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貼吧 文章 作者 工作  
網頁搜尋
 
 愛PO吧 >> 火影忍者疾風傳372 >> 瀏覽文章
回覆 加入我的最愛 與好友分享

驚險的一週

本被文章 0 次, 共有回覆 0  
0
 
0




上個星期,應該說是上上個星期,過得挺驚險的。 [hr]






那一週是這樣度過的,星期四,我們系上開始接受評鑑,那種感覺很像以前小時候迎接督學來訪的味道。一早系上有課的老師大都勉力出席了,我因為上法文課,所以不需要一路陪著,而且運氣不錯,也沒抽到要答問卷,或是接受教學觀摩一類的東西。




當天評鑑完畢,評鑑委員提了三十個問題,而我們必須在翌日做出答覆。這感覺很像在考試一樣,我們一路從六點忙到凌晨兩點,確認了所有問題以後才回家睡覺。




在路上,我邊開著車,邊想著幾件奇怪的事,第一件是這個評鑑,這件事情有什麼意義呢?我想起w學長跟我說的,「難道你以為那些所謂後段學校的老師都在混嗎?」




大家做的事情都是一樣的,不管在哪個學校,還不就是一樣的研究與教學嗎?這種事情會因為學校的新舊有所差別嗎?我認為不會。那問題出在哪呢?大概是出在於那種非傳統名校所不能承受之懷疑。




於是評鑑這東西,就成了順理成章的一項儀式,這根本是一個不公平的遊戲規則。私立學校可以為評鑑卯足全力作一場秀給委員們看,而國立大學呢?我認為他們根本不在乎這玩意兒,或許應該這麼說,他們在乎的程度,和我們簡直是不可同日而語的。




「但評鑑也有好處啦,如果我們被評成待觀察,那學校就可能會增加系上的經費,到時候可以改善一些問題。」學長呵呵一笑,我覺得那笑中有淚。




而看著評鑑委員提出的問題,例如「請問貴系的基礎能力和核心能力有何不同?」這種可以寫上篇論文的題目後,我也實在是夠傻眼、夠無力了。




我另一個想的問題是,為什麼我碰到這種加班的鳥事,還可以毫無怨言的做下去,甚至還有些革命感情在裡面呢?




要換成過去,沒有薪水支付我這種超出一般工作負荷的事情,我的個性一定是會碎碎念個不停。但這次我沒有,是說我長大了?還是我真的已經把這種系上事務當成自己的事務在參與,甚至還有些樂在其中?



xyz
(我難道真的變成一個不折不扣的被虐待狂了?或許我應該去榮總看看心理醫生才是。)




然後是週末,我們一家人到台中簽約,看新家。新家已經成型,視野還不錯,就對著學校牧場,我們在那待到下午四點左右,然後出發回新竹,途中經過大甲,我們還特別繞去裕珍馨買奶油酥餅,還到蔣公路夜市買了有名的粉腸。




之後,從大甲到苗栗,看了看外婆後,八點多鐘我們回到國道三,驅車趕回新竹。就在後龍附近,發生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




國道三的車速快,我們當時車速約在大約一百多公里左右,前車車距大約五十公尺,這時候右前方一台大卡車爆胎,脫落的輪胎皮從外側一路滾到我們的中央車道處前方。




我們看到前面兩台車忽然地蛇行,正覺得奇怪,接著就看到一個黑影從右邊滾來,只聽到老婆喊了一聲「那是什麼?」接下來車子就整個撞上那團黑影了。


xyz軟體補給站

說是撞上,感覺倒更像是輾過一個人。我聽到破裂的聲音,心想完蛋了,但車子還在繼續開,我們慢慢地往右線移過去,一旁的路肩已經有三四台車亮著警示燈,好幾個司機下車檢查車子的底盤了。




淒風苦雨中,我們的手機都沒電了。我們把車停妥後,我下車一看,保險桿裂了,水箱和車牌也撞歪了,底盤塑膠部份全部毀了,休士頓,我們有麻煩了。


唯一幸運的是,我們全家人毫髮未傷。(如果當時老婆緊急煞車,或是再撞偏一點讓氣囊爆開,我們全家現在會如何,真是不敢想像,感謝主。)




一旁的幾個車主也過來看我們,一位女士知道我們手機沒電,還非常熱心地借我手機。




我趕緊打回家,跟媽媽報告這個消息。她大概嚇壞了,忙問我們在哪裡,我一看旁邊的路牌上面顯示著124,跟他說我們在北上124這附近。




這時交通警察也走了過來,一共有兩位,他們很和氣的問我們有沒有事,然後看了看車體,確認還可以開,就要我們往前到後龍分隊那邊去停車,以免危險。




於是我們就在後龍分隊待著。孩子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只是一個勁的問我,爸爸,你要去哪裡?




