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貼吧 文章 作者 工作  
網頁搜尋
 
 愛PO吧 >> xnfowqyq >> 瀏覽文章
回覆 加入我的最愛 與好友分享

【TaeSsica】我的溫柔情人(8)

本被文章 0 次, 共有回覆 0  
0
 
0
客戶管理 訊連[hr]
今天二更好不好~~
我當然好XDDD

















文章開始:


















鄭秀妍強忍的淚水,在車上終於潰堤了。


那個王八蛋,當初是他追求她的好不好?說什麼沒愛過她?有必要這麼殘忍嗎?


曾經相愛,他劈腿再跟她分手是事實,但他有必要說得那麼絕嗎?


她一點都不想回到他身邊,她隻是很不甘願而已。


沒做的事,被污蔑也就算了,她曾真心對待的男人卻變得那麼醜陋,她好恨自己當初怎麼會接受他的追求,他讓她真心付出的這段感情變得好不堪。


「妳不要誤會,我一點都不想跟她重新開始。」她狼狽的拭掉眼淚,雙眸紅紅腫腫的,連聲音也在顫抖。「我隻是很氣很氣,他們好可惡,我卻拿他們一點辦法都沒有。」


「我知道,妳不需要顧忌我,想哭就哭,哭出來會舒服一點。」


金太妍把整盒面紙擱在她膝上,專心開車,沒有流露出內心沉重的心情,沒有說出來,她對玉澤演的反應刺痛了她。


在兩人有了親密關係之後,她以為她已經完全屬於她了,她愛她,她想要一輩子呵護她,跟她組成一個幸福的家庭,這是她的夢想。


但是,今天她才知道,她依然會為了玉澤演而流淚,那男人始終在她心上佔有一席之地,雖然現在陪在她身邊的人是她,可她的心卻不在她身上。


她沒有被她為她做的一切給感動,她沒有愛上她,宴會裡,她在突兀的情況下知道了她的身份,卻半句話也沒有問,因為她的眼裡沒有她,心裡也沒有她。


一切清楚的擺在眼前,她並不是真心愛著她,她在她感情空虛的時候趁虛而入,她也因為空虛而把感情寄托在她身上,她們的愛情,禁不起一點點的風吹草動,一瞬間就瓦解了。


她停在一家便利商店前,下了車。


不久,她回到車上,拿了一瓶雪碧汽水,插好吸管,湊到她唇邊。「妳口渴了吧?來,喝點汽水,」


鄭秀妍喝了好幾口汽水,淚水也止住了。


「謝謝妳。」她籲了口氣,感覺心情平靜多了。


她取回她手中的曲線瓶,擱在飲料架上,修長手掌匆地撫上她臉龐,將她攬向自己,在她心跳為之加速之際,吻住了她,她的舌探進了她唇內,品嚐著她的芳甜,雙唇深深切切地纏綿在一起。


半晌之後,她放開了她的唇,額抵著她的額,鼻尖碰著她的鼻尖,萬分捨不得太快放她回座的樣子。


僅僅隻是這樣抱著、吻著,她對她的柔馥雪軀立即有了反應,但她努力壓抑住,她絕不再對她做那件事,因為她心中還有別人。

凱莉羅素
「剛剛妳什麼也沒吃,我們回家,我煮東西給妳吃。」她溫柔地說,看著她的眼神卻是複雜的。


「嗯。」她的臉頰泛起一片迷人醉意,一顆心因她的溫柔體貼而融化了。有個疼寵她的女人在身邊,真好!儘管受那兩個混蛋的氣,她心裡還是滿溢幸福的。


匆地,一陣傾盆大雨無預警的落下,打在車窗上,發出驚人的聲響。


她低呼一聲,「颱風來了耶!」


前兩天氣象報告才說今年夏天的第一個颱風即將登陸,隻是她沒注意颱風登陸的時間。


「我們快回家吧!」她催促著。


在風雨變大之前,她想跟她窩在溫暖的屋子裡,兩個人蓋著一條毛毯看影片,當然,在那之前,她會先餵飽她的胃,光想就很幸福,靜謐、祥和,而且安全,她就是徑常帶給她這種感覺。


