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貼吧 文章 作者 工作  
網頁搜尋
 
 愛PO吧 >> 兩岸 >> 瀏覽文章
回覆 加入我的最愛 與好友分享

日本人转换了蛮荒险恶的福尔摩沙岛

本被文章 0 次, 共有回覆 4  
0
 
0
日本人转换了蛮荒险恶的福尔摩沙岛

《纽约时报》

(转自民主论坛 www.asiademo.org

┌────────────────────────────┐
│ ◆别的民族无法克服的险恶,被一个民族在短短的数年转换
│  了,令人赞叹的神奇。               │
│ ◆其它殖民国家学习的教训            │
└────────────────────────────┘

〔伦敦,1904-09-20)《时代杂志》今天发表一个负责日本转换福尔
摩沙岛事务的特派员所写的一篇文章:《一件成功的芸术品需要的三
个必要条件:天分、贴切的运用、和经验。》

殖民的芸术是没有特例的。因此,德国人在殖民尝试中曾经失败过,
更遑论贴切的运用,不管是缺乏天分或经验;但是,最有可能的事实
乃是,第一次芸术创作的尝试通常是失败的,曾经是德国不能成功的
原因。

基于这个道理,日本人第一次殖民尝试是特别另人感到有与趣的。更
特别的,日本第一个殖民地,福尔摩沙岛,如此的被称呼)(第一个
殖民地),给了过去许多尝试殖民的国家是无法克服的困难。

福尔摩沙岛曾经是过去来自中国和许多国家的犯罪者常来躲藏的好地
方,因为其环境无比的险峻和无法纪的居民,而从未让过去几次侵略
者殖民过。

西班牙人和荷兰人曾经尝试殖民福尔摩沙,但是都失望的放弃。中国
人实质是让这个土地停留在荒野状态中,而法国人和英国人可能轻而
易及的拿到她,但是选择了不去涉足停留在这险峻的岛屿。

驯化荒野的本性

因此,当日本人在中日战争结束后要求福尔摩沙时,中国如果不是高
兴地,至少也是情愿地割让她,而李鸿章(清国中堂宰相)讽刺地
说,日本将会发现这个岛屿是一个非常坏的交易。

当日本进入福尔摩沙时,她发现海岸线是在海盗的淫威控制下。内陆
则部分被险恶的原住民所控制管理,另一部分则是被有组织的罪犯土
匪所控制。他们抢劫遇海难的而靠往此岛的船只,杀害船员。当中国
拥有福尔摩沙时,许多与美国和其它国家的纠纷常常是因为这些对外
国船只与船员的谋杀。中国可能是非常高兴地去除这化外之地。

征服这个岛花费了一年,而在1896年3月31日,这个岛被置放在文明
的管辖中。但是曾经在岛上执行任务的前中国官员和官方和那些害怕
位置被剥夺的人,与那些福尔摩沙无法无天的分子联手,挑拨他们起
来反抗新统治者,而且这个地方一直都处在不安与动乱的状况中,如
此持续到1902年,当时军队的扫荡行动终于清除了岛上的作乱分子。

法律执行的宽容

虽然这个地方到目前为止在日本统治下享受了几年的完全和平,在表
面呈现上和过去险恶的居民的灵魂则完全改变了,而当地的居民开始
了日本人统治福赐而称赞。

日本赖以完成这非凡的成功的政策包括了,尽可能地,尊重居民的偏
见,而宁可选择了温和的指导而非威胁强制地带领居民走向文明之
路。

举例而言,日本人保留了古代的“和平公司”(Peace Corp.),其
为中国人所建立而在于保护居民免于武装土匪的劫掠,火灾和水患,
和其它自然的灾害。另外同时介绍了教化的法律条文。不过,当这些
主要施用于居住在岛上的日本人的律法,被更改使其能够被缺乏文明
而无法立刻认知理解文明所必需具备的条件的原来的住民所尊敬。

治疗鸦片恶习

甚至吸食鸦片的恶习至目前仍然被尊重,而原住民是不会因为吸食而
受罚,虽然吸食和贩卖鸦片,对于居住在日本和岛上的日本人是会依
情节而被判处牢役的刑责。但是为了逐渐消除鸦片吸食量,而在同样
的原则下,对于患有惯性吸食患者,能够断其瘾癖,日本政府让贩卖
鸦片成为专卖,而同时法律上允许却不鼓励吸食鸦片。

