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貼吧 文章 作者 工作  
網頁搜尋
 
 愛PO吧 >> 拍馬屁軍團 >> 瀏覽文章
回覆 加入我的最愛 與好友分享

馬英九的政治童話:奪魂鋸篇

本被文章 -1 次, 共有回覆 155  
0
 
1
馬英九政治童話:奪魂鋸篇
包不同 2008/12/31


馬先生醒來時發覺場所有點不大一樣。



以前醒來時,總是躺在又暖又軟的床上,不過,這回卻是在冰冷地板上,腳踝還銬著條腳鏈。



除此之外,他還發現四周又黑又冷,完全不像自己的臥處。



「有人嗎?有其他人嗎?」馬先生大聲喊了起來。



「有!」四個聲音稀稀落落、有氣無力的回答著。



「你們是誰?」馬先生問道。



眾人紛紛自報名號「鄺縣長」、「李委員」、「王聖人」,都是赫赫有名的人物。



所以當最後一人說出自己是「蕭鄉長」時,馬先生還以為昨天忘了挖耳屎。



「鄉長?」馬先生沈吟道:「區區一名鄉長,怎會跑來高層的地方?」他補充道:「別誤會,我沒看不起你的意思,只是幽默一下。」



「我也不知道啊!」蕭鄉長苦著臉道:「最近怪事真多,原本社頭鄉鄉長當得好好的,只因為出國考察不小心多領了兩萬,被判了兩年半。及一覺醒來,又發現自己進入了這個活像監獄的鬼地方。」



「咦?溢領兩萬會判罪嗎?」鄺縣長天真的問道:「我也溢領了兩萬多元耶,可是監察院只說『下屬所為,長官應不知情』,就放過了人家。甚至出國旅遊…不,出國考察的部分,更是連提都沒提。」她看看蕭鄉長,又道:「別誤會,我沒刺激你的意思。」



「兩萬多算啥?我領了一億多,監察院連個屁都沒放過。」李立委驕傲說道:「別誤會,我沒炫耀的意思。」



「一億元與兩萬元,只差了幾個零,我們監察院不辦『小屁屁』的。」王聖人不屑道:「別誤會,我沒輕蔑的意思。」



「言歸正傳!」馬先生聽眾人愈說愈不成話,連忙阻止:「今天大家聚在一起,主題是要討論陸委會對於大三通宣傳不力…」



話沒說完,一個帶著濃厚浙江腔的聲音從角落傳了出來,氣急敗壞的喝道:「給我等等!你們應該討論如何逃出這裡才對吧?怎會討論起大三通宣傳不力了呢?」



五人吃驚的看著聲音來處,只見前方牆上出現一個螢幕,螢幕中是一個詭異木偶的影像,他的模樣有點像霹靂布袋戲的素還真,卻又少了頭髮,背後也沒扛著「掌握文武半天」的招牌「龍氣劍」,身邊也沒不見熟悉的「刀狂劍痴」與「劍君十二恨」。



馬先生驚道:「是蔣公顯聖!」



木偶聽馬先生稱呼他為蔣公,連忙慌慌張張的否認:「我是奪魂怪丑,不是蔣公。」



「少來了,您那濃厚的浙江腔,就算化成灰我都認得。」馬先生問道:「蔣公今日英靈下凡,難怪陋室佛光普照,卻不知有何貴事?」



奪魂怪丑道:「不囉唆。我聽說本黨最近出了敗類,所以特地下凡來找出敗類。」



王聖人大喜:「我不是國民黨的,先下了!大家掰掰、蔣公掰掰。」跑了幾步,隨即被腳上的鐵銬絆倒,半天爬不起來。



奪魂怪丑怒道:「都說我不是蔣公了,你們聽不懂人話嗎?」



馬先生笑道:「怎可能不是?您的遺囑直到現在還深烙在我腦海呢!短短一紙『你辦事、我放心』,真是字字珠璣、句句金玉、錦繡文章、擲地有聲…」



「那是毛澤東的遺囑!」奪魂怪丑不悅的打斷了他話頭:「我的遺囑是『反共自由基地日益精實壯大,並不斷對大陸共產邪惡展開政治作戰…』」



「算了!咱們繼續來討論宣傳大三通的事。」馬先生對其他人說道。



「給我正經一點!」奪魂怪丑怒道:「一小時後,這裡會灌滿沙林毒氣,唯一的一份解藥阿品托,藏在房間的某個地方,只有鋸斷自己腳的人才能拿到解藥。」他注視著眾人,說道:「勇於承認自己是國民黨敗類的人,必定也有勇氣鋸斷自己的腳去拿解藥!」



