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貼吧 文章 作者 工作  
網頁搜尋
 
 愛PO吧 >> 湯唯吧 >> 瀏覽文章
回覆 加入我的最愛 與好友分享

<慶祝創吧>脫掉夢的衣裳,南周記者袁蕾談湯唯--山西晚報網

本被文章 0 次, 共有回覆 11  
0
 
0
出场嘉宾:《南方周末》记者袁蕾

如果不是因为那纸“封杀令”,2008年,汤唯将会怎样?

这样的问题并不是每个人都会去想,但很多人一定都还记得,在2007年年末,那个因《色·戒》红透半边天的新人汤唯,在很短的时间内,其身价直逼章子怡,风头之劲仿佛无人能敌。孰料,一切皆在今年3月初改变了,新人的星途也从此变得前途未卜。

从高峰到低谷,不及半年,有人说,汤唯或是被广电总局正式发文封杀的中国演员第一人,而正是这个“第一”在2008年为娱乐圈留下了重重一笔。细数2008 年的娱乐圈新人,能耀眼过汤唯的似乎依旧无人,能有汤唯如此遭遇的也无人,在2008年经历着重重考验的汤唯,似乎仍旧为我们延续了一个老新人的新话题。

2008年3月13日,汤唯被“封杀”的传闻传出整整一周后,《南方周末》推出了记者袁蕾采写的《为什么说我很勇敢———汤唯成长史》《汤唯同学,下课了》两篇稿件。

和很多记者的采访经历不同,袁蕾的采访非常贴身,她甚至陪汤唯上课、吃饭、游戏等等,这也让一直神秘、低调的汤唯第一次以常人的角色出现在大众的视野中。最重要的是,袁蕾的这次采访正处于“封杀事件”的临界点,且让我们透过袁蕾的眼睛来了解真正的汤唯,也了解一个新人的成长和蜕变。

印象·穿羽绒服戴口罩的明星

那是2008年3月初,袁蕾在一场私人聚会上见到了汤唯,这中间,是汤唯的一个非常信赖的朋友搭的桥。当时还未有“封杀”传闻传来。换句话说,袁蕾所见正是红极一时的汤唯。

令袁蕾多少有些吃惊的是,这个红极一时的汤唯却没有表现出和其他同龄女孩子任何的不同。“我见汤唯时,北京的天还很冷,她从外面进来的时候,就穿着一件黑色的羽绒服,戴着帽子、口罩,穿着旅游鞋,背着双肩包,脸上没有化妆,也没有墨镜之类的,更没有什么助理,就她一个人。”在一个阅明星无数的老记眼里,“汤唯”和“当红明星”之间简直有点格格不入,而汤唯却是不以为然,袁蕾后来甚至听说她走红后还经常这身行头出入地铁。

另一个细节也让初见汤唯的袁蕾回味了好久,“当时她左手捧了一束花,右手拿着一个花瓶,她告诉朋友,说路上看见一个卖花的小孩,觉得她在寒风中很可怜,就决定把它们全部买下来送给朋友。后来一想,朋友一定还没有花瓶就跑去买了花瓶。”

袁蕾并没有想在后来的稿件中过多渲染什么,因此这些情景她并未提及,但对于稿件之外没有立场约束的个体来说,汤唯顿时给了她亲近的感觉,尤其是当扎着马尾辫、素面的汤唯伸出长长的手指,和她说:“你好,我是汤唯”的时候,一个银幕外的形象正逐渐立体起来。

【方向·说的最多的就是迷茫】

和袁蕾聊汤唯,她用得最多的一个词就是“迷茫”。

在许许多多的人看来,一个已经拥有了国际影响力的演员,一个片约不断、广告不绝的明星,“迷茫”看起来是那么矫情!

但汤唯实实在在地迷茫了,迷茫于《色·戒》中的角色,迷茫于这部戏带给她的影响,迷茫于自己的未来之路。迷茫得她无处可逃,干脆一头钻进了古代汉语堆里,希望能从古人的人生经验里找出现实的人生解答。

“我们见面的那次,汤唯刚好托朋友找来一位大学教授上门授课。而我也成了当天的旁听生。”对于汤唯的举动,周围的人一概不解,帮汤唯找老师的朋友说,换成别人,要学也是学英文。袁蕾对此也疑问重重,可汤唯却自有理解。

当时她曾告诉袁蕾“演戏是我生活的一部分,我的下一个角色是什么,我是真的没得选,不是我不选择,而是人家没有把角色放在我面前。”汤唯说,她接下去一个月的工作,就是想通这些问题。孰料,一切未及汤唯想得通已经风云突变。

据袁蕾讲,她是通过后来的聊天才慢慢理解汤唯的这一举动的,汤唯是一个典型的非实用主义者,她并不会觉得英语有用才学英语,古文没用就不去碰古文。

而对于学古文,汤唯觉得收获颇多,而她对于收获最终的总结是“现代人都太精明了,其实他们也并不是天生有心计,他们也是被逼出来的。”

性格·神经质

“对认识她的人而言,汤唯是《色·戒》里在舞台上抹着红脸蛋、高呼‘中国不能亡’”的学生王佳芝;对不认识她的人而言,汤唯是《色·戒》里大胆床戏的演员———一切都不能避免地以《色·戒》为中心。”这是袁蕾的文中所言,把汤唯和《色·戒》的微妙关系说得透彻见底。

那么,在谦逊的外表下、在迷茫的挣扎中,生活中“高呼‘中国不能亡’的学生王佳芝”又是怎样一种模样呢?

在袁蕾看来,从汤唯学习古文的举动中是可以看出她的一些性格的———那就是神经质。袁蕾曾从朋友那里听说汤唯之前上大学时的一段经历,那是汤唯去竞选学生会主席,在台上大发对改善学校食堂的看法。“并不是她想要当学生干部才那样,而是她如果认为今天食堂的问题严重,就觉得必须通过得到这个职位以便去改善一下食堂,后来汤唯还和朋友玩笑,‘一看我就知道,怎么可能当学生会主席呢?’。她是那种当时想到就要当时做的人,但事情过去就过去了。她学古文也是这样,一时兴起。”

一时兴起的背后,汤唯对很多事的态度都并不太积极,通过接触,袁蕾感觉“她还是有点闷,喜欢探讨人生哲学。她不是一个很容易就和别人深交的人,虽然她很亲切。”

  逛下一篇:

作者: a_will
  (2008-12-29 10:06)
推薦文章: 將本文章推薦到【百度收藏】 將本文章推薦到【YouPush】 將本文章推薦到【udn共享書籤】 將本文章推薦到【Fiigo】書籤

 本文章共有回覆 11 篇,分 1 頁
 聲明:以上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且內容由網友發表提供,若有爭議或違法由發表者承擔,本站將不負責連帶責任,謝謝。

 IPoBar  愛PK  愛遊戲  愛online
新手教學 客服中心 站務公告 交換連結 合作提案 關於我們
 
版權所有©ipoba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論壇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本討論區不承擔由該言論所引起的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