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貼吧 文章 作者 工作  
網頁搜尋
 
 愛PO吧 >> 591租房網 >> 瀏覽文章
回覆 加入我的最愛 與好友分享

羅小鵬大兵日誌 改版之第二篇 三月

本被文章 0 次, 共有回覆 77  
0
 
0


大家好

我們又相聚了



今天

為大家帶來改版後的第二篇大兵月刊

由於尊重出版雜誌的緣故
xyz
我決定只放其中一篇

這篇是我也在聯合報上面發表過精簡版的

後來在雜誌上則以原文呈現

xyz
雖然不是什麼了不起的東西

還是希望大家在閒暇之餘看得愉快

當然

重點是我寫得很愉快

ㄎㄎ






xyz資訊工坊


















在深夜的歷史博物館我遇見梵谷/ 201003/12 AM:01:04xyz

我離開部隊已是五點,因為我一直在等待人數湊齊,我們一群大頭兵才可以搭計程車離開營區,回到台北的懷抱,我一直焦躁的望著手錶。
原本在我今年的規畫中沒有看梵谷展的選項,第一,我已經在歐洲看過了幾張,第二對於當兵好不容易放假的藝術工作者而言,我只想狂奔回家,拿起我的筆桿,丟掉我的槍桿解放創作的欲望,然而因緣際會下,我來到歷史博物館,特地來看梵谷,事後我才發現,不是我自己走來看他的,而是梵谷招換我來的。
歷史博物館的星期五人潮依舊絡繹不絕,我很開心台灣民眾有這麼多人來參觀藝術品,梵谷的展覽規畫是他從小的速寫或習作等等的累積一路串聯到他的巔峰時期的作品,以一條基本的動線規畫過去,中間我們可以不斷看到告示貼心的為觀眾介紹梵谷的一生,當然我們在美術館看到的藝術家生平簡介或許不像報章雜誌中那樣得煽情動人,很顯然的,館方期望的是以冷靜的立場去看到梵谷這位大師,純粹回到他的作品,使作品獨自說話,然而大師的作品理所當然會竊竊私語,但又有多少人願意默默傾聽呢?
展覽前三分之二陳列的是梵谷早期的習作與練習草稿,我想我可以體會館方調借梵谷作品的辛勞,特別是像他這樣許多人狂戀的大師,要借到他全盛時期的作品是緣木求魚,理所當然整場展覽安排的走向只能以梵谷的一生作為整個展覽的基調,這是我唯一遺憾的一點。
在人群不斷的啃食我的後腳根,壓迫著我往前走的同時,我也慢慢的走過梵谷的年輕歲月,我想像著一位在十九世紀末默默畫圖的藝術家,一次又一次的在便宜的紙張上面揮動他不甚成熟的筆調,一直到他的素描逐漸建立起自我的空間感,畫中人物開始越畫越立體也畫出了他的憂鬱,我很明白為什麼他當時的鬱鬱不得志,在人們擁護著布格羅又或是莫內的那個年代,沒有人會欣賞他那樣的作品,時代並不眷顧梵谷,但會給他平反的機會,因為作品會說話,它們會不斷的低語又或是嘶吼,直到有那樣眼睛的人可以發現從錯落的筆觸中散發出來的靈魂光芒,有那樣耳朵的人可以聽見從不斷揮動的線條裡洩漏出了梵谷心頭的秘密是那樣地如怨如慕,如泣如訴。
我會講的這麼煽情純粹是因為,梵谷真的震撼的到我了,終於到達最後一個展廳,展方畢竟還是很負責任的借到了幾件梵谷的重要作品,站在他扭曲、厚重、錯亂的筆觸前面,我像是被一位重量級的拳擊冠軍以直拳重重地槌擊了一下,雖然下巴沒有掉下來,但等我意識到的時候,我的嘴巴的確張開了很久,他的樹像是在燃燒,我不知道他在燒什麼?或許是靈魂,他的每一張畫都在燒他的靈魂,所以才有這種程度的震撼力,他的藝術像是包著糖衣的毒藥,甜美又濃烈得令人眼淚直流,他不斷的畫,也一次次的將自己的靈魂燃燒殆盡,直到烏鴉飛來... ...。
我很慶幸自己來看了梵谷,但我說過了,不是我自己要來,是他招換我來的,最後如果要我說什麼的話,就是我很希望,這塊土地的人們,可以面對自己的職業,如同梵谷燃燒自己的靈魂那樣,賭上一切,或許不需要燃燒殆盡,就足以讓世界更美好。










Lo Chan Peng

逛上一篇:   逛下一篇:

作者: ozlksvoat
  (2010-06-23 08:21)
推薦文章: 將本文章推薦到【百度收藏】 將本文章推薦到【YouPush】 將本文章推薦到【udn共享書籤】 將本文章推薦到【Fiigo】書籤

 本文章共有回覆 77 篇,分 1 頁
 聲明:以上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且內容由網友發表提供,若有爭議或違法由發表者承擔,本站將不負責連帶責任,謝謝。

 IPoBar  愛PK  愛遊戲  愛online
新手教學 客服中心 站務公告 交換連結 合作提案 關於我們
 
版權所有©ipoba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論壇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本討論區不承擔由該言論所引起的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