馬先生抗議道:「報告前前前前前前主席!萬一...只有一人是敗類,其餘都是好人,那麼拿不到解藥的四人豈不是被枉殺了?」



奪魂怪丑笑道:「若是一生不枉殺,當年何來二二八?廢話別多說了,快點找出敗類吧!」



馬先生急得向眾人跳腳大叫:「敗類到底是誰?還不快自己承認,跪請蔣公恕罪?」



一夥人想到要鋸腳,紛紛沈默不語。



馬先生問了幾聲,都聽不到有人答應。便道:「報告蔣公,本黨沒有敗類!瞧他們一張張無辜無邪的臉,看起來多可愛啊?與我問王署長警察有沒執法過當時,表情完全一模一樣。」



奪魂怪丑嘆道:「看來不給點提示還真的不行!仔細想想,最近報紙上誰的新聞最多啊?」



馬先生側頭想了想:「陳水扁?」



奪魂怪丑怒道:「他是民進黨的!」



馬先生又想了想:「團團與圓圓?」



「團妳個頭!」奪魂怪丑怒道:「你跑去和『大陸共產邪惡』團圓這檔事,不提還差點忘了算帳!」



「邱委員!肯定是邱委員!」馬先生連忙轉移話題:「他天天爆料,最常出現在新聞報導中。」



「少瞎掰了!」奪魂怪丑不耐煩說道:「再給個提示:敗類就在這你們幾個人之中。」



「應該是李委員吧?」鄺縣長首先出聲道:「李委員,報上天天都是雙重國籍的新聞,請不要將黨吃光、喝光、敗光。」



「靠!我都自願休無薪假去環島旅遊了,媒體還天天罵,我有何辦法?」李委員俏臉含慍道。



「實在不成體統。」王聖人蹙眉道:「馬先生,大家吵成這樣,您也不出聲勸勸?」



馬先生不悅道:「一切都是媒體惡毒挑撥,何必隨著起舞?」



「大家背毛語錄嗎?我也來一段湊趣。」蕭鄉長笑道:「天大地大,毛主席最大,爹親娘親,毛主席最親。」



話一說完,奪魂怪醜臉色馬上沈了下來,馬先生忙叱道:「本草綱目有言:『白目沒藥醫』,你就是太白目才會為了兩萬被判刑!看看人家連先生,他老人家財產數百億,監察院從沒問錢哪來的!」



奪魂怪丑陰森森說道:「繼續玩啊!剩下半小時,我看你們能玩多久。」



馬先生這才焦急了起來,道:「最近新聞批評我,估計有『貓纜』、『蔑視人權』、『干預司法』、『633跳票』、『綠卡風波』、『無力救經濟』、『規避國會監督』等,大致上就是這七點,各位呢?」



