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貼吧 文章 作者 工作  
網頁搜尋
 
 愛PO吧 >> 兩岸 >> 瀏覽文章
回覆 加入我的最愛 與好友分享

台灣人與支那豚絕非同胞!

本被文章 0 次, 共有回覆 29  
0
 
0
台灣人對中國400年的厭惡

 中國制法侵台,台聯赴日重點是尋求支援,去靖國神社只是順道,北京故意把求援反惡法的焦點轉移到參拜神社,指為民族敗類,「外省人」宋楚瑜、馬英九等立刻配合演出,裡應外合。事實上,台灣人不是中國人,血統比「漢番混血」的女「立委」更原住民。400年來中國欺壓屠殺台灣人更甚日本,卻有忠烈祠、臭頭廟、臭頭像,反分裂法是最新的案例。不要以為一句「民族敗類」台灣人就都會變成敗類,向中國叩頭認賊作父!

 「有唐山公無唐山媽」流傳台灣民間,它的意思是母系祖先原住民。拙作「台灣閩客尋根地圖」、「台灣血統真相地圖」就在告訴你,她們屬於那一族、那一社。台灣人若想尋根,只要你知道她們是那裡人,按圖索驥就有清楚交代,不要再受騙。

 至於父系祖先方面,並非人人都有唐山公。經作者多年專職研究,1,000個裡面找不到1個。在這種情形下,血統上台灣人不是原住民是什麼?既是原住民卻都認中國人為祖先,正好反映了中國以強迫漢化的手段,達到消滅台灣祖先、台灣意識的目的。因為台灣人不漢化,很難活下去,滿清的福建巡撫清楚表白,當代的中國政客和祖先都是台灣的壓榨者。讓我們好好算一下這筆400年的帳。

 中國人來台約始自400年前,400年來除了認同台灣者之外,大多是忘恩負義之徒,西洋人以第3者的眼光,記下了台灣人對中國的厭惡,做為原住民後裔的現代台灣人,除應認真尋根之外,更應牢記祖先的遺訓。

 1624年荷蘭入台,1636年控制了約20個平埔族的村落。1650年時增為350村,其中除37村屬排灣族和卑南族外,其餘都是平埔族。起初,人頭稅由傳教士徵收,等到治下村社增加後,人手不足,荷人僱用漢人收稅,但漢人素行不良,狐假虎威勒索台灣人,造成反彈和緊張,這是台灣人討厭中國的開始。

 1661年鄭軍登陸,起初平埔族不太瞭解中國人,以為荷時漢人造成的不愉快只是個案,所以還歡迎鄭成功。時間一久,中國人原形畢露,台灣人開始反抗,遭到8次大剿滅。鄭氏於是找藉口說是荷蘭人煽動,迅速殺死所有荷蘭俘虜,嫁禍於人,但仍無法取信台灣人,最後還是利用內奸,領荷蘭薪水的通譯中國人何賦,獻上安平港航道地圖,鄭氏才能順利進入安平港得到台灣。今日的台灣不是也有領台灣薪水的中國內奸,主張「統一」,堅持中華民國國號,準備把台灣送給他們的祖國嗎?台灣人若不知警惕,中國內奸顛覆台灣的歷史會重演。

 茲將相關西洋人著作、台灣通志、滿清檔案抄錄如下:

 1683年滿清併吞台灣,施琅當時曾經詢問荷蘭人葛拉文布洛克Graven broeck,荷蘭還有無興趣統治台灣,因為,根據民意調查,大多數的台灣原住民,回頭再接受荷蘭統治的意願很高。這襯托出台灣人對中國統治普偏的厭惡。滿清佔領台灣212年,屠殺各族原住民共110次,以漢化方式消滅台灣人祖先,手段殘酷到不漢化活不下去。

 1715年8月,清康熙指派來台測繪地圖的西洋神父馮秉正,發表了他對在台漢人的觀察心得,他這樣寫:

 (1)漢人到台灣東部採金,受到友善的招待,原住民盡力提供協助和方便,但漢人沒採到金,只在原住民家中看到幾塊,便心生歹念,企圖謀財害命。於是,臨走時,以感謝連日來的幫忙為理由設宴款待,把原住民灌醉,然後全部殺死,把金塊帶走,恩將仇報。

 (2)漢人去台灣必須領有照單(許可證)才能上船,申請照單要花一大筆錢而且要鋪保,很麻煩。到了台灣,上了岸還要送禮數給相關的官員,否則有照單照樣遣返中國。因為中國人天性貪婪、貪汙,三年官兩年滿。到現在還是一樣貪汙腐敗,一點也沒改變。

 (3)韃靼(滿洲)人統治下的福爾摩沙,台灣府(台南)府城,鳳山縣、諸羅縣縣城,衛生、環境比較好,大多住著中國統治階級,原住民只有當奴僕或奴隸的份。中國人作威作福,台灣人當牛當馬。

 (4)台灣人依規定必須向中國人完糧納稅,因語言不通,每個台灣人村莊都有1名懂原住民語言的中國人替官員通譯,叫做通事。這些通事殘忍貪婪,利用職權剝削可憐的台灣人。我當面向福建巡撫反映,他卻一副不在意的表情答道,「如果番人堅決不願漢化,很難活下去,我們設法要化生番為熟番,化熟番為漢人,叫他們享受文明的生活,他們不願意只有由他們去,反正這個世界到處都有不滿分子」。

 針對福建巡撫的談話,馮神父評論道,「中國人認為台灣人是生番,然我卻認為,他們比大多數所謂的中國聖賢更懂得哲學。他們不騙、不搶,也不爭、不訟,公平的分配所得,為人正直,心地善良純潔,比滿口仁義道德,而內心骯髒惡臭的中國聖賢強多了。」

 1860年英國第一個駐台灣的副領事郇和Robert Swinhoe,寫出他的親身經歷。他說,有平埔族人告訴他,祖先是紅毛仔,是1661年被鄭成功打敗時,留下的3,000荷蘭兵之一。他是新港(今新市)人,居民的男祖先很多是這些荷蘭士兵,女祖先則是西拉雅平埔族。新港村附近的村莊也都是平埔社,北方有安定、善化(均屬目加溜灣社),佳里(蕭壟社)、麻豆(麻豆社)等,南方則有新化(大目降社),莊裡都住著他們的同胞。這證實了台南人確實是平埔族或是和荷蘭的混血。陰險的漢人,曾從中國帶來大批老虎,企圖消滅台灣人,想不到老虎卻被台灣人消滅了。漢人因此轉求官勢,懸賞原住民人頭,一顆10美金。

 1865年,歷史學家莊士頓John ston在所著「台灣與中國」中寫到,同行的馬雅各Maxwell醫師(長老會)說:和自負的中國人比較,傳福音給純樸的台灣人,可能更有意義。於是,莊士頓、馬雅各、必麒麟三人到了離新港15哩的岡仔林平埔社,社人自稱是「番仔」,並且引以為傲。老人還會說平埔語,並且懷念荷蘭人,因愛荷蘭人的緣故,也喜愛所有的白人,還將白人認作親戚。老「番婆」的話尤其使人感動。她們對我們說:「白人是我們的親戚,你們不像那些薙髮的邪惡中國人。兩百年前你們離我們而去,現在我們老了,離死不遠,沒想到我們這雙昏花的老眼,還真幸運,能再見到我們的紅毛親戚」。

 1867年3月12日羅佛號(the Rover)船沉船員被殺事件,恆春龍鑾潭排灣族領袖卓紀篤,願意和美國領事李仙德等西方人談判,但連與中國官員會面都不要。他說:「中國人是女人,我看不起他們。我會派我的女兒去和他們談」。「以前,我們不知道白人紳士為人高尚,現在我們知道了,我們願意和紳士人做朋友」。

