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貼吧 文章 作者 工作  
網頁搜尋
 
 愛PO吧 >> utxppuyg >> 瀏覽文章
回覆 加入我的最愛 與好友分享

新春小劇場─upside down (2)

本被文章 0 次, 共有回覆 0  
0
 
0
客戶關係管理 河智苑 星球大戰[hr]









新春小劇場─upside down (2)



一下機場,鄭秀妍就感覺到了熱帶國家的溽濕感,還不待她皺眉,李順圭就拿起扇子幫忙搧風,李順圭這樣的細心,讓鄭秀妍十分滿意,打算回韓國就給李順圭加薪。

相對於鄭秀妍的不適應,林允兒倒是一下機場就幫忙志工搬之後要送給當地兒童的物資,看到林允兒瘦弱的雙臂竟然可以舉那麼重的東西,鄭秀妍真覺得不可思議。

「允兒oni,我也來幫忙。」說話的是韓國小姐亞軍徐賢。

「我也來。」
人偶
鄭秀妍看著除了徐賢還有一人也幫忙擡物資,那女人身材健美,皮膚黝黑的發亮,不禁推了李順圭一下,打聽那女人是誰。

「喔,那是韓國小姐季軍權侑莉啊。」李順圭說。

「季軍?我怎麼印象沒那麼黑…」鄭秀妍吐槽的說。

「因為我前陣子學潛水,所以變黑不少。」

權侑莉突然站在鄭秀妍面前,讓鄭秀妍瞬間傻住了。

偷嚼舌根被事主聽到真是丟人啊…

鄭秀妍糗到擡不起頭來。

「侑莉oni?」

聽到徐賢的叫喚,權侑莉這才離開,等權侑莉離開後,鄭秀妍才鬆了一口氣,她不懂權侑莉身上那股氣場是怎麼一回事,她才是老闆不是嗎?

沒有她的資助,他們手上擡的大包小包物資哪來呢?石頭蹦出來的嗎?!

鄭秀妍輕哼一聲,然後快步跟上前方的人馬。



看著眼前的茅草屋,鄭秀妍差點沒暈過去,而茅草屋旁接近原始叢林的樣貌,更讓鄭秀妍害怕晚上睡覺會不會與蛇或蜘蛛同床。

「李秘…」

鄭秀妍一轉頭,就被李順圭打了一巴掌,那一巴掌響亮的讓已經準備進屋林允兒都轉頭看了過來。

「妳…」鄭秀妍傻眼的看著她的秘書。

而李順圭的手一從鄭秀妍的臉頰拿開,就看到鄭秀妍臉上大大的巴掌印,頓時冷汗直流。

「總裁…有蚊子…」

李順圭將手心面向鄭秀妍,讓鄭秀妍看看那乾癟的蚊子屍體,以及那一抹血跡。

鄭秀妍笑了,但隻提起一邊嘴角,李順圭還想解釋,鄭秀妍一巴掌就打了過來,那狠勁讓林允兒都不忍的閉上雙眼。

「有蚊子。」

鄭秀妍隻說了這句,也沒讓李順圭看手心,就自顧自的走掉了。

李順圭撫著燒紅的臉,一臉欲哭無淚。

而當所有人都已經將行李放進房間,聚集在茅草屋的大廳時,斯裏蘭卡活動的總召,跟權侑莉皮膚差不多黑的崔秀英就說話了。

「首先,在介紹工作內容前,我先謝謝這次能夠給予協助,熱心助人的鄭秀妍小姐,要不是您的善心,這次的計畫不會那麼容易成行,讓我們給鄭小姐一個掌聲。」

鄭秀妍站起身,接受所有人的掌聲,她此刻心情無比爽快,姑且把剛才被李順圭打一巴掌的事給忘了,鄭秀妍也說了些冠冕堂皇的話,無非就是自己的善心微不足道,仍需大家一同努力之類的話。

