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貼吧 文章 作者 工作  
網頁搜尋
 
 愛PO吧 >> 591租房網 >> 瀏覽文章
回覆 加入我的最愛 與好友分享

【雜誌】壹週刊 1038期 崩潰 曹格

本被文章 0 次, 共有回覆 0  
0
 
0


曹格說,有很多事,大家了解得很清楚,比自己還清楚。有一些,你們尚未知道。

醉酒毆打側田,翌日,曹格上了北京。事件曝光,短片流傳網絡,曹格在睡夢中被隨行助手弄醒,二話不說取消計劃中的工作,趕機下香港認錯。有台灣歌迷叫他不如退出樂壇贖罪,他心如刀割,但與人無尤。

「你不知道的,是當晚晚上,我在赤臘角機場候機室,收到太太來電,原來我的兒子之前一直發高燒不退……太太沒有責備我,但我一直強忍住的,終於守不住,終於崩潰了。」"

這幾個月,曹格換了個短髮髮型希望看上去精神一點。還是遮不住憔悴。



不簡單

壹:被判守行為十二個月,是不是如釋重負?

曹:開心,同時又很傷感。宣判後,事件結束了,我終於可以抽身出來宏觀整個 whole picture,才發現做我家人,做我朋友,真是一件不簡單的事,我替他們難過。

壹:有什麼不簡單

曹:曹格是一個很自我封閉的人,有什麼事情,一律收藏於心。有麻煩,自己搞掂;搞唔掂,代表朋友家人都不會幫到手,更加不需要公開。心理醫生說我因為成長
時寄人籬下(於加拿大及紐西蘭升學),養成保護自己的個性,不樂意接受別人幫助。反而連累其他人的關心變成擔心。經過這件事,我才學懂分享。我的麻煩,以
前不敢跟人說,現在敢說了,壓力減少,負擔變輕。我要做的,從來都一定做到,我要令自己變成一個快樂的人。


一個飛彈跌落?,總會引來其他飛彈一齊爆。

壹:出事後,最擔心什麼?

曹:很奇怪,第一時間,我沒有考慮過對事業帶來什麼影響,只是盤算如何跟其他人交代--尤其屋企人。爸爸媽媽打過一次電話給我,我驚到不敢接,害怕他們不
再理睬我。更怕太太責怪。其實她比我冷靜得多,一早已經看清這是上天讓我打開自己的機會,讓我可以好好反省,真心悔改。是我想得太多,想得太壞。爸爸媽媽
也沒有意圖責備我,他們說全世界已經鬧緊曹格,家人就不可以鬧。我在開記招的當日,原來兒子因發高燒在台北入了醫院,最後更留醫五日,太太只是叫我不要擔
心,勸我加油。唉...

壹:事件曝光後立即趕來香港交代,是你的意思?

曹:是。其他人還勸我諗清楚,不如隔一日才開記者招待會。是我一意孤行。仲諗?錯就認啦。當日原定行程是在北京為一齣電影唱主題曲而見記者。臨時取消,要
賠償,要支付機票及酒店的費用,加上這幾個月來往香港的交通費、律師費等,全部由我個人負責,我已經用了七、八十萬港幣左右。

壹:眾多批評聲中,什麼令你最難堪?

曹:叫我退出歌壇。我在香港生事,當然在香港交代。台灣有人叫我回台灣認錯,馬來西亞一樣有人要我回去道歉。甚至有人叫我退出歌壇;我是在台灣出道的,真
的教我很傷心。還未算,然後有報導指我?刀斬我老婆,又話我毀壞酒店的電視。點解要屈我?沒有辦法,一個飛彈跌落?,總會引來其他飛彈一齊爆。



被判守行為十二個月,曹格說,好多對眼望住自己,等於要守足一世。

壹:只肯承諾戒醉不戒飲,力度是否太輕?

曹:酒精不是毒品,人人可以飲,證明不是酒精有問題,是我有問題。酒精只是擴大了我的問題。我的問題在於不懂得適可而止。其實,做任何事都應該適可而止,
飲酒、打機,甚至工作,都一樣,例如不應該連續幾晚留在 studio不肯返屋企。就當我完全戒酒,如果我沒有適可而止的心態,是否代表我會
100%無事?說不定我沉迷在其他壞習慣,改為在馬路上飛車,更加危險。飲酒,私底下,我已經飲得非常少,甚至無。但我一定不會話自己戒到滴酒不沾。

壹:事業有成,婚姻美滿,還有什麼需要借酒銷愁?