車子在風雨之中往她的公寓前進,雨勢越來越大,她驀地想到了一件事——


「對了,妳不是獸醫嗎?為什麼玉伯父卻說你是金氏的什麼『金總』?」涵蓋了銀行、地產、電子、航運,金氏的名望極高,幾乎沒有人會不知道金氏這個集團王國。


「金政允是我父親。」


她終於想到她了。這麼說,她並不是全然不關心她。金太妍低落的心情為之一振。


「啊?」鄭秀妍怔愣了好一會兒。


金政允——這個名字通常可以在媒體上看到,商界呼風喚雨的推手,但近一年卻交棒給女兒,行蹤神秘低調。


「我在金氏集團擔任決策總經理,有空會去朋友的動物醫院兼職,我喜歡獸醫這份工作,但我父親非常反對。」


「所以……妳瞞著他,暗中當獸醫?」


她笑了。「我沒有瞞著她,她一直都知道沒回來韓國之前,我在美國有自己的動物診所,現在暫時交給朋友負責。」


她不解了。「既然這樣,妳為什麼要回來韓國?」


「這說來話長,簡單的說,我父親病了,所以我才會回來,現在集團由我主導,現在我很擔心。」


「擔心什麼?妳不是還有另外兩個弟妹?」


金太妍……
哦!天啊,這名字如此罕見,她怎麼就沒把他跟金家富豪聯結在一起呢?她可真是後知後覺啊!


「我妹妹已經回美國去,現在過著隻羨鴛鴦不羨仙的生活,要她再回來,是件很困難的事。」


  *** ***過了一下....

「太妍,我愛妳」


她的心猛然一跳,呼吸變得急促起來,她急踩煞車,把車往路邊停下。


「怎麼了?」


「妳問我怎麼了?」她低歎一聲,托起她的下巴,審視著她的臉和雙眸。「我希望妳剛剛說那句話時是真心的,如果不是出自於妳的真心,就不要貿然說出口,我會當真。」


鄭秀妍錯愕的看著她那鮮少顯現的嚴肅俊顏。「妳……」
她這麼說是什麼意思?她的態度不夠認真嗎?


「鄭秀妍——」她瞅著她,眼底掠過一抹痛楚與苦澀。「妳聽好了,我不想自作多情,也不想勉強把妳留在身邊,如果妳想跟那個人重新開始,那麼就走吧,趁現在我還可以控制自己對妳的感情的時候,妳快離開我。」


她瞪大眼睛看著她。「我不懂,妳到底在說什麼?跟哪個人重新開始?」


她悶聲說道:「玉澤演。」


「天啊!妳到底在說什麼?」她激動的喊,「我什麼時候說要和那個混蛋重新開始了?妳怎麼能這麼想,當我在哭的時候,我叫妳不要誤會,妳不是說妳知道嗎?原來妳所謂的知道就是知道我想跟他重新開始啊!金太妍,妳還真行,真會自編自導,我真是錯看妳了!」


她狠狠瞪了她一眼,打開車門,跳下車。


「該死!」她立刻下車追她。


她氣急敗壞的在風雨中亂走,她追上前,拉住她的手,全身和她一樣被淋得濕透,兩個人在無人的颱風夜裡相當狼狽。


「妳在做什麼?妳這樣會感冒,快點上車!」


「放開我!」她甩開她的手。「妳不是認為我想跟那混帳重新開始嗎?既然都開口叫我快離開妳了,還拉我做什麼?」


「不要賭氣,快點上車。」她又重新拉住她的手,高挺的身軀擋在她面前,攔住她的去路,心疼她在雨中淋得全身都濕了。


「誰跟妳賭氣了!」她淚眼婆娑的朝她大喊,「我們已經分手了!這不是妳要的嗎?」


「不然妳要我怎麼想?冒險解密」她酸澀的看著她。「看見妳為別的男人流淚,妳要我無動於衷嗎?」


「我為他流淚?」她真的快氣死了。「那樣能叫在為他流淚嗎?當時妳也在場,妳不是也聽見他說了多麼該死的話,我是被他氣哭的!」


「如果沒有愛,妳對他說的話根本不會有任何感覺,但是——」她瞬也不瞬的看著她。「妳卻反應強烈,妳再一次被他所說的每一句話給傷害到了,我對妳的付出徒勞無功,妳仍在意著他。」


「住口!不要再說了!我不想再看到妳!」雨水毫不留情的打在她臉上、身上,她恨恨的擡著下巴瞪視著她,頭髮淩亂的披在臉上。「金太妍,我今天才知道,原來我在妳心目中是那麼白癡、那麼沒有大腦、沒有神經、沒有厭情的女人,被個男人狠狠傷害,還會想再跟他重新開始!被個女人深愛著呵護著,每天醒來都是幸福和快樂的,對於這些我卻毫無感覺,在妳眼裡,我就是這麼笨的一個女人,太可笑了,現在這個笨女人決定要離開妳了,妳也不要再拉著我,從此之後,我們是陌生人!」