說完話了,她口也乾了,等她一坐下,李順圭就奉上一杯剛煮好的咖啡,鄭秀妍拿起一聞,讚許的對李順圭點頭,然後緩緩喝下。

「這次的『斯裏蘭卡希望之燈計劃』,我們準備了一千盞的油燈,以及一千頂的蚊帳,還有一些基本的食糧…」

崔秀英在人群的中心說著計畫的內容,鄭秀妍本來也很認真聽,但是當她被蚊子叮了三個包後,她就必須分神對付蚊子了,而這場她與蚊子的戰爭持續到會議結束。

等到會議結束後,鄭秀妍不等回到自己的房間,就拉住李順圭,她想叫李順圭拿防蚊液給她,但一轉身,她就看到林允兒站在自己面前,手裡還拿著自己正想叫李順圭拿來的防蚊液。
&n情歌天後bsp;
「妳很癢吧?看妳一直在抓…」

林允兒的微笑讓鄭秀妍有些暈了,隻能傻笑著,而林允兒將手中的噴霧噴在鄭秀妍的手臂上,然後用指腹將不勻的防蚊液抹開。

「記得噴完後要像這樣推開,不然有些地方還是會被蚊子咬,而且每2到3個小時要噴一次喔。」

林允兒叮嚀的細心,鄭秀妍直盯著林允兒,不停的點頭,之後,林允兒就跟著徐賢與權侑莉離開了,鄭秀妍卻站在原地,看著手裡的防蚊液,發現這瓶真的很有效,不僅防蚊,連被叮的包都不癢了。

到了晚上,鄭秀妍邊喝著李順圭進貢的咖啡,邊看著桌上的防蚊液,從李順圭的視角看過去,還真是詭異啊。

「李秘書。」鄭秀妍突然說話。

「是。」李順圭馬上站到鄭秀妍面前。

「妳覺得…咖啡跟防蚊液…一樣嗎?」

「蛤?」

李順圭傻住了,一樣?當然不一樣啊!

那咖啡可是她花了大把銀子才從當地人那裡買來的
,哪是什麼鬼防蚊液可以比的!

