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貼吧 文章 作者 工作  
網頁搜尋
 
 愛PO吧 >> utxppuyg >> 瀏覽文章
回覆 加入我的最愛 與好友分享

我的MMT暈船啟示錄-第六章(修訂二版)

本被文章 0 次, 共有回覆 0  
0
 
0
十字弓 幼幼 蒼井空[hr]
以下內容18歲以下不宜觀看,請自行退離本主題,本人已盡告知讀者之義
務,且並無意違反兒童及少年性交易防制條例29條所稱「以廣告物、出版品、
廣播、電視、電子訊號、電腦網路或其他媒體,散佈、播送或刊登足以引誘、
媒介、暗示或其他促使人為性交易之訊息者」,請讀者自重!!
本文為網路創作,與現實之人事物無關,內容如與現實雷同,純屬巧合!!

第六章 小豬!?真心!?

感情這種事有些人很隨便,有些人很傻很癡。但不管是認真或隨便,在經驗值還不足以分辨清楚的時候。總是依照本能而認真的成份居多。如果小勝隨便一點就好,這樣子也許這故事到這邊就沒了。很遺憾的,小勝是個有種奇怪執著的人,而且即使是一開始很隨便的喜歡上誰,但是都會變得很認真!雖然嘴裡說著再也不去了!但這已經是第幾次有這種想法了呢?隻是這一次隔的日己比較久罷了,但是也不過才五天而已。

這一次的休假小勝回到南部,看看家人之外也有朋友聚會。和朋友說了這件事,即使是旁人也都心中雪亮的知道小勝不該再去!

小勝也親口允諾不會再去了。但是雖然嘴裡說著再也不去了,心裡卻無法控制的還是一直想著芭比,不知道她過得好不好,甚至隱約有著一絲絲的奢求,她會想我嗎?也許這就是暈船人的通病,將這虛幻世界的情感當做真的帶入現實中。殊不知這裡的情感,十分悲哀的是,就算是真的也是真心有限。並不可以認真去面對。

在南部時小勝想起芭比說過想要個香包,因為端午節的關係。所以小勝買了一個,另外又親手縫了一個香包─小豬。﹝在相簿裡面可以看到。﹞其實小勝內心也始終明白,他還無法割捨掉這份情感,即使隱約明白芭比對他一點感情也沒有,但是隻因為已經喜歡上她就傻傻地喜歡下去。倔強的不願意放棄。

在放假的最後一天,小勝早早就回到了北部,心中卻早就盤算著要去找芭比,畢竟還是無法停止這思念,即使知道這隻會是一場悲劇,還是勇敢地前進。這到底是一種怎樣的心情呢?也許隻有當事人知道吧!順手帶著前幾天無聊時候買的假髮,想著好像也挺好玩的,就這樣的驅車前往五木路了。


這一次也是不多說就先買了框的小勝,進到包廂內等待!

收了錢後的小德(阿德)鬼鬼祟祟的把芭比叫了過來。

「小公主!那個小勝又來了,看起來上次的計畫還蠻成功的,沒露出什麼破綻。」小德(阿德)顯得十分得意又開心的說。

「噗,怎麼有那麼笨的人,原本想說他不來就算了。」對於小勝芭比其實也不是很在意他到底會不會來。

「反正呀!管他什麼時候才會發覺,妳再加把勁的演下去吧。」

「好累喔!又要我演。有的時候我覺得這種錢比面對那些老頭子的皮肉錢還難賺。」

「放心啦!這種客人我也看多了,大概不久就醒了,所以更要趁這機會多賺一點呀。而且這也是為了我和你的將來呀!」

「我就知道你會這麼說,可是我真的好累呀!」

「這一次是真的啦,相信我,等七月我的錢存夠了就可以養妳了。沒有妳我真的也無法活下去。」小德(阿德)優又開始肉麻的洗腦攻勢。

「我又沒說不相信你,隻是最近上班真的是有點累了。」

「好啦!你也快點去包廂看看那個笨蛋吧。我還有客人要處理。」

等待的這時候起了玩心的小勝戴起了假髮,並且拿下了眼鏡,換上了墨鏡。躺在沙發上,假裝睡覺。很快的小可人兒就敲了門進來了!但是她嚇到了,以為進錯了包廂,所以馬上又奪門而出。

「小德!你是不是搞錯包廂啦?人不對呀!

