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貼吧 文章 作者 工作  
網頁搜尋
 
 愛PO吧 >> 心理測驗遊戲 >> 瀏覽文章
回覆 加入我的最愛 與好友分享

[轉貼][古靈]覓緣(part 11)

本被文章 0 次, 共有回覆 4  
0
 
0
  繼羅楚逸之後不久安特和羅楚均也出現了而羅楚秀就和曹北琪一樣馬上像只失控的西班牙鬥牛一樣拔腿沖向羅楚均一頭撞得羅楚均往後連連退了好幾大步才煞住勢子。
  大哥好可怕喔!好像在比賽似的羅楚秀哭得比曹北琪更大聲。
  直到將寶貝妹妹實實在在地呵護在懷裏羅楚均這才松了一口氣安撫地拍著她的背嘴裏卻忍不住斥責起來。
  誰叫你偷偷跑到這裏來!
  對不起對不起嘛!
  還有你這家夥!羅楚均恨恨地怒瞪趙鴻宇。這就是把我妹妹交給你的後果嗎?
  趙鴻宇無言以對羅楚均正想再多一點怨氣安特已不耐煩地插進嘴來。羅努卡去帶賈森他們過來一旦會合之後我們就得立刻回程半路絕不能停所以如果他們他用下巴指指羅楚均懷裏的羅楚秀再轉註趙鴻宇和秦少遊。需要吃吃喝喝或方便什麼的最好現在就解決。
  因為遊擊隊的人很快就會追來了。
  於是曹北琪四人立刻狼吞虎咽地喝水啃幹糧雖然是最粗糙的飲食但在他們餓了好幾天之後那已經比山珍海味更美味了。未幾努卡等人一出現大家便立刻啟程上路秦少誠他們四人也只能一邊趕路一邊進食。
  然而雖然他們已經卯起來用最快的速度逃跑連停下來喘口氣都不敢卻還是被遊擊隊追上了。
  在槍林彈雨中八個初體驗的年輕人不斷發出比恐怖片更令人毛骨悚然的驚聲尖叫還像被驚擾的蟑螂一樣到處亂竄;安特他們不得不一邊反擊一邊盡量盯緊他們免得他們又跑不見了。
  唯有曹北琪不管她怎麼跑只要她往後看羅楚逸一定緊跟在她後面當她不小心拐了腳也是他在第一時間就扶住了她她才沒有跌倒可是
  好痛!她差點痛出眼淚來的不敢把扭了腳的那條腿放到地面上。羅楚逸蹲下去察看她的腳。扭到了。
  那怎麼辦?眼淚又掉下來了不是痛而是害怕因為子彈還在咻咻咻到處亂亂飛。
  半聲不吭羅楚逸雙手一抄將她托起橫抱在懷裏繼續跑。
  快跑只要我們跑到公路檢查哨那邊就安全了!安特大叫並一把揪回又跑錯方向的秦少遊。
  還還有多遠?羅楚均喘息著問。
  快了再十五分鐘就到了!
  十五分鐘?
  媽的快個屁!
  聽到的人都暗暗詛咒不已但還是不敢放慢腳步雖然兩條腿重得好像拖著兩千斤的啞鈴呼吸的每一口氣都喘得比剛歷經萬裏馬拉松的跑者更粗重放棄的念頭不斷浮現在腦海中不過他們心裏也很清楚這是他們能夠逃走的唯一機會絕不能放棄於是硬撐著一口氣繼續沒命地跑。
  終於追擊的槍聲漸漸減少直至完全消失但他們還是一直跑到看見檢查哨了才敢停下來。
  好了安全了!安特一宣布趙鴻宇幾個人立刻直接癱平在泥地上完全的虛脫了;只有曹北琪仍舊死扒著羅楚逸不放滿足的依偎在他懷裏不想離開。
  好安全、好溫暖喔!
  他從不給她好臉色看也不曾給過她一言半字的甜言語更沒有什麼溫柔體貼疼愛呵寵更是天方夜譚也只有這種時候他才會施舍給她一點點的溫存她只想把握難得的機會多享受一點怎樣也舍不得結束。
  好幸福、好美滿喔!
  但是羅楚均的目光一掃過她這邊面色驟變馬上沖了過來又驚恐又慌亂地大喝。
  老三放她下來!
  羅楚逸卻兩眼不知道飄到哪裏去了一動不動沒聽見似的。
  快放她下來!
  羅楚逸依舊沒有任何反應羅楚均氣急敗壞地直跳腳繼而怒瞪曹北琪。
  琪琪還不快下來!
  可可是我的腳扭到了曹北琪委屈地吶吶道。不能走!好不容易才有這種機會再一下下不可以嗎?