「總裁,當然不一樣啊。」李順圭壓住激動情緒的說。

而鄭秀妍聽到李順圭的話就笑了,還激動的拍桌。

「對嘛!我就說不一樣!防蚊液當然比咖啡貴重的多啊!」所以我送咖啡應該看起來不奇怪吧…

李順圭聽到鄭秀妍的話,差點氣到當場吐血,她不懂自己老闆的奇葩腦袋到底在想什麼,而也不等她懂,鄭秀妍自顧自的,拿著李順圭的咖啡就去獻寶了。

「可以…進去嗎?」鄭秀妍在林允兒房門前問。

「有事嗎?」林允兒問。

「就…有好東西想跟妳分享…」鄭秀妍搔著頭說。

林允兒轉頭看了一眼空空如也的房間,然後答應了,鄭秀妍就順利的進房,然後將藏在身後的咖啡粉拿了出來。

「聽說斯裏蘭卡不隻產茶,也產咖啡,這咖啡喝起來很不錯,所以…想拿來給你品嘗,就當…妳上午借我防蚊液的謝禮。」

鄭秀妍邊說邊將咖啡粉倒出,用原本就擺在房間裡的咖啡機煮,而林允兒坐在藤椅上看著鄭秀妍煮咖啡的動作,她不禁笑了,離開了位子,走到鄭秀妍身旁。

「我來泡吧,看起來妳是第一次自己泡咖啡吧?」林允兒問。

鄭秀妍的臉紅了,她的表情就給了林允兒答案,林允兒從鄭秀妍手裡接過濾紙,然後手腳俐落的將咖啡粉放進機器裡,不到幾分鐘,機器就飄散出咖啡的濃郁香氣。

「妳真的很特別…什麼都會呢…不僅會縫釦子,也會煮咖啡…」鄭秀妍笑著說。


而林允兒聽到鄭秀妍的話,皺起了眉,一臉詫異的看向鄭秀妍,她說…

「鄭總裁,妳所說的技能,幾乎很多女生都會呢。」

「可是我就不會啊,我的朋友也都不會。」鄭秀妍誠實的說。

「那是因為那些技能…你們這些有錢人不需要會。」林允兒淡然的說。

林允兒的話,讓鄭秀妍無言以對,這是第一次鄭秀妍覺得林允兒並不像表面上看起來那樣溫和,而林允兒煮出來的咖啡也實在太苦,讓鄭秀妍剛喝下就苦麻了舌根。

「原來妳不喝黑咖啡。」林允兒語氣平淡的說。

鄭秀妍這才知道她一直以來喝的咖啡,並不是一煮好就可以喝的,還要加糖,還要加奶精,但林允兒卻可以眼都不眨的就把一杯咖啡喝掉。

「妳知道嗎,我們每一口的咖啡,都是這裡的人們辛苦勞動的成果,而這些人當中,很可能就包含著那些貧困的孩子們,聽說…很多人活了一輩子,種了一輩子咖啡樹,摸了一輩子的咖啡豆,卻從來沒喝過咖啡,因為太貴了,他們喝不起。」

林允兒將一包糖放到鄭秀妍的杯中,用調羹攪拌了一下,用眼神示意鄭秀妍喝下去,但鄭秀妍卻將咖啡放在桌上。

「喝咖啡原本是件讓自己放鬆的事,卻被妳說的那麼沉重,我怎麼喝的下去呢。」鄭秀妍苦笑的說。

而林允兒聽到鄭秀妍的話後,沒有說話,隻是拿起鄭秀妍的杯子,將鄭秀妍杯裡的咖啡給喝了,林允兒這樣的舉動,讓鄭秀妍燒紅了臉,轉過頭不敢看向林允兒。

「妳最好還是穿長袖,否則再多防蚊液也不夠妳擦。」林允兒說。

「喔,可是還真熱呢,我沒想到這裡那麼悶熱。」

「妳的祕書會幫妳搧風的。」林允兒說。

聽到林允兒的話,鄭秀妍傻住了,鄭秀妍從林允兒講出這句話後,才證實心裡的想法。

「妳是不是討厭有錢人?」鄭秀妍問。

「是啊。」林允兒坦白的說。

「既然討厭有錢人,那幹嘛參選韓國小姐呢,選韓國小姐不就是為了釣金龜婿?找個有錢的老闆嫁了?」

林允兒笑了,那笑容中帶著一絲輕蔑,讓鄭秀妍感到有些不快。

「原來…一個那麼神聖的角色,在你們有錢人心目中是這個樣子啊…」

「痾…林允兒…妳…」

鄭秀妍想辯解,但房門突然打開,讓鄭秀妍的話止住了。

進來的人是徐賢與權侑莉,兩人拿著好幾瓶礦泉水回來,那都是要盥洗用的,而兩人看到房間裡的鄭秀妍時,都感到驚訝。

「喔,鄭總裁,妳怎麼來了?」先出聲的是權侑莉。

「送咖啡,你們喝吧,我先走了。」

鄭秀妍面無表情的說完話,就快步的離開,過度冷冽的氣氛,讓權侑莉都起了雞皮疙瘩。

「允兒,妳是怎麼惹大老闆生氣的?」權侑莉問。

「沒事,喝咖啡吧。」

林允兒各拿了一杯咖啡給權侑莉與徐賢兩人,兩人才喝一口就差點吐了出來。

「這麼苦怎麼喝啊!」權侑莉吐著舌頭大喊。

「哈哈哈!!!」

林允兒笑了,笑的毫無形象,甚至蹲在地上狂笑,那張大的嘴簡直堪比鱷魚!

「oni!妳又惡作劇了!」連一向脾氣好的徐賢都生氣了。

「唉呦,就隻是鬧著玩的。」

林允兒都笑的眼角泛淚花,連道歉的聲音都還在偷笑,但另一間房裡的鄭秀妍卻失眠了,整夜都想著林允兒仇富的心態該怎麼解決,想著想著,就天亮了。



一大清早,一整隊的人就坐著吉普車前往村落,鄭秀妍帶著墨鏡,所以在人群中異常突兀,但鄭秀妍隻是想遮住自己失眠熬來的黑眼圈。

到達村落以後,鄭秀妍就跟其他志工一樣,捲起袖子,幫忙搬物資,讓站在一旁的李順圭嚇瘋了,趕緊阻止鄭秀妍,但鄭秀妍反而把李順圭拉進來幫忙,所以發送蚊帳與油燈的活動還沒開始,李順圭與鄭秀妍就累壞了,兩人坐在貨車的角落休息。

「來,給妳們。」權侑莉拿著兩罐礦泉水,遞給兩人。

「謝謝。」李順圭伸手接住,然後把一罐打開先遞給鄭秀妍。

「其實你們也不用幫忙,志工的人手很夠的。」權侑莉說。

李順圭心裡也是完全贊同權侑莉的話,要不是她老闆鄭秀妍小姐發了瘋的去擡箱子,她這個每天坐在辦公室吹空調的嬌弱小秘書需要出來充當苦力嗎?!

