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貼吧 文章 作者 工作  
網頁搜尋
 
 愛PO吧 >> 周杰倫演唱會2010 >> 瀏覽文章
回覆 加入我的最愛 與好友分享

暮光同人文 - 表白(愛德華&貝拉 續寫午夜) 4

本被文章 0 次, 共有回覆 4  
0
 
0




表白(愛德華&貝拉 續寫午夜) - 4




“所以,賈斯柏很難確定他有沒有遇到過像我這樣的情況。”



我對自己忽然變的如此笨嘴拙舌感到苦惱,



“艾密特,打個比方說吧,戒酒的時間長一些,他就能理解我的意思。

他說兩次,對他而言,一次比一次感覺更為強烈。”
xyz資訊工坊
“那對你呢?”
“從來沒有。”
“艾密特到底做了些什麼?”
我應該料到她會這樣問的,我的心一下子收緊了。

艾密特的那些往事全部進入我的回憶中,

我不想記起那些,這對我所熟悉的某個人不啻是一種傷害,

他是快樂的,

但一些懺悔的心情卻在時不時的從記憶深處跳出來,折磨他,

沖淡他看似陽光的表面。



但我知道這並不能說明什麼,

我曾經苛刻的想過,光有悔過是不夠的,

一個人並不能因為對自己所做的錯事有了悔過之心

xyz資訊工坊
就會降低錯誤的本身,或者無視它們。



若是人類,恐怕逃不過天網恢恢,

但是我們不是人類。

人類的一些規則並不適用於我們,

但並不能因為這樣就放縱自己,

因為不用受到懲罰的錯誤而沾沾自喜。



雖然,我們每個人都沒有這樣,

但是我仍為我們這一類,尤其是我自己過去的罪行感到不安。

可是我自己的情況比他們也好不了多少,

難道我不曾無限渴望貝拉的血嗎?

想到這裡,我不自然的握緊了拳頭,我真的恨自己,

我想我也能深深的理解艾密特當時的心情了,

對於他來說,那是一種多大的誘惑。
“我想我知道。”
我想她應該明白我的意思了,她是如此聰明。

一瞬間我感到了自己的柔弱無力,

蒼白的記憶與現實的無情雙重打擊著我,

我直視著她,希望她不要再說下去,

此刻最有效的辦法就是我的坦白了。
坦白,一切都要坦白,我已決定了在今天,

在這裡,在我的草地上對她坦白。



從此,我不會再遮遮掩掩了,這對我們都沒有好處。

把我以前不想說的,不能說的,統統告訴她。

她是那麼盲目的信任我,而她也是一個可信賴的。
“即使我們中間一直最為堅強的也會有克制不住的時候,

是不是?”
“你在等什麼?需要我的允許嗎?”



我很驚訝她溫柔的說出了這句話,

而不是我所想的那樣竭斯底里,



“我是說,一點希望都沒有了嗎?”



她冷靜的讓我目瞪口呆,

她為什麼會有這麼大的勇氣,

死到臨頭還這麼鎮靜,這不是好現象,

雖然我有點忍不住要佩服她。
那麼,我在幹什麼,

難道我帶她到這裡來就是為了要和她說這些,

就是為了給她更多的驚嚇嗎?

這不是我的初衷,怎麼會扯到這些?

雖然這也是必須要向她說明的,但這已經偏離了,

不應該成為這次談話的結論或者主題,必須盡快遠離這些。
“不,不!當然有希望!我是說我當然不會,”



不會什麼,不會,我實在不能想到那個字,



“我們之間和他們不一樣。

艾密特並不認識那些人,那是很久以前的事,

當時他也沒有什麼經驗,也太不小心,

可他現在和以前大不相同了。”
這個話題對我來說太過沉重,

我不想提起哪怕是一點點能夠讓我有聯想的事情。

可是她在想什麼。

她知道了這些之後還會像以前那樣坦然面對我嗎?

但是,顯然她的思考與我不在同一層面。
“那假如我們在一條漆黑的巷子裡碰上了會怎麼樣?”



她總是這麼不著邊際,總是關心不該關心的。
“我每天都和一群十幾歲的孩子在同一個教室裡上課,

可是我從來都沒有犯過錯,我能夠盡量的克制自己。”



我看向她,好吧,對她只有坦白,我曾決定不對她撒謊,

看來真相也不至於嚇到眼前這個對恐怖遲鈍的女孩子。





“你每次走過的時候,我都可以得手,

可我不想毀掉卡萊爾為我們所做的一切。

假如我在過去的好幾年裡沒能忍住飢渴的話,

我現在也不可能克制住自己!”



