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貼吧 文章 作者 工作  
網頁搜尋
 
 愛PO吧 >> 同志文學 >> 瀏覽文章
回覆 加入我的最愛 與好友分享

崑崙奴

本被文章 0 次, 共有回覆 129  
0
 
0


大唐開元16年,趙永基十歲的那年,他的父親趙員外買來了一個昆侖奴。

大唐盛世文昌開化,三千里江山繁華似錦。每日清晨,大明宮清越的鐘聲遠遠地傳來,喚醒這個沈睡的城市,初升的太陽照耀著大地,給這座黃金般的城市渡上璀璨的豪光;傍晚時分,夕陽小落山頭,萬丈霞光如錦緞一樣鋪滿天空,炊煙嫋嫋的升起,襯托出一派盛世祥和的景象。牡丹花遍地盛開,十月時節,整個東都都沈浸在一股如蘭似麝的香氣裏,那種繁華鼎盛的感覺就像花香般沁入人的心脾,聞得海外的遊客也樂不思蜀。

大唐富庶,世家遍地,而買幾個昆侖奴,正是時下世家豪門最時興的玩意兒。

趙永基聽說過昆侖奴,知道他們皮膚漆黑,鼻寬耳大,個個體壯如牛,卻性情溫良。他的少年好友夏侯殊的家裏也有幾個昆侖奴,出去遊玩的時候伴在身邊,讓他十分眼紅。聽紋菊姐姐說父親買了個昆侖奴,他便馬上飛奔到大堂,好奇的想看一看家裏的昆侖奴到底怎麽樣。

“爹爹,聽說你買了個昆侖奴?”他一進門就嚷嚷。

“永基,來。”父親慈愛的朝他招手,待他過去把他摟在懷裏。“你不是一直羡慕別人家裏有昆侖奴嗎?爹爹就買了一個過來。怎麽樣,喜歡嗎?”

指了指大堂中間站著的昆侖奴。

“我要看看才知道!”趙永基從父親懷裏跳了下來,走到昆侖奴的面前,擡眼望去。

真高大啊!果然想書上說的那樣,鼻寬耳大,體壯如牛。永基感慨著。這個昆侖奴上身赤裸,斜披帛帶,腰上繞著一塊黑色橫布,下身著著麻布短褲,體格十分健壯,渾身上下肌肉賁起。裸露的手臂和胸口佈滿黑色的卷毛,顯得分外的粗獷。

不錯不錯,有這麽個傢夥走在我的身後,還不把爾豪和夏侯羡慕死!永基十分的滿意,開始幻想這樣一個大塊頭跟在自己身後的風光。

再仔細打量,這個昆侖奴一頭亂髮,微微屈卷著,皮膚黝黑,泛著油光。

等等,皮膚黝黑?

怎麽不是漆黑啊?

他馬上問道:“爹爹,這個昆侖奴的皮膚怎麽不是漆黑的啊?”

趙員外撫了撫他的長須,笑道:“這是來自塞外的昆侖奴,聽說還是什麽呼侖族的勇士。可比那些海賊掠來的海外昆侖奴要稀有、值錢呢?”

永基一聽,立馬開心起來,心想爾豪和夏侯這下可被我比下去了。

“你叫什麽名字?”

“公子,我叫赫勒。”昆侖奴的漢話腔調很怪,不過嗓音淳厚。恩,還不算難聽。

“爹爹,這個昆侖奴孩兒很喜歡,以後讓他跟著孩兒吧?”永基撲到父親懷裏撒嬌道。

趙員外刮了下永基的鼻子,笑道:“跟了你出去還不惹出禍事來。街坊四鄰哪家不知道你是混世魔王啊。赫勒現在只能待在府裏,待爹爹調教好了才能跟你出去。”

“爹爹~~~~”永基不依的撒嬌。

趙員外對這個孩子心疼的緊,招架不住他這麽撒嬌。只好柔聲道:“好,好,待爹爹調教一個月就讓你帶出去,怎麽樣?”

“謝謝爹爹!”

私塾的課上的很無聊,活潑愛鬧的孩子怎麽受的了李老夫子那死氣沈沈的念書聲?永基和爾豪、夏侯只好討論彼此家中的昆侖奴打發時日。再過三天就到父親說的一個月調教完結的時候了,永基按捺不住心裏的渴望。冒大不韙的逃了課,回到家中想看父親怎麽調教這個昆侖奴。

永基一到家,就撞見了剛要出門的紋菊。紋菊立馬拉了臉,訓道:“公子,還沒放課你怎麽就回來了?莫不是你蹺課?”

永基一聽,壞了,怎麽蹺課還偏生被紋菊姐姐撞到。這會兒她不是該出去買胭脂什麽的嘛。家裏奴僕衆多,怎麽我就偏生碰到紋菊姐姐啊。晦氣!真晦氣!想著想著還撇了撇嘴。

紋菊一看永基的嘴臉,就知道他沒想什麽好的。不客氣的扯著他的耳朵,道:“說,你是不是蹺課了?”

“哎——姐姐,好姐姐,你輕點,疼!輕點啊,我耳朵都要被你擰下來了——”

要是別的奴婢僕人敢這麽扯他的耳朵,永基二話不說早就一個巴掌扇過去了,可是這紋菊就把永基吃的死死的,不聽話就打,生氣了就哭,弄的永基一點辦法都沒有。永基自小喪母,紋菊從他3歲就開始帶他,把屎端尿的,不知道吃了多少苦。永基心裏感激她,不知不覺把她當成了自己母親的替代,在她面前比在爹面前還聽話。

“說,怎麽回事?!”紋菊問道。

“好姐姐,你別拉我耳朵了。我說,李老夫子今天身子不適,早早放課,回家休息了,我這才回來的。蹺課?我怎麽敢啊~”

紋菊放開了手,道:“你有什麽不敢的!待我去問問,要是你敢編瞎話騙我,小心我打爛你屁股!”