曹:如果視曹格為一個歌手,無問題,我唱歌,做音樂,好開心;如果視曹格是一個人,我無辦法認同自己是個有用的人。前年,贏了金曲獎,開過巡迴演唱會,結
婚生仔,人人說我很好。我覺得很空虛。朋友不信,以為我紅了,囂了。他們不知道我每次在電視見到自己,每次都好憎自己,憎到要轉台。應該開心,但心情很肉
酸。唯有飲酒逃避,不斷生事;生事完,又後悔,搭飛機時連頭也不敢抬,怕其他乘客正在看報紙,看到我出醜的報導。

壹:明知自己情緒不穩,為什麼選擇婚姻?

曹:我本來沒計劃生仔,一心打算收養,世界有這麼多小孩需要人照顧,不用自己生呀。但當時的女友意外懷孕,就順其自然結婚囉。我本身就是個順其自然的人。
是我不懂得跟其他人溝通。我經常覺得太太要求什麼,我已經提供了什麼,還要我再做什麼?結果我好?。她也好?,因為她已經講過好多次,要求的不是物質,要
求的只是我開心一點,但我又完全聽不入耳,兩個人都痛苦,以前,我用的手機,是最舊式的型號;出事後,終於換了
BlackBerry,我的行蹤,我太太現在無時無刻都監視得到。



xyz

結了婚,生了兒子,曹格其實比側田更年輕,今年才三十歲。

側田

壹:跟側田,友情加深了,還是不能避免產生了隔膜?

曹:有隔膜,也是外界放上去的。到我在他的家,或者他在我的家,根本什麼不自然都會消失。

壹:是不是很抗拒被拿來作笑柄?

曹:意料之內啦。在無?頒獎禮,在紅館,側田一見到又是坐在我隔籬,已經知道什麼事。唯有接受。只是不明白為什麼還有人以為我們扮?。

壹:側田是你好朋友嗎?

曹:在香港藝人中,他是我最要好的朋友。0六年,他剛出道,來馬來西亞宣傳,跟
DJ說欣賞我,聽過我的唱片。後來,我知道這件事。有一次,在某個表演場地的後台中相遇,整晚,旁若無人地不斷傾偈。我跟他有很多地方很相似。例如,大家
都傾向自卑,但又要面對很多無謂的抨擊。他經歷的,可能比我更多,連頭髮都要給人質疑?只不過他一樣不肯說。這幾個月,雖然沒有見面,也有通過幾次電話,
都是寒暄吧。有關案情的不能私下傾談,都是講講工作。我開演唱會,也有問他來不來。只不過,最近,大家都比較忙


xyz資訊工坊


xyz軟體補給站我每次在電視見到自己,每次都好憎自己,憎到要轉台

人誰無錯訪問在宣判後第二日進行,唱片公司的工作人員小心翼翼。在壹蘋果大樓的飯堂食個下午茶餐怕見到報紙記者問三問四;過
TVB的飯堂當然更危險。表明不願給台灣《壹週刊》刊登訪問,怕改寫過程產生失誤;隔兩日,更不厭其煩致電要求不要刊登曹格家人的資料圖片。曹格呢?在介
乎攝氏 13℃至 16℃的陰天下午,一件?衫,外套也沒帶一件,在堆填區自得其樂。人誰無錯,過則改之,又是一條好漢。

P.S.人誰無錯,上期,訪問陳柏宇,一時話受訪者在多倫多修讀社工系,轉頭又話溫哥華,是我錯,現作出更正。陳柏宇童年移居加拿大多倫多。做錯,最緊要認,兼且認得理直氣壯。



From:
http://stacylife.pixnet.net/blog/post/4413166

逛上一篇:   逛下一篇:

作者: ozlksvoat
  (2010-06-24 05:37)
推薦文章: 將本文章推薦到【百度收藏】 將本文章推薦到【YouPush】 將本文章推薦到【udn共享書籤】 將本文章推薦到【Fiigo】書籤

 本文章共有回覆 0 篇,分 1 頁
 聲明:以上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且內容由網友發表提供,若有爭議或違法由發表者承擔,本站將不負責連帶責任,謝謝。

 IPoBar  愛PK  愛遊戲  愛online
新手教學 客服中心 站務公告 交換連結 合作提案 關於我們
 
版權所有©ipoba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論壇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本討論區不承擔由該言論所引起的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