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貼吧 文章 作者 工作  
網頁搜尋
 
 愛PO吧 >> 百度mp3 >> 瀏覽文章
回覆 加入我的最愛 與好友分享

十三里之遙 (一)

本被文章 0 次, 共有回覆 7  
0
 
0
xyz


之一
我未曾告訴你為何自己執意向南行。
我想像沿著狹長的陽光海岸, 直到歐洲至南邊界。 越過直布羅陀海峽 ,經過安靜灰黃的沙漠, 然後來到有棕櫚樹、 無花果、和駱駝銅玲的摩洛哥。 充滿著銘黃橄欖綠和櫻桃紅斑斕的染坊, 閃著金光的回教圓頂, 緩慢行走並在陽光下吐著熱氣的驢子, 和露天市集一旁角落打盹的弄蛇人。
那段時間, 我是那麼想念你。 整個心臟像是被緊緊揪住, 滲出黯淡苦澀的汁液 ,並在夜間化為腥鹹的淚。

你必定無從得知我所經歷的一切折磨, 正如我只能以想像去揣摩當時你在摩洛哥行走的痕跡。
xyz
而一直以來, 我小心翼翼的跟隨你 ,然後沒有選擇餘地的遺失了自己。
因此我沒有告訴你為何我執意一個人向南行。 這不是想與不想的意願問題 ,而是我必須前往, 試著接近並越過最南端的湛藍地中海水。
那裡, 也許我可以見到你。

之二
向南行。 我坐了四個半小時的公車來到algecira ,這是一個除了重要交通轉運功能沒有其餘標記的小城。 車站裡很空曠, 我在站裡的酒吧點了一杯馬拉加甜酒, 試著想下一步的方向 。你曾在結束摩洛哥的旅行後來到這個車站, 並在車站傳了一通簡訊給我。 你說幾個小時之後你即將回到格拉那達, 我們見個面好嗎 。此時我在酒吧裡揣想你傳簡訊的樣子。 當時我們近兩個月沒有聯絡 ,你按下我的電話號碼時是什麼樣的心情, 而我是否曾告訴你當我看到你的簡訊 ,那幾乎可以忘卻一切長期思念磨難的狂喜心情。 也許之後我是盡可能地稀釋了我的情感之後, 再淡淡地回傳給你,
到時打個電話給我,不管多?。 也許我是這麼對你說的。
我想像著你頂著一頭膨髮, 帶著你唯一的舊背包, 某隻褲腳垂落總是補不好, 拖在你鞋下踩著。 你的神情應仍是一派輕鬆 ,偶而嘴角露出捉狹的笑。 也許有一絲疲憊 。我仍看不見你的脆弱, 脆弱是我永遠也觸不著的, 你的私密。
馬拉加甜酒配早餐為宜, 我搭著自己做的生火腿三明治慢慢吃。 一杯未盡我已決定先往直布羅陀走走, 那裡是你的語言你的人。

之三
於是我來到直布羅陀, 西班牙的國境之南。 邊界僅以一道海關作隔。 我隨著人群魚貫地走入 ,海關攔下我仔細查驗護照, 並沒有任何東方遊客會來這裡旅行 。沒有任何東方遊客會來到這樣遙遠的英國, 西班牙境內的大不列顛。
我穿過邊界 ,進入另一個世界 。紅色雙層巴士停在我眼前, 曬紅臉的英國人們從車上守秩序的走下來。 咖啡店賣著剛烤好的碎肉或野莓餡餅mince pie, 報架上每日鏡報頭條是威廉王子和女友凱蒂打馬球的消息。
我感到所有的語言在我身體裡混亂破碎, 無法組織名詞動詞形容詞, 也不能以俐落句讀來構句 。 喉頭乾澀 ,難以完整發聲 ,語言一出即散逸。我逃進一間冷清的酒吧點了炸魚薯條和健力士啤酒 ,該說GRACIAS 還是CHEERS, 我面對侍者竟是莫名的驚慌。
將近一年慣習的安達魯西亞扁平南部腔, 我在直布羅陀失去了語言。
僅一邊界之隔 。
我以為想你會帶給我力量。 我坐在熱鬧的街頭, 約是全城唯一的東方面孔。一個倚在紅色電話亭旁帶著回教圓帽的北非男子, 投以含蓄而好奇的眼神。 我耳中充斥著頓挫的英國腔, 一切猶如電影布景, 然則卻是失去故事的背景 。我在楚門的世界一腳踩空, 溺入無波的人造海洋。
這裡是你的世界你的人, 你的語言你的空氣, 而我只覺得陌生。
突然異常得想念起魯莽喧雜的西班牙 。