她用力掙脫她的手往前奔。她也不知道要去哪裡,但她下要再看到她,永遠都不要……


「鄭秀妍!」金太妍追上她,從後面一把抱住了她。


「對不起,秀妍!對不起,我錯了!是我不好,沒有用心體會的人是我,我不該誤會妳,我不該!」


「放開!」


「我不放開!」她抱緊她,小心翼翼地將她扳過身來,當她一眼看見她滿臉的雨和淚,還把嘴唇也咬破了,她深抽了口氣,心臟緊縮成一團。


她不由分說的把她整個人橫抱起來。「妳的嘴唇破了,我們回車上再說,好嗎?」


她不再掙紮了,反正她的力氣敵不過她,跑得再遠都會被她追到,再說她見她不再試圖從她懷裡逃脫,金太妍鬆了口氣,抱著她,大步回到車裡。


她把濕透的她放進副駕駛座裡,到後車箱拿了條毛巾替她將一頭一臉的水擦乾,而她則動也不動,冷漠得像假人一樣。


她握住她冰冷的手,搓著她的手,讓她溫暖,又把她的手包在掌心裡,放到自己臉頰邊摩挲著。


但是她全然沒有反應。


她終於歎息一聲。「我知道妳還在生氣,現在什麼都不要說,我們先回家把妳的濕衣眼換下來再說,不然明天妳會生病的。」


鄭秀妍面無表情的看著車窗外的滂沱雨勢,心裡不是沒有半分融化的,但她仍然很生氣,氣他居然誤解她想回玉澤演那混蛋的身邊。


車子在風雨飄搖裡駛向她的公寓,兩個人都沉默著,空氣沉悶得幾乎快讓人窒息。


驀然,一塊招牌近在眼前的從她們車頂壓下來。


「啊——」她當暘赫得臉色發白,眼睜睜的看著招陴就要倒在她們的車頂上了——


隨即,一陣巨響傳來,那塊招牌砸中停在路邊的一部車,那部車整個車頂被壓得凹陷了下去,觸目驚心。


「別怕,沒事了。」金太妍安慰著她。


「差一點,被砸到的就是我們了……」她喃喃地吞了口口水,心臟怦怦跳。


生命這麼短暫,把握時間享受幸福、享受快樂都來不及了,為什麼他們還要浪費時間互相猜忌和吵架呢?


她們真笨啊……


而她更笨!


她今天所有的表現不就是愛她的證明嗎?她怎麼可以跟她發脾氣,她怎麼可以完全沒有領悟到這一點,還在那裡嘔得跳腳、委屈的哭了呢?


鄭秀妍!妳果然是個沒有女人味的女人,妳會失去上一段感情不是沒有原因的,妳真的要好好檢討了妳!


「對不起。」她低聲說道,長睫垂得低低的。


金太妍驚訝的看了她一眼,還差點把油門踩成了煞車。「妳說……什麼?」


「我說對不起。」她的聲音啞啞的。「是我沒有顧慮到妳的感受,以後不會了,真的再也不會了,所以我們不要再吵架了好嗎?」


「鄭秀妍……」這次她是真的踩了煞車,再度把車停在路邊,因為她實在是太驚訝了。


一場她預期中的暴風雨沒有來,她像隻小貓般的向她說對不起,模樣可憐兮兮的,她的心立即融化了。


「妳不要說,聽我說。」她吸了吸鼻子。「對現在的我來說,玉澤演已經是過去式,金太妍才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我一天都少不了她,玉澤演誤解我,我很嘔,而金太妍誤解我,卻會令我心痛,這樣妳聽懂了嗎?」


金太妍深吸口氣,瞬也不瞬的看著她,眼裡燃燒起一股狂熱。


她被她看得臉紅心跳。「妳幹麼這樣看我?我都向妳道歉了,妳不會說句話嗎……」


趴驀地堵住她的嘴唇,灼熱的唇輾轉吻著她,熱情得像要把她揉進自己的骨血裡。「我愛妳,鄭秀妍。」她在她耳邊呢喃,心中滿足而踏實。


鄭秀妍神智昏沉,聲音軟軟的沒有力氣。「我也愛妳,金太妍……」


敲打在車窗上的雨聲,都變成了最美的節奏,為她們的愛情做見證。


隔天早上..