  我管你腳扭到還是斷掉怒吼升級為咆哮。還不快下來!
  因為羅楚均的大吼癱坐在地上的羅楚秀好奇地移過視線來只一眼她也同樣變了臉色慌慌張張爬起來跟羅楚均一樣跳腳。
  琪琪快下來快呀!
  呃?從他們的態度上曹北琪終於察覺到有什麼不對了。好嘛!
  不太情願地她掙脫羅楚逸的手臂小心翼翼地單腳站到地上去再狐疑地回頭看恰好瞧見羅楚逸瘦長的身軀歪倒到地上腰際一片怵目驚心的血紅
  一場昏天黑地的大逃亡其實受傷的不只一個人只是在逃命的當兒都沒有人感覺到直到逃亡結束後才陸續發現有人受傷。
  賀蓮一察覺到自己的手臂上血流如註當場兩眼一翻直挺挺地昏倒;秦少誠瞧見自己的被粗樹枝劃出一道血痕立刻白了臉驚懼地喃喃說他要死了、要死了;還有琳達臉頰上也不知怎麼多了一絲淺淺的疤痕真的沒什麼大不了的她就哭喊著說毀容了、毀容了
  好多人受傷但沒有人像羅楚逸傷得那麼重。他的左腰上中了一槍又抱著曹北琪亡命奔逃別說止血包紮連想捂住傷口都沒有半只手有空就這樣任由鮮血像公廁裏的免費自來水一樣嘩啦啦流當他被送到醫院時業已呈現失血過多的休克狀態了。
  幸好他的身子底夠紮實昏睡兩天後就脫離危險了而他清醒過來後的第一句話竟然是!
  。
  羅楚均、羅楚秀兄妹倆怔了怔旋即失聲爆笑;曹北琪哭笑不得地漲紅了臉真想請醫生順便縫住羅楚逸的嘴。
  。
  可是當羅楚逸第二次重復了那兩個字時羅楚均和羅楚秀就笑不出來了額上一整排密密麻麻的黑線;曹北琪更是不知所措因為他們都聽得出來如果曹北琪再不按照他的話做羅楚逸就會生氣了而一旦他真的生氣的話
  最好不要!
  羅楚均和羅楚秀不約而同咽了口唾沫相對一眼我想呃我們最好出去吧!話落不顧江湖道義兄妹倆相偕落跑一溜煙逃出病房去了。
  曹北琪阻止不及只好眼睜睜看著那對兄妹在一秒之內消失不見又氣又惱。
  不會吧他真的要要
  他才剛清醒過來好不好難不成他忘了自己受傷了?
  那她最好提醒他一下。
  可可是三哥你你受傷了!
  但但  
  好好好我我!
  眼看羅楚逸臉色抹黑猛然掀開被單竟想下床抓人嚇得曹北琪馬上像青蛙一樣跳到病去。
  上去就上去就算他真的想怎樣她就不信他真有力氣怎樣!
  不過之後曹北琪才知道羅楚逸並不是真的想怎樣而只是讓她睡在他的肩窩上然後他就徑自閉上眼睡著了。
  這是頭一次他要她不是為了做的事而只是為了抱著她睡。她訝異又疑惑地仰起目光凝住他沈靜安詳的睡容片刻再垂眸盯住他即使是在熟睡中依然緊緊圈攬住她的手臂霍然恍悟到他這麼做的原因於是她的眼眶熱了、鼻頭酸了泫然欲涕。
  為了安心。
  他向來對待她就像對女一樣召喚她只為了辦完事後就想趕她走就差沒丟給她幾張鈔票無情得令人心酸。
  可是當她遇上困難的時候他總是會及時趕到她身邊照顧她、保護她。
  而這回她遇上的困難是至今以來最危險的一次因此他要把她放在身邊看著直到安全送她回家為止。
  就像過去的每一回當他幫她脫離危險之後他就會送她回家直到她平平安安地進入自己的家關上大門隔離所有的危險然後他才能夠安心的回自己的家。
  他不僅僅是在意她而已他已經把她紮紮實實地放在心中了。
  他任乖戾他霸道野蠻他惡劣又他無賴又粗暴他身上沒有半顆溫柔體貼的細胞或許他根本不懂得何謂感情、何謂愛戀但是他心中有她。領悟到這一點她抽抽鼻子幸福地笑了滿足地窩在他的臂彎裏也闔上了眼睡了。
  這一趟旅行她終究還是得到了最想要的答案。
  大學的寒假再長也只有一個月當曹北琪不得不回臺灣去趕赴開學時羅楚逸還不能出院但他堅持要親自送曹北琪回家醫生才剛說了一個不字他的臉馬上就變形了。