「來了就是要幫忙,我們當然不會偷懶。」鄭秀妍說。

權侑莉聽到鄭秀妍的話,挑了下眉,然後走回林允兒與徐賢身旁。

「允兒,要送水妳自己可以送啊,而且我不覺得她是個不食人間煙火的富二代,她剛剛都一起幫忙呢。」權侑莉說。

林允兒沒有說話,隻是靜靜的看向鄭秀妍與李順圭那方向。



發送蚊帳與油燈是件大工程,要教導當地的居民怎麼使用蚊帳與油燈,不僅需要耐心,也需要很大的心裡忍受力,鄭秀妍走進每一戶人家,她都止不住的驚訝,那些茅草屋看起來坑坑疤疤,有些甚至搖搖欲墜,而他們的桌上隻有水煮玉米與木薯薄餅,卻要喂飽一家六口甚至八口,這樣與自己生活脫節的畫面,甚至讓鄭秀妍以為她來到了另一個世界。

「總裁。」

李順圭輕拍了一下鄭秀妍的肩,鄭秀妍這才回過神來,繼續架著蚊帳,然後在小朋友面前將油燈注滿燈油,一扭開,冒出了火光,小孩子驚訝的「喔」了一聲,鄭秀妍看著欣慰也跟著笑了。

蚊帳與油燈發完了整個村落後,所有人就坐著吉普車,回到住宿的茅草屋,然而才一下車,就感到一陣強風颳來,鄭秀妍瞇著雙眼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結果就看到一架直升機往這裡駛來。

直升機越接近,風就越強,所有人都往旁邊躲去,直升機這才緩緩的著陸,而從直升機下來的人,鄭秀妍認得,那是國內最大的建築集團老董的獨生子鄭允浩,看著鄭允浩穿著一身名牌西裝,鄭秀妍就想笑。

而鄭允浩一下直升機,就四處張望,似乎是在尋找某人,而當他看到林允兒時,臉上就露出靦腆的笑容,他邁開步伐往林允兒走去,而林允兒看到鄭允浩後,表情就變得很不明朗。

「允兒,妳累不累?」鄭允浩看著林允兒額頭上的汗水,語氣有些心疼。

「鄭先生,你怎麼跑到這裡來了?」

「來看妳的啊,我擔心妳。」

林允兒沒說話,嘆了一口氣就進茅草屋了,鄭允浩似乎也習慣了林允兒的冷落,隻是抿了下唇,就跟著走了進去。

毫無意外的,鄭允浩掏了一些錢,就換到了林允兒隔壁的房間,鄭秀妍看著一箱箱行李往房間裡搬,對鄭允浩財大氣粗的表現嗤之以鼻,但轉瞬間,鄭秀妍就突然想到,會不會林允兒也是這樣看自己的呢?

想到這裡,鄭秀妍就心裡泛疙瘩,她轉身走向自己的房間,看到林允兒提著一盞油燈走來。

「回房間?」鄭秀妍問。

「恩。」

「帶著油燈?房間裡有電燈不是嗎?」

「隻是想玩玩看。」林允兒笑著說。

「玩玩看?」

「恩,要不我們一起玩玩看吧。」

林允兒拉著鄭秀妍往房間走去,鄭秀妍被林允兒突然的舉動嚇到了,當她看著林允兒握著自己的手,臉都羞的不敢擡起來。

「妳看,燈亮了,滅了,亮了,滅了。」

在漆黑的房間裡,一扭開油燈的開關,鄭秀妍就能看到眼前的事物,隨即燈滅後,又什麼都看不到了,而每次的明亮,鄭秀妍都看見林允兒的笑容,那笑容充滿了好奇與滿足,每次的漆黑,就讓鄭秀妍更想念林允兒的笑容,明滅明滅,鄭秀妍覺得即使閉上眼,她都能看到林允兒的笑容浮現在腦海中。

