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貼吧 文章 作者 工作  
網頁搜尋
 
 愛PO吧 >> 兩岸 >> 瀏覽文章
回覆 加入我的最愛 與好友分享

“普世價值”為難中共

本被文章 0 次, 共有回覆 0  
0
 
0
管見︰“普世價值”為難中共

中共張羅著紀念改革開放30年,這邊是推行它所謂“土地新政”,那邊是發動學習“科學發展觀” 運動,而金融風暴呼嘯而來,看上去“過熱”的經濟一下子又面臨下行的嚴峻形勢,弄得手忙腳亂,忙不迭地求助于凱恩斯主義救市方式。有學者明言,中國過去那 種靠投資拉動增長、靠出口為快速增長的工業產能提供出路的模式已經難以為繼,而應對危機、拉動內需,最根本的是轉變經濟模式,還權于民,特別是把土地權還 給農民,把國有體制壟斷的資產性財富向民眾開放。應該說,這是根本解決中國經濟發展的體制性障礙之道,也是“科學發展觀”應該有的視野,只是,中國共產黨 對此,還根本不感興趣。

其中一個引人注目的跡象,是所謂“批判普世價值”的鬧劇。

據說,這與中共黨內的爭斗有關,因為溫家寶在對外講話時對“普世價值”多有肯定,而這種“內外有別”的說詞在如今的網絡時代免不了對內也有所影響,同 時,“宏觀調控”失誤看來更對溫先生本人的地位有所威脅。中共高層往往顯出認同“普世價值”的姿態,同時又放縱其御用文人放肆地詆毀“普世價值”,或許, 所謂認同只是表面文章,而“批判普世價值”對中共黨內爭斗有用,對控制民眾思想也有用,一箭雙雕,何樂而不為?

然而可笑的是,中共的所謂“理論家”或吹鼓手們本事實在有限,講不出多少象樣的道理來,更多的是胡攪蠻纏,把問題攪成一團。他們以為,人們視為“普世價值 ”的民主、自由、人權、平等、法治等觀念,只要給它們扣上一頂“西方資本主義國家的價值體系”帽子,給它們冠以“西式的”前綴,自己就佔領了制高點,不僅 用自己手里的“馬克思主義”教條可以將其批得體無完膚,更可以借助民族主義的高漲人氣而“御敵于國門之外”,重整被改革開放搞亂了的思想意識形態之河山, 重溫自己那些教條“放之四海而皆準”的舊夢。

可悲的是,這些可憐的人們忘記了中國近代以來“西學東漸”的實際進程,忘記了中共自己曾經標榜的對自由、民主之“普世價值”的擁抱。當年,許多左翼知識分 子投奔中共,正是因為他們內心里向往著自由、民主。桂濤聲作詞的《在太行山上》,一開始就是,“紅日照遍了東方,自由之神在縱情歌唱”,而公木作詞的《八 路軍進行曲》,唱的是“我們是善戰的前衛,我們是民眾的武裝。從無畏懼,絕不屈服,永遠抵抗,直到把日寇逐出國境,自由的旗幟高高飄揚”──後來作為解放 軍軍歌,才改為“毛澤東的旗幟高高飄揚”,而公木本人後來在“反右運動”中則成為中國作協的最後一個“右派”。那時,毛澤東承認,“只有經過民主主義,才 能達到社會主義,這是馬克思主義的天經地義”,承認社會主義的前提是“幾萬萬人民的個性的解放和個性的發展”。現在,中共的這些御用文人對著“普世價值” 一陣陣地狂吠,倒是直率得有幾分可愛,露出了他們右翼、專制的本相。

這些御用文人批判“普世價值”,不妨礙他們抽象地承認“普世價值”存在,甚至不得不承認“自由、民主、人權、公平、正義、法治等是人類共同的追求”。在理 論上,他們抓住一點︰“根據社會經濟關系來確定價值的內容”,倒也不錯,但是,具體地分析現實的社會經濟關系,他們的“理論”就要露出馬腳,這樣他們就只 能抽象地談論其所謂“社會主義的”自由、民主、人權、公平、正義、法治,把三權分立、多黨制等等都斥之為“西式政治制度、價值觀念”,一概地拒絕。

的確,“普世價值”不是絕對的,它們是存在的反映,會隨著存在的變化而變化。

自由、民主、人權、公平、正義、法治,實際上是以市場經濟為根基而發展的。市場經濟出現在人類生產中出現剩余之際,它在自然經濟的卵翼下長期緩慢地發展, 直到近代,才逐漸地在經濟中佔據主導地位,而自由、民主、人權、公平、正義、法治這些觀念,也就逐漸地取代專制、等級以及“君權神授”之類的價值觀,成為 “普世價值”──更確切地說,是在資本主義進入其中後期階段,市場經濟全球化趨勢日益明顯之際,這些“普世價值”受到現實變化的強勁支持,才越來越不可避 免地“普世”起來。

