣?那表示牛奶得回日本去了嗎?」歆惶恐的問。



「……嗯。」我微微點頭。



「但……我不想牛奶離開呀!」歆著急的說。



「歆,妳該這樣告訴牛奶的。」我說。



「……但我卻找不到,要他留下來的理由。」歆洩氣的說。



歆終究還是沒開口將牛奶留下,所以,我現在才會來機場送行。



「原諒小安今天沒來。」嵐說。



「沒關係的。」牛奶爽朗的笑著說。



「我猜,他是很想你留下來的,所以,才沒辦法來送你吧。」嵐解釋的說,說完頓了頓,繼續說:「我也是呀,你回日本,以後不知道能不能再見面,我也很捨不得……」

xyz

「我知道,不過我有我必須做的事情,很抱歉。」牛奶回答。



「非走不可嗎?」我不死心的問。



「都已經在機場了,你說呢?」牛奶打趣的問。



「不是有很多人,到了機場才發現自己根本不想走,然後選擇留下來嗎?」我問。



「哈,那是在偶像劇和小說故事裡才會有的劇情。」牛奶笑著說。



「現實生活中,偶爾故事化一點,不也不錯嗎?」我試探性的問。



「……故事裡總是描寫,當一個人默默守候對方夠久時,對方就會有所回應,但在現實生活中,守候似乎只是種無謂的等待……所以,小說故事裡的情節,終究只是虛構與杜撰而已……」牛奶說完,神情顯得落寞。



「歆今天沒有來,你會失望嗎?」我問。



「嗯,多少有一點,不過這在我的意料之中。」牛奶說。



「意料之中?為什麼?」我疑惑的問。



「這不是很明顯嗎?因為我在歆的心裡,根本不重要呀,所以,她根本沒開口要我留下來,甚至連送行都沒來,不是嗎?」牛奶說,語氣裡似乎有些自怨自艾,跟平常灑脫大度的他有所不同。



「或許,是因為你對她很重要,所以才沒辦法來送你,就像吉桑一樣。」我說。



「是嗎?」牛奶疑惑的問。



「若你見過歆知道你要回日本那天,她手足無措的模樣,或許你就不會這樣想了……歆是真的很在乎你。」我說。



「那麼,她為什麼不告訴我,希望我留下來呢?」牛奶問。



「她說,她找不到留你下來的理由。」我回答。



牛奶聽完,沉默了一會兒後,才回答:「是呀,就像我一樣,除了歆,已經找不到繼續留在台灣的理由,但回日本的理由卻有很多……」



至此,一旁的嵐才從我們的對話中聽出,原來牛奶喜歡歆的心情



「那麼,歆以後就拜託你了,請你以朋友的身分,偶爾陪她說說話、出去玩、看電影、逛街,可以嗎?」牛奶請求的問。



我考慮了一會兒,才慎重答應了好朋友的請託,不過附上了但書。



「不過,在感情上,我已經沒有餘力再陪伴歆了,我這樣說,你能明白嗎?」



「我知道,只希望你和歆都能快些找到出口。」牛奶回答。



但需要找到出口的人,不只有我和歆,還有牛奶你呀。



待續

by dj 2010/1/10

逛上一篇:   逛下一篇:

作者: xgjvcpqh
  (2010-03-30 11:22)
推薦文章: 將本文章推薦到【百度收藏】 將本文章推薦到【YouPush】 將本文章推薦到【udn共享書籤】 將本文章推薦到【Fiigo】書籤

 本文章共有回覆 3 篇,分 1 頁
 聲明:以上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且內容由網友發表提供,若有爭議或違法由發表者承擔,本站將不負責連帶責任,謝謝。

 IPoBar  愛PK  愛遊戲  愛online
新手教學 客服中心 站務公告 交換連結 合作提案 關於我們
 
版權所有©ipoba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論壇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本討論區不承擔由該言論所引起的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