「沒錯啦,快點進去!」小德(阿德)一頭霧水的用手揮了揮示意芭比快點進入包廂。

因為這樣的裝扮,乍看之下差別還蠻大的。隻搞得芭比和小德(阿德)一頭霧水,但是在小德(阿德)的吆喝之下,芭比才進來定睛一看,發現是自己被耍了。顯得又好氣又好笑

進來後,看到芭比又咯咯的笑個不停。小勝心想:好久沒看到她這樣子的笑了!上一次真的感覺不到她有開心的感覺!看到他的笑容,我這樣子再來找他似乎也不枉了。這真是種無可救藥的善良,但是這隻會被利用罷了。

「咯…咯…你…怎麼變成這樣了呀!」芭比看到小勝的裝扮覺得十分有趣,笑得有點上氣不接下氣的。

「有沒有比較帥呀!」小勝有點害羞的說。

「有呀!這樣比較帥耶!」芭比面帶笑意的回答小勝,突然的給了他一吻。

「原本打算不來了,還不是因為想妳!」小勝頭低低的害羞的說。

「想我?真的嗎!」芭比裝作不知道一樣的,反而更逗人心弦。

「不然上次妳這樣放我鴿子,我怎麼還會來!」小勝提起了上次的事,這是似乎被矇在鼓裡,但又好像知道的感覺。

「放鴿子?放甚麼鴿子呀!阿就真的我哥有來呀!我幹嘛放你鴿子,這樣做對我有什麼好的?」芭比的臉突然一沉,剛剛的笑臉突然間都消失了!畢竟芭比成天都要面對這種事情,早就練就即使被拆穿也要臨危不亂的應對,這些事情就算是打死也不能承認的。

「我的時間可是還有一個多小時耶!而妳就這樣子不理我了,不是放鴿子是甚麼?」小勝一想到那天的事突然就心頭有氣,不甘勢弱的說。

「我不是說了我要早點回去家裡嗎!因為我媽生病了!」芭比看著小勝很認真的說,說的斬釘截鐵隻差沒有發誓,看起來就像是真的一樣。

「可是哪有那麼巧的,妳哥怎麼會突然來!」小勝又被迷惑住了,開始相信芭比的言語,但仍不死心的問。

「我也不知道呀,他就突然跑來說一些家裡的事!甚麼三姨婆要來家裡然後說了一堆家裡的事情。」芭比急忙的回答。

「真的喔,還真巧耶!」小勝仍一臉疑惑的說。

「不信的話,我叫小德(阿德)進來幫我做證!」芭比此時內心隻想到向小德(阿德)求救,畢竟這些事情都是小德(阿德)貪心搞出來的,如果可以她還真不想淌這趟渾水,雖然隻要來個死不承認就好,但沒想到這事情還有後續真的是很煩。

「好啦!我相信就是了!」其實小勝也隻是猜測,畢竟也沒有證據證明芭比說謊。隻是看到芭比後就心軟了,不想相信也會變得相信,但其實心裡還是半信半疑的,隻是口頭上說相信罷了。而且相信也好不信也好,這問題永遠都找不出答案的。而且就算找到答案其實也沒有什麼意義。

「哼!你少哄我了,我看你根本就不相信我!」芭比嘴嘟嘟的一副氣呼呼的表情,急著要證明自己的清白。

「我相信妳啦!不要生氣!相信妳就是了。」看著生氣的芭比小勝慌張了起來,這種場面他最不會處理了。

「不管啦!我要叫小德(阿德)來,小德(阿德)…小德(阿德)…」芭比鬧著鬧著,突然大聲的叫起小德(阿德)來,這是她故意的,除了想讓小德(阿德)來一起圓謊之外,也可以多和小德(阿德)相處一下,有種聯手抗敵的感覺。