市場經濟時代跨越數千年,經歷了不同的社會經濟、政治形態,這樣,人們對于自由、民主、人權、公平、正義、法治這些“普世價值”,很容易產生比較抽象、絕 對的看法,然而,經歷了那樣漫長的發展過程,人類畢竟對它們有了許多很具體的實踐和認識。例如,自由意味著言論自由、信仰自由、免于匱乏的自由和免于恐懼 的自由,而民主意味著權利對權力的制約、權力之間的制衡,其具體表現即為普選、多黨制以及三權分立等等。這些實踐和認識,不是簡單地斥之為“西式”就可以 否定的。恰恰相反,“普世價值”體現著西方社會的發展變化,全世界的人們或多或少地都看在眼里,頭腦中也多少有些思考,就或多或少地實踐起來。“普世價值 ”之所以愈益“普世”,若是可以簡單地歸結為西方的宣傳,那倒真是簡單了。

社會主義的觀念出現在資本主義的前期,當時的空想社會主義,可以說其本身就是人權、公平、正義觀念的一種特殊表達。馬克思恩格斯以其哲學、經濟學研究,提 出科學社會主義的觀念,把社會主義定義為比市場經濟(資本主義為其最高階段)更高的發展階段,而現實的發展中,壟斷資本剛剛露出端倪,資本主義剛剛要進入 其中期。他們在社會現實面前,承認了自己一度發生的政治觀念錯誤,即贊同“不斷革命”,在政治上回到了“人類始終只提出自己能夠解決的任務”的立場,為科 學社會主義奠定了政治觀念基礎。社會主義的從空想到科學的轉變,第一步是以唯物歷史觀和剩余價值理論為其哲學-經濟學基礎,第二步是否定“不斷革命”,確 定其政治實質為“多數人的革命”。這第二步有著修正的意味,但是,他們的這一修正未能真正展開,“社會民主主義”與“共產主義”在他們身後不可避免地分裂 了。

共產黨堅持體現著“不斷革命”觀念的“共產主義”,在市場經濟“所能容納的全部生產力”尚在發揮之際,堅持要以國有體制改造社會,要以計劃經濟取代市場經 濟。它們不得不象考茨基說的那樣,“利用國家政權來排除資本主義生產而代之以社會生產”,于是,在實踐中、在觀念上,它們就不能不與自由、民主、人權、公 平、正義、法治等“普世價值”發生對立,進而發展到持續的對抗。在理論上,社會主義意味著更高程度的自由、民主、人權、公平、正義、法治,如《共產黨宣 言》所說,“每個人的自由發展是一切人的自由發展的條件”,然而在現實中,卻找不到足以支撐它們的基礎,因為社會主義“普世價值”只能揚棄市場經濟“普世 價值”而發展,它本身實際上是孕育在後者之中,要另起爐灶,根本就是空想。一代政治大師毛澤東不斷地發動大規模政治運動,企圖“在人們靈魂深處爆發革命 ”,滌蕩舊世界的污泥濁水,塑造“社會主義新人”和新觀念,結果也是枉然。

這樣,也就難怪共產黨人要在“普世價值”的抽象與具體之間打轉轉,因為他們根本無法說清楚,在市場經濟的現實階段上,他們所謂“社會主義”的自由、民主、 人權、公平、正義、法治,究竟有何特殊之處,無法說清楚“社會主義”的人民代表大會制度,或“共產黨領導下的人民民主制度”,與一黨專制究竟區別何在。他 們難以否認,離開了所謂“多黨合作”中那些被閹割了的“民主黨派”,他們的政治體制只是脫去了一些包裝,根本無損其實質。

不過,把專制的隱藏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之中,卻是一件難度很高的工作,共產黨御用文人們當然為自己的本事而自豪。他們甚至激動得忘乎所以,以為“社會 主義”的自由、民主、人權、公平、正義、法治真的已成現實,真的可以同現實世界中的“普世價值”相抗衡,就在自己描繪的幻象面前手舞足蹈起來。

看清楚這種表演的根底,有益于人們的心理健康,而免除或無視這些人們的表演樂趣,則似乎過于殘忍了。那麼,就讓他們表演去吧。

逛上一篇:   逛下一篇:

作者:220.131.208.*
  (2009-01-14 17:57)
推薦文章: 將本文章推薦到【百度收藏】 將本文章推薦到【YouPush】 將本文章推薦到【udn共享書籤】 將本文章推薦到【Fiigo】書籤

 本文章共有回覆 0 篇,分 1 頁
 聲明:以上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且內容由網友發表提供,若有爭議或違法由發表者承擔,本站將不負責連帶責任,謝謝。

 IPoBar  愛PK  愛遊戲  愛online
新手教學 客服中心 站務公告 交換連結 合作提案 關於我們
 
版權所有©ipoba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論壇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本討論區不承擔由該言論所引起的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