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貼吧 文章 作者 工作  
網頁搜尋
 
 愛PO吧 >> 兩岸 >> 瀏覽文章
回覆 加入我的最愛 與好友分享

傅作義投降共軍後...

本被文章 0 次, 共有回覆 3  
0
 
0
60年前的足迹:北平沦共

据戴晴的新书《张东荪和他的时代》批露,中共所谓北平的“和平解放”,是毛泽东利用第三政治势力的运作、利用文化人保护古都的热肠古道,为自己赢得了时间,完成军事部署的一个谋略。

当时,张东荪作为国共谈判的重要中间人,和其他著名文人邓文如、张伯驹等相信了共产党漂亮说词,“成了军人和政客手中的棋子”。不过很快,不到几个月之后,不要说文化,就是作为“文明的守望者”的这些教授们也都全部了无声息地一一消失。没有了他们,古都一步步变成了共产党的红都北京。

所谓北平百姓欢迎共产党进城的照片。戴晴说:“大家看看北平市民热烈欢迎解放军,怎么都是一个年龄?怎么都是一个岁数?这其实是有组织的,这张照片是专门由地下党组织清华学生去欢迎的。”

1949年2月12日,中共组织学生欢迎

1949年1月31日,地下共产党学生在街上宣传共产党的政策.北平很多大学都冒出一些“地上党”来,因为他们再也不用做地下工作了

1949年1月31日,林(彪)、罗(荣桓)、刘(亚楼)关于本日下午可派一个师进入北平城的电报

1949年1月,毛泽东修改的新华社电讯:北平解放

1949年2月1日,《人民日报》关于北平"和平解放"的报道

1949年2月5日,《人民日报》关于北平军管会与人民市政府入城办公的报道

共军进驻北平,通过前门大街的照片

共军进驻北平通过正阳门时的照片

共军骑兵部队通过北平前门大街的照片

共军装甲部队进城

*********************************

柏杨在《柏杨回忆录》中对中共入城的描述

两天后,人民解放军堂堂皇皇进入北京,街上挤满了人群,一半以上是大学生,当然也有小市民,可是他们跟站在两旁看热闹的国军的残兵败将一样,脸上充满了疑惧。那绝对不是一个万人空巷以迎王师的场面,但却是年轻学生们长久盼望的日子。他们在街头兴奋的奔跑,扭着秧歌,还在旁边用口琴斯斯文文的伴奏(秧歌是东北农村插秧时的民间简陋舞蹈,跳起来时,你说它有多丑,它就有多丑,那是一个绝对上不了台面的舞蹈)。可是,共产党既然提倡它,它就成为青年们的光环,很多学生乘着还没有涂掉国徽的国军十轮大卡车,在街上奔驰高歌。

  就在东单,突然间一个国军少校军官在马路上把鱼贯而进的车队拦下,抓住驾驶座右座的两个大学生,一面哭,一面咒骂:

  「你们这些丧尽天良的大学生,政府对你们有什么不好?当我们在战地吃杂粮的时候,你们吃什么?雪白的大米、雪白的面粉、肥肉。可是,你们整天游行,反饥饿,反暴政。你们饥饿吗?八路军进城那一天起,你们立刻改吃陈年小米,连一块肉都没有,你们却不反饥饿,今天还这个样子的忘恩负义,上天会报应的,不要认为会放过你们。」

  那位少校已经失去理智,一边哭,一边骂,一边殴打,一时间全街都呆住了。最后还是他的同伴把他强制架走,才没有惹下大祸。

庆祝北平"解放",共产党的秧歌队

******************************************

傅作义缴械投共

1949年1月31日,国军放弃抵抗,共军接替国军的北平防务(新华社资料图片)

放下武器的国军人员,一脸无奈被迫高呼口号欢迎"人民解放军".

