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貼吧 文章 作者 工作  
網頁搜尋
 
 愛PO吧 >> 兩岸 >> 瀏覽文章
回覆 加入我的最愛 與好友分享

中國的政治禁忌

本被文章 0 次, 共有回覆 2  
0
 
0
中國政治禁忌

作者 : 劉水

幾年前,與一位朋友在他租住別墅的工作室聊天。大院圍牆外隔一條僻靜的小巷子,對面是公安局出入境辦理中心。我倆站在二樓陽台聊著,聲音不知不覺高起來。這位朋友突然提醒,隔牆有耳,小心點。邊說邊警覺地探出身子,睜大眼楮來回掃了一眼小巷子。

政治禁忌,從未在中國人的生活中消失,在課本、圖書、電影、媒體、學校、家庭、工作場所和社會,無處不在。人人心知 肚明,但沒人說破。那些不被當局容納的人物和事件,要麼避諱空白,要麼被刪除、屏蔽和抹黑。沒有哪條法律條令提示告訴你什麼該說,什麼不該說,但是每個人 成年中國人都會無師自通,自覺遵守這些政治禁忌。這從政府保密條例能夠得窺一斑,其中規定"不該說的不說,不該問的不問。"模糊、彈性、不確定。條例本身 並無細則,無從找到答案,然而泄密與否的認定權卻是清晰的。這個條例體現人治特色,權力意志,將潛規則放大並公開化。認定權、解釋權、裁決權均指向上一級 權力者,無涉司法。

政治常識告訴人們︰如若權力不被授權、制衡和監督,這種無限權力便等同于暴力。可以對民間社會做出強制安排,譬如城 市人口下放農村,知識青年下鄉插隊;對個人權利和自由可以毫無邊界地侵犯和擠壓,譬如言論自由、游行示威和集會等憲法權利被虛置。無限權力有兩個支撐點 --顯性暴力和隱性暴力。顯性暴力可視為符合法制精神的國家暴力,隱性暴力可視為權力意志、意識形態強制的那部分。在暴力社會,政府與民間、官員與百姓的 關系一定是緊張對立的,個人毫無安全感可言。

文革期間,在課本、報紙上無意間涂抹領袖畫像,刻畫領袖像章、雕塑和畫框,被視為大不敬。有人因此坐牢殺頭,有人告 密邀功。這些告密者可能就是同學、家人、同事和朋友,他們依靠告密表明忠誠,求得自保。政治高壓讓人性極度扭曲異化,只有出賣才能自保,出賣成為生存的唯 一選項,將人性高貴的一面--情感、正義、良知和尊嚴統統拋棄。今天的政治禁忌掩藏更深,手段更詭秘。不經歷政治迫害,還以為中國大陸比西方社會還自由開 放,許多年輕人都是如此認為的。
政治禁忌的本質在于強權施加給無權者無邊無際的恐懼感。這種恐懼感看不見摸不著,但是卻能左右人的思維和行為,那 就是無條件地服從和沒來由地自責,甚至產生犯罪感。一旦恐懼感佔據一個人的靈魂,有比鴉片更神奇的作用,那就是對強權的依賴性。政治恐懼能讓一個正常人變 態失常,曾經的鋪天蓋地的口號標語和大會、血統和階級等級、身份和地域區隔、領袖崇拜和各種票證特權,而今轉換為高技術方式,通訊監控、信息屏蔽、敏感詞 語、政治治罪、戶籍限制、暫住證、城鄉福利差別。這些曾經的而今的權力系統,都將每個人清晰孤立地貼上裸體標簽,安排在恰當的網格里,個人特征被全部抹 殺,都歸屬在這個大一統的、集體的權力系統之內,然後被代表被安排被管制,使得個人權利、個人自由和生存尊嚴無處依附。胡適曾言"個人永遠站在國家之 上。"于今仍是預言。

如此編織地細密強大的恐懼大網,天長日久,會讓人心生罪惡感,真以為自己犯罪了。讓一個正常人心甘情願承認自己是罪 犯,這才是政治恐懼最為邪惡之處。古往今來,政治恐懼侵入每個中國人腦細胞和骨髓,這是所有中國人的遺傳基因。如此一來,個人生存的安全性無以保障,且法 制不被信仰和尊崇,那麼人的愚昧和殘暴獸性就會毫無底線地釋放出來,每次被領袖鼓動的政治運動都是如此。以致今天在巨大災難之後,仍能營造歌舞升平、歌功 頌德的社會氛圍,不能不說是每個中國人悲劇性存在的見證。

持不同政見者或曰異見者被中國統稱為政治犯,當代媒體含蓄地給出一個名詞"意見者"。將政治色彩有效稀釋,但也完全 變味了,這本身就構成政治禁忌的一部分。政治犯至今在公眾話語中仍是忌諱的詞語,而這些受害者的名字和事跡,深深地被掩藏起來。當權者消滅這些肉體的同 時,還嚴厲禁止這些受害者出現在報紙電視、圖書和影像品中,權力者制造出什麼都不曾發生的社會記憶,讓後人無從了解歷史,這種洗白歷史的手法往往能夠得 逞。