被窩裡的人兒嚶嚀一聲,放鬆自己往身邊女人的懷裡鑽去,一隻玉腿橫在她健實的腰際,嘴角漾著滿足微笑。


睡飽了,該起床了。


可是颱風天,好像全世界都放假了,也讓她再多賴一會兒吧……


好滿足……鄭秀妍闔上眼,沉沉睡去。


一陣好香好濃的焦糖香味將鄭秀妍從夢中喚醒,她揉揉眼,立即感到飢腸轆。「太妍……」她迷糊地喚著。


驀地,一隻乳白色的圓盤出現在她眼前,看起來又香又軟的鬆餅放在盤中央,上面有一圈巧克力,還有一圈鮮奶油,她的食慾馬上被喚醒了。


「噢,這是什麼?看起來好好吃哦,妳什麼時候起來弄的?」


她半坐起來,她已經用銀叉叉起一塊鬆餅送到她唇邊了。


「還沒刷牙……」說是這樣說,還是迫不及待的張口把鬆餅咬下了。


哦!美味!第二塊又送到她唇邊。


她一邊品嚐美味到家的鬆餅,一邊含糊不清的問道:「怎麼弄的啊?真的好好吃哦!」


「我用焦糖和黑糖混在鬆餅粉裡,還加了杏仁片和核果。」金太妍拿起馬克杯湊到她唇邊。「來,喝一口,是抹茶拿鐵。」


她喝了一口,那甜蜜幸福的滋味直達心底。「妳怎麼不吃?妳應該也餓了吧?不要隻顧著餵我啊,妳自己也吃一點。」


「我邊做邊吃,已經吃飽了。」她笑了笑,再叉起一塊鬆餅到她唇邊。「吃飽後,妳沖個澡,颱風剛走,剛看新聞,災情頗為慘重,我陪妳到會館去看看。」


哦!天啊,她差點忘了她的會館!


以往颱風過境後,店長都會第一個去巡視,然而前幾天,店長請了五天假去香港探親,所以今天她非得親自走一趟不可。


想也知道,崔雪莉是不會有那個心去巡店的,好像會館是她自己一個人的一樣,真是讓人很生氣耶。


經過了昨晚的事,她跟崔雪莉是不可能再繼續合夥下去了。


她得找個時間去銀行問問,她要再貸一筆錢出來,把崔雪莉的股份買下來,跟那個女人正式劃清界線!


「在想什麼?」金太妍揉揉她髮心。「知道嗎?妳的眼神剛剛突然出現殺氣。」


「有嗎?」她摸摸自己的臉。


呃!原來她對崔雪莉的厭惡已經到了想掩飾都掩飾不了的境界了,那就索性部把它表達出來吧。


「我在想,我要把崔雪莉的股份買下來,我再也不想再看到她。」


她凝視著她,「因為妳們的私人因素?」


「那是一部份的原因。」她煩心的說:「我們已經撕破臉了,不可能在事業上再同心協力,最大的原因是,她根本無心在工作上,我不想她把會館拖垮了,那我會很心痛。」


她仔細傾聽後下了個結論,「那麼,妳現在需要一筆龐大的資金。」


「至少七千萬。」想也知道,那女人會哄擡價格,她已經有心理準備了。


「我知道妳不會找你父母幫忙,那麼,可以讓我幫妳嗎?」她執起她的手,包握在掌中,溫柔的問。


鄭秀妍驚訝的看著她。


對厚!她怎麼忘了她是金家富豪呢?之所以被人們稱為「富豪」,表示她的身家很可觀,這是一定要的!


「不。」她搖搖頭。「那樣太複雜了,天知道我們什麼時候會……」


「分手」兩字她沒講出口,但意思就是那樣。


經過玉澤演的事後,她對感情真的沒把握,也毫無信心,更別說金家家大業大,她跟她……雖然她愛她,但她不想抱太大期待,以免失望了更難受。


一時間,氣氛凝結,兩人相互凝望,彼此眼裡好像都有想說的話想傳達給對方……


半晌,金太妍看著她淡淡的笑,「妳是說,天知道我們什麼時候會結婚嗎?」


「啊?」她張著嘴,反應不過來。


「結婚之後,我的就是妳的,隻會更簡單,不會更複雜。」她睇著她。「我們結婚吧!」


她更怔忡了。


曾經她也渴望步入禮堂,可是玉澤演毫無定性,她隻能暗自懷抱著穿白紗的夢想,安慰自己,遲早會有丟捧花的一天,就等吧!等等等,等到人變心了,跑了。


而她,她剛剛說了什麼來著?我們結婚吧?一陣難以言喻的喜悅驀地衝進她心底,她竟都不用再考慮得久一點嗎?這麼快就向她求婚,她不會後悔嗎?她們才認識沒多久耶……


「還是,這樣不夠正式?」她柔柔的問她。


鄭秀妍馬上哽咽,她吸吸鼻子,把臉頰偎向她懷中,伸手抱住她。「夠正式了,我好高興……」


其實她還是渴望定下來,因為她不是那種愛玩愛瘋的女生,她想……想早點當媽媽啦!