「很有趣吧,我家小時候用過這種油燈,不過長大後就沒有再看過了,好懷念啊。」

鄭秀妍聽著林允兒說著童年的趣事,林允兒笑鄭秀妍也跟著笑,林允兒遲疑的時候,鄭秀妍也梗住了呼吸。

「啊,我說了那麼多都忘了…妳一定沒有用過油燈吧?」林允兒問。

鄭秀妍透過油燈的亮光看向林允兒的雙瞳,她搖頭。

「用過啦,剛才不是用過了嗎?」鄭秀妍笑著說。

林允兒聽到鄭秀妍的話也笑了,她用手遮住笑容,但微彎的眼角告訴鄭秀妍,她在笑。

此時氣氛美好的讓鄭秀妍沉醉,鄭秀妍覺得整個人飄飄然的,連眼前的人都覺得有些朦朧,但突然的敲門聲,將鄭秀妍的夢打落成現實。

敲門的是鄭允浩,不知鄭允浩跟林允兒說了什麼,林允兒就跟著鄭允浩一同離開,鄭秀妍看著兩人走在走廊上的背影,心情就突然變得落寞。

鄭秀妍一向覺得自己是光明磊落的人,但是終究還是敵不過好奇心,她跟在鄭允浩與林允兒後頭,兩人走出茅草屋後,就走進一旁的小徑,最後兩人在一片小空地前停下腳步,鄭秀妍躲在樹後偷看著兩人。

由於距離太遠,鄭秀妍聽不到兩人說話,她隻看到鄭允浩的表情,但林允兒背對著她所以看不到,鄭秀妍想從鄭允浩的唇型看出到底在說什麼,但無論怎麼看都看不出來。

直到,鄭允浩拿出一枚鑽戒,鄭秀妍才終於知道鄭允浩來這裡的意圖。

他想求婚。

『X的!』鄭秀妍心裡罵了一句。

鄭秀妍滿肚子火,她想衝出去給鄭允浩幾個左勾拳,再幾個直拳!讓他不支倒地!

但想像終究是想像,現實是鄭秀妍站在原地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然而林允兒的反應完全出乎鄭秀妍的意料。

林允兒打了鄭允浩一巴掌。

鄭秀妍嚇的張大嘴,鄭允浩似乎也傻住了,直愣的看著林允兒。

林允兒離開了,留下鄭允浩一個人離開了,鄭秀妍看著林允兒離開的背影,她感到不放心,所以也跟了過去,偷偷跟在林允兒後方。

但是,跟著跟著,鄭秀妍遠遠就看到有兩個人站在左前方,而那兩個人的身影貼在一起,看起來似乎是在擁抱,鄭秀妍不想理這種閒事,但沒走幾步,就被樹枝絆倒摔了一跤,結果那兩人不想注意也不行。