蕭鄉長道:「補充一點,報上最常罵你『蠢笨』,共八點。」



「住口!」馬先生怒道:「我真恨這字眼!」



「我只有『舔耳案』與『雙重國籍案』,共兩點。」李委員說道。



「我是『颱風出國』、『假考察真旅遊』、『溢領兩萬』,共三點。」鄺縣長道。



「我則是『不打小屁屁』、『打蒼蠅不打老虎』、『辦綠不辦藍』,也是三點。」王聖人道。



「哈哈哈哈哈!」蕭鄉長得意道:「我只有『溢領兩萬』一點,你們死定了!」



「OK!」馬先生道:「我七點第一名,鄺縣長與王聖人三點,共列第二名,李委員兩點第三名。」他看看蕭鄉長,說道:「你最後一名,鋸腿吧!」



蕭鄉長不敢置信道:「我犯的錯最少,怎該鋸腿?」



「本黨不看犯錯多少,只看官位大小。」馬先生道:「區區九品芝麻官,就當是為黨犧牲,快鋸。」



蕭鄉長含淚道:「找不到鋸子啊!」



「大家都是同志,只會強行逼迫他鋸腿,這有道理嗎?」王聖人正氣凜然道:「我們是不是該作些什麼,來改變這局面?」



蕭鄉長感激涕零的望著他,只見他從口袋掏出一把瑞士刀,拉出了鋸片,扔給蕭鄉長道:「鋸子借你用,別弄斷了。」



蕭鄉長心情一下跌到谷底,只好抖著手,開始鋸起了腿。



馬先生愈看愈是感動,他終於忍不住激動的情緒,站起身,含淚大聲道:「蕭鄉長為黨犧牲,我們就只能眼睜睜看著嗎?我們就只能任由局勢發展,不能努力改變現狀嗎?」



眾人默然不語。馬先生激昂道:「我們應該團結起來,發揮全體力量,打破兩岸的對峙,共同創造和平雙贏的年代!」



「我們一齊來為他打氣!」他站起身來,揮舞著手,大聲喊道:「鋸!鋸!鋸!鋸!鋸!鋸!鋸!鋸!鋸!」



眾人有些傻眼,不過很快就跟著揮舞著手臂,高叫:「鋸!鋸!鋸!鋸!鋸!鋸!鋸!鋸!鋸!」



由於鋸片太小,蕭鄉長鋸了半小時後,終於只剩下一層皮,就再也鋸不動了。



「這是怎回事?」馬先生訝道:「鋸片不夠利嗎?還有誰帶著瑞士刀的?」



蕭鄉長赧然道:「實不相瞞,這塊皮膚曾遭燙傷,多虧李立委捐出了臉部皮膚來移植…」



馬先生頹然坐倒,掩著臉泣道:「完了!如果是李立委的臉皮,就算搬出核武也沒用。」



眾人垂頭喪氣的坐了下來,沈默半晌,王聖人忽道:「或許事情沒那麼絕望!大家想想,蔣公既然要我們鋸腿,裡頭必定還藏著某個提示!」



「不行的!」鄺縣長廢然嘆道:「本黨的臉皮向來很厚,李立委更是出類拔萃、青出於藍,就算用絕地武士的光劍,都砍不傷這麼強韌的臉皮!」



「我宣佈退出國民黨,總可以了吧!」李立委不悅道。



「重點是辭立委,不是辭黨籍。」王聖人嘆了口氣道。



「免談!與其要我辭立委,不如大家一起死!」李立委堅定說道。



正當眾人都感到絕望時,蕭鄉長忽道:「等等!我的骨髓中似乎有個東西…天啊!是個注射筒!是沙林毒氣的解藥阿品托!」



馬先生馬上喊道:「我是總統,快點替我注射!」



蕭鄉長沈吟道:「可是根據絕地任務這部電影,阿品托必須直接注射到心臟的位置…」



這時室內響起了嘶嘶的聲音,這是沙林毒氣釋出的徵兆。



「快給我解毒劑!扔過來!扔過來!」馬先生揮著手大叫。



蕭鄉長只好將解毒劑扔給了馬先生,馬先生二話不說,迅速往心臟插了下去,只聽他慘叫一聲,便趴在地上不動了。



「快將解毒劑給我,我是第二名!」鄺縣長花容失色的叫道。



蕭鄉長掙紮起身,拚命往馬先生的遺體走去,多虧李立委的臉皮富有彈性,一段小小的皮膚居然可以延展五公尺的距離,他終於拿到了插在馬先生心臟中的阿品拖。



蕭鄉長馬上將阿品拖扔給了鄺縣長,鄺縣長鼓起勇氣,猛力往心臟一插,當場又倒在地上,魂歸西天。



王聖人見狀,驚問:「這解毒劑沒用吧?怎麼一插入心臟就死?」



李委員道:「你沒看絕地任務嗎?表面上插入心臟後就死了,可是大約兩分鍾後,就會活了過來。」她撿起了阿品托,猛力刺入心臟,隨即倒地不動。



王聖人拿過解毒劑,喃喃道:「不知道痛不痛?」又往心臟插了下去。



四名高層轉眼間全躺在地上,蕭鄉長不由得感慨萬千:「阿品托是用來靜脈注射的,不是插心臟的!」他嘆了口氣,拿起瞭解毒劑,伸出手臂緩緩注射進去:「看報紙治國固然不對,然而看電影治國更是糟糕,特別是好萊塢電影。」



奪魂怪丑嗤嗤笑道:「沒想到居然有人能看破我設的局!你自由了!」



「還有一個問題。」蕭鄉長苦著臉道:「這個核彈打不穿的臉皮怎辦?」



奪魂怪丑道:「不關我的事,我要回地獄向國父報告清除敗類的事了,掰掰!」



話一說完,螢幕上只剩下一片雪花,留下不知何去何從的蕭鄉長。



十萬年一晃眼就過去了,此時人類已經滅絕,外星人來到地球,挖出了眾人的化石。



不過他們怎樣都想不通:「為何李立委全身骨骼都已矽化,卻只有臉皮還是保持著十萬年前的模樣?」當然,這個不解之謎還包括蕭鄉長腿上的一塊皮。
=====

逛上一篇:   逛下一篇:

作者:59.112.229.*
  (2009-01-01 12:39)
推薦文章: 將本文章推薦到【百度收藏】 將本文章推薦到【YouPush】 將本文章推薦到【udn共享書籤】 將本文章推薦到【Fiigo】書籤

 本文章共有回覆 155 篇,分 1 頁
 聲明:以上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且內容由網友發表提供,若有爭議或違法由發表者承擔,本站將不負責連帶責任,謝謝。

 IPoBar  愛PK  愛遊戲  愛online
新手教學 客服中心 站務公告 交換連結 合作提案 關於我們
 
版權所有©ipoba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論壇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本討論區不承擔由該言論所引起的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