“呵呵,怎麽敢。”永基陪笑道,“昆侖奴呢?”

“在老爺房裏。老爺正在調教他呢,吩咐了任何人都不許打擾。你也別去。”

“哎,是,是,我聽姐姐的~”

紋菊白了他一眼,道,“我去買點東西,你好生在家待著溫習功課,別調皮啊。”

待永基應了一聲,走了出去。

“嘿嘿,我看看爹怎麽調教昆侖奴去。爹不讓人打擾,我偏要打擾。”永基想著,朝他爹的房門走去。

臨近房門,永基剛想沖進去,卻聽到父親一陣長歎。

“我喪妻七年,不料對你這樣一個昆侖奴産生了欲念,不過你這身健肉也著實引人。赫勒,把腿擡起來……”

永基聽的蹊蹺,趴在窗戶邊,捅開窗紙,湊上眼睛去偷看。

不料這一看,卻看到一幅讓他無比震驚的畫面。

透過窗戶,只見昆侖奴赫勒斜靠著太師椅,兩腳大開,腦袋無助的搭拉在旁邊的茶几上,亂髮遮住他的眼,讓人看不清他的神情。上身的帛帶和黑色橫布胡亂的堆放在胸腹,下身的短褲卻已經除下。兩隻粗壯的腿被趙員外的手抓著,多毛的陰部大露,朝著永基的方向。永基清楚的看到昆侖奴胯下那一團男人的肮髒東西,很是碩大,卻無力的垂著。昆侖奴的屁股也很肥壯,由於姿勢的關係把屁股間的黑洞大刺刺張開,那紅黑色的嫩肉一開一闔,就像人鮮豔的小嘴一樣。

趙員外吐了口唾沫在手上,往陽具抹了抹,也不顧昆侖奴的鮮嫩小洞有多麽肮髒,把那子孫根就頂了進去。永基看的分明,父親的那話兒是怒目圓睜,無數根青筋像蚯蚓一樣盤錯其上,頂上那傢夥就如同他玩過的鵝卵石一般大小,光潔滑溜,還可以看到一些粘稠的汁水。父親的東西一插進昆侖奴的黑紅嫩穴,昆侖奴就像肚子痛一樣把身子使勁的弓起來,兩腳想要合攏抵禦父親陽具的侵襲,卻被父親的手按得死死的。豆大的汗從昆侖奴的額頭上流下,似乎真的很痛吧,昆侖奴張嘴發出“啊 —”的一聲慘叫,旋即被他父親的手捂住,“恩~恩~”的發出聲響。

他的父親正不緊不慢的在昆侖奴的後面做著動作,非常的奇怪,老是一前一後,一前一後,陽根也隨著動作在昆侖奴的穴中進進出出。昆侖奴卻像是十分難受,汗不住的從他腦門、胸口、脖子、大腿……從身上各個地方湧出。嘴被父親捂著,發出陣陣“恩~~~恩~~~”的悶想。永基看不明白父親在做什麽,心智聰慧的他卻無師自通的知道這是一件醜事。他也不做聲,就那樣偷偷的看著。夏侯殊曾經偷來一本禁書,和永基一塊看過,那上面說,這叫春宮圖。不料今日卻看到活生生的一幕,還是父親和昆侖奴上陣親演。永基看著看著,只覺得身上湧出陣陣奇怪的感覺,熱氣慢慢的彙集到他的腦袋和丹田,慢慢的,他撒尿的傢夥竟然直了起來!

只見這時趙員外發出一陣長嘯,白嫩的身子顫抖了幾下,雙腿也似乎站立不住,把那話兒從昆侖奴的嫩穴中帶出。片刻不見,那話兒已經軟了,上面還沾著紅色的血絲和黃色的糞便,拔出來的時候,還連著一道乳白色的黏液,連到昆侖奴的黑紅色嫩穴裏。

趙員外抓過昆侖奴的頭,把那根粘滿許多污穢的陽具插入昆侖奴的嘴裏,永基看到昆侖奴的舌頭一舔一舔,像小孩子吃糖一樣把父親那子孫根上的污穢舔掉,父親滿意的拍派昆侖奴的頭,歎道:“如此尤物,真捨不得給基兒啊。”

捨不得給我,我還不要呢!這麽髒的東西都吃!我呸!永基心裏鄙夷著昆侖奴,一甩頭走了。



逛上一篇:   逛下一篇:

作者: skys
  (2008-05-29 08:28)
推薦文章: 將本文章推薦到【百度收藏】 將本文章推薦到【YouPush】 將本文章推薦到【udn共享書籤】 將本文章推薦到【Fiigo】書籤

 本文章共有回覆 129 篇,分 1 頁
 聲明:以上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且內容由網友發表提供,若有爭議或違法由發表者承擔,本站將不負責連帶責任,謝謝。

 IPoBar  愛PK  愛遊戲  愛online
新手教學 客服中心 站務公告 交換連結 合作提案 關於我們
 
版權所有©ipoba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論壇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本討論區不承擔由該言論所引起的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