 1871年。英人湯姆生John Thomson著有「海外歷險記」記載,1871年初來台,4月11日和馬雅各到台南拔馬,當地平埔族人對荷蘭的統治心存感激,對洋人抱以歡迎的熱情。可見,他們也是反中國的。

 1874年。德人艾必斯Paul Ibis說:「台灣人誠實又好客,比起許多自稱文明者的人,給我留下更好的印象。不過,陌生人並不容易取得他們的信任,因為他們的祖先和自稱文明的中國人打交道,人人都有慘痛的經驗」。

 1876年5月在屏東萬金傳教的楊神父,寫信給菲律賓的朋友:台灣原住民非常貧窮,因為他們不夠機警、小心,而中國人太狡猾了,所以,他們的村莊是最窮的村莊、土地是最不肥沃的土地。如果沒有基督教,他們早就被消滅,就像已經消滅的原住民村落一樣,而中國人是他們的世仇大敵。

 英國駐台南領事培倫Pelham記載1890年:

 (1)打狗以東25哩邊地(屏東高樹到內埔、萬巒一帶),中國人擄獲一原住民頭目,割下頭,傳示各村莊,最後以這顆人頭為主菜設慶功宴。

 (2)原住民不會無緣無故殺死中國人,除非中國人背信,而背信對中國人而言,是家常便飯,當然常常被殺。中國人不自我檢討,反而倚仗官勢殺台灣人為餐桌主菜,天理何在?

 (3)劉銘傳「開山撫番」時,打死原住民,肉拿到菜市場賣。有外國人在桃園大溪目睹野蠻的這一幕,心、肝、腎和腳掌被切成小塊熬湯,據中國人說,吃了很補。我聽了卻好幾天都想吐!

 (4)原住民與中國軍隊常常起衝突,而中國軍隊每次被打敗。但是,在恆春原住民卻被中國平民打敗,用的方法是軟索牽豬,使原住民願意和他們買賣。說到買賣,他們絕對不是狡猾的中國人的對手。

 1945年,蔣介石以開羅宣言、波茨坦宣言竊據台灣,1947年因恐騙局拆穿,專門屠殺知識分子,鎖定高中、高職以上者為殺戮對象,造成228事件。之後,白色恐怖事件不斷。1949年後,中華人民共和國也以這兩個宣言,咬定台灣是它的,制定反分裂法。

 1994年開羅宣言被作者研究發現無人簽字,曝露了中國詐欺、無賴的本質。1999年本人應日本邀請,以開羅宣言無人簽字為主題對日本政要演講,依「江南案」,這是告洋狀。

 果然,3月26日回國時,在成田機場險遭暗殺,脫險回到屏東,晚上傳來兒子從5樓墜落死訊,屍體離墜樓垂直點達6米,法院堅持以意外結案,今查係他殺,顯然是殺死後棄屍偽裝成意外墜樓的陳文成第二。原因是,中國人殺不到老子殺兒子出氣,這又像林義雄母女的模式,警告封口不聽就滅口(今326大遊行與滅口同日,是巧合?)希望台灣人記取這些歷史的教訓,不要被中國嚇倒,要遠離中國。

逛上一篇:   逛下一篇:

作者: Abonlais
  (2009-01-01 07:38)
推薦文章: 將本文章推薦到【百度收藏】 將本文章推薦到【YouPush】 將本文章推薦到【udn共享書籤】 將本文章推薦到【Fiigo】書籤

 本文章共有回覆 29 篇,分 1 頁
 聲明:以上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且內容由網友發表提供,若有爭議或違法由發表者承擔,本站將不負責連帶責任,謝謝。

 IPoBar  愛PK  愛遊戲  愛online
新手教學 客服中心 站務公告 交換連結 合作提案 關於我們
 
版權所有©ipoba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論壇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本討論區不承擔由該言論所引起的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