之四
夜漸漸安靜地覆蓋 ,我回到algecira 。你知道我喜歡一個人, 卻總也難克服面對黑暗時未知的恐懼。 我必須在這陌生的小城渡過一夜。 我看著手機, 多希望有誰可以傳通簡訊給我。 我的小海豚在夜裡很安靜, 像是睡著了一樣 。也許我根本不應該開機 ,也許我根本不該有所期望 。我本是喜愛孤獨, 但當下我想著我必須傳個簡訊給任何一個人。 傳給誰好呢, 我自己喜歡把人推的遠遠的。 傳給誰好呢 ,想了許久, 我決定傳給你 。我們好一陣子沒有聯絡, 然後我按了你的號碼。 把手機調成震動放在口袋裡 ,之後在黑暗的公車上閉上眼。
你約莫能感受到我的猶豫 ,或是也許你一向不夠敏感 。我該這麼說嗎 ,不夠敏感 ,幾近漠然。
而小海豚一直很安靜 ,彷彿從來沒有醒來過。
出了車站是極目的黑暗。 我向最近的一條有燈的小街走去 ,走進第一家小旅社 ,比想像中還便宜的10歐元一?。 老闆盯著我, 一個人。 沒錯,就是一個人。 他打量著我 。我放下背包, 順著老闆指示穿過昏黃的小街, 走了很久,終於遇見一家安靜的酒吧。
我撿了一個吧台角落的位置, 可以觀察人, 也可以就著一盞微小的壁燈寫寫東西。 留著雞冠頭的小老闆不過度殷勤地送上汁液飽滿的醃橄欖, 酥烤肉條和番茄燴洋芋。 我喝下幾杯紅酒, 覺得從喉頭至足尖的肌肉都開始慢慢放鬆,方才的緊繃感似乎已經減輕。然後那時 ,小海豚悶哼了一聲 。我看到你回傳的訊息。
xyz
也許我是過度疲憊 ,也或者是微醺。 我像走失的幼稚園女孩突然遇到了母親, 一個溫暖踏實的擁抱。
那一瞬間 ,雨落在我的鼻尖 。
我拿餐巾紙低頭拭去 ,並趕緊拿起酒杯把剩下的酒一口飲盡 。必須繼續堅強, 我必須。 在這陌生小城的一夜。
回到旅社 ,在黑暗中我把眼睛閉上 。試著忽略身下廉價彈簧床墊的空洞感, 和無力抵抗不斷湧現的陰森想像 。還有好幾個小時才是黎明, 或是你願意來我夢裡。xyz軟體補給站

之五
是以我將如此陳述我的旅程 。
你必然察覺我在敘述中的遲疑。 我總對未知感到強烈的狂喜和恐懼 。這才是真實的旅程, 雖則我永遠無法真實描繪自己的愉悅和怯懦。
當我踽踽獨行, 當我反覆地一再把自己丟到一個無法靠經驗法則詮釋的情境 ,體嘗陌生的新鮮滋味並感到緊繃害怕懊悔。
總也學不會 ,我總也學不會。
而我只能再次確切感受, 獨自旅行時, 那些美好種種不可言說 ,正如那些恐懼無以名狀。

逛上一篇:   逛下一篇:

作者: dtcuxaku
  (2010-04-17 05:33)
推薦文章: 將本文章推薦到【百度收藏】 將本文章推薦到【YouPush】 將本文章推薦到【udn共享書籤】 將本文章推薦到【Fiigo】書籤

 本文章共有回覆 7 篇,分 1 頁
 聲明:以上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且內容由網友發表提供,若有爭議或違法由發表者承擔,本站將不負責連帶責任,謝謝。

 IPoBar  愛PK  愛遊戲  愛online
新手教學 客服中心 站務公告 交換連結 合作提案 關於我們
 
版權所有©ipoba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論壇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本討論區不承擔由該言論所引起的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