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貼吧 文章 作者 工作  
網頁搜尋
 
 愛PO吧 >> 兩岸 >> 瀏覽文章
回覆 加入我的最愛 與好友分享

歷史的錯位:是敵?是我?

本被文章 0 次, 共有回覆 2  
0
 
0
歷史的錯位:是敵?是我?
2008-12-25 中國時報 【尤怡文】
 行憲紀念日,一個因政治倒反而逐漸被淡忘的日子,卻因《集結號》在台奪得金馬獎,讓我重新思索這個紀念日和這部電影背後所標誌的歷史反錯。

 一九四七年十二月行憲的同時,也是國共內戰正酣之際;二○○八年十二月行憲紀念日逐漸被淡忘,但那場同時發生的戰爭片在台灣得獎,而該時戰場上的敵軍也在此時於上海攜手上演國共論壇。

 今年一月,因研究計畫造訪北京,朋友請我去看了場號稱該時最火的的電影《集結號》。劇情很好萊塢,但對我卻是一場歷史的震撼教育。如同一般的好萊塢戰爭片,電影以兩軍戰鬥畫面做為開場,凝聚觀眾對「我軍」的認同與對「敵軍」的同仇敵愾。往昔在觀賞《搶救雷恩大兵》、《諾曼地登陸》等好萊塢拍攝的戰爭電影時,代表正義的美軍是「我軍」,德軍想當然爾是「敵軍」,當我軍遭攻擊時隨之掩面落淚,當萬惡的敵軍被殲滅時則額手稱慶。

 然而這回我卻無法跟隨著導演的運鏡,在電影中辨識敵我;當鏡頭刻畫共軍浴血苦戰時,我很難不為之動容,但當共軍擊潰國軍時,我同樣無法與其他觀眾一起拍手稱慶。面對這樣的情緒錯位,電影的前半場,我幾乎是在不知所措中度過。

 電影下半場韓戰開始,畫面中共軍、美軍、南韓的敵友關係依然迥異於我的往昔教育,但在面對這場戰爭時,我的心緒明顯自在多了。

 電影散場後,沿著長安大街散步,零下十度的氣溫恰足以讓情緒冷卻。

 面對兩場戰爭情緒的落差關鍵之處在於前為內戰、後為外戰,在後者中勉強可以他族我族做為情緒依歸,然在前一場戰爭中,我卻找不到足以支持兩隻同文同種軍隊互相殺戮的正當性(無論誰勝誰負),尋不到一個能讓我毫不懷疑地認辨敵/我的判準。

 自小對於國共內戰的教育,並非從未存在過質疑,但也僅止於將其視為一場記載於歷史的政治輸贏。然而在這場電影中,卻讓我看到了素來在台灣教科書及戰爭電影中所隱去的「敵軍」面貌,原來所謂的「敵軍」也是一張張有血有淚的面孔,一個個同文同種的男女,一如歷史課本所界定的「我軍」。至此,我始真切地體認「civil war」一詞,所有內戰無論起自何因,誰是誰非,都不僅僅是政治勢力之間的對壘與輸贏,而是同一塊土地上同一群人民活生生血淋淋的犧牲。

 如果,我是在十五年前看到這部電影,這篇文章或許將就此打住,然而經過十五年兩岸關係的微妙變化及台灣主體意識的發展,卻讓我有了新的困擾||在批判過去國民黨威權體制的同時,我是否可以或願意將這段歷史中的國軍承接、認同為「我軍」呢?若否,則以台灣主體意識做為中心,又該如何看待這段歷史?

 對於上述之問,我暫時無解,但值得一提的是,這幾年不僅台灣出現史觀的翻轉,對岸對中國近代史史觀的翻轉有過之而無不及。一則源於以古鑑今的需求,一則受胡佛研究所開放《蔣介石日記》及《宋子文檔案》的推波助瀾,民國時期的研究蔚為熱潮,相關出版品極為暢銷。且有趣的是一反前期對國民黨一面倒的詆毀,這些著作卻是一面倒地為蔣介石及宋子文等人平反。世事如風,歷史如雲,在世事變幻莫測之下,難保哪天彼岸不會將國軍視為友軍或我軍。

 經此感受的迭宕,開始有些明白,為何中國近代史學者Diana Lary在中研院的一場演講中大力呼籲,戰爭史必須不斷被書寫;因為唯有以不同視角對過去進行不斷地辯證,方能清明地辨析當下。更重要的是,誰壟斷了歷史解釋權,誰就掌握了權力||而一場缺乏不同視野的歷史建構過程,將造就一個服膺於權力的霸權史觀。只不過,台灣似乎已悄然退出這場辯證很久了,最後一場戰爭電影《異域》,已是十七年前的事了。

 (作者為德國海德堡大學訪問學人)

逛上一篇:   逛下一篇:

作者:220.131.210.*
  (2008-12-25 09:33)
推薦文章: 將本文章推薦到【百度收藏】 將本文章推薦到【YouPush】 將本文章推薦到【udn共享書籤】 將本文章推薦到【Fiigo】書籤

 本文章共有回覆 2 篇,分 1 頁
 聲明:以上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且內容由網友發表提供,若有爭議或違法由發表者承擔,本站將不負責連帶責任,謝謝。

 IPoBar  愛PK  愛遊戲  愛online
新手教學 客服中心 站務公告 交換連結 合作提案 關於我們
 
版權所有©ipoba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論壇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本討論區不承擔由該言論所引起的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