  登記有案的正宗殺人狂的惡魔臉!
  醫生的嘴型也立刻變形了從不硬扯出可的嘴型來但轉個身他就對羅楚均鄭重聲明說他絕不會簽字讓羅楚逸出院但也不會阻止羅楚逸自行出院可是他不負責羅楚逸出院後的後果。
  羅楚均也拿可愛的弟弟沒轍便決定讓他回臺後再住院。
  可是
  不去。
  那你的傷怎麼辦?
  不去。
  你想找死嗎?
  不去。
  管你那麼多要你去就去!
  不去!  
  回臺灣後羅楚逸就再也不肯回到醫院去了不管多少人勸他、罵他、吼他他就是不肯回醫院想硬把他架到醫院去他就先擺出要把你劈成兩半的架式來誰敢動他?
  算了就讓他待在家裏吧!最後羅爸爸無可奈何的投降了。
  羅媽媽一聽嚇死了小兒子的傷可不是普通的菜刀割傷、熱水燙傷或被針線刺傷隨便抹個面速力達姆或貼塊OK繃就可以應付過去的。
  是槍傷耶!
  可是他的傷
  我有個高中同學是醫生我會請他每天來幫老三換藥這樣應該可以吧?
  不可以也不行因為沒有其它辦法了。
  而曹北琪一聽說羅楚逸不肯回醫院只要沒課她就會跑到羅家來報到堅持要親自照料羅楚逸而且隨時都緊張兮兮的擔心羅楚逸的縫線是不是繃裂了或者受到感染了甚至可能出現並發癥之類的。
  雖然羅楚逸見了她始終是那一副既厭煩又不耐煩的樣子總是一開口就叫她滾回家去少來礙他的眼不然就是把她當作隱形人似的視若無睹、不理不睬不過她還是死皮賴臉的非要纏在他身邊不可打死都不肯離開。
  他要真想趕她走會直接把她踹飛出去他沒踹就是可以留下來。
  直到三個多星期後醫生宣布羅楚逸已痊愈不用再吃藥、換藥了她才松下一口氣之後
  繼續纏著他。
  三哥這是羅媽媽熬的雞湯很補喔趕快趁熱喝了!
  不喝!
  三哥陪我出去看場電影嘛!
  你很煩!
  三哥別老是坐在計算機前面啦有空就出去走走對身體比較好喔!
  少在這邊礙我的眼─!
  三哥你
  滾回你家去!
  三哥!
  不知道為什麼從回來後她就愈來愈不怕羅楚逸了不管他的表情有多猙獰、多兇殘;他的態度有多狠毒、多粗暴她都愈來愈不在意了也因此她也愈來愈敢賴在他身邊?唆就算他擺出最高等級的惡魔臉來她也視而不見照樣?唆她的最後羅楚逸總是叫她。
  只有這樣才能讓她閉嘴!
  其實她自己也知道自己跟到前不一樣了或許是因為她知道他心中確實有她所以不再那麼怕他了吧。
  有恃無恐就是這個意思吧?
  以前她怕他並不是害怕他的兇兇相而是害怕他隨時可能會甩她一個耳光或踹她一腳然後一刀兩斷說切就切。
  但現在她知道他不會輕易跟她分手了因為她跟他以前那些女友是不同的。所以他才會跟她交往這麼久所以他才會吃醋所以他才會罵她、損她、嘲笑她卻從不甩她耳光也不會送她腳印。特別的女人是她不是高曼菁。
  想到這裏她真的好開心、好幸福、好滿足就算他不愛她但在他心裏她是特別的對她而言這就夠了。
  雖然在心底深處還是有一點點真的只是一小點點缺憾
  五月期中考剛過一個星期大家都還沈浸在總算可以輕松一下下的心情中上課時沒有幾個人真的在聽課大部分都是在做自己的事看自己的小說、聊自己的天、說自己的話譬如教室最後面座位的那兩位女同學
  琪琪。
  嗯?
  你是不是有什麼心事?
  好半天後盯著書本發呆的曹北琪才徐緩的移過視線來沒什麼特別的表情但眼底清清楚楚地流露出無限恐慌與無助。我有了。耶?!羅楚秀不但尖叫還跳起來嚇得講臺上講課講得昏昏欲睡的白發老教授猛一下驚醒過來一臉茫然地東張西望幾乎忘了自己是在課堂上講課。
  怎怎麼了?
  報告教授我肚子痛要上廁所!羅楚秀一邊說一邊拖走曹北琪。她陪我去!話說完人也不見了。