小勝則是慌忙的要去摀住她的嘴,不要讓她在大聲嚷嚷,不知怎樣的就是覺得她這樣做真的是件很丟臉的事。

「好啦!好啦!我相信妳啦,不要在喊了!」小勝進入了慌亂的狀態,雖然根本就不是他的錯,但也隻好一直安撫著芭比。

「不管啦!不管啦!你不讓小德(阿德)進來幫我澄清,就表示你不相信我,我就一直叫下去!」芭比還是氣嘟嘟的說,但卻是有點故意的感覺。

「好啦!都是我的錯啦,那…那好吧你去叫小德(阿德)進來吧!」小勝迫於無奈的隻好答應了。其實澄不澄清也無所謂,依照小勝目前迷戀的程度,有沒有被騙他都會自願被騙的。

芭比走出了包廂,叫小德(阿德)!小勝趁這時候也將假髮脫下,畢竟小德(阿德)沒看過他戴假髮這樣會很怪。

「小德(阿德)!怎辦啦,那個笨蛋在懷疑我們上次騙他的事了!」

「放心啦!他既然會來找妳,就代表他不在乎,這種客人我看多了,現在最重要的是趁他還喜歡妳的時候多賺點他的錢。」

「你好壞喔!呵呵呵!每次都要我用美人計。」

「反正我們死都不能承認有騙他,至於他要怎麼想那是他的事了!」

「其實我也隻是想要出來看看你啦!他剛剛就已經說相信我了!呵呵!」

「你這小鬼靈精,上次我太忙沒空陪妳太久,妳不生我的氣我就很高興了!」小德(阿德)露出很憐惜的表情,要安住芭比這個棋子。

「隻…隻要你剛剛和我說的話都是真的…那就好了!」芭比突然表現出有點嬌羞的樣子,低下了頭。

「當然都是真的呀,如果不是因為太忙,我錢也不夠多,我又怎麼捨得讓妳做這個。」小德(阿德)說著說著將芭比摟在懷中,但眼神閃爍不知道在想甚麼壞事。

「你…有這份心就好,我會記得的。」芭比說著親了小德(阿德)一下。Donut

「唉呦!小心被別人看到啦!我們先進去包廂看那笨蛋吧!反正我看他也逃不出妳的手掌心。」

小德(阿德)進來後瞬間變成二打一的場面,看來小勝是絕對是招架不住的。

「怎麼啦?!」小德(阿德)還是裝做一副很關心你的表情,但內心一肚子壞水,隨時都想要算計你。

「厚…小德(阿德)你來幫我做證啦!那天我哥是不是有來!對不對。」芭比率先發難的說。

小勝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要說甚麼,隻好看著它們兩個表演下去。

「小勝呀!阿那天就真的他哥有來呀,不信的話,我有她經紀的電話,你可以打電話去問呀!」小德(阿德)一臉誠懇的說,一邊做勢要拿手機給小勝打電話,但其實這些人都是一夥的,真要打過去也問不出什麼結果的。

「是喔!」小勝雖然嘴裡說著,但還是一臉狐疑的。

「我以我的人格擔保,我們絕對沒有凹你!」小德(阿德)喊出人格擔保的重話,雖然做這行的早就把人格丟掉了,既然沒有,還擔保啥?

「我相信啦!不要說了,我相信啦!」小勝就像是被鬼迷惑了一樣,對於這些謊言也隻能一直說相信了,不然不知道還要被這些一搭一唱弄多久!

「哼哼!那你以後不準再說這件事喔!再說我就不理你了!」芭比也說了一句重話,還是很生氣的樣子,但這種強調竟有點畫蛇添足的感覺。

小德(阿德)眼看撒謊再度得逞,內心笑了笑很快地就走出去。但卻惋惜著小勝似乎也不是真的太笨,這種騙人買全場的把戲下次倒是不能在用了!以後隻能單靠芭比的美人計了。

就這樣地包廂內隻剩下芭比和小勝了!

小勝牽起芭比的手!溫柔的說:「還生氣嗎?!」

芭比甩開小勝的手說:「哼,生氣!」

「好啦!不要生氣啦!我有帶禮物給妳喔!」

「禮物?」芭比突然忘記生氣像個小女孩一樣好奇的說。

「喏…妳看!」

「這是什麼呀?小豬?」芭比看著兩個小東西,狐疑的問!