「是誰?」

鄭秀妍聽到熟悉的聲音,心裡暗自慶幸碰到熟人,她站起身,往人影走去。

「侑莉,妳在這裡跟誰偷…」

鄭秀妍不敢說話了,因為她看到徐賢站在權侑莉身旁,兩人的表情都異常警戒。

看來…

她真的看到了不該看的東西了。

「痾…」鄭秀妍不知道該說什麼。

「鄭總裁,那麼晚還出來。」徐賢說。

「是啊…有點事,你們繼續,別理我…」

鄭秀妍轉身就想離開,徐賢叫住了鄭秀妍。

「請鄭總裁將剛剛看到的事忘了,妳的恩情我們會記住的。」徐賢說。

鄭秀妍聽到徐賢的話,本來想爽快的一口答應,但想到『恩情』兩個字,突然覺得有利可圖,鄭秀妍本質還是個商人,自然對利益的敏感度很高。

「我當然會忘掉啊,不過…我有些疑問想請你們解惑。」鄭秀妍說。

「疑問?有什麼問題就儘管問吧。」權侑莉毫不遲疑的答應。

「就…我覺得林允兒小姐好像很不喜歡我…她…是不是討厭有錢人?」鄭秀妍問出心裡的疑惑。

「允兒?她的確不是很喜歡有錢人,之前她在競選韓國小姐的時候,經常有大老闆邀約,她都拒絕了,她是有私底下說過,不希望跟有錢人有太多接觸。」

「喔…」鄭秀妍嘆了一口氣。

「允兒oni真的有很多人追求,那些人都送名車、鑽戒或是名表,但oni都一律不收,oni真正想要的是心靈上的伴侶。」徐賢說。

「是嗎?可是之前不是聽妳說她收下了那件禮服?」權侑莉轉頭問徐賢。

「那件事我就不曉得為什麼了,允兒oni收下了那件禮服,還穿上了呢。」徐賢說。

「等等,什麼禮服?」鄭秀妍問。

「就半個月前,允兒oni收到一件鑲滿水晶的白色禮服,我原本以為她會像以往一樣退回去,但是她收下了,而且還穿給我看呢,看的出來她很高興呢。」

「喔!」

鄭秀妍驚呼一聲。

權侑莉與徐賢看了過去。

「那…那件禮服…是我送的…」鄭秀妍面帶靦腆的笑著說。

權侑莉與徐賢聽到後,就鬆了一口氣。

「原來是鄭總裁送的啊,那我就放心了,還以為允兒被哪個公子哥拐跑了,原來是女生送的啊,那就沒差啦!」

權侑莉說的開心,鄭秀妍卻滿臉黑線。



鄭秀妍回到茅草屋後,她走向自己的房間,卻發現越走腳越痛,於是她低頭看向膝蓋,就看到膝蓋上的傷口。

「妳怎麼受傷了?」

鄭秀妍一擡頭就看到林允兒,林允兒正一臉擔心的看著鄭秀妍膝蓋上的傷口。

「就…跌倒…」

「這要趕快處理,不然會感染的,跟我過來。」

林允兒攙扶著鄭秀妍,兩人走進鄭秀妍的房間,鄭秀妍坐在床邊,林允兒則是蹲在一旁,用礦泉水清洗鄭秀妍膝蓋上的傷口。

鄭秀妍低下頭看著幫自己處理傷口的林允兒,她想起了當初林允兒縫釦子時,林允兒的表情也是這樣的專注。

由這個角度看,林允兒的側顏美的驚人,讓同生為女人的鄭秀妍都癡迷不已,突然,林允兒擡起頭來,剛好與鄭秀妍的視線對個正著,兩人看著彼此,鄭秀妍的心跳的好快。

「會痛嗎?」林允兒問。

鄭秀妍搖頭,林允兒拿出碘酒,鄭秀妍一把握住林允兒的手。

鄭秀妍不知道為什麼會有這股衝動,但她將林允兒的手握的好緊,林允兒笑了,她也回握住鄭秀妍的手。

「不會很痛的,忍一忍就過去了。」

林允兒用哄小孩的語調對鄭秀妍說話,鄭秀妍鬆開了手,林允兒這才將碘酒點在傷口上。

「嘶…」

鄭秀妍痛的隨手一抓,就抓住了林允兒的手,這次林允兒不再說話,反而用指腹摩娑著鄭秀妍的手背,安撫著鄭秀妍的痛楚。

這瞬間,鄭秀妍的心又跳的好快。

鄭秀妍知道她心動了,此刻的她痛苦並快樂著。

而讓她心動的人,有著能裝下整個宇宙的深邃雙眸。



===========================================================

這章好甜
我要掉牙齒了啦~~
我果然不適合寫甜文...寫的自己手腳蜷曲...

逛上一篇:   逛下一篇:

作者: lyusygo
  (2013-02-23 07:00)
推薦文章: 將本文章推薦到【百度收藏】 將本文章推薦到【YouPush】 將本文章推薦到【udn共享書籤】 將本文章推薦到【Fiigo】書籤

 本文章共有回覆 0 篇,分 1 頁
 聲明:以上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且內容由網友發表提供,若有爭議或違法由發表者承擔,本站將不負責連帶責任,謝謝。

 IPoBar  愛PK  愛遊戲  愛online
新手教學 客服中心 站務公告 交換連結 合作提案 關於我們
 
版權所有©ipoba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論壇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本討論區不承擔由該言論所引起的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