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貼吧 文章 作者 工作  
網頁搜尋
 
 愛PO吧 >> 兩岸 >> 瀏覽文章
回覆 加入我的最愛 與好友分享

18年前何新在北京大学的一篇演讲,今天读来仍振聋发聩

本被文章 0 次, 共有回覆 15  
0
 
0
18年前何新在北大的一篇演讲,今天读来仍振聋发聩
何新:我向你们的良知呼唤

——在北京大学的演讲





作者简介:

在今日中国知识分子当中,最具争议及传奇性的人物非何新莫属。自从80年代以来,何新先生的文化研究,经济和国际问题研究,他所首先倡导的一些基本观念,已汇为思潮,深刻地影响了当代中国的文化和社会发展。受到支持者和反对者的广泛注意。人们可以不赞同他,但是不可能不重视他。何新的学术在80—90年代中国政治与文化这一巨大转变时代留下了深深的思想印迹。由于何新的特殊影响,他一度成为海内外各主要新闻机构追逐采访的对象。采访过他的包括美联社、纽约时报、共同社、ABC、NHK、美国之音、路透社、独立报、费加罗报等世界著名传媒。1994年后,何新主动拒绝与一切内外传媒作直接接触。也不再出席公开会议,讲课讲演。从公众视线中遁失。





说明:1990年6月,应北京大学党委及学生工作部邀请, 何新对1990年应届毕业生做了一次毕业前演讲。当时学生仍处在较严重的对立情绪中。何新事后说,那次演讲是他生平所经历最惊心动魄,也最艰难的场面之一。



  一、开场白

  (何新入场登讲台。满场哄闹。有人故意敲椅子,有嘲骂声,大声嘘和吹口哨)

  看来大家很不欢迎我。

  (学生笑,起哄。有人喊:“那你还来?”)

  我没上过大学,可是跟北大好像还真有点缘分,认1985年以来,每年总有机会来此讲一次。

  (学生哄笑,嘘。口哨。有人喊:“话筒靠近点,后面听不见”)

  (靠近话筒)上一次来,我记得是去年四月份,在那个电教报告厅。从那次到现在,过了一年多。这一 年当中,北大、中国、世界都发生了很多事情。今天重来此地,感慨良多。什么感慨呢?我知道,我此 时到此地来,不合时宜……(有学生喊:“对!”“你还有自知之明!”鼓掌,笑声、嘘声)但我今天既然来,就是准备上这个炉子烤。正如《三国演义》里说的……

  (嘘声。有人喊:“你想舌战群儒吗?——“他是来单刀赴会!”)

  我来之前,曾经有朋友劝我……

  (有学生大声喊:“我们也劝你别来!”笑声,哄闹,鼓倒掌)

  劝我的人说,你现在到北大干嘛去呀!“六·四”那天刚出了事情。老实讲,临来前,我也忧心忡仲。 现在坐在这看着大家。……我心情很沉重。

  (学生哄,笑,喊:“你沉重什么呀?”)

  说句实在话,我来是想跟你们交流一下想法,刚才那位老师说,请我来是给你们作思想教育……

  (学生大哗,笑声,嘘声,鼓倒掌)

  你们笑,我也觉得可笑,我这个人自己受的教育还不完备,大学都没读完,我哪有资格教育你们呢?我 来,就是想和大家说说心里话……

  (有学生喊:“说吧!”有学生喊:“有屁快放!”“看你还能说什么?”……)

  我刚才进来时听到有人骂我。骂,对我可不新鲜,我这个人挨骂是挨惯了。现在我的这个骂名呀,似乎 传遍了全世界。我今天给你们带来了一点材料……

  (学生大笑,鼓掌)

  (举起材料给大家看)这是《纽约时报》。这么大一张照片,世界性的报纸,题目是“A Defender of Deng Tells Why He Is”(一个邓的卫道士陈述他为什么这么做)。

  (学生笑,哄闹声)

  这是《基督教科学箴言报》,也这么大的照片。题目“一个保守主义者如是说。”(学生大笑,叫好, 鼓掌)

  (也笑)我就知道你们会喝倒彩。我还带来一些信(举信),你们想骂人,骂得可能不痛快。听听这些 信,也许正是你们想骂的。先读一封匿名信:“何新,你是中国民主精神的叛徒,你是中国知识界的败 类!因此,中国知识分子审判团,对你从精神到肉体宣判死刑。”

  (全场哄笑,大声鼓掌,喝彩)

  别急,还没念完呢:“我们要绞死你、砸烂你的狗头!让你下油锅。你做好准备吧!”署名“中国知识 分子锄奸团”,1989年8月1日。这是典型的文革语言。

  (大声哄笑、鼓掌)

  还有更漂亮的呢(又举起一封信):“何新,你这只卑鄙无耻、卖身投靠的哈巴狗,你将永远被钉在文 明的耻辱柱上。如有可能,我***,再生一个人作何新!”

  (笑声。台下有人大声说:“这有点太过分了!”)

  他还说:“有胆量的话你可以举报。”放心,我不会举报。。这信我得留着,这是宝贝,纪念品。花钱 还买不着,哪舍得交公安局?

  (举起一张有漫画的信纸)再看这件,这是艺术品!(读:)“何新,不老实的人,即使做了老实的事 也不会赢得人的信任(作者是在引用去年8月间上海一张小报上骂我的话)。你的大作我们都在《中国 青年报》上拜读了。几乎所有的人都在耻笑你,骂你是条疯狗,时机一到就想咬人。而我认为你充其量 不过是一条劣等的疯狗。”署名:“一名大学本科读完的人。”这是暗示本人没上完大学。我不知道写 这个信的人是否今天在座?

