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貼吧 文章 作者 工作  
網頁搜尋
 
 愛PO吧 >> 地震 >> 瀏覽文章
回覆 加入我的最愛 與好友分享

取自 天滅支那的文章

本被文章 0 次, 共有回覆 6  
0
 
0
以大汉猪主义为出发点的历史宣传中,金国都是作为一种反面形象出现的,一说到金国,就是侵略者们如何如何凶狠残暴地烧杀抢掠,而一说道宋国就是忠臣义士们如何如何悲愤激昂,将士们如何如何英勇抗敌,老百姓如何如何同仇敌忾,除了秦桧是坏蛋以外,宋国总是以正面形象出现的。当然我们以前被这些鞑子打得很惨,这么说来也确实很解气,而且也不能否认女真人在刚兴起的时候是有一些侵略行为的,但是我还是有些不同的看法。

首先,我相信人性的普遍性,汉猪是人,女真人也是人,是人就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哪里的人都有好有坏,是不是。女真人要搞侵略,要烧杀抢掠,汉猪也一样的要搞侵略,要烧杀抢掠。

举一个典型的例子吧,岳飞是被人们认为非常仁义爱民的将军,他的岳家军号称是军纪严明,从不烧杀抢掠,在他的传记中还特别把这一点列出来作为他有别于其他人的美德。我们知道古时候特别是靖康之乱那种动乱的年代,军队抢劫老百姓是家常便饭的事情,而且朝廷供给不力,军队的粮饷常常短缺,抢劫老百姓就成了一种补给军饷的手段,能够做到像岳飞这样不害民是很不简单的了,但是就是这个岳飞,这个被认为是最能为“人民利益”着想的岳飞,据陈亮的《中兴遗传》记载,他在从军初期,还是任编外将校的时候,因为所带领的军队缺粮,他居然也准备去抢劫,后来有人劝说他,给他想了想办法,他才没有这么做。这里并没有直接说他抢劫,但是他作为部队指挥员,都在计划这么干,他手下的兵士平时在他没注意的时候不用说是常常这么干的了。《三朝北盟汇编》也记载:岳飞部将韩顺夫攻讨曹成时“辄扎营解甲,以所掳妇人佐酒”,结果大意之下吃了败仗,岳飞大怒之下“尽诛其亲随兵”。

而其他那些宋军将领抢劫百姓那都是家常便饭的那。不仅宋朝时是这样,明亡时明军(还有“农民起义军”)军纪败坏,据说烧杀抢劫比清兵还要厉害,抗日战争时“国军”抢劫起来也不输于日军。如果有人说在抗日战争这种情况又另当别论了,毕竟我们跟他们不是“一家人”,我们抢得,他们可抢不得。那又是什么逻辑?

不过这至少说明了那时候这些“抗金将士”他们可不是为了什么“民族利益”,只是为了保皇帝而战,为皇帝卖命可以,没饭吃了没钱没女人就去抢老百姓嘛,金兵烧杀抢掠那是抢别人,宋军抢劫那是抢自己同胞,他们这些“爱国将士”怎么能够这么干呢?至于那个岳飞,我想可能正是因为他这方面做得还比较好,所以很多年后老百姓还记得他,觉得他多少还有点良心,是为了“人民的利益”,所以封给他个“民族英雄”的称号,而其他那些将领也就不值得提起了。

至于说到侵略,不错,金兵占领中原当然是侵略,不过汉猪呢?黄河流域这一片是汉猪的发祥地,被人占了当然是很不痛快的事情,但是汉猪最初的地盘也就是这么一块,后来那些广大的疆域,显然不会是某天突然心血来潮把界碑往外随便移了几百几千公里就自然而然得来了,还不是从别人手里抢来的。

而说到民族性,我想这个问题应该一分为二地来看待,北方游牧民族有粗野暴虐的一面,也有纯朴宽厚的一面。说到残忍,似乎汉猪的残忍并不输与世界上任何民族,很多匪夷所思的酷刑例如凌迟剥皮什么得,都是汉猪发明出来的吧。而且这些残忍的手段往往专门用于自己人身上,如汉猪人心目中最大的两个“民族英雄”岳飞和袁崇焕就是被自己人用这种手段干掉的。我第一次听到这些的时候,心里像在流血,是什么样的仇恨能够使得这个民族的人对自己本族的优秀分子使用这样毒辣的手段。那些最以残暴著称的蒙古人,也只是简单地把人杀掉了事,但是汉猪似乎是让你简单地死掉就算是对你仁慈。

读到史书上记载的那些被称为“蛮夷”的匈奴人的事迹时,我觉得似乎他们还更可爱一些,似乎他们最大的恶行也就是在边境上进行一些抢劫,抢劫时难免就要杀人,其他好像就没什么了,对抓到的俘虏好像也没有什么太残酷地虐待,张骞这个间谍被匈奴人抓到以后,要是按汉猪的德性,早就被砍掉脑袋了,但是匈奴人只是骂了他一顿,责问他为什么你们汉猪这么不守信义,还给他讨了老婆,生了儿子,真是的,优待俘虏也没有这么优待过啊。这家伙第二次又被抓到时,匈奴人还是没有杀他,所以他还能够活着把情报带回去然后回头来攻打匈奴,不然我们也不知道历史上还有这么一个人。苏武据说是受了很大的虐待,不过也就是匈奴人把他赶到了一个远一点的地方,还怕他饿死了,还给他提供牛羊放牧,这要是换了汉猪,为了让对方低头,什么拷打折磨的手段都用上了。还有李广那个孙子李陵,跑到匈奴去以后,匈奴人很敬重他,单于还把女儿都嫁给他了,汉猪未必有此胸怀。而同时期的汉猪却经常干那种杀害俘虏的事情。比如说李广就曾经杀掉了几百个被诱降的羌人,以至于有人说他运气不好升不了官就是因为遭了报应。