我在後龍分隊就這樣聯絡東聯絡西,再跟家裡確認我們的位置,然後和一位警員在路邊聊了起來。




「這種事情,在國道很常發生啊。」他涼涼地說,「你們這個還算好的,上星期中山高,也是一樣,輪胎皮,一個二十公斤重,連續十八台車撞上去,全都毀了。」



xyz
「天啊。」我說。




「大部分都是再生胎造成的,一個卡車嘛,有八個輪子,他掉後面一個再生胎的,還可以繼續開,有時候掉了就跑了,找都找不到,只好自認倒楣。」他越說越起勁,「輪胎皮還算好,你要是碰到那種掉硬的,什麼軸承啊,鐵條啊,還有飛鐵片的,那就死傷慘重了。」




「跟血滴子一樣?」我說。



xyz資訊工坊
「對,跟血滴子一樣。」他說。




「像這種用再生胎還跑國道的大型車,應該要用公共危險罪治他們才對!」我恨恨地說。




「啊,公共危險喔?我是覺得沒有啦,但是很危險是真的。」警員說。




「唉。」我嘆了口氣。




不多久,剛才跟我們說話的兩位警員回來了,這次帶回來一個我們不可置信的消息。




「卡車司機找到了。」他們說,「他願意賠償你們損失,人等一下會過來。」




我喜出望外,但一方面又納悶。「啊?找到了?你們怎麼找到的?」




「運氣很好,因為他在路旁撿輪胎皮。」警員說。




「什麼?」我有點不敢相信,在高速公路檢輪胎皮?




「對啊。我們跟他說很危險,他說還是要檢…。他表示有看到你們撞上去,所以願意賠償。」




我心想這個人還真老實。




於是我跟老婆協同警員一起去找這位司機。




這位司機很年輕,一口道地的南部腔台語,看到我們後嘴裡一直說抱歉,表示這件事情都是他的問題,如果我們信得過他,他願意賠償我們的損失。




司機先生姿態非常的低,我也不好發作什麼,只說:「我們全家都嚇壞了。」




司機表示因為他們公司有這種車損津貼,一個月六千元,所以如果事故發生的話,司機就會用這份津貼來陪,當成是保險。(大概是公司不想要有違規紀錄,所以用這種「切斷」關係的方式,讓司機直接負責。)「我不想要事情鬧到要公司處理,如果這樣我可能會丟工作,所以我會賠你,請不要擔心。」司機這樣說。




我心想,這司機也是辛苦的小職員,既然他願意賠償,那也就不再為難人家了。




於是我們就這樣到了後龍分隊作筆錄,耗了一個晚上,人仰馬翻。




這件事讓我有很深的感觸,一個是台灣這社會現在還是有很多亂七八糟的地方,因為我們的縱容與忽視,使得很多問題發生以後,大家把他歸諸於「天命」或是「運氣」,而不是想辦法去好好的檢討與規範它。




像再生胎的使用以及國道上是否可能設計大型車輛專用道等問題(甚至禁止大型車輛上國道),都是喧騰一時,然後就沒了下文的政策話題。




一天到晚選舉,又選出個什麼好樣的東西來了?




另一個是我覺得,台灣這社會的各個角落裡,還是有很多純樸的老實人存在著,競競業業的工作,規規矩矩的生活。但他們的努力,卻往往得不到相等的回報。相反地,在這社會上總是有著一群人,想盡辦法地要剝削他們,利用他們的弱點,以聚斂自己的財富,然後,向這社會誇耀。




唉!這真是驚險的一週,也是令人難過的一週。

逛上一篇:   逛下一篇:

作者: sklptzsrfi
  (2010-06-07 06:22)
推薦文章: 將本文章推薦到【百度收藏】 將本文章推薦到【YouPush】 將本文章推薦到【udn共享書籤】 將本文章推薦到【Fiigo】書籤

 本文章共有回覆 0 篇,分 1 頁
 聲明:以上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且內容由網友發表提供,若有爭議或違法由發表者承擔,本站將不負責連帶責任,謝謝。

 IPoBar  愛PK  愛遊戲  愛online
新手教學 客服中心 站務公告 交換連結 合作提案 關於我們
 
版權所有©ipoba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論壇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本討論區不承擔由該言論所引起的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