「妳上次不是說想要香包嗎?我有記得喔!」

「謝謝你!是小豬耶!好香喔!」感覺芭比心情好了起來,親了小勝一下!雖然自己根本就不記得有說過這件事情。不過想著可以向小德(阿德)炫耀一下倒也開心了起來。

「這是我親手縫的喔!可是有一隻耳朵沒縫好!」

「好可愛喔!好香喔!」芭比一邊把玩著一邊湊近鼻子聞聞它。

「我希望它們也可以保佑你早點脫離這樣的生活!」小勝似乎也想的太多,覺得芭比很可憐,總是希望她可以過些正常的生活。這樣的青春年華,不該每天在這種烏煙瘴氣的環境幫客人打手槍做做S度過。

但是這種要命的同情心根本就不該在這種地方出現的,因為會做這種行業的女孩子,其實並沒有想像中的單純。也不會明白這些道理的。說穿了,在她們眼中隻有錢罷了。就算有感情也不要當作是對你,因為這感情是對你的錢。

「謝謝你喔,我還是第一次收到這樣的禮物!」芭比一邊謝,又輕吻了小勝一下。但卻突然間的覺得小勝有點可憐,心裡想了許多事情。這樣奇怪的客人我還是第一次見到,可是!可是!我們終究是不可能的,我已經喜歡小德(阿德)了,而小德(阿德)也喜歡我。但至少就讓我在這時間內給他一場好夢吧。

「我送你這個東西,那妳要送我什麼呀!」小勝突然死皮賴臉的說。

「我沒有什麼可以給你…我隻能給你我的人!」芭比頭低低的,眼神含情的看著我,雙頰紅暈的說出這句話。芭比始終牢記著賣感覺給客人這句話。

突然間小勝呆住了!有種說不出的甜,從心中蔓延開來到全身,讓人有一種飄飄然的感覺,好像不是身在這個世界一樣的高興。這是一種愛戀的感覺在身體裡流竄著。像是吸毒般的讓人無法自拔的感覺!但這種甜到最後卻會變成了一想起就會痛的永遠!

「哈哈!大呆瓜!你再發甚麼愣。」看著發楞的小勝,芭比笑了起來。

「沒…沒事啦!」小勝突然感到一陣窘,有點不好意思。

「哈哈,我要拿出去給大家看!這是我的戰利品。」看著呆掉的小勝,芭比突然間又瘋瘋的起來,作勢要跑出去。芭比內心還是想著要拿出去向小德(阿德)炫耀,因為這象徵著小勝就是她的俘虜。而這個俘虜將會帶給她不錯的利益。

「這樣子好怪喔!拿出去幹嘛。」小勝覺得有些不妥。

「不管啦!我就是要掛在脖子上出去給大家看!」芭比雖充滿笑意但感覺她是認真的。

小勝知道凹不過她的,隻好答應她了!

「那妳要快點回來喔!我等妳!」

「知道啦!」

芭比回完話之後,就出門去展示她的禮物了!畢竟不可能有人會送這種東西吧,去摸摸茶店的人多半隻是去發洩的,大多是完事就匆匆走人。會手縫一個香包才有鬼勒!雖然不是很貴的東西,但是卻是充滿心意和誠意,隻是在這種地方這些都沒有任何價值,小姐們的情感早已被傷害加上被洗腦所以變成十分麻木。所有的價值觀早已扭曲,所有的情感都已變形,而甚麼是真心誠意也不是那麼好分辨的。既然怕被傷害,所以一概都不相信,像是有個保護膜的將這些情感擋在門外,而迷惑於幹部的甜言蜜語和眼前的利益之中。

「小德(阿德)!你看你看。」芭比有意炫耀給小德(阿德)看看。

「小公主!你怎麼又跑出來了!」

「我想出來就出來呀!他哪管得著,呵呵!你有沒有看到啦!我掛的這個。」

「這是?甚麼東西?」小德(阿德)一頭霧水的問。

「小豬香包呀!那個笨蛋做給我的。你會不會吃醋呀!哈哈。」

「吃醋?吃甚麼醋!你都是我的人了,我還用吃甚麼醋呀!」小德(阿德)手摸著芭比的臉說。

「你呀!每次都說得那麼好聽的。有的時候我都不知道是真是假!」芭比突然認真地對著小德(阿德)說。

「當然都是真的啦!我不會騙妳的!」

「唉,希望你說的都是真的。」其實芭比內心隱約似乎也知道自己的情況,但愛上了又能怎辦,隻能相信了,而這種感覺就有如小勝對她的感覺一樣。

突然間小德(阿德)的手機響了!

