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貼吧 文章 作者 工作  
網頁搜尋
 
 愛PO吧 >> 兩岸 >> 瀏覽文章
回覆 加入我的最愛 與好友分享

诗一样的毛泽东——纪念主席诞辰

本被文章 1 次, 共有回覆 14  
1
 
0
中国普通农民儿子的毛泽东,至今他的旗帜飘扬我们上空,我们还在享用他的余晖。毛泽东一生雄文颇著,豪言颇丰,何止数百千万言,但是留给后世印记最深的是他豪情万丈,指点江山,激扬文字,字数不多的诗。不屑毛泽东者有之,但是,一般都不轻易触碰毛诗,毛字。毛诗毛字,之深难测,不小心落入毛掌,不可自拔。


毛泽东曾戏析自翔,“毛”,反“手”也。反手者,回马枪,拖刀计,猛追穷寇,痛打落水狗,雍容睿智,后发制人。毛泽东不计较一时一地得失,所谓“敌来我走,敌走我追;敌驻我扰,敌疲我打”,以及所谓大不了“重上井冈山”等等。




平定江山,经纬天下,需要文韬武略,需要农工经济,还需要一点诗,一点诗的浪漫,诗的清纯,诗的想象力。“绵中藏针,柔中寓刚”,也是毛的喜爱。棋逢对手,将遇良才,风云际会,高低贵劣,一目了然。千秋功罪,自在人心,历史评说。


毛泽东是历史长河的弄潮儿,其一生坚定相信,历史波浪式前进,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都免不了最终失败的可耻下场。要给人民时间,要让坏人表演,让人民知道真相。真理是不可战胜的。挡不了,刹不住的所谓“毛泽东热”,就是毛泽东还在历史长河波涛中击水一幕。“自信人生二百年,会当击水三千里”是也。否则,人生哪来的“二百年”呢?


历史尘积,岁月无情,时间假以毛泽东有限,毛泽东的许多,来不及做,来不及完工,毛泽东的许多会在历史中湮没,但是毛诗,注定会“中流击水”,“风华正茂”,“尽开颜”很久。这就是诗的魅力。
纪念碑是建筑的最高形式。文学艺术的最高形式是诗——史诗。一些巨匠巨著,一些巨人行止,到无法再更多赞美赞叹时候,我们小心吝啬地赐予——“史诗般的”——最高赞誉。诗歌是文学艺术王冠上最亮的宝石。诗歌地位如此高贵,但是诗人一般没有如此福气。诗与胜利同乐,是诗的幸运。诗和痛苦同在,是诗的命运。


一般要到端午节,还会被一些自称“中国诗人”,一些认得一点字的无聊人想起的一条小河——汨罗,是中国诗歌原痛的始源地。诗歌原痛始作俑者,在后人的形象中都是形容枯槁,蓬头散发,胡须拉扎,茕茕孑立的糟老头。这样形象出现在今日街头,一定和沿路乞食者为伍。遇上忠于城管职守的好心人,有可能动员扭送收容所或精神院。不必愤世嫉俗,不要扼腕叹息,一些诗人与乞食者,神经病,也确实有千丝万缕,剪不断,理还乱的情愫。


“路漫漫兮其修远”,在距离现在够修远的某前端午,这位古怪老头的命运和归宿,预示演绎着中国诗人,中国诗歌的过去和现在,现在和后来。



诗求强国,诗求富民,诗求自己,都注定失望,注定失败。诗就是诗,诗仅仅是诗。


就是在诗歌最辉煌的岁月,被后人尊为诗仙诗圣的李白,杜甫,其生前也不怎么样。杜甫一生穷困潦倒,李白最得意也仅仅过瘾一把让皇帝贵妃研墨,宠臣脱靴的虚拟世界。这在一些谄媚阿谀,讲求实惠,讲求经济效益的现代人看来是透顶傻帽之举。而被尊为一代文豪的苏东坡的境遇,其流传自今的嗜好“东坡肉”,其实就是现在一些人闻之色变的红烧肉,而东坡乐此不疲,还撰文吟诗,绘之颂之,舞之蹈之。后来的另一位大家毛泽东,恰巧也一生至爱红烧肉,据说在一场大战胜毕,杀了好多人,赢了好多地,对自己的最大犒劳是来一碗红烧肉。红烧肉在苏东坡,大部分人看着是一桩美谈;红烧肉在毛泽东,在一些人眼里,甚至成了毛泽东不得了的一大罪状。


如果“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竟折腰”,与苏毛的两碗红烧肉摆在一块,凑巧可能是一节茶余酒后的诗坛趣话。苏东坡红烧肉后吟诗,毛泽东红烧肉后也吟诗。马背上的“苍山如海,残阳如血”,“红装素裹,分外妖娆”,“弹洞前村壁,今朝更好看”,辽阔、悲怆、豪烈;壮美、刚毅、妩媚;潇洒豪迈、英雄云霄、万古风流。价日忙碌奔走于酒家、桑那,雅兴骤起则周游天下,只会对妹妹大腿大胆吼叫的衮衮诸公;游水海鲜、奇珍异味喂饲的脑满肠肥,油头粉面们,真的辜负了毛泽东。播下龙种,收获跳蚤。