***************

国军人员的抵抗情绪

北平解放的一个小插曲

作者:舒云

来源: 《党史信息报》 09-02-03

1949年1月31日,后来被历史学家定为平津战役结束的日子。人民解放军的一个师威武雄壮地来到北平西直门城楼下。

西直门里,老百姓拿着各色小旗等着欢迎解放军。

却没想,久久不见城外的解放军入城,人们议论纷纷。

原来,在西直门这里遇到了一点麻烦。

守卫西直门的士兵,是傅作义的嫡系部队。围城期间,傅作义派出的秘密谈判代表没法从别的城门出去,最后还是从西直门走通了。后来何思源的民间和平代表团,也是从西直门出去的。傅作义对西直门守城的官兵一百个放心。

此刻,城里的傅作义部队陆陆续续撤出城外,基本上撤光了,而守西直门的卫兵依然坚守职责。

不知道是因为乱了套,忘了这座城门,还是故意不通知,反正西直门没有移交,好在解放军进城他们不干涉。

双方僵持起来。

一方坚决不让城门。

一方把队伍一摆,机关枪架起来,对准城楼,一副准备战斗的架式。

解放军说:“把城门交给我们吧。”

“不行,没有命令,我们不能交。”

其实,已经到了这个份上,城里几十万兵都和平地放下了武器,一个小小的西直门城楼再坚持又能成什么气候?

但是,局面就这么僵持下去。

西直门洞开着,全副武装子弹上了膛的41军都进入了城内,而城门却不交。

围观的老百姓都看着急了,悄悄拉过来一个军官模样的解放军。

“你们的代表正和傅作义在东交民巷那里谈判呢。”他不知道这是41军政委莫文骅,只知道是头儿。

“真的吗?”莫文骅问。

“真的。”

这个知识分子模样的人不知道怎么知道这个绝密消息。

傅作义把所有的记者全拒之门外,还专门派了一个营警卫四周,不许任何人进去。直到他签字和平的消息公布后,人民解放军谈判代表的住址才无所谓保密了。但是,关于人民解放军的谈判代表住在东交民巷的事,莫文骅不知道。

“我带你们去找你们的代表。”一位老百姓自告奋勇。

这样,莫文骅坐吉普车来到洋楼林立的东交民巷。

在一座日本式样的小洋楼里,莫文骅见到了随傅作义的谈判代表一起进城的陶铸。陶铸是莫文骅的老上级,自然很熟。

莫文骅报告了41军一个师入城完毕,但是西直门的城门楼死活不交。

陶铸答应去找傅方交涉,就打通了电话。

对方连连道歉,说:“我们忙乱了套,一时忘了通知西直门的官兵放下武器,我们马上通知,通知。”

等到莫文骅驱车赶回西直门,电话早已过去,西直门已经是人民解放军的岗哨了。

****************************

傅作义女儿傅冬的懊悔

在北平"和平解放"过程中,傅作义的长女、傅冬"功"莫大焉。1924年出生的傅冬,作为向往革命的进步青年,1947年就加入中国共产党了。在整个平津战役期间,傅冬始终工作在父亲傅作义身边,传达共产党的指示,努力细致地做父亲的说服工作,为北平"和平解放"做出了不可替代的重大作用。傅作义曾问女儿,你是聂荣臻派你来的?还是毛泽东派你来的?党组织明确指示她:就回答是“毛主席派来的”。

逛上一篇:   逛下一篇:

作者:98.207.177.*
  (2009-02-09 13:33)
推薦文章: 將本文章推薦到【百度收藏】 將本文章推薦到【YouPush】 將本文章推薦到【udn共享書籤】 將本文章推薦到【Fiigo】書籤

 本文章共有回覆 3 篇,分 1 頁
 聲明:以上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且內容由網友發表提供,若有爭議或違法由發表者承擔,本站將不負責連帶責任,謝謝。

 IPoBar  愛PK  愛遊戲  愛online
新手教學 客服中心 站務公告 交換連結 合作提案 關於我們
 
版權所有©ipoba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論壇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本討論區不承擔由該言論所引起的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