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貼吧 文章 作者 工作  
網頁搜尋
 
 愛PO吧 >> 兩岸 >> 瀏覽文章
回覆 加入我的最愛 與好友分享

人民這兩個字

本被文章 0 次, 共有回覆 6  
0
 
0
白靈◎人民這兩個字
有一首詩被剪貼在我早年新詩教學的講義裡,詩題叫〈優伶〉,作者註名是鄭愁予。但始終未見收錄於鄭愁予的任何詩集或詩選中,包括堪稱定稿的《鄭愁予詩集I》(收到1968年)、《鄭愁予詩集II》(1969~1986),以及1993年出版的單行本《寂寞的人坐著看花》等,均無該詩的蹤影。由於詩作本身是鉛字打的,顯然是報章雜誌剪下影印的,作者的名字卻是我用手寫補上去的,時日一久,不免心生猶疑,自己都開始踟躕該詩是否鄭氏本人所作。近年雖與鄭前輩有數面之緣,但皆在餐會或參訪途中,當時並未想起此詩。

今年四月,得一機緣,前往兩廣邊界的信誼市參與有關鄭氏詩作的研討會,方有較長時間與之略有互動。由於路途遙遠,來回皆夜睡於改裝成臥鋪的遊覽車上,窄擠而難翻轉,顛簸近十小時,鄭氏夫婦及←弦均高齡七十餘,皆未叫苦,讓港台隨行的中生代詩友、學者也只能將就假寐,一副「甘之如飴」狀。由於來回行程緊湊、馬不停蹄,一直要到臨別晚宴前夕,酒酣耳熱,鄭氏仍正一路忙著賦舊詩,與寫古典詩的香港文友相與唱和,眼看再不把詩拿出來相詢,可能又要失之交臂。我將那張舊得有點發黃的講義攤在他面前請教他,他先是一驚,然後相當興奮地說:「有兩首詩發表後,始終找不到,這是其中一首。」

至於年代,他說記不清了,應是在文革(1966年5月至1976年10月)末期第一次天安門事件(1976年4月5日,屠殺約二萬人)之後。當晚我即將另一份影印稿給了他,隨即被大陸詩友要了去。詩壇皆知鄭氏行事殊異,不輕易答應讓人收錄任何詩作於大小詩選中,該夜他一高興,即一口氣就讓聯文收了他許多詩到幾本選集中,我也趁此良機,請鄭氏允許將〈優伶〉收到一本新編的讀本內。

此〈優伶〉一詩雖是鄭氏多年前舊作,今日重讀,依舊是語語凝練、字字珠璣,反諷與幽默兼具,可深切體會到詩人對「在上位者」把「人民」經常掛在嘴上,心裡卻完全沒有「人民」的那種「痛心疾首」的感受。由於「失傳」近三十載,有必要「重新出土」一下, 現抄錄於下:

〈優伶〉 ◎鄭愁予

———在一個有偉大人民的國度中,

他曾經耕種……

而人民卻在陽光中取走了溫暖。


他想吃 人民從鹽中奪取了鹹

他想睡 人民從夜中奪走了黑暗

他想死 人民從血中奪走了紅


漩渦如刀 環刃著他的頸

比剃 要低一些 比割 要高一些

他想游泳出去 人民在水上碾碎了浮力

人民是無處不在含意無窮的嗎?

找找究竟生根在哪兒?

人民卻從字典中挖走了「人民」那兩個字


他決定走上舞台自己扮演人民

謙恭地向神明一樣的人民服務

人民卻堂堂地放下了幕

一片鐵的幕 有千鈞那麼重

詩中用了十二次的「人民」一詞,至少有八個「人民」可以改成「君王」或「獨夫」(一、三、四、五、六、九、十二、十五等句);此「君王」、「獨夫」最擅長的就是把「人民」一詞「據為己有」,排斥老百姓使用它,連字典中的「人民」一詞都要他重新定義了才算。而普遍存在的「人民」在詩中反而成了被個別孤立的「他」,一個孤獨、任人使喚、叫他扮演什麼就得演什麼的「優伶」(優,俳優,即古代演滑稽雜戲的藝人。伶,樂工,即演奏音樂的藝人。優伶通稱演戲的人。《紅樓夢》第四十七回:「因他年紀又輕,生得又美,不知他身分的人,卻誤認作優伶一類。」或稱為「伶人」、「優人」,在古代地位極輕微)。但百姓真正的處境卻是要耕種曬不到陽光、要吃吃不得、要睡睡不得、要死死不得、要逃逃不得,因為劇本是「擁『人民』一詞自重者」寫的!

「人民」一詞本泛指百姓,乃居住在一國家內具有應享權利與應盡義務的人。《孟子》盡心篇下:「諸侯之寶三:土地、人民、政事。」但君王或獨夫據「人民」一詞為己有後,於是人民(百姓)成了非人民;即使「他」(百姓)有所「決定」,要「走上舞台自己扮演人民」,君王或獨夫甚至會堂而皇之地假「人民」一詞放下千鈞(一鈞等於三十斤)重的幕,關閉舞台,讓人民永遠做不了人民。

於是當詩人問(見第三段):

人民是無處不在含意無窮的嗎?

「設問」下的答案是恐怖的、是許多人含在嘴裡卻始終喊不出的:

人民是你處才在含意由你的嗎?

「人民這兩個字」是地球上任一族群(包括海峽兩岸),從孟子以迄今日,從上一世紀到這一世紀,皆應時時提出來,向執政者要求「檢驗」的兩個字:到底「人民」是「人民」所有,自己即可扮演,要吃要喝要睡要耕種要游泳不需被人在背後下指導棋、代寫劇本;還是仍得讓執政者將「人民」一詞擄去據為己有,日日放在嘴上叨唸,心中卻全然無「人民」的位置,呼之即來、揮之即去,盡可任其隨意處置、隨興在字典或講稿中亂下定義?

其間分野,其理甚明。

然則吾人面對當下生活情境,是否也不免心生質疑,經常被人放在嘴上叨唸的其他字詞會比「人民這兩個字」重要嗎?擁「人民」自重者只據有「人民」一詞就滿足了嗎?比如「『台灣』這兩個字」呢?「『愛』這個字」呢?誰來下定義才算?是詩中的「他」,還是詩中的「人民」?

逛上一篇:   逛下一篇:

作者:220.131.211.*
  (2009-01-04 08:40)
推薦文章: 將本文章推薦到【百度收藏】 將本文章推薦到【YouPush】 將本文章推薦到【udn共享書籤】 將本文章推薦到【Fiigo】書籤

 本文章共有回覆 6 篇,分 1 頁
 聲明:以上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且內容由網友發表提供,若有爭議或違法由發表者承擔,本站將不負責連帶責任,謝謝。

 IPoBar  愛PK  愛遊戲  愛online
新手教學 客服中心 站務公告 交換連結 合作提案 關於我們
 
版權所有©ipoba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論壇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本討論區不承擔由該言論所引起的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