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貼吧 文章 作者 工作  
網頁搜尋
 
 愛PO吧 >> 兩岸 >> 瀏覽文章
回覆 加入我的最愛 與好友分享

台湾左统前辈:台独运动最早是地主阶级发起

本被文章 0 次, 共有回覆 9  
0
 
0
陈明忠:一个台湾人的“左统”之路

吕正惠 陈宜中

  陈明忠先生,1929年出生于高雄冈山一个大地主家庭。日据末期,考上高雄中学,因在学期间备受日本同学欺凌,才意识到自己是中国人,开始“抗日”。毕业后服役,被迫构筑工事,因脱逃,曾遭关押。光复后,就读台中农学院(中兴大学前身)。“二二八”事变期间,加入起义队伍,并参加谢雪红二七部队的敢死队,在埔里的乌栏桥战役中最后一人离开战场。

  1950年白色恐怖期间被捕,判刑10年。1960年出狱后,因其优异的化学知识,曾到制药厂工作,后升任厂长。1976年再度被捕,被控接受中国共产党命令,在台阴谋叛乱。狱中备受酷刑,坚不屈服。经海外保钓学生及其它特赦组织大力营救,终由死刑改判为15年徒刑,1987年保外就医。陈先生与林书扬先生(被关34年7个月),为目前台湾“左统派”(左派+统派)中最受尊敬的两位前辈。

  国民党来台接收大失民心之后,台湾的反国民党力量主要是向左转,支持当时处于内战中的共产党。50年代的白色恐怖统治,目标就是要清除岛内这一反抗力量。这些左派,大约1/3被枪毙,2/3被关押,主要的精英很少幸存。被关押的左派,出狱以后成为被遗忘的一群,生活在茫茫黑夜之中,大部分人的生活都成了问题。1987年陈先生第二次出狱之后,他们组织了“台湾政治受难者互助会”,然而其时台独势力业已成形,他们无法再有影响力。后来,他们组织了“中国统一联盟”(联合一些非左翼的民族主义者)及“劳动党”,也很少产生作用。

  这批老左派的难题之一是,他们很难流畅地表达自己的看法。除了必须努力了解他们在狱中时外面所发生的变化之外,他们的语言表达也大有困难。他们大半接受日语教育,在年富力强有机会全力学习中文时,却关在狱中至少10年,丧失了最好的学习机会。他们最知名的代表,林书扬先生和陈明忠先生,可以讲国语、写中文,但他们的国语发音跟中文风格都和一般人有差距。长期以来,很少人了解他们的想法,他们也有强烈的无力感。

  下面的访谈是50年代反国民党左派一次非常完整的观点表达,涉及台湾、现代中国、社会主义的许多重要议题,充分表达了像陈先生这种老一辈左统派革命者的观点,可供其它人参照、思考、讨论,应该说有其深远的价值。

  “二二八”不是台湾人的悲情

  问:陈先生,您的经历非常特殊,我们今天的访谈,事先没有设定一个问题表,您想怎么谈就怎么谈,请从您最想说的谈起。

  陈明忠(以下简称“陈”):我想先谈“台湾人的悲情”。民进党说,“二二八”是台湾人的悲情。这根本不对。以我的经验,台湾人民在日本的统治下,没有任何尊严可言,这才是真正的“台湾人的悲情”。我因此知道自己是“清国奴”,是中国人,才开始起来反抗,我的一生从此就改变了。

  日据时代,台湾人是二等国民。我的思想改变是从高雄中学开始,当时我们一班50个人,只有10个台湾人,其它都是日本人。我经常被骂是“清国奴”,动不动就被打,我搞不清楚为什么。后来,我才知道自己不是日本人。对我冲击很大的事情是,有一次我和一个日本同学打架,事后来了十几个日本人打我一个,最后跟我讲一句话:“你可以和内地人(按:日本人)打架,但不可以打赢。”不是说一视同仁吗?我一直以为我是日本人,但台湾人和日本人打架却不可以打赢,这是怎么一回事?我的脑筋开始产生混淆,两三年以后才知道原来我不是日本人,是中国人,思想才整个转变过来。

  在日据时代作为台湾人,真是一点尊严都没有。我们是二等公民,甚至是三等公民(因为还有琉球人)。我家是大地主家庭,我每天有牛奶喝,但因为在日本人面前没有尊严,才知道尊严最重要。我家的佃农在我面前也没有尊严,就像我在日本人面前一样,所以,我开始反抗日本人的统治,也开始转向社会主义。所有的台湾人,在日本人面前都没有尊严,那我们台湾人是什么东西呢?难道这不是“台湾人的悲情”吗?

  问:那您怎么看待“二二八”?

  陈:“二二八”是反抗国民党的恶劣统治。“造反有理”,这是人民的哲学。二二八是反抗,不是悲情。

  问:您反抗日本人,又反抗国民党政府,这有什么不同?

  陈:当然不一样。日本人是外国人,他们瞧不起所有中国人(包括台湾人);国民党是中国人的政府,它是一个不好的政府,我们是反抗一个我们自己的不好的政府。当时从大陆来的人,好坏都有。台中农学院的外省老师,包括院长(就是校长),学问好,思想开明,我就很尊敬。我不但不反对他们,还保护他们。

  当时,我们根本不觉得“二二八”是省籍冲突。我们要反抗的就是贪官污吏。但是,贪污的人都躲起来了,倒霉的却是一般的外省人;有些外省人挨揍,还有些被打死了。不过,“二二八”的性质并不是省籍冲突,而是反抗国民党暴政,是政权跟人民之间的冲突。

  关于“二二八”,民进党一直在制造一种印象,让人觉得,“二二八”时国民党在台湾进行大屠杀。依我的了解,“二二八”死的人,大约在1000上下。1950年我被捕时,在狱中跟台湾各地的难友聊天,了解各地的状况,据我当时估计,大概就是这个数目。后来,民进党成立了“二二八”赔偿委员会,列了一大笔经费,到现在钱都还没领完。据我探听,因死亡或行踪不明而领赔偿费的不超过1000人,而且其中有一些还是白色恐怖受难者家属领的。民进党完全不公布这个消息,还继续炒作,实在很不应该。

逛上一篇:   逛下一篇:

作者:60.24.197.*
  (2009-01-19 20:57)
推薦文章: 將本文章推薦到【百度收藏】 將本文章推薦到【YouPush】 將本文章推薦到【udn共享書籤】 將本文章推薦到【Fiigo】書籤

 本文章共有回覆 9 篇,分 1 頁
 聲明:以上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且內容由網友發表提供,若有爭議或違法由發表者承擔,本站將不負責連帶責任,謝謝。

 IPoBar  愛PK  愛遊戲  愛online
新手教學 客服中心 站務公告 交換連結 合作提案 關於我們
 
版權所有©ipoba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論壇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本討論區不承擔由該言論所引起的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