只有被确认的吸食者才能够获得鸦片,而且只能在非常严格的监视下
获取。政府在控制鸦片的供给在,小量方式下供给有执照的经销代
理,另外警察人员则在高度的监视鸦片吸食者没有扩大的情况。

在这同时道德的压力也开始呈现。所有医生不断地对成年者指出鸦片
吸食的邪恶,学校老师必需对学生警告吸食鸦片的习惯对身体和道德
的残害。

岛上的居民大约有3,000,000人,在1900时有169,064鸦片吸食者。而
在1902年3月底,有152,044人注册而拥有吸食执照,而在减少的
7,020当中,有的是因为死亡或断绝吸食的习惯。不可怀疑的,这个
数字会在这明智的政策下快速地消减中。

在1900时鸦片的进口值是3,392,602日圆,而在1903时则减至
1,121,455日圆。从收入的观点上看,这个在福尔摩沙岛上限制鸦片
的政策无疑的是不受欢迎的,因为它一方面对国家是收入上的损失,
另一方面在对吸食监管上增加了支出。

当日本政府不可能干涉原住民的宗教与风俗而去伤害他们的感受,从
各方面的绦件上的改善,而在实证上给了他们可感受到的日本统治的
好处。首先,对于守法的收费者,不再受到土匪强盗集团暴力威胁与
垄断,而在公正的政府管理下享受了自由。另外对于身体的福利也所
获甚多。

这个地方曾经为流行性的疾病所苦,其主要原因乃是当地居民从停滞
的水池和污染的河川中,摄取恶劣的水质所致。因此日本人规划了净
水的供应。

在福尔摩沙总共的压力水井数字不详,不过只在台北地区,在当时全
人口的十分之一的地方,却开了800口井。

开始了优良的学校系统

教肓乃一切进步的起点,日本巳经引进非常好的教育系统到福尔摩
沙。为日本人设立的学校共有60位老师和2,000位学生,给当地的人
则有130所小学和521老师,教育18,149位孩童,因此将他们转化为受
教化的人。

不过,日本仍不满意只提供基础教育系统,因为她的野心乃是将她最
好的都给福尔摩沙。其结果是,日本己为当地的人建立了一所医学
院,一所语言学校和一所老师训练学校。

在福尔摩沙的医学院有伟大的声名,因为那是远东惟一提供一般现代
化科学课程和实习医学给原来说中国语言的学生。它座落在台北,在
此时大约有150位学生在接受非常称职的日本教授的指导在学习医
学。

日语学校有两个目标。它的目的是要传布日语给当地人,同时提供日
本人学习当地语言的机会,也让他们准备做为老师和内地的翻译。

个人的幸福不但是在于他免于暴力的人身安全,和个人的健康,更是
自身的繁荣。结果是,日本已达成让她的新殖民地增加繁荣的目标。

兴建铁道网路

当日本接管福尔摩沙时,那里没有路的存在,但说来奇怪,却有一条
短短的但几乎没有用的铁路,不但是建造得很差而且管理相当拙劣。
铁路的票价与货物的运费几乎是每天在变,而且火车只是在所谓的
“方便时”行驶。

在了解了福尔摩沙的基本需求后,日本开始有计画地在福尔摩沙的每
一个地方造路。在这同时,日本政府在地图上全盘地规画了铁路,其
中预计花费28,800,000日圆,或者几乎是英磅£3,000,000,在当时
的日本几乎是非常耀眼的数字。

那一段日本人发现已存在的铁路已完全地重建,而且新竹到高雄的新
线也以最大的能量同时从两端展开。在1897至1903之间,95英哩的铁
路巳铺设完成,同时也兴建了37个火车站,而且引进了210货车和乘
客车厢和20个火车引擎。

在这一段期间,运载乘客的数量成长四倍而货运量则以十倍数增加。
另外,在数月间轻轨铁路也建造了125英哩。还有52英哩轻轨铁路也
正在建造中。

邮政、电报、和电话也陆续成功地引进。在1896至1902期间,87个邮
局在全岛开放营业,其中在1902年,共处理了13,285,105封信件及明
信片,114,779件包裹,和发送了336,207个汇款单。电报线从1896年
的900英哩成长到1902年的2,600英哩,而电话线在1902时也铺设了
1,350英哩,在其间发送了3,690,228件信息。