我痛快的說完這幾句話,

彷彿終於釋放了積聚在胸腔中的鬱悶,

我衝著樹林大聲吼叫。

釋放,繼續釋放!
我感到一陣無比的心痛,想到我們第一次在生物學教室相遇,

我那樣惡狠狠的幾乎到狂暴的看著她時的情景,

那是多麼無理,對於她是多麼不公平。

她哆嗦了一下,我的心緊縮了一下,好不容易擠出下面的話來,



“你一定以為我鬼魂附體了……”
“我也不明白是什麼原因,你這麼快就恨我。”
“對於我來說,你好像一個魔鬼,

從我自己的地獄裡來,目的就是為了毀掉我。

你的肌膚發出的芳香……

我以為我第一天就會克制不住做出越軌行為。

在那一個小時裡,我想出了上百種辦法,

想把你引到一個沒有其他人的地方,可我還是忍住了。

想想我的全家,如果我這麼做了,他們會怎麼樣。

我只好跑出去,在我花言巧語把你引誘出去之前趕緊離開那裡……”
我仍舊心痛,多麼害怕,假如當時我真是那麼做了,

還好我沒有那麼做,慶幸貝拉還活著,那麼我也仍舊活著。

她目光呆滯,她絕對不會想到當時發生在她身上的事情,

在我那迷人的面具下隱藏著怎樣的一個血腥的暴力衝動,

在我沒告訴她之前。

她的脆弱的生命,曾經那樣懸在千鈞一發之上。
“那時,你肯定是會跟我走的。”就是現在,我也深信不疑。
“毫無疑問。”



我努力捕捉她聲音裡不安的成分,她又一次盡量的藏起了自己的恐懼。
這不好,這很不好,

這麼聰明的她為什麼在這件事上的判斷力如此致命,

事情不該是這樣的,

我一想到她當時被我誘騙成功的可能性幾乎是百分之百就感到一陣恐慌。



為什麼她就是不能意識到危險性呢?

尤其是與我在一起的時候,

難道保持十二分的警惕性不是特別正常嗎?


“從那以後,我想辦法調整了自己的時間安排,

盡量的迴避你,但也是徒然。

當時你就在那間溫暖的小屋子裡,身上散發出令人發瘋的香氣。

我差一點對你下手了,旁邊只有另外一個人,那是很容易對付的。”



我仍舊看著遠處,盡量使我的語調聽起來像是在訴說一個遙遠的故事。
她這次很快回應了我的話,

她渾身顫抖,而這肯定不是因為溫暖的陽光產生的反應。
“可我克制住了,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我強迫自己不要等你,從學校出來時不要跟著你。

一旦出了學校,聞不到你的氣味就好多了。

同時,我盡力保持頭腦冷靜,不要作出錯誤的決定。

快到家的時候,我獨自離開了,

我沒有勇氣告訴他們自己是多麼的脆弱。

他們只知道我很不對勁。

我直接去醫院找到了卡萊爾,告訴他我要走了。”
她睜大了眼睛,我看到了兩團處在漩渦裡的巧克力。
“第二天早上我到了阿拉斯加,”



我曾經認為自己應該是足夠堅強的,能夠勝過我們中的任何人,

除了卡萊爾,但沒想到卻第一個做了逃兵,



“我在那裡住了兩天,和以前認識的朋友一起,可最終我還是想家了。

我恨自己,因為我知道艾思蜜,

還有其他人,這個收養我的家,他們都在為我著急。

我想像不出為什麼你的誘惑力這麼致命,

即使在那空氣清新的深山裡,我仍無法忘記。



我想了很多,認識到我的行為是一種懦弱的逃避。

我以前也曾遇到過,但和這次根本不是同一個境界,

但我自恃很堅強。

你是誰?不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小女孩嗎?

哪能因為你就放棄自己所喜歡的地方呢?

所以,我就回來了……”



我有一種如釋重負的輕鬆,

確信自己有足夠的能力來應付一切事情,

包括貝拉對我的誘惑。



那麼多年都走過來了,

我不相信還能有什麼能比我當初“戒酒”的時候更難,

就算要拿出當時十倍的力量來也是在所不惜的。

我想緩解層層包裹著我倆的沉悶,盡量看著前方,

陽光照耀著遠處的樹林,發出一種很好看的光澤。

逛上一篇:   逛下一篇:

作者: gelgxuchom
  (2010-07-16 01:13)
推薦文章: 將本文章推薦到【百度收藏】 將本文章推薦到【YouPush】 將本文章推薦到【udn共享書籤】 將本文章推薦到【Fiigo】書籤

 本文章共有回覆 4 篇,分 1 頁
 聲明:以上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且內容由網友發表提供,若有爭議或違法由發表者承擔,本站將不負責連帶責任,謝謝。

 IPoBar  愛PK  愛遊戲  愛online
新手教學 客服中心 站務公告 交換連結 合作提案 關於我們
 
版權所有©ipobar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論壇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本討論區不承擔由該言論所引起的法律責任