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貼吧 文章 作者 工作  
網頁搜尋
 
 愛PO吧 >> 比基尼 >> 瀏覽文章
回覆 加入我的最愛 與好友分享

十三里之遙 (二)

本被文章 0 次, 共有回覆 78  
0
 
0




之六
你曾經在摩洛哥待了很長一段時間 。
xyz
你經過了胸前抱著剛出爐粗麵包 ,表情堅毅早熟的男孩。 踩在羊毛上迎著烈日的仍是盯著你看的少年, 和暗室裡安靜坐在粗氈上閉目修行的長者 。出了城你沿著山行。 你拿出身上的原子筆, 女孩和小哥哥牽著一頭緩慢的驢怯生生地靠近你, 他們在山區裡從沒有見過淡色頭髮的你。 她頭上紮了幾撮凌亂的小髻, 圓鼓的臉上掛著鼻涕痕。 大部分的時間手指放在嘴裡很有滋味的吸允著。 拿到你送她的原子筆時才像發現更有趣的世界一樣, 用小小的手把玩著魔法棒。 你舉起相機, 孩子們對你沒有保留的笑, 清澈的眼瞳幾乎讓你落淚。

青年旅社裡你和其他歐洲青年在鋪著阿拉伯彩繪青瓷的交誼聽裡 ,喝著薄荷茶聊著各自的旅程 。然後你纏著頭巾跟著駱駝商隊走進沙漠, 無盡的乾荒。 而帳棚單薄, 夜裡你感覺冷 。Fredrik從隔壁的睡袋伸出手給你一捲大麻, 裊裊輕煙 ,是夜無夢。


之七
同樣地, 是夜無夢, 小城的那一晚 。
第二天我極早起, ?了澡並吃了一顆橘子。 我來到旅社附近的摩洛哥大使館, 深吸一口氣便走進去。 網路上貧乏的資訊 ,一排小小的電話, 曾經我在格拉那達多次連絡未果的地方, ?了我夙夜渴慕的非洲大陸。
男人十分客氣 ,他說其實你不用特別跑來辦簽證 ,你從哪裡來的呢?
台灣 ,我說。
喔, 他臉上未經修飾的憐惜表情讓我幾乎不知該如何反應 。他拿起一疊資料交給我。 如果你是台灣來的 ,你必須要?這些資料, 他很慈悲的看著我。 不過 ,簽證大概要一個月到兩個月才下的來。
我向那客氣的男人道謝 , 禮貌性地還是把資料拿著, 然後走出大使館。
街旁有幾個穿淺褐色棉麻長衫蓄小鬍子的摩洛哥男人把眼光投向我 。在這個城裡你已經可以看到一些包著頭巾的女人, 和身型如舞者的阿拉伯文字。 我經過一整排販賣著往摩洛哥船票的公司, 直達北非坦吉爾的快艇只消半個小時。
我有些恍惚地走著, 身上那薄薄的墨綠色護照使我停駐於此。 這是真實, 無能為力的真實。
然後我坐上往塔里法的公車, 據說那裡是歐洲和非洲最近的一點。
所謂的真實, 是付出所有, 盡量去接近夢。 並在到達不了時 ,接受而妥協。
我必須去塔里法 ,我必須接近夢。


xyz軟體補給站
之八

我並沒有像牧羊少年在塔里法遇見一個解夢的女人。 然而當我見到前往塔里法途中, 平緩山丘上密集的白色巨型風力發電機。 我了解 ,風會慢慢解釋給我聽, 那些夢的隱喻。
正是清冷的冬季, 整條街用色大膽的風帆衝浪店帶著奇異的沉靜 。
我走進一家咖啡店 。你曾來到這個風的城市 ,經過這裡時你必然也會選擇在此歇息, 我如此確信。 這裡有醇厚的咖啡 ,素樸的原木桌椅 ,和可以安靜看著明亮街景的視野。 而我不再吸煙了, 你知道的, 否則此時也許會和你用同樣的節奏 ,撢去指尖的煙灰 ,邊看著老人牽狗走過。
也許, 之後你和我一樣走進塔里法的舊城區, 低矮的白色平房 ,沿著石子小路走過熱鬧的傳統市集。 經過路旁的小廣告時你必也會和我一樣 ,停下來饒富興味地研究市井生活的底蘊。
路的盡頭是無人的冬季雪白長灘, 潮水安靜溫柔舔食著海岸。 你是否曾和我站在同樣的位置看這一片景 ,當時你心所感念為何, 而那是你旅程的起始或終端呢。
我走到摩爾人蓋的古老城堡, 塔里法的最高處。 站在塔樓上面著海。 歐洲至此告終, 牧羊少年回望身後是低矮的白房和棕櫚樹 。北非的氣味漸濃, 煉金術士的奇幻之旅由此始 。