  (学生交头接耳,叽喳议论,渐静)

  去年到今年这一年当中,发生了这么多的事。让人如何不感慨啊!如果你们有兴趣。我还可以给你们 念,看港台和老外的文章怎么骂。如今我里外不是人。这么挨骂,可我还是来了。干嘛来呢?来,当然 不是希望来找骂的。有人现在传说,说何某现在做大官了。什么官呢?说鄙人要当社科院的副院长。还 有这样那样的说法。我想在座的可能都听说过。这真应了古人一句诗:“于今腐鼠成滋味,猜疑鲲鹏议 不休。”

  可我告诉你们,如果何新真当上了什么官,你们可以任意拉一帮人,去把我家的大门扒掉。

  (学生议论,笑,“这要犯罪啊,谁敢扒呀!”)

  敢不敢,那是你的事。我的意思是,第一本人从来不想当官,第二我也不可能当官。其实我的处境是两 面受困。洋老爷骂我是邓的走狗;另有人骂我是漏网的“精英”。各种匿名信写给中央,据说还有从美 国寄过来的。当然自称不是搞“民主”的精英,署名是“海外爱国人士”。揭发我一贯搞自由化,整理 出我所有著作里面的自由化言论,寄给各个有关部门。就我听说的呀,材料至少有这么厚一叠。所以我 的日子并不好过。说不定哪天也会点我的名。

  可是尽管如此,八面来风,我呢,清夜扪心,问心无愧,还是睡得踏踏实实。检点平生,我是既不懊 悔,又无遗憾。仍然坚持我的观点,坚持我的立场。为什么?这就是今天我想跟大家谈谈的。

  (会场稍静)

  今天来,我是想告诉你们,我为什么要这样做。如果说,一个人不是想当官,不想往上爬,人们就会 问:那你干嘛要帮***的忙?不是叫“走狗”嘛?为什么要做走狗啊?好吧,我要告诉你们为什么! 当然,我不想给大家搞什么思想教育,我也不会。我不是***员,也没做过政工干部。退一步说,我 从来倒都是受教育的对象。那么有人就要问,既然如此,为什么你今天坐在这个台子上啊?你有什么资 格坐在这儿啊? 有什么资格?不是以什么学者的资格,什么头衔的资格——这一套我从来蔑视之。就以我是一个中国人 的资格!中国今天面临着危险,重大的危险!威胁你们,也威胁到我,威胁到每一个中国人!所以我不 能不说话!

  (会场稍肃静)

  从去年4月到今天,我一直注视着你们。我知道你们有人怨恨我,因为我反对了你们。可是你们知道你 们在做什么?你们为谁这样做?谁在为你们鼓掌?——我们民族的敌人!有人要借你们的手,拆碎中 国,灭亡中国。而你们,却把他们看作中国的救星。在帮他们,那些为你们叫好的人中,就有这种人!

  (学生骚动,交头接耳,议论)

  是的。对去年的整个事件,我有自己的观点、自己的想法。和你们不同。不是据说要搞民主吗?思想自 由吗?那么我可以有自己的想法吗?可以坚持自己的想法吗?如果可以,为什么要写那种肮脏的匿名 信?为什么要骂街?为什么搞人身攻击?为什么造谣诽谤?为什么威胁要搞暗杀?

  (会场静)

  我的想法从哪里来的?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不是从地下挖出来的,也不是任何人授意灌输给我的!从 1985年以后,我几乎没参加过任何国内学术会议。我从未参加任何小集团。有人说我举报了三千知识分 子。可是全中国出大名的知识分子,我平生真正认识的恐怕还没有超过一百人。什么这个圈,那个帮。 我一概鄙视之!

  我可能是有点知名度。要没有知名度的话,《纽约时报》、《基督教箴言报》,大家都知道,这都是世 界第一流的大报,不会用那么大的篇幅来扭曲我、来骂我。正是他们这么骂我,我才知道自己可能有点 重要性。但骂人?我不在乎。骂吧!我就不信人能被骂死。古人说:千夫所指,无疾而死。那是心里有 愧,作了亏心事。或者是懦夫,胆小鬼。自从进入学术界以来,我挨了多年骂,至今没被骂死,照旧是 我行我素。我的知名度哪里来的?我非出身显贵,也没有什么大官人作背景。我知名仅仅就是因为对任何事物,我 坚持自己的独立思想。我一不屈从.二不盲从。我从不怕什么名人的权威。但我也不怕多数人的另一种 权威。我用自己的眼睛看事物,更用自己的脑袋想问题。就凭着我这一套独立的思想,我坚持自己独立 不阿的人格。当然,在实际生活中,我也有屈服的时候,那或是因为我错了,或者就是生存的一种策略,暂时的。

  (学生笑声,低声议论)

逛上一篇:   逛下一篇:

作者:218.82.230.*
  (2008-06-04 21:39)
推薦文章: 將本文章推薦到【百度收藏】 將本文章推薦到【YouPush】 將本文章推薦到【udn共享書籤】 將本文章推薦到【Fiigo】書籤

 本文章共有回覆 15 篇,分 1 頁
 聲明:以上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且內容由網友發表提供,若有爭議或違法由發表者承擔,本站將不負責連帶責任,謝謝。

 IPoBar  愛PK  愛遊戲  愛online
新手教學 客服中心 站務公告 交換連結 合作提案 關於我們
 
版權所有©ipoba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論壇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本討論區不承擔由該言論所引起的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