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貼吧 文章 作者 工作  
網頁搜尋
 
 愛PO吧 >> 地震 >> 瀏覽文章
回覆 加入我的最愛 與好友分享

浅谈毛时代的腐败,触目惊心!

本被文章 0 次, 共有回覆 23  
0
 
0
也谈毛时代的腐败(李大苗)

  描述专制程度,一般说来有若干等级,其最,为“极权”;次之为“集权”;再次就是“威权”。批判以前的历史,“腐败”不是首要之务,极权专制才是指向所在。“极权”的意思是弄权之极,以至于天下归一,也就是“普天之下”和“率土之滨”。到了官吏的性命家产都是皇上的程度,天下也就只能让皇上独自腐败,所以,一个人的腐败是最大的腐败。这个说法在逻辑上经得起考验。

  现在叫“熊猫”的香烟品牌,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时只在中南海里售卖,坊间知道这个品牌是七十年代以后的事情了。还有一个牌子叫“中华”,也不在坊间售卖,全中国只有很少一些人能从“特供商店”买到。不经由市场售卖,根本的意思是没有真实的市场价格,若敷衍而言,则就是高级官员并不按市场价格获取物品。

  极权和严格的等级制度相辅相成。至少在中国,等级制度并非仅仅严格的精神礼仪,更包含分明的物质差别。物质差别中最为前提的就是货币的含金量不同,而且还要大为不同。比如前面所说,诸如“熊猫牌”和“中华牌”香烟,坊间拿钱都买不到,可见高官们手中的钱和百姓手中的钱若天地之别。

  其实,毛主席他老人家本来还是吸“中华烟”的,而好事者觉得“中华烟”太干部,真不够领袖,所以就精心制作一款新品给他老人吸用,这就是“熊猫烟”的来头。过了几年,“熊猫烟”也慢慢变得有些流失,加之毛主席他老人家年事已高,于是又开发雪茄给他老人家独吸。

  毛主席吸的雪茄烟,干脆就没有了铭牌。从南方的烟厂专门掉过几位制烟高匠,就居住在京城禁区,为老人家单独制烟。这样方式的生产资本主义社会没有过,可参照的只有前朝以前的皇家御用制造局。那么,皇家制品应当价值几何?这还真不好猜度。如此小批量精加工细选材的物品,在市场经济下只有拍卖可证其价。可以参考的另一个例子,是卡斯特罗的雪茄烟,据说每只拍卖的价格可高达数万美金一枝。

  如此,假定老人家每日吸用两枝,每枝价格一千美金,每天的费用就是两千美金,一年的挑费就能有七十万美金。这个价码,是美国总统工资的三倍还要多。毛主席最后的那三四年间,此项支出就应当高达两三百万美元,折合当时的人民币几乎将近一千万元,折合当下的人民币不少于两千多万元。

  中南海的御膳房,相当的蔬菜、瓜果和土特产品都是南方定选,空运至京的。老人家们吃食时当然付费,可价格几何则另当别论了。若回顾历史,那个时代的飞机都归属空军管辖,且属于军事编制,说是“一羽铁鸟天子笑,路人不知鲜菜来”还是不假的。但这还不算精彩,最精彩和最振奋的当属著名极品“毛泽东红”瓷器。1971年1月,由中共中央办公厅专门发文点名制造。此套瓷器,空前绝后,为人类历史之绝孤。当然,毛主席兀然去世,危及享用。

  所有事物都是有条件的,腐败也不在其外,建国初期的张子善、刘青山的腐败案就是一例。枪毙这两个高级别人物,当然属于惩治腐败。而如今惩治从政治局委员、国务委员和人大副委员长开列下来,直至地方小吏,也是惩治腐败。在决心上和姿态上,相隔三四十年,其实之间相差无几。以刘青山、张子善之后并不似如今这般前赴后继来论证当年不腐败或者有效遏制腐败,实际上是对历史的无知,也是知识的无知。

  “特权”方式的腐败和等级制度密切相关,而“滥权”方式的腐败和有无市场经济为真实条件。“滥权”方式的腐败,在于权力者将手中的权力在市场中对价和变现,既不是权力制度约束的成果,也不是道德约束的成效。“市场是一切财富的源泉”,这样的说法过于兀然而不能接受,但肯定的是,财富的意义在于市场,因为市场,也只有市场,才使得比较成为现实中的真实,才使得稀缺在比较中有了财富的含义。而权力,在经济含义里,就是对稀缺的掌握,尤其是对公共物品的强力掌握。

  在这个意义上讲,国贫还是国富都不是贪污受贿的条件,当然也就不是腐败的因由。“特权”在权力场之内,不仅是一种权力等级制度的特征,也是权力场秩序结构的层次。所以“特权”是合法的腐败,按照毛泽东所倾心的说法,特权不过是“资产阶级法权”。但“滥权”不是权力场之内,而是市场和权力场的结合部积聚动能和势能集合,是权力政治的紊流也是经济轨迹的变态。所以,连毛泽东都不以为“滥权”是资产阶级的“法权”。

  张子善、刘青山被行刑后,并非官场晏然,而是中国经济彻底走入“统购统销”,直至“公司合营”完全消灭市场的政治时代,这个时代的另一个术语就是“计划经济”。如同一间工厂的产品一样,只有销售到外部才能认证自己的价格,在工厂内部没有任何价格意义。没有市场,当然也就没有权力的对价能力和条件,也就没有变现的价格度量。所以,以有否“滥权”式腐败做论断,那个时代并非出自制度优异,而是彻底绞杀了市场。

  今天,“滥权”式的腐败猖獗,令人神共愤;而“法权”其实也就是“特权”式的腐败,其实来得更加普遍。而“特权”式的腐败,承袭体制的历史留存,有着某种不可言喻的正当性和法统性,这些我们称之为级别“待遇”的“法权”,不仅不能得到杜绝与变革,反而大行其道,从子女教育到住房配给、从车驾规定到差旅待遇,总之形形色色的公款消费和职务便利,无一不在引诱着官员从“特权”式腐败向“滥权”式腐败转移。

  “特权”式的腐败是“滥权”式腐败的本质,是“滥权”式腐败的动因,也更是“滥权”式腐败的归集。可以说。“滥权”式的腐败源于制度,而“特权”式腐败本身就是制度。“滥权”式的腐败,在于权力者编排市场、控制资源;“特权”式腐败,在于权力者自定制度、绝杀监督。以窃国者手中无珠而赞天下无盗,这大概就是忘情于毛泽东时代而不返的根由吧。

逛上一篇:   逛下一篇:

作者: 中国浪人
  (2008-05-29 13:09)
推薦文章: 將本文章推薦到【百度收藏】 將本文章推薦到【YouPush】 將本文章推薦到【udn共享書籤】 將本文章推薦到【Fiigo】書籤

 本文章共有回覆 23 篇,分 1 頁
 聲明:以上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且內容由網友發表提供,若有爭議或違法由發表者承擔,本站將不負責連帶責任,謝謝。

 IPoBar  愛PK  愛遊戲  愛online
新手教學 客服中心 站務公告 交換連結 合作提案 關於我們
 
版權所有©ipoba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論壇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本討論區不承擔由該言論所引起的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