之九
我一直以為向南行便是接近你。 我要看你看過的每一片景 ,我要走你走過的每一條路 。是以我可以變成你。 我想把你放在我身體裡, 用你的眼睛看 ,用你的腳行走 ,自此我便不覺得孤單是孤單。 我們的愛情從來沒有陪伴的成分, 而你從不知道我需要用多少氣力才能如此成就 。我並非你想的堅強。 你從未為任何人停下腳步, 我亦不敢奢求你偶然的駐足 。
是這樣的, 我了解 。你不曾允諾, 而 ,我不曾請求。
因此我只能尾隨著你走過時淡淡影子, 不斷前行。 在新鮮微溫的影子下想像你的陪伴 ,以此取暖。 或者, 讓我變成你, 讓你住在我身體裡 。若我便是你, 又何須陪伴。
(我無法用有聲的言語來向你敘述。 你永遠不會懂我, 因為你不懂我的文字 。若你只是聽我說話你不會明瞭, 我話總是說的太多 。只有文字, 那對你而言像花朵, 蛇楔 ,和暴雨的我的文字。 於是我的私密將永遠是我的私密 ,正如同你的。)


之十
面對著歐境之南 ,十三里之遙的非洲大陸。
湛藍寬綽海面上揮融的熱氣消失了邊界, 巨人沉睡在海的另一端。
亮花花的陽光幾乎把我逼出淚。
xyz軟體補給站 也許我真的看見了一個身影, 不是你 ,是我自己。 在我站立的城牆邊,不得不停駐的邊界。 那身影很輕, 越過十三里 ,進入邊境的坦吉爾, 一路南行。 斑斕的北非夢土, 灰?的沙漠 。遙遠你乘著削瘦的駱駝, 也許你曾經回望, 也許沒有 。我仍看不清你逆著光模糊的側臉 ,安靜灼烈的艷陽下影子拉得好長, 好長 。
第一次如此地接近, 歐陸之南, 夢的邊界。


之十一
當我見到你 ,就在不久, 當我再次見到你。
我試著莫以揣想酌墨 ,莫以賦予過多詩意。 長久以來, 我的記憶與想像過度劇烈的撞擊 ,冒出極空洞的火花 。當我真切親炙你的體溫 ,是否就能看進你, 或是你仍是像海另一頭 ,沉睡在霧裡, 十三里之遙的非洲大陸。
幾個星期之後 ,我便要從南方出發, 一路朝北行 。越過歐陸及英吉利海峽 ,直至大不列顛 。你會以什麼樣貌在寒天微雪的北方等我 。而是否, 你能在眾多喧嘩中再次記認我, 我們的手掌與嘴唇 ,相互撫摩而衍生的所有記憶。
和曾經, 我們定義之為愛情的種種。









xyz資訊工坊



逛上一篇:   逛下一篇:

作者: lebmkgko
  (2010-07-13 09:22)
推薦文章: 將本文章推薦到【百度收藏】 將本文章推薦到【YouPush】 將本文章推薦到【udn共享書籤】 將本文章推薦到【Fiigo】書籤

 本文章共有回覆 78 篇,分 1 頁
 聲明:以上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且內容由網友發表提供,若有爭議或違法由發表者承擔,本站將不負責連帶責任,謝謝。

 IPoBar  愛PK  愛遊戲  愛online
新手教學 客服中心 站務公告 交換連結 合作提案 關於我們
 
版權所有©ipoba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論壇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本討論區不承擔由該言論所引起的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