  片刻後校園裏某處隱密的角落!
  怎會?羅楚秀焦急地走來走去拚命思索該怎麼辦才好?你不是有吃避孕藥嗎?
  曹北琪心虛地縮了一下兩眼可憐兮兮地盯住端端正正放在上的雙手。
  但但是從我們到直到三哥痊愈那個月我都沒吃想說沒有必要嘛就沒吃了!
  羅楚秀瞇著眼上下打量曹北琪。
  別告訴我三哥還沒痊愈之前就
  曹北琪沒吭聲下巴緊貼在胸前不用回答了此地無銀只有三百兩。
  既然三哥要那你就要吃!羅楚秀氣急敗壞地大叫。
  可可是那時候我都沒有想到那麼多嘛曹北琪吶吶道。我只擔心三哥會不會因此繃裂傷口會不會又發燒了會不會呃反正那時候我只擔心三哥的傷嘛所以所以
  你你你羅楚秀氣得不曉得該說什麼才好。你是笨蛋!
  曹北琪抽了抽鼻子。我是。
  羅楚秀張嘴原還想再繼續痛罵可是一見曹北琪那副惶惶然的無助樣就好像迷路的孩子找不到回家的路似的滿懷怒氣就泄氣了。
  算了有都有了現在告訴我你想要嗎?
  雖然她們早八百年前就討論過這種事了但那最多只是口頭上說說而已並沒有考慮到心情上的問題一旦真的碰上實際狀況會有什麼反應誰也預料不到不然曹北琪就不會像現在這樣惶恐無助了。
  記得當時她的回答都很冷靜、很實際好像拿掉小孩就像擠掉一顆青春痘那麼簡單似的。
  結果現在變成迷路的孩子了!
  曹北琪不敢?頭只敢從眼睫毛下偷覦羅楚秀。想可是三哥不可能和我結婚我也不想讓孩子變成私生子那話還沒說完人又被羅楚秀拖起來大步走回教室。既然想生就要想辦法!
  什麼辦法?
  哼哼哼看我的!
  咦?秀秀你不是下午還有課嗎?怎麼早上就回來了?捧著洗衣籃正在各房間搜刮臟衣物要去洗的羅媽媽訝異地看著羅楚秀活像煞車線失靈的聯結車似的沖向羅楚逸的房間一手還拉著畏畏縮縮的曹北琪。
  走開!
  走開?
  羅媽媽雙眉高揚指著自己的鼻子不過她沒有生氣反而好奇的跟在她們後面想看看究竟是什麼狀況惹得羅楚秀竟敢沒大沒小的叫她走開。
  她是老年癡呆發作忘了誰才是老媽了嗎?
  這種時候敲門的步驟就省略了羅楚秀直接一頭撞進羅楚逸的房間裏對著那張根本看不出來到底有沒有人坐的寬大高背椅的椅背開口就大吼口水泡沬噴得羅媽媽差點跑去拿雨傘。羅楚逸!記不記得我警告過你最好不要辜負琪琪不然我一定會叫人暗殺你?
  萬籟俱寂不出所料羅楚逸毫無反應。
  不過羅楚秀也不急著在這時候要他的反應重要的在後面後面的問題就算他是啞巴也得給她回一句。
  好琪琪懷孕了你怎麼說?
  砰!
  洗衣籃掉了羅媽媽的下巴也掉了。懷懷懷懷孕了?
  曹北琪羞愧的垂首。對不起羅媽媽。
  羅媽媽立刻從驚嚇中回過神來為什麼說對不起?她訝異地問並憐愛地圈摟住曹北琪。這又不是你的錯更何況羅媽媽早就想抱孫子了
  可是曹北琪怯怯地朝高背椅方向偷觀一眼。
  羅媽媽輕哂。我知道老三可能一輩子都不會和任何女人結婚我們也強迫不了他可是那又如何?私生子也不是稀有名詞只要我們能夠用平常心去教養他又有許許多多的家人疼愛他我相信孩子一樣能夠快快樂樂的長大的。
  曹北琪怔楞地凝望著羅媽媽慈愛和藹的笑靨片刻後糾結的心情豁然開朗。是為什麼要在意那種面子上的問題私生子又怎樣事實才是最重要的不是嗎?
  而事實是就算羅楚逸不在意孩子就算孩子必須頂著私生子的名詞但是不管是羅家或曹家所有的家人都會同樣的寵愛孩子孩子將會在一個充滿愛和親情的環境中成長這才是最重要的。
  我懂了羅媽媽。曹北琪綻開快樂又滿足的笑容旋又斂去。可是我爸、媽那邊
  我會去跟他們說。羅媽媽安撫地拍拍她。不管你跟老三有沒有結婚在我眼裏你已經是老三的老婆、羅家的媳婦了雖然沒有正式婚禮但所有步驟都會按照規矩來你放心一切交給羅媽媽就行了!