「好啦!我有客人要來,我先去處理了!」

小德(阿德)邊走邊說,向芭比揮一揮手消失在走道的盡頭。

很快的芭比又回來包廂!施展混身解數迷惑小勝,用著水汪汪的大眼睛深情地看著他,雙脣又慢慢地靠了上來!而小勝也將舌頭伸了過去回應她!男人的本能是很容易被牽動的,因此才有著自古英雄難過美人關的說法。

軟舌交纏,舌如蛇,靈巧又敏感的,互相吸吮著的雙舌,有時深深的直入,有時淺淺的繞著,喇舌總是挑起慾望的最好行動之一。除此之外,芭比的纖手也直取小勝的要害,不停地把玩著小兄弟,看著它越脹大,芭比就越得意。不甘勢弱的小勝隻好一手朝酥胸過去,肆意的揉著,另一手也不安分地從腰部往下滑去那玲瓏的翹臀。當這些愛撫已不能滿足的時候,開始幫芭比寬衣解帶,想要吸吮那雪白的雙峰。小勝的手掌充滿著那白玉圓潤,貪婪的舌頭從那頂峰輕舔著,芭比的身體像是觸電般的抽蓄了一下,看著慢慢充血的紅潤,隻能將整個嘴迎合上去吸吮著。這個時候芭比的反應更是劇烈,雙手托著小勝的肩膀,想把他推開,嘴裡說著:「不要…好癢喔!不要啦!小力點!…」為了反擊,小勝的褲子和衣服也被脫下,此時包廂內就隻剩下赤身裸體的兩人。而就在此時…

「你要做嗎?」芭比用著挑逗的眼神看著小勝,一手放在嘴角,用著她本能的媚態來勾引著。原來這一切的目的仍然是想要賺錢,但身在此地本就是要賺錢的。

「不要啦!」雖然小勝已經是慾火高漲,快要無法克制,但是卻說出這令人意外的話!

「是喔!真的不要嗎?」芭比原本挑逗的眼神一瞬間潰散而去,但又不死心的再問一次,似乎有點不可置信的表情,想不到老娘的勾引竟然失敗了。

「不要!誰叫妳上一次這樣子對我!」小勝還是惦記著上次的事。

「厚!我不是已經說了,我沒有騙你,叫你不要再說了嗎?」芭比突然間變得十分生氣,用來遮掩這被追問的坎坷不安。

「我不是這個意思啦!我是指我等妳好辛苦,然後時間還沒到就回去了!」小勝還是怕芭比生氣,隻好轉的很硬的對她解釋。

「哼哼!我生氣了!」芭比不想說話,嘴巴嘟了起來,又是氣呼呼的樣子,將衣服緩緩地穿上。

「好啦!不要生氣啦!妳看我還不是來看妳了!」小勝又開始極力安撫芭比,一看到芭比生氣就沒輒了。

「不管啦!我生氣了!哼哼!」芭比頭轉過去另一邊不想理人。

「妳看我還縫了小豬給妳耶!」小勝依然柔聲的勸說。

「小豬…算你還有良心啦!」芭比聽到小豬後態度有些軟化。

「我想說用買的沒誠意呀,所以我就又自己縫了一隻小豬給你。」

「好吧!原諒你!但是下次再說我就不理你了!」芭比轉頭過來,已經恢復成溫柔的語氣。

芭比突然間偷捏了小勝一下,很大力的捏。

「幹…喔喔…好痛喔!」我失聲的叫了起來!

「咯咯!這樣子你才會乖點呀!」芭比眼露精光的似乎一副要懲治人的樣子。

「喔喔!不敢了啦!饒命呀!」小勝隻能哀聲求饒。但嘻嘻哈哈的笑聲卻將生氣的情緒一掃而去。

小勝一邊求饒,又趁芭比不注意的時候,抱住了她。芭比看著小勝,將雙唇又貼了上來。展開另一波激情。小勝一手輕輕撫摸著她的後頸,慢慢地往下滑去,經過柔嫩的背部和曲線的腰,往那渾圓的臀摸去。另一手則滑到了胸前。再次把玩那雙峰,挑逗那紅潤。熱吻許久後,我將陣地移往酥胸,如蛇般的舌頭,從高峰處輕輕地舔落,不時輕輕的吸吮了起來。芭比的手也不閒著,直取要害處,但卻是把玩著它,做著規律的運動,期望它可以噴出那濃烈!