毛泽东青年穷困,当年寂寂无名走动京华路上,困守图书门楼,立誓要天下人没有钱人都可以读书,要天下读书人都有钱吃饭。毛泽东依誓江山,花钱养住一大班出书写字人,没有出书照样支薪,偶然写字照样付酬。


有人委屈,毛泽东只管吃饭,不让写诗。管吃饭总大错不到那里吧?不让写就不写了?记住“秋风秋雨愁煞人”,“满天风雨满天愁,革命何须怕断头?”了吗?记住“忍看朋辈成新鬼,怒向刀丛觅小诗”了吗?记住“欲悲闹鬼叫,我哭豺狼笑;洒血祭雄杰,扬眉剑出鞘”了吗?最难堪,最不济,还有纳粹枪管下,死神阴影中,匿身低矮肮脏小阁楼的那个可爱可怜的犹太小女孩的《安妮日记》。这些是“让”出来的吗?委屈埋怨毛泽东只管吃饭,不让写诗的人,又做了些什么呢?


实在不行,实在不堪,换个板凳,也不是没有前例。一边以诗人自命,傲视众生,以文字自诩,睥睨天下,一边却埋怨笔杆握在人家手中,所以不能诗歌,不能文字。这样的诗人,这样的文字,过去别提,现在也闭嘴。



诗,不是“让”出来的。就像富,不是“让”出来的一样。“诗,穷而后工”。嘴馋手长媚骨丰,占住茅厕不拉屎,能搞出什么名堂?


我们庆幸,我们生活在比前人更加宽松的环境,我们有比前人更多的机会。我们在艰难走向世界,不小心忘掉了自己;世界在艰难认识我们,我们却不认得了自己。


埋怨毛泽东只管吃饭,不让写诗的人,三十年了,现如今又写出什么诗,造出什么文了呢?只是假冒伪造,哭啼自己为能事,只是大话辫子,胡说历史度日子。无功受禄,无书支薪,手软嘴软,怪自己懒散低能,怪自己贪嘴弱智,怪自己的骨头,怪自己的灵魂。


有嘴硬的,以文坛正统老大自居,为守护文坛正统老大嘴硬。吃了那么长时间的干薪干饷,捞了那么长时间的稿费外快,还继续干薪干饷照吃,继续稿费外快照捞。猥琐小人守护个人便宜的胆气力道,过去有,现在依然有;过去是这样,现在依然是这样。狗走千里,改不了吃屎。观今追昔,只能说所有的硬嘴臭嘴,所有的罗唆牢骚,所有的诬蔑肮脏,全部出于小人之小心眼,个人之小利益。


毛泽东也有稿费,为一些人津津乐道,细细数落,多少多少,比毛泽东记得还清,比毛泽东数得还精。毛泽东吃了喝了稿费吗?毛泽东放到口袋了吗?毛泽东在意稿费吗?如果毛泽东在意所谓稿费,给家人留几幅字,存几页稿,尽够津津乐道点钱算数人累吐血。


毛泽东志在江山,泽被天下,“天翻地覆慨而慷”,钟山镇纸,万帆聚笔,沧海横流,山河酬报。万里江山是毛泽东的稿费,神州大地是毛泽东的遗产,中华屹立、中华崛起还是毛泽东遗产。最热情地恶意玷污不屑毛泽东的人,其实都正在最热烈地尽情恶意享用消费毛泽东,还将继续热烈地恶意享用消费毛泽东。



点击网上帖子,毛泽东稿费次数不多的几笔支出中,真正给家人的数额笔数十分有限,真要理论计较,先和天下稿费人稿费的用度开支比较比较,再理论计较不迟。另外最大两笔支出,都不是毛个人私事。至于为什么不是私事,要从毛稿费支出,不必揣度,不是私事就足够了。毛泽东借花献佛,顺水人情,也无什么不能见人处。最重要的是,毛泽东的所谓稿费现在还在党产项下。天下还有谁人稿费在党产项下?那些算计赌咒毛泽东的人的稿费在那里?


除了天下穷苦人的利益,毛泽东没有自己的任何个人利益。为人民江山至少奉献六位亲人生命的毛泽东,没有给其亲人后代留下一间私人屋子,一文个人积蓄。即使有所指的在毛泽东身后,中共中央曾经从所谓的毛泽东稿费中给了其后人区区一点贴膳住屋,如果没有毛泽东的稿费,毛泽东的后人就露宿野营了?那些父辈没有稿费的的后代人都流落街头了?


毛泽东的一切个人财产,已经在天下人面前被无数遍次地翻腾个底朝天。天下还有谁人,敢在生前,把自己的财产在党内公开?能在死后,把自己的个人财产公之天下,让天下人检视评说?唯有毛泽东,敢!唯有毛泽东,能!