  好。曹北琪安心地點了點頭。
  請等一下!羅楚秀兩只眼睛還挑釁似的瞪著羅楚逸那邊嘴裏已經忙著抗議過來了。媽怎麼可以這樣?三哥他
  誰也勉強不了他的羅媽媽搖搖頭。不然還能怎樣?
  可是才兩個字羅楚秀的嘴就闔上了。是不然還能怎樣?難不成真的要找人來暗殺三哥嗎?可惡真不甘心!
  好了我們下樓去吧我還要打電話叫你爸爸早點回來先跟他商量一下再一起過去曹家羅媽媽一面說一面摟著曹北琪要轉身離開卻發現曹北琪一動也不動兩眼盯著前方。
  呃?怎麼了?她疑惑地循著曹北琪的視線看過去
  寬大的高背椅始終沒什麼動靜但此刻高背椅的右邊卻伸出了一只手慢條斯理地拉開抽屜慢條斯理的取出一樣東西慢條斯理地放在桌上慢條斯理的推上抽屜慢條斯理的收回手然後又什麼也看不見了。
  那是什麼?羅楚秀狐疑地上前拿起那樣東西端詳。身分證幹嘛呀?這是
  身分證?羅媽媽驚呼喜色湧現兩步上前一把搶去羅楚秀手上的東西一經確認是羅楚逸的身分證之後急忙一手一個抓住曹北琪和羅楚秀慌慌張張逃逸。快走!快走!免得他後悔了!
  後侮?後悔什麼?曹北琪和羅楚秀滿頭霧水的被拉到樓下。
  三哥的身分證到底要幹嘛呀?
  笨!羅媽媽小心翼翼地捧著那張寶貝身分證眉開眼笑。有身分證才能夠去辦公證結婚登記!
  公證羅楚秀喃喃道然後驚叫。結婚?
  嗯嗯。羅媽媽笑呵呵的頷首旋又嘆氣。這可真是奇跡老三居然肯結婚!
  羅楚秀吃驚地傻了好半晌而後若有所思地轉註曹北琪。
  也許這不是奇跡不奇跡的問題
  那是什麼?
  是對象的問題。
  羅媽媽怔了怔也把目光凝住曹北琪深思。
  唔嗯我想你說得沒錯是對象的問題因為對象是琪琪他就決定結婚了看來
  羅媽媽和羅楚秀相對一笑。老三比我們想象中更在意琪琪呢!
  所以你們結婚了?
  是三天後我們就去公證結婚了不過羅媽媽說暑假時還要替我們舉辦婚禮。
  真的結婚了?
  嗯嗯結婚了。
  真的真的結婚了?
  真的結婚了。
  你你你幹嘛擺那種表情
  講了老半天?唆了一大堆什麼他在不在意你結果
  哈哈哈我
  他根本就是在意你在意得不得了嘛!
  呃呃呃而且你們還結婚了!我吊了我半天你是在耍我嗎?
  不是啦是是說故事不就是要吊人胄口的嗎?
  是喔你還有理咧!
  當然!
  哇哇哇殺人救命

xyz資訊工坊
xyz資訊工坊

逛上一篇:   逛下一篇:

作者: lpgcianr
  (2010-04-06 06:32)
推薦文章: 將本文章推薦到【百度收藏】 將本文章推薦到【YouPush】 將本文章推薦到【udn共享書籤】 將本文章推薦到【Fiigo】書籤

 本文章共有回覆 4 篇,分 1 頁
 聲明:以上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且內容由網友發表提供,若有爭議或違法由發表者承擔,本站將不負責連帶責任,謝謝。

 IPoBar  愛PK  愛遊戲  愛online
新手教學 客服中心 站務公告 交換連結 合作提案 關於我們
 
版權所有©ipoba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論壇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本討論區不承擔由該言論所引起的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