汉猪除了残忍,狡诈以外,最大的毛病大概就是这不守信用了,少数民族的人往往都觉得汉猪特虚伪,好吹牛,不守信用,出尔反尔,而游牧民族似乎很看重人的信用,所以难以产生对汉猪的尊重。

北宋建国的时候,契丹(辽)已经建立五十多年了,远在北宋还未建国的五代时期,后晋石敬塘(这人是个汉化了的沙陀人,但是契丹人是把他当做汉猪看待的,后世的汉猪政权也是把他当做汉猪看待的,称他为“民族败类”),为了争夺帝位,请求契丹派兵支援,契丹人就提出条件说,要派兵可以,但是要求割让“幽云十六州”作为交换,应该说这个要求也不能算过分,毕竟我帮你打仗是要付出生命作代价的,当然要求得到补偿,而当时契丹人居住的地方都很荒凉,“幽云十六州”这一带地方又是很重要的战略要地,契丹人出于与中原民族争夺资源及安全的考虑一直很想得到这个地方。结果石敬塘就把这个地方割让给了契丹辽国,而他也因为这件事情一直被后世的汉猪唾骂。如果说这个事情要怪谁的话,那也只能怪石敬塘一个人,是他自己不争气,契丹人又不是用武力强占的这个地方,也没有强迫他,双方是在平等的基础上订立的协议,协议一旦签订就应该遵守,契丹人是把这个协议看作是他们与汉猪之间的盟约,毕竟石敬塘的后晋当时就是中原汉猪政权的唯一合法代表。

但是后继的其他汉猪政权尤其是北宋政权却对“幽云十六州”被割让出去很不服气,特别是北宋,在建立初期就数次“北伐”(实质就是侵略,以大汉猪主义为出发点的历史宣传总是把汉猪政权对北方游牧民族的进攻美其名曰“北伐”,而北方少数民族的南下则毫无疑问就是“侵略”,应该说这是一种故意歪曲历史事实的提法),很有点“坚决不承认历代反动政权签订的卖国条约”的味道。结果面对契丹辽国强大的军事优势,每次都被打得大败而归,最后在澶渊之盟后,两国之间终于实现了一个较长时期的和平。

应该说,北宋政权想要收回“幽云十六州”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这个地方的战略意义十分重大,失去了这个地方就失去了中原对北方的一个重大屏障。但是辽国却对北宋政权二话不说动手就打这种不讲理的做法感到不可理解,这个地方又不是我用武力强占的,是跟你们汉猪签订有协议的,怎么能够出尔反尔呢?既然已经签订协议割让给我了,那就已经是我们的领土了,你们要抢回去那就是侵略。北方游牧民族是很看重信用的,及对盟约的遵守。

试想,如果我们今天要出兵去收回被前朝割让给俄罗斯等国的那些领土,国际上会不会认为我们是侵略?

而整个北宋期间,除了澶渊之盟那一次,契丹辽国有较大的侵略行为之外,其他几次较大的冲突反倒是北宋朝主动侵略辽国,而后世以大汉猪主义为出发点的历史宣传却总是把辽国丑化为“侵略者”,把北宋国美化为“保家卫国”。这是一种故意歪曲历史的做法。

在辽宋两国订立盟约之后,两国之间实现了较长时间的和平,面对辽国强大的军事优势,北宋国也没有力量再对辽国进行侵略了,而辽国虽然拥有较北宋强大的军事力量,却一直遵守盟约,没有再对北宋发动进攻了。

但是北宋仍然对没能用武力夺回“幽云十六州”而感到耿耿于怀。一百年的和平局面之后,女真金开始崛起,在北方与契丹辽国不断发生冲突,宋朝似乎觉得有机可乘,于是背信弃义地去跟女真金密约联合攻打辽国,辽国对宋朝这种乘人之危的做法感到很惊讶,派人去责问宋国说“我们两国已经是一百多年的盟友了,为什么你们要做这种不守信义的事情呢?如果你们贪图眼前小利,背信弃义去结交豺狼,将来只会带来无穷祸患”。但是利令智昏的宋国仍然不自量力顽固地对辽国发起侵略,辽国军民对宋国的不义感到愤恨,奋起还击,结果赢弱的宋军几次进攻都被打得惨败而归。

逛上一篇:   逛下一篇:

作者: TONYCYCU
  (2008-05-31 22:38)
推薦文章: 將本文章推薦到【百度收藏】 將本文章推薦到【YouPush】 將本文章推薦到【udn共享書籤】 將本文章推薦到【Fiigo】書籤

 本文章共有回覆 6 篇,分 1 頁
 聲明:以上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且內容由網友發表提供,若有爭議或違法由發表者承擔,本站將不負責連帶責任,謝謝。

 IPoBar  愛PK  愛遊戲  愛online
新手教學 客服中心 站務公告 交換連結 合作提案 關於我們
 
版權所有©ipoba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論壇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本討論區不承擔由該言論所引起的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