《百年孤獨》作者加西亞·馬爾克斯洞察出專制獨裁的奧秘,因此他警告世人"事實並不重要,關鍵是人們是如何記憶 的。"記憶來源于事實真相的傳播和流傳,當出版自由和言論自由受到巨大扼制的時候,記憶與事實之間便存在巨大的博弈空間。能夠消滅記憶的,唯有時間和權 力。但當時間不足以毀滅事實並且當事者還存活的時候,能夠消滅事實和記憶的唯有權力者。記錄和記憶本是人的自然權利,但常常受到權力的戕害和剝奪。權力者 害怕圖書和影像留下的記憶,在于記憶可以重現真實,構成不信任和威懾力。這句哲理還有另外一層含義︰警惕權力對權利的剝奪。

時間並未老去,這些僅僅過去60年和正在出現的名詞,本不該被中國人遺忘--地富反壞右、修正主義、右傾主義、煽動 顛覆政權者等等。如同近30年對城市故舊建築充滿仇恨地摧毀,對業主殘暴地驅逐,官欲和政績使得政府部門變成強盜。他們不被覺察的內在沖動則是試圖消滅人 文傳統,用自己的方式重新命名歷史並且將自己的名字寫入歷史。蠻橫摧毀的歷史斷裂帶,將是他們編織新記憶的起點。

雖然不見得"政治犯"都有政治企圖,是被權力者認定並擴大化的報復處置,也不見得是個人自願選擇的,但是其中故意模 糊了公民言論和結社權利--人人都享有批判政府和參政議政的憲法權利。權力者可以給一個人肆意政治定罪,而不是法律說了算(哪怕這個法律是權力者獨家制定 的),因此他們都成為事實上的政治囚徒,這個名單是存在的,但永遠是殘缺不全的;內部權力爭斗,即使不涉黨國意識形態,也往往以 "叛徒"、"內奸"等抹黑手腕打壓對手,這是另外意義上的政治異己,這類政治犯最為知名的當屬前國家主席劉少奇。每次政治運動背後則是千百萬被整肅的生 命,伴隨他們的是屈辱、折磨、剝奪和囚禁,乃至槍斃,以致連坐治罪親屬和子女。

特權政治對傳統文化中非人性部分的縱容和發揮,我們只能從鄰邦日韓才能尋找到比對。敢于承認"我不如人"、"我們已 經落後"的勇氣,我們也不見得有。100多年前,《中國人德性》美籍作者、傳道士亞瑟·史密斯即已批判儒家文化︰中國儒家政治文化傳統向來鼓勵一夫多妻, 婦女裹腳,一人信多種宗教,子女對父母無條件服從等等。他指出日本文化來源于中國,但是很好地拋棄了這些文化習俗糟粕。今天,除了婦女裹腳被廢除、一夫多 妻制演變為權勢者"一夫多情婦"外,其它並無進步。

政治是文化的集中體現,而制度則是政治的最高體現。中國語境下的政治總是與殘暴和骯髒劃等號,每個中國人天生都是政 治謀略家。家國強勢,個人弱小。中國人只有在無法活下去的時候才知道造反,平素則擅長逢迎討好權勢,示弱順從當奴才,只懂得算計眼前的利害得失。趨利避害 是人的天性,追求個人利益最大化應有邊界。這是人性的一部分,應該得到承認和理解,但是不應該受到贊美和鼓勵。"眼里全是奴才,沒有一個人。"一個個公民 站立起來,自由、權利和平等才可以復歸。

政治禁忌是在專制意識形態下由大大小小的官員編織起來的,每個官員和公務員都有份,但很難確切指出他們的名字和罪 證,似乎人人都有份,又似乎人人都不相干,這是一個強大精密的消防系統。時間寬恕並縱容了他們。他們才敢肆無忌憚制造政治恐怖堵住百姓的眼楮和嘴巴,讓老 百姓害怕,然後他們放心地貪腐和不作為。奴性心理讓人人痛恨官員,但是一旦給他當官機會,沒人會拒絕。當官意味著少受約束,名利兼得,並不用承擔太多公共 職責。由于社會自由空間逼仄,政治權利難以經由正當經濟管道表達和實現,財富英雄仍然是政治的孫子,因此,當官便成為中國人個人成功的最高標志。歷朝歷代 推翻皇帝的造反者,都是自己想當皇帝,真以為他們會為社會公眾謀利益,那是高看他們了。這類造反者所摧毀的,正是他期望佔有的;他所反對的,正是他所向往 的。每當獲得權力時,不管獲得權力的大小和輕重,都會被最大化地算計為個人利益和面子。皇帝如此,村長、校長、居委會主任……書記也如此。

政治禁忌是公權力不受制衡和監督結出的惡之花,可擴散到社會、經濟、文化和生活等各個層面,除了制造社會恐怖之外,還扼制了整個社會的活力和個人創新能力,危害巨大。唯有實行民主政治和新聞自由,方才有望消除政治禁忌。

2009年2月9日 (作者博客)

逛上一篇:   逛下一篇:

作者:220.131.211.*
  (2009-02-24 12:48)
推薦文章: 將本文章推薦到【百度收藏】 將本文章推薦到【YouPush】 將本文章推薦到【udn共享書籤】 將本文章推薦到【Fiigo】書籤

 本文章共有回覆 2 篇,分 1 頁
 聲明:以上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且內容由網友發表提供,若有爭議或違法由發表者承擔,本站將不負責連帶責任,謝謝。

 IPoBar  愛PK  愛遊戲  愛online
新手教學 客服中心 站務公告 交換連結 合作提案 關於我們
 
版權所有©ipoba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論壇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本討論區不承擔由該言論所引起的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