這希望好俗氣是不是?


但她就是想啊!


從小,看著她母親當專職的家庭主婦當得那麼開心,每天隻要照顧她們姊妹兩個人,經濟重擔有父親扛著,都沒什麼煩惱。


創業之後,常遇到許多挫折,這使她更渴望可以有支持她的另一半,她一點都不羨慕那些天天泡夜店的單身女郎,對她而言,那種生活很空虛。


「那麼,巡完了店,我們就去挑戒指。」金太妍撫著她的秀髮,這個女人屬於她了,這輩子,她都會寵愛她。


「好。」鄭秀妍甜絲絲的笑瞇了眼,再調整個舒服的姿勢抱住她,她未來老公的身材真是贊,在腰上隨便一摸都是肌肉。


她喜歡!


午後,風雨漸弱,陽光漸漸探出頭來,金太妍陪著鄭秀妍到美容健身會館來。


「希望沒漏水才好,年初才花了不少錢請人抓漏,據說這棟大樓一直有這個問題,原屋主都不肯負責,還真是煩人耶。」


鄭秀妍東看西看,看得無比仔細,每一層樓、每一個區域都不放過,因為這些可都是她的心血哪。


「好累,到我辦公室喝杯咖啡吧!」


兩個小時後,她筋疲力盡的對她的未來老公說,手還愛嬌的掛在她手臂上,感覺到肚子又餓了,出門前吃的那些鬆餅都消化完了。


「不如我們去吃晚餐,到我家。」她想介紹她給家人認識,她這麼開朗率直,她的家人一定會喜歡她。


「妳家?」她瞪直了眼,「改天好不好?我覺得我今天很醜,還有,我還不知道伯父伯母喜歡什麼,我得準備見面禮……」


「妳一點都不醜。」她微笑的把她攬進懷裡,吻了她一下。「但如果妳今天沒心理準備,我們就改天再去我家。」


「謝謝妳,未來老公!」她踮起腳尖也吻了她一下。


這女人永遠如此體貼,叫她怎能不愛她?從來不會強迫她做不想做的事,女人要的不就是這麼一點點體貼嗎?


真的,女人要的不多,隻是別人永遠無法瞭解,不過她未來的老公除外啦,她是世界上最最好的女人,最最優質頂尖的!


「今天換我煮咖啡給妳喝,不要跟我搶哦,以免以後老夫老妻時妳說,連杯咖啡都沒泡給妳喝過……」


她笑著打開辦公室的門。


驀地,她整個人被冰封住般,無法動彈。


辦公室裡的沙發躺著一對裸男裸女,鄭秀妍氣的轉頭直接走


「秀妍!」金太妍看了一眼辦公室裡的景象後,追出去。


鄭秀妍拚命跑,跑到了大門外,整個人無力到家。


「沒事了,妳不要想太多。」她將她摟進懷裡,知道她受到很大震撼,輕輕拍撫著她的纖背。


「他們……」她靠著她,額心抵在她的胸膛上,感到一陣暈眩,說不下去。


才經過一天,難道崔雪莉已經跟玉澤演分手了嗎?


就算因為玉父,他們分手了,她也不能跟男人在會館裡亂搞吧?而且那是她的辦公室耶!要搞,也應該去她自己的辦公室搞才對吧!


那女人到底在想什麼?是不是瘋了啊?













呼~~弄完了=w= 金太妍, 鄭秀妍, TaeSsica

逛上一篇:   逛下一篇:

作者: luauspz
  (2013-05-17 18:06)
推薦文章: 將本文章推薦到【百度收藏】 將本文章推薦到【YouPush】 將本文章推薦到【udn共享書籤】 將本文章推薦到【Fiigo】書籤

 本文章共有回覆 0 篇,分 1 頁
 聲明:以上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且內容由網友發表提供,若有爭議或違法由發表者承擔,本站將不負責連帶責任,謝謝。

 IPoBar  愛PK  愛遊戲  愛online
新手教學 客服中心 站務公告 交換連結 合作提案 關於我們
 
版權所有©ipoba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論壇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本討論區不承擔由該言論所引起的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