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貼吧 文章 作者 工作  
網頁搜尋
 
 愛PO吧 >> 楓之谷巴哈 >> 瀏覽文章
回覆 加入我的最愛 與好友分享

就這樣,他放了三遍,在酒店關門後

本被文章 0 次, 共有回覆 1  
0
 
0
酒吧已經關門,比利請他喝酒,馬修說我的麻煩是我不能回家,寧可去酒吧,也不要回家。
「戴夫·凡·藍克」,比利說,
「名字像荷蘭人,樣子卻像愛爾蘭人,可是他那種blues的唱法又像黑人,他會彈吉他,不過在這張唱片裡他卻沒有彈。」
馬修沒聽說過,他只知道阿姆斯壯放爛掉的《布蘭登堡協奏曲》。
一遍聽完,馬修要求再聽一遍,結果比利一共把這首歌放了三遍給馬修聽。回家的路上,馬修的腦袋裡時刻蕩漾著那首歌的旋律和歌詞:
『如果我帶著醉意出生,我或許會忘掉所有悲傷』
摘自『酒店關門後』









於是, 我們又過了一夜
吟誦表演什麼都來
每個人都知道他終會孤寂
當酒店關門之後

於是我們乾掉這最後一杯
敬每個人的歡喜與哀愁
但願這杯酒的勁道
能撐到明天酒店開門

我們踉蹌走出酒店
像一群麻木不仁的舞者
每個人都知道它必須問什麼
每個人也都知道答案會是什麼

所以我們乾掉這最後一杯
酒如利刃腦子碎成片片
反正答案一點也不重要
問題也就無人提及

我那天心碎不已
但明天自然又能修補完好
如果我帶著醉意出生
我或許會忘掉所有悲傷
xyz資訊工坊

所以我們乾掉這最後一杯
有一句話我們永遠也說不出來
誰有一顆玲瓏剔透的心
他就會曉得何時心碎



And so we’ve had another night
xyzOf poetry and proses
And each man know he’ll be alone
When the sacred ginmill closes

And so we’ll drink the final glass xyz資訊工坊
Each to his joy and sorrow
And hope the numbing drunk will last
Till opening tomorrow

And when we stumble back again
Like paralytic dancers
Each knows the question he must ask
And each man knows the answer

And so we’ll drink the final drink
That cuts the brain in sections
Where answers do not signify
And there aren’t any questions

I broke my heart the other day
It will mend again tomorrow
If I'd been drunk when I was born
I'd be ignorant of sorrow

And so we'll drink the final toast
That never can be spoken
Here's to the heart that is wise enough
To know when it's better off broke


[hr]


看過『酒店關門後』
相隔八年
終於聽到這首『Last Call』xyz軟體補給站
跟我想像中的完全不一樣
大叔完全清唱的聲音其實有點像在唱星條國的國歌


但無關曲調、無關唱法
他的歌詞是讓我如此著迷的主因

[hr]



你知道嗎?
當我們仍輕率得將死亡、蒼老、綻放、凋零的種種想望像是種信仰般的掛在嘴邊時
那是因為我們都還太年輕

逛上一篇:   逛下一篇:

作者: qmnphwva
  (2010-04-05 12:08)
推薦文章: 將本文章推薦到【百度收藏】 將本文章推薦到【YouPush】 將本文章推薦到【udn共享書籤】 將本文章推薦到【Fiigo】書籤

 本文章共有回覆 1 篇,分 1 頁
 聲明:以上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且內容由網友發表提供,若有爭議或違法由發表者承擔,本站將不負責連帶責任,謝謝。

 IPoBar  愛PK  愛遊戲  愛online
新手教學 客服中心 站務公告 交換連結 合作提案 關於我們
 
版權所有©ipoba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論壇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本討論區不承擔由該言論所引起的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