在日本到达时,福尔摩沙本地原有的产业是以不合时宜的方式在运
作。不知道要以成果为依据的科学运作或完全地运作;当地人主要依
赖从自然环境所赐的报酬而没有加值的能力,虽然福尔摩沙的农民一
年能有一获、两获、甚至三获,其收成与其耕种的土地是不相称的,
而其收入也完全不够的。

从日本巳经引进的改良方法,稻米的生产在1896年至1902年之间,增
加了10%。茶叶的产量则在同一时期成长了五倍。而其它的农产品,
诸如糖、蕃薯、甘蔗、苎麻、黄麻、姜黄根粉末(turmeric)等,都
呈现了大量的增加。

巨大的森林也没有充分的利用,当地人的浪费,好比说在从樟树中制
造樟脑的过程中,樟脑油被当作废物。在日本人引进改良的成果,樟
脑的产量巳经从1897年1,534,596斤到1903年的3,588,814斤,而樟脑
油的产量也从1897年的638,603斤到1903年的2,670,561斤。

矿业也是在最肤浅而不经济的方式下进行,因此在极大的劳力中获取
微小的成果。

在耐心的教导和温和的坚持下,日本成功的在所有产业中引进了改良
的方法。农田有更好的收成,森林也被科学式的开发,数百万樟树也
种植在适当的地方,而矿业也在前几年有巨大的进步。

银行和货币制度

在福尔摩沙的贸易和工业的改进过程中,对改良银行体系和货币系统
的需求,必然地是非常明显的。其结果乃在岛上设立了做为中央银行
体系的福尔摩沙银行,而私人银行也开设众多重要的办公中心。

邮政储金银行的开设也已经有非常令人满意的成就。存户的数目从
1896的5,847到1902的41,145,而存额则从1896的228,487日圆到1902
的763,575日圆。

福尔摩沙的货币也必需转型。福尔摩沙曾经是象中国一样靠的是金银
块做为交易的工具,而非货币,而曾经做为商业交易而体积较大的铜
的硬货铸造也几乎是不可能。这种旧式的金融体系也已经被现代化的
日本系统所取代。

日本已经象倒水般的把钱倒入福尔摩沙。她也巳经建立了制棕糖、玻
璃、纸等的工厂;她也已经送出了许多最有能力的管理者,而无庸置
疑地,必然将从这贤明的政策中获得她应有的报酬。

从这岛上的暴动抚平也不过是短短数年。然而,经济上正常运作已是
非常令人震憾。居民生活上繁荣的成长也许可以从一般收入的增加看
出来,而那是原则上从政府的工作和努力中得来的。鸦片的专卖、关
税、和各种税收,已从1986年的2,711,822日圆升到到1903年的
12,738,587,几乎是十倍的成长。

正常的地方收入,其主要来自土地、房屋税、实业等,也已从1898年
的747,850日圆升到1903年的1,952,220日圆,几乎是在四年间翻了三
倍。为了得到丰硕的结果,在征收一般和地方税中,并没有施与不当
的麻烦。

很自然地,福尔摩沙的人口数也随着其资源的开发,同步调地快速的
在成长。在1897年其人口总数2,455,357,但在1903年已增至
3,082,404。

〔原载《纽约时报》1904-09-25。美国加州Menlo Park陈新辉译。为
使译文好读,《民主论坛》改译了数处。〕

逛上一篇:   逛下一篇:

作者: Abonlais
  (2009-01-01 07:57)
推薦文章: 將本文章推薦到【百度收藏】 將本文章推薦到【YouPush】 將本文章推薦到【udn共享書籤】 將本文章推薦到【Fiigo】書籤

 本文章共有回覆 4 篇,分 1 頁
 聲明:以上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且內容由網友發表提供,若有爭議或違法由發表者承擔,本站將不負責連帶責任,謝謝。

 IPoBar  愛PK  愛遊戲  愛online
新手教學 客服中心 站務公告 交換連結 合作提案 關於我們
 
版權所有©ipoba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論壇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本討論區不承擔由該言論所引起的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