有人说,毛泽东的稿费不能算党内公开,因为是毛泽东的心腹亲信走狗,侍卫官、御用会计和管家在看管。难不成这些人的钱财都请陌生人、不相干人看管?如果不是在党内公开,毛泽东的稿费能至今在党产项下吗?总不会像现在一些人一样,是抄家抄出来的吧。当然,党内公开,并不是说以后都要党产项下,而是据说毛泽东生前有表示,这些稿费大部分要属于党,用于人民。


像这样,对毛泽东的污蔑攻击,兼及攻击侮辱毛泽东身边的工作人员和中央机构的工作人员,不是一次两次、不是一件两件了。这不是戴帽子,一些人打着民主自由人权的旗号,其实干的是流氓瘪三勾当,满嘴污言秽语,满脑壳男盗女娼。仿佛毛泽东身边的工作人员都是一些流氓,毛泽东时候的中央机构工作人员都是一些恶棍。而这些在一些媒体、网站、论坛却受到纵容,很容易放出来。相反、不同意的其他却遭遇不断的删贴、不放。


大大小小官员、公务员的个人财产申报还千难万难,难于上青天;第一桶金子还在忧心忡忡地乞盼最大程度的原罪宽容,还有脸说毛泽东稿费,毛泽东的个人财产。真是不知人间还有羞耻二字。



所有为个人发财致富殚心竭虑,为子女后代利益苟且钻营,一肚子坏水盘剥民众,侵吞国家人民财产财富的垃圾龌龊们,都没有任何资格因为个人肮脏钞票,龌龊财富,对毛泽东指手划脚,说三道四,吭一声都厚颜无耻,动一下都天地不容。


即使允许所有人都可以对毛泽东的一切指手画脚,唯独不可以对毛泽东的清廉坦荡,吭一声,动一下。毛泽东不仅仅以其高远的志向,超人的智慧,博大的胆魄,赢得江山天下,还以其绝无任何瑕疵的廉洁,赢得天下人心的敬重、敬仰。可以说,坚决反对腐败,是毛泽东和他的同伴,以及他的党,打败腐败对手,赢得民心,赢得天下的最核心价值,最重要兵器。


反对腐败,关系党的生死存亡,共和国的生死存亡,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即使允许所有人都可以说毛泽东这个不行,那个有错,唯独不能说毛泽东反对腐败无能不力。毛泽东再世,所有的腐败都汗颜、都发抖、都瘫倒,都绝无藏身之地。毛泽东没有更高明之处,毛泽东仅仅是说到做到,要别人做到,自己先做到。打铁还得自身硬,毛泽东,铁铮铮顶天立地硬汉子。


毛泽东,中华赤子,为人民事业,疾恶如仇,若泰山屹立;毛泽东,天地男儿,毫无个人私利,襟怀坦荡,如日月光明。毛泽东的事业,一部前无古人的中华史诗;毛泽东的清廉,一首无愧中华的人之颂歌。毛泽东以辉煌的业绩,清廉的人生,行走中华大地,深入亿万人心。


“加强纪律性,革命无不胜;军队向前进,生产长一寸”。这是毛泽东最不象诗的一首诗,也最切肤之痛的一首诗,打战是这样子,搞建设是这样子,反对腐败也是这样子。在上有政策,下有对策,风传政令不出中南海的时候,经常组织集体学习的中南海的人们,顺便也组织大伙儿读一读毛泽东的诗,就读这首诗。在中国,在世界,没有谁有毛泽东的大智慧,没有谁比毛泽东更知道中国。




“半部论语治天下”,惶惶若丧家之犬的孔老二,其中即使有可以继承的东西,“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又那里比得上“不管风吹浪打,胜似闲庭信步”,“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自信人生二百年,会当激水三千里”的毛泽东。在中国,在世界,还有谁能象毛泽东,风暴一样无遮无挡,日月一样镇定自若,走进中南海,走向全世界。胸中自有雄兵百万,运兵如神,掌上春秋,“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粪土当年万户侯”,“天翻地覆慨而慷”,“芙蓉国里尽朝晖”,“六亿神州尽舜尧”,“换了人间”。


人民的万里江山,是一部世间最辉煌的史诗;人民的共和国,是毛泽东永远耸立云霄的世间最壮美的纪念碑。毛泽东植根亿万民心,永存人民心间。人民不死,毛泽东永存。


毛泽东是诗,毛泽东不仅仅是诗。


一个曹雪芹,一部《红楼梦》,300年来,供无数文人雅士,平民百姓咀嚼品味,一些人一生吃穿用《红楼梦》,并因此留名红学青史。何况大地天空一样说不尽,道不完的毛泽东。


诗人有品,诗歌无价。


大地会消逝,天空永存;时代会变幻,诗歌长在。

逛上一篇:   逛下一篇:

作者:125.73.187.*
  (2009-01-17 09:55)
推薦文章: 將本文章推薦到【百度收藏】 將本文章推薦到【YouPush】 將本文章推薦到【udn共享書籤】 將本文章推薦到【Fiigo】書籤

 本文章共有回覆 14 篇,分 1 頁
 聲明:以上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且內容由網友發表提供,若有爭議或違法由發表者承擔,本站將不負責連帶責任,謝謝。

 IPoBar  愛PK  愛遊戲  愛online
新手教學 客服中心 站務公告 交換連結 合作提案 關於我們
 
版權所有©ipoba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論壇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本討論區不承擔由該言論所引起的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