「要嗎?」芭比用著媚功,水汪汪的眼睛深情地看著小勝,在耳朵親了一下,雙手仍是在我要害處不停的套弄,依舊不死心地想要多賺取S的錢。

「我說過不要,留到下次吧!」其實小勝幾乎已經失守,隻是覺得包廂內髒亂不堪,和他愛潔淨的個性不合,因此實在不願意在此交合。

「留到下次…好!是你說的,不要忘了!」芭比的眼神突然變成無限的失落,但職業化的動作還是十分流利要讓小兄弟爆發出來。

再努力了一陣子之後,小兄弟終於也如往常般的火山爆發。在簡單的用濕紙巾擦過之後,纏綿的兩人也各自到廁所去清洗一番。

時間還剩下許多,彼此穿戴整齊後,芭比靠著小勝的肩膀,手牽著手十指緊扣的,點了幾首歌唱了起來!此時就有如情侶般的,一股甜蜜纏繞在心頭,將感覺完完全全的昇華。一直沒有愛情的小勝身處這如夢似幻之中,實在是越來越難以分辨何謂情感的真假。

「我問你一個問題,你要老老實實地回答我,不要騙我!」芭比突然將小勝推開,認真地對著他說,眼睛直盯著他的眼,像是準備要下什麼決定的感覺。當然這一切都是演戲。

「什麼問題呀?」小勝一臉狐疑。

「我認真的問你,你對我是真心的嗎?」芭比嘴裡緩緩地吐出這句話,表情看起來十分認真。

「我對天發誓!我對你當然是真心的!如果…是假的我就…」突然聽到這個問題小勝也嚇了一跳,不假思索,很激動的馬上回應芭比,並且發起誓言來。

芭比急忙的將小勝發誓的手擋下,用另一手摀住他的嘴!柔聲的說:「我不許你發誓,你的心意我知道了!」芭比充分發揮出演技,表現出頭低低的,臉紅紅的,害羞得不敢看著他的嬌羞表情。

看著這樣的她小勝不由得的癡了!因為不知為何的小勝似乎好像也知道她的心意了,又有一種沉寂已久的情感從心裡昇華上來,這種感覺就叫做愛情。這心中死甜就像是把雙面刃,既然甜過了,那麼有一天就該承受那不斷的痛楚。

小勝摟著芭比入懷中,繼續感受著這澎派的情感,也許腦中清楚地明白這並不真實,但卻想要時光永遠停留在這一刻。可現實就是無情的,時光也不可能停止,當然芭比也不可能真的喜歡上小勝。這隻是小姐的另一種技巧,既然要賣感覺,所以在包廂內就讓自己真的愛上客人,所以這些作為都是真的,但是隻限於這段時光和這個地方。出了門外一切都變成假的,但至少這段期間讓我真心的對待你吧!

當電話聲響起時,喧鬧不停的鈴聲將小勝帶回了現實,又到了離開的時候了!離開前不忘再將芭比抱起來一次,依依不捨的相吻道別!並且將寫好的一封信交給她。

小勝知道這一次的相聚已經讓他徹底陷入了,因為這樣的情境讓他誤以為芭比也對他有心。但這甜蜜卻沒持續多久就變成了反反覆覆的痛。因為這隻是一場
交易罷了。一場買感覺的交易。

隻是因為太天真?!
[/b]

逛上一篇:   逛下一篇:

作者: lyusygo
  (2013-02-22 11:37)
推薦文章: 將本文章推薦到【百度收藏】 將本文章推薦到【YouPush】 將本文章推薦到【udn共享書籤】 將本文章推薦到【Fiigo】書籤

 本文章共有回覆 0 篇,分 1 頁
 聲明:以上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且內容由網友發表提供,若有爭議或違法由發表者承擔,本站將不負責連帶責任,謝謝。

 IPoBar  愛PK  愛遊戲  愛online
新手教學 客服中心 站務公告 交換連結 合作提案 關於我們
 
版權所有©ipoba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論壇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本討論區不承擔由該言論所引起的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